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717
【介绍】: 清满洲正黄旗人,纳喇氏,字恺功,号惟实居士。大学士明珠子。康熙三十五年,由二等侍卫特授翰林院侍读,数年间,擢至掌院学士兼礼部侍郎。五十一年,迁左都御史。卒谥文端。少时师事吴兆骞、查慎行等,作诗颇有工力。以与佟国维、马齐等举胤祀为皇太子,深为世宗所恨。有《益戒堂自订诗集》、《隙光亭杂识》等。
晚晴簃诗汇·卷五十
揆叙,字凯功,号惟实居士,满洲旗人。荫生,由佐领官至左都御史。谥文端。有《益戒堂诗集》。
清诗别裁集
字恺功,奉天人。官至都御史。
《沧海遗珠》
揆叙(1675—1717)纳喇氏,字凯功,号惟实居士,谥文端,姓纳喇氏,清满州正黄旗人,大学士纳兰明珠的第二个儿子。康熙间由二等侍卫授侍读,累官至左都御史,着有《隙光亭杂识》、《益戒堂诗集》、《鸡肋集》

七言律诗
雨丝吹遍杏花风,令节吴州插柳同(《名胜志》:广陵在后周为吴州。)
十里寻芳输杜牧,全家上冢羡庞公。
无边丽景王程里,有限韶华客路中。
更喜前行烟月好,轻帆明日过江东。
芦台城畔舣楼船,乾雨争飞二月天。
碎玉有声寒漏外,散花无数夜灯前。
殊非梁苑开樽日,只当山阴返棹年。
怪底搜肠无杰思,蹇驴不是灞桥边。
古风
开卷飒飒悲风生,仿佛纸上闻笳声。
杨朱自向歧路哭,王粲岂免思家情。
弱龄文章超流辈,洛下传闻纸增贵。
嘉誉曾标三凤凰,就中季札尤称最。
从来才命两相妨,失水抟风岂有常。
未许扁舟归鹤市,翻教尽室窜龙荒。
骨肉流离滞边徼,混同江冷霜飞蚤。
亭伯空衔去国悲,初明漫上通天表。
啮雪吞毡二十春,饱经险阻历艰辛。
莺花尚忆江南月,节序徒伤漠北人。
时时握管摅情素,万恨千愁此中露。
生还虽赋草堂词,旅梦犹惊瓯脱路。
我昔从游骑竹年,遗编展玩泪潸然。
休言塞外心颜苦,剩有人间著作传。
飞空仙人厌蓬壶,游戏下作眉山苏。
兴酣落笔有元气,回斡造化吞江湖。
辞雄义密援据博,读者岂易探根株。
俗传王注多假托,穿凿附会欺庸愚。
吴兴司谏抉天奥,磨丹闭户穷朝晡。
景蕃该洽助商订,四十二卷同瑶瑜。
天荒地老岁华改,鼠啮蠹蚀尘泥污。
公安得此嘉泰本,篇帙虽缺神敷腴。
殷勤补缀付剞劂,膏泽要使均沾濡。
独留旧本自吟赏,岂散鳞爪藏丽珠。
忽然惠我意安在,勉以文字相嬉娱。
嵇康疏懒学久废,往迹尚可谈其粗。
先生数奇困谗口,备历患难投艰虞。
遗文何罪遭禁锢,良玉岂惮经洪炉。
宁期旷世有自己,笠屐静对真形图
寸缣尺蹄费捃摭,零落幸免抛榛芜。
春风水国花事好,轻舠远涉东南隅。
新篘既醉吴市酒,异味行啖松江鲈。
更惊秘简落吾手,喜极不尽狂歌呼。
辱公期望恐难称,大愧识字耕田夫。
携归留作最后供,古香绕座无时无。
⑴ 陆放翁《施注苏诗》序:“司谏公以绝识博学名天下,又助之以顾君景蕃之该洽。”。
⑵ 中丞购得东坡先生《笠屐图》,自题其后。
吾兄昔好客,结识俱英贤。
就中公最亲,如影依形然。
每因儤直暇,觞咏偕欢妍。
门前渌水亭,亭外泊小船。
平池碧藻合,高树红樱悬。
仰窥城西山,俯听槛底泉。
有时把彩笔,按谱新词填。
或模姜白石,或效张玉田。
有时作八分,鸾凤争翔骞。
中郎及丞相,屈强堪比肩。
晨游辔屡并,暮宿床必联。
阳乌出复没,顾兔缺再圆。
相将移四序,谓可终百年。
百年讵足保,一旦忽弃捐。
伯兮既下世,客散如云烟。
公亦厌承明,返棹鸳湖边。
湖宽百余顷,中有蒲与莲。
宜晴复宜雨,倒映东南天。
愁来即泛艇,兴到或扣舷。
试哦康乐句,空水共澄鲜。
颇谐物外好,永谢区中缘。
先生间世才,坟典咸贯穿。
发而为文章,力若横海鳣。
上登最高峰,下探不测渊。
宾筵列钟鼎,武库罗戈鋋。
自从唐宋后,继震川荆川。
赋诗乃余事,精妙非刻镌。
腾轩驾天马,追逐飞空仙。
歌吟穷乃工,著述老愈专。
源流考经籍,郑马争后先。
降及有明诗,搜辑一代全。
又曾集旧闻,析木穷星躔。
囊中每携此,山川载图编。
偶然披卷看,在越如在燕。
刘侗应避席(明麻城刘侗撰《帝京景物略》。),何况侪辈焉。
我生苦失学,丹黄乏磨研。
尘埃困趋走,岁月惊推迁。
常思听公语,坐使美疢痊。
前年寓金阊,樽酒虚招延。
先生来叩门,剥啄惊昼眠。
旧声尚能识,但益毛发宣。
话予幼时事,历历皆眼前。
挥毫书短箑,缀以诗四篇。
荧煌灿珠贝,馥郁堆兰荃。
离居几何时,遽若脱矢弦。
今年思久聚,别袂翻难牵。
秀州树丛丛,河水鸣溅溅。
此时与君别,怅怏心如煎。
乖违知不免,会合期恐愆。
江干倘相忆,毋吝鱼书传。
西郊天阔沙茫茫,高槐古柳溪风凉。
地偏寂寞少人住,但作瓯脱鹰坊
中有海青最神俊,竦立毛骨森昂藏
金眸玉爪异凡品,下视狡兔如跛牂。
侧眼似觉天地窄,常思一举摩穹苍。
忆昔辽代最珍贵,女真贡献交相望。
搜求无厌旋致祸,两国转眼悲兴亡。
至今黑水留异种,雕笼竞致来遐方。
五陵年少颇好事,爱玩岂惜千金偿。
嗟汝生性特趫捷,隼鹗未许随肩行。
长绦羁绁岂初意,岁月浸久成驯良
关山秋暮盛羽猎,商飙倒卷尘沙狂。
翻身向空入霄汉,快若骏马初脱缰。
鴐鹅潜飞雊雉避,云罗万里无遮防
老拳劲翮奋搏击,风毛雨血齐飞扬。
天生羽族亦有命,饥雀叫噪悲空仓。
林边野鹤骨立瘦,度腹仅得分馀粮。
尔形缡褷亦安用,终朝肉食恒充肠。
人间生计总愧汝,翻笑溪獭衔鱼忙。
侏儒方朔异饥饱,万物荣悴真何常。
况今飞啄本同类,强弱吞啖堪嗟伤。
食虾原不乏鱼鲔,捕蝉亦复惊螳螂。
何当忘机效海客,驱逐猛挚延奇祥。
群飞众动各适所,丹山鸾凤常游翔
桐花摇落期不至,老鸦攫肉纷路旁。
且随韩嫣逐金弹,排风毛质看腾骧
⑴ 议论正大,不及唐东江作,而笔力亦自矫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