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清安徽桐城人,字湘南。贡生。官至东昌知府。有《赤嵌集》,乃康熙四十四年任台湾同知后所作,记土风物产。
晚晴簃诗汇·卷六十二
孙元衡,字湘南,桐城人。贡生,历官东昌知府。有《赤嵌集》、《片石园稿》。
全台诗
孙元衡(?~?),字湘南,安徽桐城人。曾任四川省汉州知府。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编者按:周元文《重修台湾府志》〈秩官〉、刘良璧《重修福建台湾府志》〈职官〉、余文仪《续修台湾县志》〈政志〉等皆记康熙四十年任。《重修台湾府志》〈职官‧列传〉、《重修福建台湾府志》〈名宦〉、蒋廷锡《清一统志台湾府志》〈名宦〉、鲁鼎梅《重修台湾县志》〈职官‧列传〉、薛志亮《续修台湾县志》〈政志〉、孙尔准《福建通志台湾府志》〈宦绩〉、〈职官〉、蒋师辙《台湾通志》〈列传〉等又记康熙四十二年(1703)任。依《四川通志》卷三十七〈王朝职官表〉孙元衡任四川汉州知府任期为康熙三十七年至四十四年(1698~1705),《山东通志》卷五十五〈王朝职官表〉孙元衡任山东东昌知府任期为康熙四十八年至五十年(1709~1711)。〗,迁台湾府海防同知。会岁旱,令商船悉运米,多者重其赏,否则罚,于是南北客艘云集,米价顿减,民得免饥乏。尝摄诸罗县篆(康熙四十五至四十七年),兴修文庙,建义学。署台湾府符,创置学田,以资贫士,严缉捕,以靖地方。秩满,迁山东东昌府知府。慈惠爱民,县民建坊立碑以示爱戴。  孙元衡在台所作诗有《赤嵌集》四卷,诗三百六十篇,王渔洋曾逐篇读过,凡遇佳作,辄作简明中肯之评语。连横在《台湾诗乘》云:「〈飓风歌〉、〈海吼行〉、(日入行)诸作,健笔凌空,蜚声海上,足为台湾生色。」其诗作对台湾风俗民情有极深刻的反映,艺术性极高,题材之奇险,在诗史上别具一格,盖得之于台湾山海之助。《赤嵌集》版本有(一)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编印的台湾文献丛刊第10种《赤嵌集》,1958年;(二)台湾中华书局,《台湾先贤诗集》,1971年;(三)成文出版社,连雅堂编《台湾诗荟》,1977年复刊;(四)大通书局《台湾文献史料丛刊》,1984年;(五)台湾省文献委员会,《台湾历史丛刊》,1984年;(六)博爱出版社,《台湾方志集成‧清代篇》。本书若干诗作收入沈德潜《清诗别裁集》、《重修台湾府志》《续修台湾府志》《重修凤山县志》《凤山县采访册》《澎湖纪略》《澎湖厅志》所收。其中(二)、(四)、(五)、(六)悉根据台银本,兹亦据台银本为底本,其馀诸本为校勘参考。(许俊雅撰)
清诗别裁集
字湘南,江南桐城人。官台湾郡丞。有《赤嵌集》。

赤崁集·蒋序

诗之为道难言矣。非独作诗难,即读诗亦难。余非诗人也,而喜读诗。忆自总角之年,窃览前人诗集,而于昌黎之奇堀、长公之豪宕,谓其笔力才气诚足千古,然非后人所宜学。继而读晚近之诗,心折于两公,始知其本自风骚、出入汉魏,固非浅近卑靡者之所能学也。因益涵泳咀寻,朝濡夕染,如见两公之为人而得其诗之妙。其间岭海诸作,奥博奇畅,尤流连不能舍。意者人与地相值,其灵秀有互相发者欤!
今读孙子赤崁集四卷,为文三百有六十篇,多官台湾时所作;标新领异,得未曾有。夫台湾一郡之越在闽海也,赖圣天子威灵神武,辟鸿濛未启之天地,收职方未隶之版图。诗人所至,阅历岁时,目览耳闻,皆归篇什,使其山川、人物、饮食、方隅以及草木、禽鱼无不吐其灵异而发其光华。仰见我朝之功德炳炳烺烺,涵盖于日出之乡、昭垂于经史之外,呜乎盛矣!
孙子虽不世才,亦资天地自然之感触,台湾胜事,待以表章。而当日潮州、惠州犹在疆域之内,向使起两公于今日,置两公于海外,其才情之奔放,当亦不过如是而已矣。假令孙子早入中秘,容与鸾坡,鼓吹休明,岂乏惊人之句,顾安能令读者之骇心动魄、往复低徊、骎骎乎与韩、苏两公较短絜长如是?是孙子今日之得有是诗,则孙子之幸也!余今日之得读是诗,则亦余之幸也夫!
岁在屠维亦奋若季秋下浣,虞山友人雨亭蒋陈锡撰。

赤崁集·张序

赤崁集者,湘南使君宦台湾而作;其地有赤崁城,因取以名集。夫台湾孤悬岛屿,原在禹贡职方之外,历代声教所不及。明季天启间,始有倭奴、荷兰屯处,商贩颇聚。继为郑成功遁踞,流亡渐集。数十年来,不过为群盗逋逃之薮。及康熙二十二年,乃入版图。针路万里,计程以更。凡山川、风俗、民物皆典策所未载,前圣所未闻。岁己丑,使君来守东郡,出是集命实校阅,恍如乘风破浪,越澎湖、渡鹿耳,睹乍辟之乾坤,耳目为之一新,不祇可以侈一统无外之胜,抑以广天下后世之闻见,使之多识鸟、兽、草、木之名也。然风雅所咏,如鸠、鹊、麟、麇以及细草、夭虫,不过十五国之土产,人得而知,非若集中之蕃草、黎花、海鸟、蛮兽,率尔雅、山海经所遗,管夷吾、张茂先之所问而失对者也。因悟作诗之道,每以所遇进,其得之游览之助者正自不少。
实初读使君华岳诸什,清寒奇峭,已叹为诗中绝境。再读片石园稿,巉刻之中,加以苍老,殆又进一境。今读兹集,字字天风吹来,无迹可寻,不知是何境界也。且其诗咏山川则指示要害,咏风俗则意在移易,咏民物则志弘胞与,诗歌而通于政事矣,此又作者之旨也。
梁邹张实居撰。

赤崁集·书赤嵌集后

闽越当五代之季,文明始盛。台湾又际穷海,诸蕃错处,昭代始隶版籍;以故山川风土,不载前史。俗以劲悍相尚,官斯土者,非得廉敏果毅之才填抚而绥辑之,则不易以治。至若求文章于政事之外,盖数十年来,往往而鲜也。湘南先生以广汉报最迁台之郡丞,迄任三年,兵民怡熙,政调化洽。公事之暇,形诸咏歌,遴其粹者犹赢数百首。今年获依先生于东郡幕下,尝取所著赤嵌集读之,呼吸风雷,震荡心目。要其异才天授,囊括万有,而所见云垂海立,适以发抒胸中之奇,宜乎诗篇之雄,横绝古今,信足方杜、韩而驾苏、陆也!刻既竣,谨志简末,以附不朽。
愚甥婿杭州赵沈埙拜识。

共362,分1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花事齐台歇,公田陆海荒。
十年良巳倦,万里复相望(余令桓台、牧广汉凡十年)
彼岸浮鹏外,灵槎著日傍。
梯航俱入贡,天尽岂他乡。
渔洋先生评:五六警策。
未到滋遐想,胸翻大海澜。
望云为故国,见日是长安。
书卷浮生事,妻拿夙世观。
枯僧容我似,应荷主恩宽。
① 此诗又载范咸《重修台湾府志》〈艺文〉、余文仪《续修台湾府志》〈艺文〉、连横《台湾诗荟》。
他乡莫望远,独立况黄昏。
落日镕天海,归舟刺岛亹。
鷾鸸无缓剪,鱼虎不空翻。
此际忘机者,心情孰与论!
渔洋先生评:「落日镕天海」,百鍊之句,正以偶然得之。
① 此诗又载黄叔璥《台海使槎录》、范咸《重修台湾府志》〈物产〉、蒋师辙《台湾通志》〈物产〉、董天工《台海见闻录》、连横《台湾诗荟》。编者按:《台海使槎录》、《重修台湾府志》、《台海见闻录》题作〈木兰花〉;《台湾诗荟》题作〈木兰〉。
清芬殊绝世,不与众芳同。
香溢珠兰畹,黄先月桂丛。
交枝深照席,一夏两温风。
天意持相赠,怜余大海东。
维南新辟地,惊鸟乍安枝。
四面环穷海,千山踞岛夷。
宦情聊复尔,天意竟何知!
岂为忧寒饿,含情告雨师。
① 此诗又载范咸《重修台湾府志》〈艺文〉、余文仪《续修台湾府志》〈艺文〉、连横《台湾诗荟》、赖子清《台湾诗海》。编者按:《台湾诗海》题作〈中秋赏月〉。
海阔偏宜月,天南不觉秋。
自怜家尚在,甘与梦同游。
香瘴潜浮桂(桂树满山,人触香则病,亦瘴也),狂潮欲上楼。
一杯乡国酒(沽酒不可饮,海船多载惠泉),休为看花留。
初行牛力短(仆从乘黄犊),野宿就烟萝。
港水西流急,山云北向多。
暮潮来艇子,深树出蛮歌。
携得清风至,毋劳夜枕戈。
雨歇天逾闇,风悲海欲来。
荒涂欹独枕,残夜对空杯。
庭燎栖鸡怪,场萁倦马哀。
壮心无一寸,那更不成灰!
嘉木十馀里,阴森接蔚蓝。
人稀多远趣,坐久有深耽。
竹隐归云岫,花围定水潭。
谁能为小簇,便面到江南。
① 此诗又载黄叔璥《台海使槎录》、范咸《重修台湾府志》〈风俗〉、余文仪《续修台湾府志》〈风俗〉、陈汉光《台湾诗录》。
林黑涧逾响,天青山更高。
诸蕃能跽拜,前队肃弓刀。
卧簟惟功狗(蕃人最珍猛犬),喧枝尽伯劳(林无他鸟,惟伯劳争击)
不因程计日,待猎看风毛。
① 此诗又载范咸《重修台湾府志》〈艺文〉、余文仪《续修台湾府志》〈艺文〉、连横《台湾诗荟》、陈汉光《台湾诗录》。
聚落鱼盐市,通衢负贩居。
潮头低窄港,桥背受轻车。
伐蔗饭牛足,诛茅煅蛎馀。
青橙与霜橘,味苦代新蔬。
首夏经旬雨,天风历乱吹。
瘴云深不动,海气幻多疑。
迁木莺喉涩,营巢燕力迟。
空堂成默坐,应遣鬓添丝。
檐溜惊飞瀑,坳堂似系舟;
千花浑一落,东水尽西流(台地众水,西归于海)
缦缦天边听,蘧蘧象外游。
飘零今若此,无计洗离忧!
盘错成幽簇,镌劖破古顽。
阶前新畛域,盆内小湖山。
护竹斜添槛,移屏曲隐关。
荔枝樽酒绿,相就一开颜。
古庙孤村外,阴森竹树联。
排空成翠幄,流响作山泉。
药院潜遗老,沧湄奉水仙。
绳床宜借我,惯著冷人眠。
便是佳山水,书堂得自然。
庭无新种树,池有不枯泉。
几砚惟粗具,茶瓜罕俗筵。
小窗横竹榻,深稳足安眠。
欲行还辍驾,尘思坐来清。
竹密翠相倚,榴寒火更明。
游蜂喧午队,冻鸟作春声。
讵羡南荒隐,悠悠计此生。
久作无家别,而当零落时。
逍遥忘六凿,贫僻谢三尸。
习苦甘齑禄,知寒温被池。
返真成槁寐,齧缺信余师。
𩜺结宣苏尽,黄庭或可栖。
观心收野马,论道见醯鸡。
兀尔有恒干,熙然无勃溪。
室中尘虑绝,门外海云齐。
一亩宫初辟,情奇境自遥。
移根将笋竹,分本作花蕉。
炉外安棋局,瓶边挂酒瓢。
人间无用地,应不碍鹪鹩。

共362,分1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