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470—1559
【介绍】: 明苏州府长洲人,初名璧,以字行,更字徵仲,号衡山。文林子。从吴宽学文章,从李应桢学书法,从沈周学画。与祝允明、唐寅、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又与沈周、唐寅、仇英同以画名,号吴门四家。为人谦和而耿介,宁王朱宸濠慕名相聘,托病不赴。正德末以岁贡生荐试吏部,授翰林院待诏。不事权贵,尤不肯为藩王、中官作画。旋致仕归。四方人士求诗文书画者,络绎道路。善诗文,工行草,精小楷。画尤胜,擅山水、花卉、兰竹、人物,有室名玉磬山房。又熟于元末明初故家遗老之轶事。每与人言,历历如数家珍。既卒,私谥贞献先生。有《甫田集》
词学图录
文征明(1470-1559) 初名璧,字徵明,以字行,改字徵仲,号衡山居士。苏州长洲人。正德末以岁贡生荐试吏部,授翰林待诏。开"吴门画派",与沈周、唐寅、祝允明有"明四家"之目。又擅书,工行草,尤精小楷。诗文与徐祯卿、唐寅、祝允明并称"吴中四才子",主吴中风雅之盟四十年。有《甫田集》。今人辑有《文徵明集》,词在集中。

其它

人物简介
文征明(一四七零—一五五九),初名璧,字征明,号衡山居士,明长洲人。擅画山水,名重当时,与唐寅、沈周、仇英合称“明四家”。能诗,工行、草、隶书,尤精小楷。正德末以岁贡生荐授翰林院待诏。有《甫田集》
槜李诗系·卷三十九
字徵仲吴人嘉靖中为翰林待诏
御选明诗姓名爵里
初名璧以字行更字徵仲温州知府林子以岁贡入京用荐授翰林待诏有甫田集
《明诗纪事·丁签·卷十一(上)》
徵明初名壁,以字行,更字徵仲,长洲人。用蔗授翰林院待诏。有《甫田集》三十五卷。 (《四库总目》:徵明舆沈周皆以书画名,亦并能诗。周诗挥洒淋漓,但自写其天趣,如云容水态,不可限以方圆。徵明诗则雅饬之中,时饶逸韵。 《艺苑卮言》:文徵仲诗如仕女迷妆,雏摩坐语,又如小阁疏客,位置都雅,而眼境易穷。《读书后》:馀当谓吴兴赵文敏公孟烦风流才艺,惟吾郡文待诏微阴可以当之,而亦少有差次,其同者诗文也、书画也,又皆以蔗辟起家。赵诗小壮而俗,文稍雅而弱,共浅同也。文皆畅利而乏深沈,其离古同也。书小楷赵不能去俗,文不能去纤,其精绝同也。行押则赵于三王近,而文不能近,少逊也。署书则文复少逊也。八分古隶则文胜,小篆则赵胜也。然而篆不胜隶。画则赵之入唐、宋人深,而文少浅,其天趣同也。其鉴赏博考复同也。位在赵至一品,而文仅登一命。寿则文逾九龄,而赵仅垂七帙,异也。若出处大节之异,前辈固巳纷纷言之,吾待诏不与同年语也。 《四友齐业说》:衡山当对馀言;我少年学诗,从陆放翁入门,故格调卑弱,不若诸君皆唐声也。 《国雅》:文徵仲,吴中往哲如公之博鉴雅步艺苑者。宜冠林壑矣。其文恬寂整饬,诗亦从实境中出,特调硝织弱。其字法画品尤得三昧,故是一氏逸品。) 《(夷白齐诗话》:衡山文先生有《病起遗怀》二律,盖不就宁藩之徵而作也。词婉而峻,足以拒之于千里之外。诗云:「潦倒儒官二十年,业缘仍在利名间。敢言冀北无良马,深愧推南赋小山。病起秋风吹白发,雨中黄叶暗松关。不嫌穷巷频回辙,消受炉香一味闲。」「经时卧病断经过,自拨闲愁对洒歌。意外纷纭如命在,古来贤达患名多。千金逸骥空求骨,万里冥鸿肯受罗。心事悠悠那复识,白头辛苦服儒科。」后宁藩败,凡应辟者崎岖万状,公独晏然,始知不可及也。 六砚斋二笔:文衡山先生诗有极似陆放翁者,如煮茶句云:「竹符调水沙泉活,瓦鼎烧松翠鬣香。」吴中诸公遗力往宾云取泉,恐其近取他水以欺,乃先以竹作筹子付山僧,侯力至随水运出,以为质。可补茗社故寅。《鸟衣佳话》:苏郡虎丘剑池,其水不流,终崴不竭。正德辛未水忽涸,其下嵌岩空洞,深邃莫测。好事者执烛而入,见内有叠板如门户状,相传阖闾王所葬处。文衡山诗云:「吴王埋玉几千年,水落池空得墓瓦。地下谁曾求宝剑,眼中吾已见桑田。金袅寂寞随麈规,石阙分明有洞天。安得元之论往事,满山寒日散苍烟。」越岁其泉复旧。黄佐《泰泉集》:文公于书未尝苟且,或答人简劄,少不当意,必再三易之不厌。故愈老而愈精妙,有细入毫发者。李文正公东阳以篆自负,及见公隶,曰:「吾之篆,文生之隶,蔑以加矣。」 《书史会要》:待诏小楷行草深得智永笔法,大画仿涪翁尤佳。评者云,如凤舞琼花,泉鸣竹涧。谢肇制《五杂俎》:文徵仲书得法于峻子山而参以松雪,亦时为黄、米二家书,然皆非此公尝行。惟小楷正书譬即山阴在世,亦当虚高足一席。画远学郭熙,近学松雪,而得意之笔,往往以工致胜。至其气韵神采,独步一时。《丹青志》:文先生画师李唐、吴仲圭,翩翩入室,大园小轴,莫非奇致。海宇钦慕,缣素山积,喧溢里门,寸图才出,千临百摹,家藏市售,真赝纵横。一时砚食之士沾脂浥香,往往自润。年龄大耋,神明不凋,断烟残楮,篝灯夜作。故得者益深保爱,奉如圭璋。 《画禅室随笔》:文太史本色画极颊赵承旨,笔微尖利耳。同能不如独异,无取绝肖,似所谓鲁男子学柳下惠。 《画史会要》:朱子朗为衡山高足,衡山应酬之作多出于朗手。金陵一人客寓苏州,遗童子将币于子朗,求衡山赝木。童子误送衡山宅,致主人意,衡山笑而受之,曰:「我画真衡山,聊当假子朗可乎?」一时傅以为笑。 方薰《山静居画论》:衡山太史书画办香松雪,笔法到格,浸浸乎入吴兴之室矣。然自有清和闲适之趣,别厂径庭,亦由此老人品高洁所至。 《东泉诗话》:《甫田集戊午元旦》一律:「劳生九十漫随缘,老病支离幸自全。百岁几人登耄耋,一身五世见曾玄。祗将去日占来日,谁谓增年是减年。次第梅花春满目,可容愁到酒樽前。」集中多有元日、除夕等题,衡山大年,几至百岁,王弁州为作傅云:「海内习文先生名久,几以为异代人,而怪其在,谓为仙且不死。」情事逼真。 田按:衡山诗龠州帮助以吴饮少之。馀谓和平蕴藉,于风雅为近,奚必以模宋范唐,自矜优孟衣冠耶!书画亦精绝过人,为世实重。名德大年,林见索、王宗贯于艺事外推之,可称具眼。)
共968,分4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西风零雨歇,幽径故人来。
落叶已满地,草堂寒未开。
清心香续篆,引笔砚封埃。
无计留君得,依然日暮回。
其二
五言律诗
秋声绕茅屋,落日井梧寒。
疾病淹愁在,风烟逼岁残。
闭门车辙断,围腹带痕宽。
劳谢王玄度,时来觅故欢。
久病生虮虱,搔头有雪霜。
自怜身蹇劣,渐与老相将。
拥榻衾裯薄,挑灯刻漏长。
意衰神亦倦,心事转茫茫。
其二
五言律诗
败褐拥残躯,寒檠照屋庐。
转怜儿女好,渐觉友朋疏。
药饵恒侵食,胸怀久废书。
明朝休览镜,不是旧头颅。
其三
五言律诗
明经三十载,潦倒雪盈簪。
疾病乘虚入,摧颓觉老侵。
安心方外药,适趣个中琴。
澹泊穷生计,高人独赏音。
其四
五言律诗
一病连三月,侵寻岁又更。
人皆传已死,吾亦厌馀生。
发脱相将尽,耳虚时自鸣。
安心是良药,此外复何营。
时节烧灯近,羁穷独卧家。
馀寒春挟纩,残困晚煎茶。
土润先滋草,梅晴薄试花。
新年眠食好,随分足生涯。
屋舍小山村,终然思故园。
雨晴秋倚阁,月出夜开门。
好景亦无改,远人空目存。
梅花未消息,行矣晚何言。
萧萧东葛路,马上听严更。
月出高山黑,天空远水明。
年光秋渐索,客子夜犹行。
村落知何处,时闻犬吠声。
北郭钟初绝,还家人倚舟。
纵横灯映市,突兀雾沈楼。
月落群星出,天垂一水浮。
不知寒色重,霜在木棉裘。
十月蹉跎尽,严风忽满城。
积寒裘失重,绵雨榻生情。
人事莽无际,岁功垂又成。
凋零馀短菊,殢眼得时明。
经旬寡人事,踪迹小窗前。
暝色连残雨,春寒宿野烟。
茗杯眠起味,书卷静中缘。
零落梅枝瘦,风吹更可怜。
其二
五言律诗
閒庭青草积,春半思苍茫。
小雨作寒食,微风汎海棠。
芳情经病减,白日废书长。
何物供欹枕,萦帘一炷香。
其三
五言律诗
翠箔昼重重,寒深雨更浓。
碧鲜浮草色,浅淡敛云容。
未遣愁欺病,还资静养慵。
蹉跎裘褐在,强半负春秾。
何处难忘酒,江船对月时。
风声传语笑,波影散须眉。
远火山浮动,明河天倒垂。
此时无一盏,水月负佳期。
落日淹游艇,循山小径迂。
避喧欣得寺,择胜旋开厨。
偃树斜侵磴,横冈远带湖。
过春才十日,碧荫已扶疏。
妻孥空舍出,秧稻及时明。
匝岸清歌动,分畦翠浪生。
田家自村乐,岁事卜蛙声。
惭愧城中客,长腰饭玉粳。
睡起风吹面,高楼急雨来。
新凉花竹喜,残病郁蒸开。
隔水荒烟合,长空独鸟回。
佳人应按曲,白苧是初裁。
独坐茅檐静,澄怀道味长。
年光付书卷,幽事续垆香。
日出鸟乌乐,雨收花竹凉。
萧閒习成懒,不是寡迎将。
溽暑夜不寐,凉风初解围。
起看星汉动,坐久语音稀。
残月耿犹在,流萤忽自飞。
一声何处鹤,露下欲沾衣。

共968,分4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