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词库姚华293 作品不分行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弗堂词

1876-1930.6,字重光,号茫父,贵州贵筑(今贵阳)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举人,三十年(1904年)进士,授工部虞衡司主事。留学日本。毕业归国后,被任邮传部船政司主事,民国建立以后,被选为参议院议员,后任北京女子学校校长。有《弗堂类稿》31卷,其中诗11卷,词3卷,曲1序、序跋5卷,碑志、书牍、传、祭文、赞、铭各1卷。还有《姚茫父书画集》、《弗堂诗》、《菉猗室曲话》、《小学问答》、《书运》、《说文三例表》、《金石系》、《黔语》、《古盲词》等。

弗堂词·姚茫父墓志铭

湘潭周大烈撰
嗟乎,士夫道丧。茫父乃郁郁陨于破寺中矣。茫父性姚名华,字重光,贵州贵阳人。清光绪丁酉举于乡,甲辰成进士,授工部虞衡司主事。习说文许氏学,好篆隶,奉亲居京师莲花寺,穷搜金石文字,比勘题识,早夜不休,于士夫所挟持为荣贵者若冥然而无睹,其困勤笃嗜,清之张廷济无以过之。时德宗在位,穆宗生母孝钦显皇后临时称制,内政败乱。庚子拳匪事起,国几亡,君不胜愤慨,值议变法,偕朝士赴日本学法律政治。余时亦由湖南东渡,同入法政大学,见其挟册上堂,书所授语,一字无遗。固矻矻以厕群强中图拯救之道,学竟归,迁邮传部船政司主事,邮政司建核科科长。而国已乱,未几,宣统帝逊位,民国建立,被选为临时参议院议员。自是四居议席。然所抱持者盖无一不与人相忤,所谓议会政治,竟未尝参与焉。乃愤然竟弃所学,仍居破寺中,理其旧业,更恣意作书画,每画辄题其诗词与曲,曲尤工,人竞买之。朝夕所资,略取给焉。余客京师时,亦寓寺中,与论金石词曲,以为遭此时,固得所遣矣。自宣统己酉至民国十八年间,连丁继妣熊恭人暨孝宪先生忧,又连丧子女四人,其弟芗早丧,仅遗一女,又病卒。值国内军人斗争,战祸日剧,忧乱迸于一时,遂得偏废疾。余时时往视之,外貌丰硕如故,仍据案挥残臂作书画,磅礴郁积,意气若不可一世,四五年中,无颓败状。嗟乎,是岂真不可一世邪。十九年六月病再发,一日而卒。所著有小学问答、说文三例表、金石系、黔语、古盲词,蒐存未刊行,自定诗赋词曲论著杂文,题曰弗堂类稿三十一卷。其门人王伯群为印于金陵。曾祖玉德,妣吴氏。祖廷辅,妣严氏。考源清,私谥孝宪先生,妣雷氏。子四。鋈,日本高等蚕丝学校毕业。鋆,国立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出嗣弟芗。鐜,先卒。鋻,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肄业。女三。銮,适同县文宗沛。盘、錖,未适人而卒。葬北平西直门外灶君庙姚山之阳。其友周大烈为之铭曰:吾道非邪,彼所抱之道亦再颠而再倒。当士夫群攘攘于奔离中,顿踬以老。嗟乎,茫父已已乎,世昏形槁,附燕甸兮片石棱棱,顾姚山兮孤心皓皓。

弗堂词·跋

姚崇光先生以宏达之才崛起边方。清末由进士游学东洋,供职邮部。入民国后任北京女子师范校长。顾以性长文学,不耐案牍,又一时任事者多非同类,奔竞成风,素所深耻,乃退而精研艺术。确有心得,书画诗词皆卓然自成一家,而画尤冠绝燕京,驰誉中外。得其碎幅零缣,无不珍为鸿宝。惜乎五十过二,遽辞人间,诚艺文界之一大损失矣。夫天之赋予于人也,不能使其完全,而人之生于世也,往往多留缺陷。向使崇光先生得位乘时,勋猷彪炳,其尚有余力以专攻文艺,优入纯粹以精之域乎。韩昌黎谓柳子厚斥不久,穷不极,其文学词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无疑,诚知言也。燕京七百年来为中国惟一之都会,名书古画乃藏庋之渊薮。自经庚子乱后,加以民国改革,时势变迁,从来罕见之图籍,出现于市廛间者不少。先生适逢其会,久滞彼都,日惟与厂甸营此业者相周旋,过目珍奇不下数千种,虽寒素家风,为力有限,百难购一,而借此遍览千古名家,以发抒其抑塞磊落之气,所谓得江山之助,握造化之权,心领神会,豁然贯通,故能臻此绝诣,岂偶然哉。世人多谓黔中僻陋,黔地诚僻陋,而黔人之游历于外者开拓心胸,激扬志趣,其所成就每凌驾乎中原,亦以中原数千年来文物声名发泄已甚,而边省磅礴郁积,名山大川之灵秀甫启其端倪。虽在交通阻隔之世,人才已渐奋兴焉。况今之飞机铁道,一日千里。行见重门洞开,贤哲浚发,其必能超越全国,可断言也。先生捐馆后,门人王君伯群搜集平生著作,编为弗堂类稿三十余卷,中以题跋为最多,诗文次之,词二卷,曲一卷,惟临殁之庚午春词二十余阕未编入。今印丛书四集,悉采入以为诸词家之殿。溯黔中自明设省,三百年间诗人接踵,专集颇多,惟一词则阒焉寡闻。清代词家始有江辰六显于康熙之际。延至中叶,倚声渐盛,而附载各家集中者,要皆篇幅寥寥,略备一格,其有妙谐声律,专精此道,以黎伯庸之葑烟亭为最,陈息凡、邓花溪两家各体尚称完备,而终不及先生之造诣深醇,尽工尽善也。先生之词在黔省诸词人中固称后劲,即在清代诸词人中亦翼然翘楚。此殆如六朝结局之有庾子山,前明结局之有钱蒙叟,皆可谓集其大成。故文艺一日不泯灭,即中国一日能存在。昔人称言者心之声,又称声音之道与政通,安得曰雕虫小技,壮夫不为也。然则中华民族复兴之枢纽,黔省人文蔚起之关键,将以先生之词卜之。识者当不以余言为河汉焉。
民国第一丙子季夏。安顺杨恩元覃生识。

词学图录

姚华(1876-1930) 字重光,号茫父,久居北京莲花寺,因别署莲花龛主。贵州贵筑(今贵阳)人。光绪二十三年(1897)举人,三十年(1904)进士,授工部虞衡司主事。善于诗词曲、书画、碑版古器及考据音韵等。与陈师曾最善。留学日本,毕业归国后,被任邮传部船政司主事,民国后,被选为参议院议员,后任北京女子学校校长。梁启超、鲁迅、郭沫若、郑振铎、陈师曾、陈叔通、郑天挺、马叙伦、梅兰芳等皆赞之。民国初生活贫困、父母子女皆亡,身体瘫痪,贫病交加,死葬北京西直门外灶君庙姚山。有《弗堂类稿》31卷,其中诗11卷,词3卷,曲1序、序跋5卷,碑志、书牍、传、祭文、赞、铭各1卷。《姚茫父书画集》、《弗堂诗》、《菉猗室曲话》、《小学问答》、《书运》、《说文三例表》、《金石系》、《黔语》、《古盲词》等。

共293,分1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听雨愁樱,坐月吟枫,和雪勾梅。
记天风掠海,吹凉客梦,秋霜做鬓,瘦损诗怀。
篱下三年,日边万里,傲睨江湖怜我才。
家山好,念风尘老去,落拓归来。

天涯殢易吾侪。
更屈铁抟沙事事乖。
便辽天凝碧,灯星绝塞,湘波怨绿,砚雨萧斋
短剑横经,长髯劾史,旧馆而今何处开。
风吹又怕,烟吟墨语,也化苍菭。
⑴ 周萧斋有点绛唇一砚梨花雨警句,见陆辅之词旨。
年年梦断湘江曲。东风剪水寻幽谷。
蘸绿做黄昏。月来诗有魂。

山深烟语寂。都化愁和墨。
湿怨写春妍。相思三月天。
酒上心来,热血汪汪,起落如潮。
看人间万事,都成鬼蜮,乾坤一指,只解酕醄。
梦祟难亲,诗魂易失,千叠愁心何处消。
秋风起,更吹愁压鬓,做尽刁骚。

无聊酒醒今宵。
奈人散更阑不可招。
索归寻萧寺,闲门敲月,坐呼山鬼,长啸干霄。
狂处陵人,悲来骂世,袒臂科头容我豪。
君知否,有元龙尚在,湖海逍遥。
风尘恧,着水复黏泥。
溷俗几闻人洗耳,无言惟见李成蹊。
落照晚烟低。
风尘恧,懊恼写春词。
□□□□东郭记,林惭涧愧北山移
马耳任风吹。
⑴ 东郭记第一出西江月:些儿不脱利名中。尽是乞墦登垄。
⑵ 北山移文:故其林惭无尽,涧愧不歇。
凉月铸秋心。
闲处将愁浅处深。
未冷先霜吹上鬓,说到而今。
便到而今。

露气夜来侵。
旧梦诗边寂寞寻。
各自心情同一懒,君也难禁。
我也难禁。
青山黯澹沧江泣,茫茫夕阳今古。
柳送晨杯,灯催暝帐,都做人生辛苦。
雄心老去。
便阅世形枯,梦魂堪诉。
纸上残愁,替人皴皱涨烟雨。

先生天下健者,况戎行走马,豪气龙虎。
盾墨磨诗,征尘饯鬓,赢得鸿泥几度。
还归劫数。
尽记取前踪,画图重补。
旧日吟情,怕无寻觅处。
碧幕笼寒霜满院。
正横窗树枒遮断。
菊后觞情。
梅前笛意,潇洒一庭清怨。

向老心怀殊未浅。
照相思夜长天远。
化水浇愁,勾诗做梦,幽处更无人见。
一代江山,都生就一朝人物。
有多少是非功罪,赚他心血。
柱石西南天万里,文章今古书千叠。
便鼎湖一去堕龙髯,倾天裂。

孤臣泪,长河决。
人间世,寒云结。
待朝来漏尽,更残悲咽。
昔日衣冠如梦幻,空山甲子何年月。
恁无情回首望东风,千秋别。
庚戌九月百铸尝约集樱桃斜街之云瑞堂看菊,明年再集,秋尽花阑,尽感前游。而摄政退藩,适闻报至,已而国变,堂亦掩关,亚细亚报馆馆焉。癸丑故正复偕百铸过佛言,候于厅事,旧集地也。离痕欢唾,不堪点检。琅琊大道,谁吟蚕尾之诗;流水板桥,拟续澹心之记。掌故所在,感慨系之。太阴正月二十八日。
依稀去年梦境,祇沉烟坠缕。
乍春醒才解,成愁几分,初散还聚。
软红内千胸万臆,前尘点点伤心赋。
向东风吹皱眉头,更添幽素。

寥落千秋,旧椠蠹尽,问苍生几顾。
惜孤负珠玉文章,总知无甚凭据。
忍重看残笺泪血,化腥碧斑斓悽楚。
暝窗寒,回首斜阳,此情难诉。

绳驹磨蚁,转轴星周,也忙似迅羽。
恰过眼落花天气,又早昏晓,惯作阴晴,许多风雨。
风人善引,诗心能怨,啼鹃声里江山迥。
遍天涯共读惊人句。
龙蛇感泣苍茫,唤出湘魂,问天怎地无语。

零芬剩劫,髣髴前朝,料翠条记否。
正柳起清明将近,旧社难圆,草蔓苔荒,雨今云古。
浮生似此,惟须长醉。
风萍波梗非易会,感沧桑陈迹樱桃树。
欷歔旧馆芳菲,怕觅欢痕,系人肺腑。
⑴ 慨抱冲贵定李维钰问梅长沙黄可权诸君也。
朝来蘸水调词笔。
(去声)取芳春信息。
画屏尚带隔年寒,立尽小庭何处觅。
春来毕竟无痕迹。
为恐诗人觉得。
去年别馆种梅花,踏破早烟重省识。
山梅压影寒成碧。
敛笑含情自惜。
似人一样望江南,说得酒边三弄笛。
檐鸦恁地喧声紧,道是东风第一。
任君不信问昭阳,镜里绿蛾迎晓日。
正舞衣香满,风日清佳,梅边吹晓。
酒近南山,任芳樽倾倒。
履道坊中,联吟高会,算香山年少。
再六十(作平)年,先生便是,洛中遗老

人似频罗(山舟学士。),岁逢修禊,阅尽沧桑,几回歌笑。
往事青云变,朱颜苍了。
鲁国灵光,郑家书带,称经师人表。
寿与名兼,家缘国庆,月圆花好。
⑴ 香山九老爵里纪年:白乐天年七十四,最少。李元爽洛中遗老,年百三十六。
⑵ 尝讲学青云书院。
序:季常嗜饮,暮便酩酊。所欲治事皆缘醉罢。于是以酒名贵阳,桂诗成百铸为图状之,予谓季常寓焉而已。糟丘之筑,岂为斯人,题曰对酒,伤其无与也。因填此阕,用代短歌。
愁恨余生,误了春花又秋月。
赖典衣沽酒,琴边得趣,提壶酬影,胸中无物。
杯冷肠初热。
槎枒事更难慰贴,醒耶醉欲饮还停,与商量暮天雪。
年去年来,芳樽迎送,知春甚时节。
趁冻云笼屋,仍倾余酝,萧斋罢卷,堪烧残叶。
无语江山暝,人间世化为梦蝶。
陶然去,一觉间眠,算今生是彻。
月墨星沉,英雄恨太行千叠。
都付与晓鸡声里,为鸣悲咽。
篝火几曾真王楚,扁舟何事忘逃越。
问大江风雨许多潮,随烟灭。
城下钓,清波冽。
东门犬,惊尘歇。
叹功名浑浚,剑花飞血。
开国谁翻前史例,到头悔负封侯骨。
望中原黯淡几龙蛇,堪愁绝。
倩春着色。
尚压寒弄影,迎人横笛。
画了索诗,一纸灯前许雕摘。
不算年光似水,空依约研冰调笔。
怨落月独秀幽姿(东坡集中赏梅诗:独秀惊凡目。),无语接瑶席。

京国。
夜阒寂。
待诉与近怀,旧臆如积。
堕钗暗泣。
妆阁凄清有人忆。
和靖江乡住处,魂梦冷千山笼碧。
便讯遍烟共水,也难探得。
人间片玉。
恨佩环已渺,云去难宿。
一朵疏红,如有还无,枝枝怨写斑竹。
东风问讯罗浮冷,望翠凤、灵旗天北。
更待将、月意昏黄,向夕短檠摇独。

回顾当时旧课,喜神夜按谱,红里描绿。
十度京尘,两载春灯,称汝绸缪林屋。
年来怪底如花瘦,便楚调、落梅闻曲。
怕展图、痛折中郎,老眼泪痕盈幅。
心事斜阳,晚凉天乍新罗浅。
碧芜莲苑。
暮色兼愁满。

画稿匆匆,情系秋痕远。
流光短。
墨华重见。
生恐风吹淡。

共293,分1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