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张煌言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620—1664
【介绍】: 明浙江鄞县人,字玄著,号苍水。崇祯十五年举人。南明弘光元年,首先响应同郡钱肃乐号召,参加义师,迎鲁王监国。隆武帝在福建自立,颁诏浙东,煌言自充报使赴闽,欲团结抗清。鲁监国二年,加右佥都御史,监张名振军至崇明。大风覆舟,脱归,结寨于上虞平冈。旋加兵部右侍郎。六年,与名振从鲁监国入闽。永历八年,会名振军入长江,遥祭明孝陵。名振死,煌言统其军。十二年,与郑成功率舟师北上,遇台风,泊舟山。次年,大举入长江,破镇江,至江宁城下。煌言以一军由芜湖进取徽州、宁国一带,克二十四县。闻成功以轻敌兵溃之讯,乃由徽州经浙江山地至天台。永历帝死后,知事不可为。散军居南田悬岙岛。康熙三年,被清军所获,至杭州遇害。葬南屏山阴。有《张苍水集》。

张苍水诗文集·张序

昔欧阳公「五代史」不为韩通立传,君子病之。然天下后世,莫不知周有韩矘目。清修「明史」、号称详备;虽甬上四烈妇亦为之列传,而独于苍水先生遗之,史臣之不职也。然天下后世,莫不知明有张苍水。
苍水先生,书生也。当明亡时,不过一举子耳;乃胆薪弥厉、毡雪自甘,义帜纵横凡二十载。其言曰:『所争者天经地义,所图者国恤家仇,所期待者豪杰事功、圣贤学问』。呜呼!汉之武侯,足以拟之。顾其行谊虽不录于「明史」,而见诸私家箸述者美矣、备矣;独于世德之所自,犹付阙如。寿镛窃不自揆,既得先生遗集于其族裔张世伦所谓海滨遗老高允权本者,殆其侍卒史丙所藏者欤!爰依岁月,重为编次。更稽诸谱乘,得清池张氏「世德录」,复详考其世系。盖自宋文节公知白六世孙自然老人绍宗箸有「自然斋杂言」,以惩五戒、循五美垂训。又三传至伯祥,以「雍睦」名其堂;是为先生六世祖锡之从子。而先生之曾祖尹忠实作「世德录」者,又二传至两如,为人严毅正直。当先生绝裾去,自慰曰:『不负生平读书也』。张氏于有明三百年中,以自然老人开其始、以苍水先生保其终,岂偶然哉!因而叹夫官家之记载,不如谱牒之流传。今苍水后人虽无可考,而雍睦堂子孙实能宝其遗文、修其家乘;寿镛以疏族,犹得补阙拾遗,岂不重可贵欤!
抑闻之:先生好士,士多归之。有叶振名者,时所称「叶六腐气」也。先生欲作「陶潜论」以斥逍遥泉石者,振名曰:『人心胥溺,幸二、三遗民高尚其事,留此面目』。先生乃止。罗子木者,佐先生开屯南田。既被执,先生与赵廷臣语次往复,子木抗声曰:『先后死耳,何必与若辈絮语』!先生初欲绝食,子木笑曰:『大丈夫死忠,任其处置可也』。二人固奇士,然先生舍命从善亦可见矣。寿镛既编先生遗集,惜「明史」之无传,遂取其荦荦大者补之,更叙其得书之由来,先生之风与「雍睦」之泽并千古矣!
民国二十三年一月,后学张寿镛序。

冰槎集·引

于戏!此予槎上作也。昔之乘槎者,或为客星而直犯牛斗,或入女宿而得支机;故至今羡为胜事。予独不然。浮踪浪迹,当凄霰严霜,不得已而栖托灵槎;笔墨所及,都成冰声。则是槎也,非贯月也、亦非挂星也。而兹集所存,又皆晚节所依;于是以「冰槎」名。嗟呼!水泽腹坚矣、天根尽见矣,乃从凌云千丈间而欲论列古今、辨正华夏,不失君臣、父子、朋友之义,不其难矣哉!异日者,东风解冻,尚有相见此槎中人而兴叹者否?
岁在壬寅菊月朔,张煌言自识。

寿镛谨案:海滨遗老高先生允权跋,以「奇零草」乃公所自定;而「采薇集」乃释兵后作,公自注『起甲辰六月』,而七月被执矣,独未及「冰槎集」。顾先生自作「引言」既在壬寅菊月朔,则凡以后之文,皆非先生作「引言」时所编之文也。今通行各本,类皆羼杂;则仍宜依据最初之本。寿镛得先生文集于其后人张世纶者,即与「奇零草」同一笔墨录副者也;盖亦「高本」也。今依之编年,略参黄氏本(即章刻本),始辛卯、终壬寅九月;然仍非真面目也,得其似而已。

奇零草·序

余自舞象,辄好为诗歌。先大夫虑废经史,每以为戒,遂辍笔不谈;然犹时时窃为之。及登第后,与四方贤豪交益广;往来赠答,岁久成箧。会国难频仍,余倡大义于江东,敹甲敿干,凡从前雕虫之技,散亡略尽矣。于是出筹军旅、入典制诰,尚得于余閒吟咏性情。及胡马渡江,而长篇短什与疏草代言,一切皆付之兵燹中;是诚笔墨之不幸也!余于丙戌始浮海,经今十有七年矣。其间忧国思家、悲穷悯乱,无时无事不足以响动心脾。或提槊北伐,慷慨长歌;或避虏南征,寂寥低唱。即当风雨飘摇、波涛震荡,愈能令孤臣恋主、游子怀亲!岂曰亡国之音,庶几哀世之意。乃丁亥春,舟覆于江,而丙戌所作亡矣;戊子秋,移节于山,而丁亥所作亡矣;庚寅夏,率旅复入于海,而戊子、己丑所作又亡矣。然残编断简,什存三、四。迨辛卯昌国陷,而笥中草竟靡有孑遗;何笔墨不幸一至于此哉!嗣是缀辑新旧篇章,稍稍成帙。丙申昌国再陷,而亡什之三;戊戌又覆舟于羊山,而亡什之七。己亥长江之役,同仇兵熸,余以间行得归;凡留供覆瓿者,尽同石头书邮:始知文字亦有阳九之厄也!
年来叹天步之未夷、虑河清之难俟。思借声诗,以代年谱;遂索友朋所录、宾从所钞次第之。而余性颇强记,又忆其可忆者,载诸楮端,共得若干首;不过如全鼎一脔耳。独从前乐府歌行不可复考,故所订几若广陵散。嗟乎!国破家亡,余谬膺节钺;既不能讨贼复仇,岂欲以有韵之词求知于后世哉!但少陵当天宝之乱,流离蜀道,不废风骚,后世至名为诗史;陶靖节躬丁晋乱,解组归来,著书必题义熙;宋室既亡,郑所南尚以铁匣投史眢井中,至三百年而后出:夫亦其志可哀、其精诚可念也已!然则何以名「奇零草」?是帙零落凋亡,已非全豹;譬犹兵家握奇之余,亦云余行间之作也。
永历十六年(岁在壬寅)端阳后五日,张煌言自识。

寿镛谨案:先生之诗,诗史也。一再散亡,仅存者此耳。顾「奇零草」为先生手订,时在壬寅端阳后五日;凡在是年是月是日以前始得入之,乃见真面目。而拾残剩于散亡之余,当以最初之本为依据;虽全谢山亦后定者也。今寿镛幸得海滨遗老高先生允权录本于先生后人,先生诗文略备。谨依其所注年岁,分年编定,不复分体;更参校张丈让三谓「得钞本于黄东井后人,徐闇公孚远各印朱色烂然、尚是永历间旧帙、余杭章太炎据以付印者」为之互勘,次其后先。以丁亥「閒居」为始、壬寅「北回示将吏」为终,以复先生手编「奇零草」之旧。寿镛谫陋,譬诸画家力求神象之肖,而能肖与否,惟力是视;倘更得画工润色之,使褒鄂皆真,尤所望也!

词学图录

张煌言(1620-1664) 字玄著,号苍水。浙江鄞县人。南明弘光朝覆亡后,与同郡钱肃乐等奉鲁王监国,进兵部侍郎。鲁王败,入闽依郑成功。南明桂王立,擢兵部尚书。与郑成功大举入江,自督一师下皖地二十余城。郑成功失利退海上,遂成孤军。清康熙三年(1664),知事不可为,遂遣散部曲,退居悬岙岛,被执不屈,就义于市。乾隆谥忠烈。其诗古文辞,才笔横溢,藻采缤纷,昌明而宏伟,赡博而英多。亦工词,风格高抗,孤忠自托。有《张苍水集》,词在集中。

 

共504,分2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暑夜独坐(己丑)(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炎熇如酷吏,入夜气犹蒸。晞发凉初透,撚须兴欲乘。

风斜穿密牖,月午漏疏藤。四壁虫声咽,谁堪一语冰!


登湄洲(壬辰)(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不尽沧浪兴,孤洲眺晚晖。海翁称地主,野父说天妃。

舴艋风前出,镰锄雨后归。侏禽虽未解,一笑亦忘机。


赠骆亦至二首(壬辰) 其一(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客自浯州至,萧然野鹤姿;青云犹冉冉,白雪故离离。

混俗原无我,廉顽更有谁?蒲轮指日下,莫漫采江蓠!


  其二(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唐室当中叶,君家有右丞;雄文堪讨贼,苦节亦为僧。

踪迹今相似,遭逢古未曾。会须负日月,沧海见鳣升!


送万美功还越,时其弟静斋将赴行在(壬辰)(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显示自动注释

今弟将南迈,元方又北征;炎荒万里节,越绝一归旌。

欲聚非麋鹿,难分是鹡鸰。祗应山鬼语,但见送人行。


绝炊(壬辰)(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炎凉虽世态,不信在同舟。自去梁间燕,真同水上鸥。

婢原无赤脚,仆已鲜苍头。亭午炊烟绝,何能免百忧!


鬓有丝(甲午)(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显示自动注释

晓起看双鬓,衰容变二毛;须眉长自照,筋骨总徒劳!

物态离情换,年华苦节销。自怜蒲柳质,秋意蚤萧骚!


朱伯迁将避地小溪索诗,口佔授之(甲午)(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贺监抽簪去,君恩赐鉴湖。至今高尚宅,犹在四明无?

此地能真隐,斯人亦不孤。所愁溪鸟笑,閒杀辋川图。


追慕二首(甲午) 其一(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国难驱人出,家倾待子归;可能磨墨盾,其奈冷斑衣!

金革三年泪,冰霜寸草晖。发肤虽不毁,犹恨故园非。


  其二(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廿载嗟何时,长衔杯捲愁!节旄看尽落,斧鬣悔迟谋。

燕去巢应改,乌号屋仅留。在堂有委蜕,无计剪青楸!


得友人书,道内子艰难状(甲午) 其一(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尺牍胡然至,寒温不自通;殷勤报阃外,辛苦叹闺中。

铛釜原兼绝,机梭亦屡空。鹿车谁共挽,羞杀是梁鸿


  其二(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家计深行恻,朱颜亦固穷;渐来应化石,遮莫但飞蓬!

寄托诚交道,支持仗女工。可怜织箔手,不得到从戎!


客有谈故园花事者,感而有赋(乙未)(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故园春意满,花枝解照人。驮笙还出郭,烧笋或呼邻。

此事真无价,吾行未有津。繁华岂不爱,天步属艰辛!


秋怀三首(乙未) 其一(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秋色来何许,沧江对晚潮。宜人偏淡荡,似我总萧条。

隼翮凭谁健?狼心尚尔骄。也知云意薄,聊自拟丹霄。


  其二(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屈指金行半,流光不我予!鲈腮味信美,雁足耗全疏。

客散黄金尽,兵饥白粲虚。只愁绵力弱,何以慰皇舆


  其三(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方尊肃气,人已苦兵声。高枕真无事,扁舟似有情。

静同仁者寿,隘得圣之清。遣放应如此,毋劳造物争!


大安沙坐风雨,复叠前韵三首(乙未) 其一(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风雨添新涨,荒洲几尺潮;场禾悲滞穗,渚荻响丛条。

茅舍炊烟淡,蓬窗暝色骄。秋飙毋乃妒,未敢说摩霄。


  其二(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鱼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不解因人热,新凉忽起予。单衫轻自好,双鬓落应疏。

冷暖秋中节,升沈觉后虚。九州多怪事,无复问堪舆。


  其三(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寻常悲旅况,可复杂秋声?砧杵千家梦,莼菰八月情。

寒螀啼露重,健鹘喜霜清。始识乘除理,玄心了不争。


吊旅墓(丁酉)(明·张煌言)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荒坟三尺土,宿草几经秋!鬼亦离乡贱,人胡渡海游?

鹿场残炤淡,蚁垤野花幽。不用山阳笛,凄然泪自流。



共504,分2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