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章炳麟 朝代:清末近现代初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869—1936
【介绍】: 清末浙江馀杭人,初名学乘,字枚叔,后改名绛,号太炎。光绪二十三年任《时务报》撰述,二十六年入“张园国会”,力倡革命排满。二十八年往日本发起支那亡国二百四十二周年纪念会,图求推翻清政府。后与蔡元培共组中国教育会,设爱国学社于《苏报》发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及《革命军序》等。“苏报案”后被捕入狱。出狱后至东京,入同盟会,任《民报》主编,抨击改良派。辛亥革命后归国,任总统府枢密顾问。后曾因策动讨袁遭软禁。晚年寓苏州,立章氏国学讲习会,从事讲学。对文字学、声韵学、经学、诸子学都有精深研究。著《訄书》、《文始》、《国故论衡》等刊入《章氏丛书》、《续编》、《三编》。
全台诗
章炳麟(1869~1936),字枚叔,号太炎,浙江馀杭人。少从朴学大师俞樾学经史。1897年任职《时务报》期间,因参与维新运动被清廷通缉。光绪戊戌年(1898)十月来台,主持《台湾日日新报》,并参加日人在台创设的汉诗社「玉山吟社」,翌年离台。1899年东渡日本,结识孙中山,同年返沪办报。1902年再次赴日本,号召推翻清政府,与蔡元培等人组成中国教育会,设立爱国学社。1903年发表著名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并为邹容《革命军》作序,因此触怒清廷而被捕。1906年出狱后赴日本,参加同盟会。1909年与陶成章等人重组「光复会」,出任会长。辛亥革命后,曾先后担任南京临时大总统府枢密顾问、中华民国联合会会长、总统府高等顾问东三省筹边使等职。袁世凯任大总统时,应召前往北京;宋教仁被害后,参与反袁活动。1924年脱离国民党,在苏州以设会讲学为业,长期从事学术著述和教育工作。1936年6月14日,病逝于苏州,被公认为清末民初学贯中西的一代宗师。〖参考欧修梅〈章太炎在台湾〉,收于林庆彰编《中国知识分子在台湾》,台北:万卷楼,2002年10月。
〗以下诗作,录自《台湾日日新报》、连横《台湾诗荟》所收《太炎诗录》、吴德功编《瑞桃斋诗话》、赖子清《台湾诗海》、吴幅员《台湾诗钞》、陈汉光《台湾诗录》、赖子清《台海诗珠》、钱仲联《清诗纪事》。

共2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五言律诗
邹容吾小弟,被发下瀛洲
快剪刀除辫,干牛肉作糇。
英雄一入狱,天地亦悲秋。
临命掺手,乾坤只两头。
天道有兴废,神仙非久长。
避秦留怪伟,多难此瞻望。
熏穴兵符峻,探丸盗迹狂。
缘流问渔父,相对涕沾裳。
① 作者注:「丁巳(1917)秋。」
昔践松花岸,今临黑水祠。
穷荒行欲市,垂老策无奇。
载重看黄马,供厨致白罴。
武侯祠下宿,扶杖转支离。
① 作者注:「丁巳(1917)秋。」
旷代论滇士,吾思杨一清。
中垣销薄蚀,东胜托干城。
形势稍殊昔,安危亦异情。
愿君恢霸略,不必讳从横。
大江至荆楚,天险为之开。
昔过新墙驿,遥怜宗衮才。
万山如马度,独戍有龙回。
湖外今无事,飞云自去来。
① 作者注:「玉山吟社课题,席上分韵。」
不作彭殇念,吾犹恋椭球。
短长看日夜,身世等蜉蝣。
残鬓睢阳恨,馀生逝水浮。
青阳东国早,春又满蛉洲(施懿琳撰)
① 作者注:「辛酉(1921)夏。」
膏火长为患,呼僮且卖瓜。
不辞停浊酒,正尔醉流霞。
却热频添凌(作者注:「凌,去声。」),承尘为笼纱。
青门尚酣战,莫问故侯家
⑴ 此诗又载赖子清《台湾诗海》、《台海诗珠》。
其二 (发表于1924年)
老欲灌园去,于陵已陆沈。
海隅沙正白,塞上气犹阴。
大实能寒胆,明灯不系心。
休将天子树,还以换兼金。
七言绝句
蓑墙葺屋小于巢,胡地平居渐二毛。
松柏岂容生部娄,年年重九不登高。
唾壶击破转心惊,弹指苍茫景物更。
满地江湖吾尚在,棋枰声里俟河清(施懿琳撰)
排律
一读登楼赋,悠然吾土思。
回顾忆畴昔,搔首愈踌踟
早岁横江汉,谈经待不其。
清言凌白马,壮志抚黄羲。
忽展埼亭集,愈惊秀楚词。
帝秦终蹈海,访武尚明夷。
石隐优游日,天王明圣时。
操刀期必割,沦鼎待重掎。
鹖换雕题服,虬登隐背枝
佩緺延茂士,赐玦愧遗黎。
老泪长门掬,深情故剑知。
漂山成众煦,建旐倡群疑
已恸尧台锢,那堪嵇灶戣
有行黔墨突,无涕吊湘累。
沙麓精灵在,蓬瀛风鹤危。
飞丸穷赵壹,问卜警爰丝。
蹈火心非悔,盍簪涂又歧。
东洲花树迥,南国羽书迟。
斗转空凭眺,河清动夙悲。
千年仲宣恨,荼苦更如饴。
⑴ 编者按:「踟」,《清诗纪事》误作「蜘」,据《清议报》改。
⑵ 编者按:「虬」,《清议报》、《清诗纪事》均误作「蚪」,今改。
⑶ 作者注:「《唐书‧李泌传》:『泌尝取松樛枚以隐背,后得如龙形者,因以献帝,四方争效之。』」
⑷ 作者注:「《汉书‧隽不遗传》:『有男子建黄旐,自谓卫太子。』」
⑸ 编者按:「堪」,《清诗纪事》误作「湛」,据《清议报》改。
⑹ 编者按:「戣」,《清议报》、《清诗纪事》均误作「◆(?+癸)」,今改。
⑺ 作者注:「《汉书‧元后传》:『莽诏扬雄诔曰:太阴之精,沙麓之灵。』」
古风
北风吹空沙砾起,劳农笳笛闻边里。
学童腾踔如飞狼,虎皮先生寒作羊。
嘶声传语且归沐,燕赵佳人美如玉。
成均六代音已衰,伶箫倡舞亦可为。
诗中曹刘真老兵,新朝鼓吹宜蛙鸣。
冒顿英灵头曼朽,物寄瓶中更何有。
朅来举幡称攘奸,须臾佻达城阙间。
庆卿图穷终现匕,敢为锥刀争一死。
焚书坑儒信有人,未必陈吴为报秦。
① 作者注:「〈辰州〉一律意犹未尽,复作〈桃源行〉申之。」连雅堂注:「太炎近年之作。」
五溪天下险,丛桃何便娟。
欣然裹粮至,所求乔与佺。
涉水苦湍碛,登陆迷畦阡。
役夫殊健饭,三升犹枵然。
解縢下吏舍,诸偷方阗阗。
长官日倦卧,黄金勒膺前。
昨者起军府,罢癃不盈千。
清浪虏已逼,山寇复揉挻。
流黄一煎饵,蝉蜕随飞烟。
群仙获兵解,洞府为填咽。
桃根斫斧尽,桃叶从风迁。
已矣下濑去,清沅莽无边。
夏口何迢迢,南国之纪纲。
中有二猛士,威棱瞻殊荒。
力能斩地脉,智能分天章。
不念同胞苦,好自相扶将。
斗鸡一寻衅,骨肉还相戕。
称兵犯莫府,五战皆夷伤。
行行各分陌,千里不相望。
远视尚角目,焉知弟与兄。
朔风忽陵厉,白露能为霜。
赤松既云远,谁能无他肠。
良言不见听,思之泪沾裳。
① 编者按:《清议报》题作〈泰风一首寄赠卓如〉,《清诗纪事》、《章太炎集》均题作〈艾如张〉,据其序言:「归自夏口,沿于大江,而作〈艾如张〉一篇,以示孙宝瑄,宝瑄韪之。」可知此诗非在台之作,乃章氏旅台之际,以「台湾旅客」之名,发表在《清议报》。
风号长杨,白日忽西匿。
南山不可居,啾啾鸣大特
狂走上城隅,城隅无栖翼
中原竟赤地,幽人求未得。
昔我行东越,道至溪知穷。
洒酒思共和,共和在海东。
谁令诵诗礼,发蒙成奇功。
今我行江汉,候骑盈山邱。
借问杖节谁,云是刘荆州。
绝甘厉朝贤,木瓜为尔酬。
至竟盘盂书,文采欢田侯。
去去不复顾,迷阳当我路。
河图日以远,鸱枭日以怒。
安得起槁骨,掺袪共驰步。
驰步不可东,驰步不可西,驰步不可南,驰步不可北。
鉴皇穹黎庶,均平无九服。
顾我齐州产,宁能忘禹域。
击磬一微秩,志屈逃海滨。
商容冯马徒,志在诛纣辛
怀哉殷周世,大泽宁无人(施懿琳撰)
⑴ 编者按:「泰」,《台湾诗荟》误作「秦」,据《台湾日日新报》、《清议报》、《瑞桃斋诗话》、《章太炎集》改。
⑵ 编者按:「特」,《瑞桃斋诗话》误作「笛」。
⑶ 编者按:「越」,《清诗纪事》、《章太炎集》作「治」。
⑷ 编者按:「溪」,《台湾诗荟》误作「知」,据《台湾日日新报》、《清议报》、《瑞桃斋诗话》、《清诗纪事》、《章太炎集》改。
⑸ 编者按:「酾酒」,《台湾诗荟》误作「洒泪」,据《清议报》、《清诗纪事》、《章太炎集》改。又:「酾」,《台湾日日新报》、《瑞桃斋诗话》均误作「洒」
⑹ 编者按:「共」,《台湾日日新报》、《瑞桃斋诗话》均误作「苦」。
⑺ 编者按:「厉」,《台湾诗荟》误作「属」,据《台湾日日新报》、《清议报》、《清诗纪事》、《章太炎集》改。
⑻ 编者按:「盘盂」,《台湾诗荟》误作「盂盘」,据《台湾日日新报》、《清议报》、《瑞桃斋诗话》、《清诗纪事》、《章太炎集》改。
⑼ 编者按:「去」,《瑞桃斋诗话》误作「夕」。
⑽ 编者按:「枭鸱」,《台湾诗荟》误作「鸱枭」,据《台湾日日新报》、《清议报》、《瑞桃斋诗话》、《清诗纪事》、《章太炎集》改。
⑾ 编者按:「鉴皇穹」,《清议报》、《清诗纪事》、《章太炎集》均作「皇穹鉴」
⑿ 编者按:「磬」,《台湾诗荟》误作「石」,据《台湾日日新报》、《清议报》、《瑞桃斋诗话》、《清诗纪事》、《章太炎集》改。
⒀ 编者按:「志在诛纣辛」,《清议报》作「誓将除受辛」。又:「誓」,《清诗纪事》、《章太炎集》均作「逝」。
⒁ 编者按:「宁」,《台湾诗荟》误作「岂」,据《台湾日日新报》、《清议报》、《瑞桃斋诗话》、《清诗纪事》、《章太炎集》改。
群盗鼠窃狗偷,死者不瞑目;
此地龙蟠虎踞,古人之虚言。
英雄故自粗疏,犹当宥之十世;
权利能无受咎,如可赎兮百身。
卅年与世相浮沉,朝市山林,卷舒由己;
千古论才无准的,黄钟瓦缶,际遇为之。
治大国如烹小鲜,何曾食万钱,胡广理万事;
乐与饵而止过客,负羁舍其室,康成保其乡。
君真是介甫后身,举世谁知新法便;
我但学茂弘弹指,九泉应笑老儒迂。

共2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