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上篇 
姜斋诗话·卷下 王夫之

兴、观、群、怨,诗尽于是矣。经生家析《鹿鸣》、《嘉鱼》为群,《柏舟》、《 小弁》为怨,小人一往之喜怒耳,何足以言诗?〔可以〕云者,随所以而皆可也。 《诗三百篇》而下,唯《十九首》能然。李杜亦彷佛遇之,然其能俾人随触而皆可 ,亦不数数也。又下或一可焉,或无一可者。故许浑允为恶诗,王僧孺、庾肩吾及 宋人皆尔。

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李、杜所以 称大家者,无意之诗,十不得一二也。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 。若齐、梁绮语,宋人抟合成句之出处,役心向彼掇索,而不恤己情之所处发,此 之谓小家数,总在圈缋中求活计也。

把定一题、一人、一事、一物,于其上求形模,求比似,求词采,求故实;如钝斧 子劈栎柞,皮屑纷霏,何尝动得一丝纹理?以意为主,势次之。势者,意中之神理 也。唯谢康乐为能取势,宛转屈伸,以求尽其意,意已尽则止,殆无剩语;夭矫连 蜷,烟云缭绕,乃真龙,非画龙也。

〔池塘生春草〕、〔蝴蝶飞南园〕、〔明月照积雪〕皆心中目中与相融浃,一出语 时,即得珠圆玉润;要亦各视其所怀来,则与景相迎者也。〔日暮天无云,春风散 微和〕,想见陶令当时胸次,岂来杂铅汞人能作此语?程子谓见濂溪一月,坐春风 中。非程子不能知濂溪如此,非陶令不能自知如此也。

〔僧敲月下门〕只是妄想揣摩,如说他人梦,纵令形容酷似,何尝毫发关心?知然 者,以其沉吟〔推敲〕二字,就他作想也。若即景会心,则或〔推〕或〔敲〕,必 居其一,因景因情,自然灵妙,何劳拟议哉?〔长河落日圆〕,初无定景;〔隔水 问樵夫〕,初非想得。则禅家所谓〔现量〕也。

诗文俱有主宾。无主之宾,谓之乌合。俗论以此为宾,以赋为主,皆塾师赚童子死 法耳。立一主以待宾,宾非无主之宾者,乃俱有情而相浃洽。若夫〔秋风吹渭水, 落叶满长安〕,于贾岛何与?〔湘潭云尽暮烟出,巴蜀雪消春水来〕,于许浑奚涉 ?皆乌合也。〔影静千官里,心苏七校前〕,得主矣,尚有痕迹。〔花迎剑佩星初 落〕,则宾主历然镕合一片。

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铁门限。即极写大景,如:〔阴晴众壑殊〕、〔乾坤日夜 浮〕,亦必不逾此限。非按舆地图便可云〔平野入青徐〕也,抑登楼所得见者耳。 隔垣听演杂剧,可闻其歌,不见其舞,更远则但闻鼓声,而可云所演何出乎?前有 齐、梁,后有晚唐及宋人,皆欺心以炫巧。

一诗止于一时一事,自《十九首》至陶、谢皆然。〔夔府孤城落日斜〕,继以〔月 映荻花〕,亦自日斜至月出,诗乃成耳。若杜陵长篇,有历数月日事者,合为一章 ,《大雅》有此体。后唯《焦仲卿》、《木兰》二诗为然。要以从旁追叙,非言情 之章也。为歌行则合,五言固不宜尔。

古诗无定体,似可任笔为之,不知自有天然不可越之矩矱。故李于鳞谓:唐无五古 诗,言亦近是;无即不无,但百不得一二而已。所谓矩矱者,意不枝,词不荡,曲 折而无痕,戌削而不竞之谓。若于鳞所云无古诗,又唯无其形埒字句与其粗豪之气 耳。不尔,则〔子房未虎啸〕及《玉华宫》二诗,乃李、杜集中霸气灭尽,和平温 厚之意者,何以独入其选中?

古诗及歌行换韵者,必须韵意不变转。自《三百篇》以至庾、鲍七言,皆不待钩锁 ,自然蝉连不绝。此法可通于时文,使股法相承,股中换气。近有顾梦鳞者,作《 诗经塾讲》,以转韵立界限,划断意旨。劣经生桎梏古人,可恶孰甚焉!晋《清商 》、《三洲》曲及唐人所作,有长篇拆开可作数绝句者,皆●虫相续成一青蛇之陋 习也。

以神理相取,在远近之间,才著手便煞,一放手又飘忽去,如〔物在人亡无见期〕 ,捉煞了也。如宋人《咏河鲀》云:〔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饶他有理,终 是于河鲀没交涉。〔青青河畔草〕与〔绵绵思远道〕,何以相因依,相含吐?神理 凑合时,自然恰得。

太白胸中浩渺之致,汉人皆有之,特以微言点出,包举自宏。太白乐府歌行,则倾 囊而出耳。如射者引弓极满,或即发矢,或迟审久之,能忍不能忍,其力之大小可 知已。要至于太白止矣。一失而为白乐天,本无浩渺之才,如决池水,旋踵而涸。 再失而为苏子瞻,萎花败叶,随流而漾,胸次局促,乱节狂兴,所必然也。

〔海暗三山雨〕接〔此乡多宝玉〕不得。迤逦说到〔花明五岭春〕,然后彼句可来 ,又岂尝无法哉?非皎然、高柄之法耳。若果足为法,乌容破之?非法之法,则破 之不尽,终不得法。诗之有皎然、虞伯生,经义之有茅鹿门、汤宾尹、袁了凡,皆 画地成牢以陷人者,有死法也。死法之立,总缘识量狭小。如演杂剧,在方丈台上 ,故有花样步位,稍移一步则错乱。若驰骋康庄,取涂千里,而用此步法,虽至愚 者不为也。

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巧者则有情中景,景中情。景 中情者,如〔长安一片月〕,自然是孤栖忆远之情;〔影静千官里〕,自然是喜达 行在之情。情中景尤难曲写,如〔诗成珠玉在挥毫〕,写出才人翰墨淋漓、自心欣 赏之景。凡此类,知者遇之;非然,亦鹘突看过,作等閒语耳。

〔更喜年芳入睿才〕与〔诗成珠玉在挥毫〕,可称双绝。不知者以〔入〕字〔在〕 字为用字之七,不知渠自顺手凑著。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则山之辽廓荒远可知,与上六句初无异致,且得宾 主分明,非独头意识悬相描摹也。〔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自然是登岳阳楼 诗。尝试设身作杜陵,凭轩远望观,则心目中二语居然出现,此亦情中景也。孟浩 然以〔舟楫〕、〔垂钓〕钩锁合题,却自全无干涉。

近体中二联,一情一景,一法也。〔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淑气催黄鸟,晴光 转绿蘋。〕〔云飞北阙轻阴散,雨歇南山积翠来。御柳已争梅信发,林花不待晓风 开。〕皆景也,何者为情?若四句俱情而无景语者,尤不可胜数,其得谓之非法乎 ?夫景以情合,情以景生,初不相离,唯意所适。截分两橛,则情不足与,而景非 其景。且如〔九月寒砧催木叶〕,二句之中,情景作对;〔片石孤云窥色相〕四句 ,情景双收:更从何处分析?陋人标陋格,乃谓〔吴楚东南坼〕四句,上景下情, 为律诗宪典,不顾杜陵九原大笑。愚不可瘳,亦孰与疗之?

起承转收,一法也。试取初盛唐律验之,谁必株守此法者?法莫要于成章;立此四 法,则不成章矣。且道〔卢家少妇〕一诗作何解?是何章法?又如〔火树银花合〕 ,浑然一气;〔亦知戍不返〕,曲折无端。其他或平铺六句,以二语括之;或六七 句意已无馀,末句用飞白法飏开,义趣超远:起不必起,收不必收,乃使生气灵通 ,成章而达。至若〔故国平居有所思〕,〔有所〕二字,虚笼喝起,以下曲江蓬莱 、昆明、紫阁,皆所思者,此自《大雅》来;谢客五言长篇用为章法;杜更藏锋不 露,抟合无垠:何起何收,何承何转?陋人之法,乌足展骐骥之足哉?近世唯杨用 修辨之甚悉。用修工于用法,唯其能破陋人之法也。

起承转收以论诗,用教幕客作应酬或可;其或可者,八句自为一首尾也。塾师乃以 此作经义法,一篇之中,四起四收,非●虫相衔成青竹蛇而何?两间万物之生,无 有尻下出头,枝末生根之理。不谓之不通,其可得乎?

《乐记》云:〔凡音之起,从人心生也。〕固当以穆耳协心为音律之准。〔一三五 不论,二四六分明〕之说,不可恃为典要。〔昔闻洞庭水〕,〔闻〕、〔庭〕二字 俱平,正尔振起。若〔今上岳阳楼〕易第三字为平声,云〔今上巴陵楼〕,则语蹇 而戾于听矣。〔八月湖水平〕,〔月〕、〔水〕二字皆仄,自可;若〔涵虚混太清 〕易作〔混虚涵太清〕,为泥声土鼓而已。又如〔太清上初日〕,音律自可;若云 〔太清初上日〕,以求合于粘,则情文索然,不复能成佳句。又如杨用修警句云: 〔谁起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烽烟?〕若谓〔安〕字失粘,更云〔谁起东山谢太 传〕,拖沓便不成响。足见凡言法者,皆非法也。释氏有言:〔法尚应舍,何况非 法?〕艺文家知此,思过半矣。

作诗亦须识字。如思、应、教、令、吹、烧之类,有平仄二声,音别则义亦异。若 粘与押韵,于此鹘突,则荒谬止堪嗤笑。唐人不寻出处,不誇字学,而犯此者百无 一二。宋人以博核见长,偏于此多误。杜陵以酂侯〔酂〕字作〔才何切〕,平声粘 ,缘《史》、《汉》注自有两说,非不识字也。至廉颇音〔婆〕,相如音〔湘〕, 则考据精切矣。苏子瞻不知《轩辕弥明诗序》〔长头高结〕,〔结〕字作〔洁〕音 ,稚子之所耻为,而孟浪若此!近见有和人韵者,以〔葑菲〕字音押,虽不足道, 亦可为不学人永鉴。

唯孟浩然〔气蒸云梦泽〕,不知〔云土梦作乂〕,〔梦〕本音蒙。〔青阳逼岁除〕 不知〔日月其除〕,〔除〕本音住。浩然山人之雄长,时有秀句;而轻飘短味,不 得与高、岑、王、储齿。近世文征仲轻秀与相颉颃,而思致密赡,骎骎欲度其前。

王子敬作一笔草书,遂欲跨右军而上。字各有形埒,不相因仍,尚以一笔为妙境, 何况诗文本相承递耶?一时、一事、一意,约之止一两句;长言永叹,以写缠绵悱 恻之情,诗本教也。《十九首》及〔上山采蘼芜〕等篇,止以一笔入圣證。自潘岳 以凌杂之心,作芜乱之调,而后元声几熄。唐以后间有能此者,多得之绝句耳。一 意中但取一句,〔松下问童子〕是已。如〔怪来妆阁闭〕,又止半句,愈入化境。 近世郭奎〔多病文园渴未消〕一绝,彷佛得之。刘伯温、杨用修、汤易仍、徐文长 有纯净者,亦无歇笔。至若晚唐饾凑,宋人支离,俱令生气顿绝。〔承恩不在貌, 教妾若为容。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医家名为关格,死不治。

不能作景语,又何能作情语耶?古人绝唱句多景语,如〔高台多悲风〕、〔蝴蝶飞 南园〕、〔池塘生春草〕、〔亭皋木叶下〕、〔芙蓉露下落〕,皆是也,而情寓其 中矣。以写景之心理言情,则身心中独喻之微,轻安拈出。谢太传于《毛诗》取〔 吁谟定命,远猷辰告〕,以此八句如一串珠,将大臣经营国事之心曲,写出次第, 故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同一达情之妙。

有大景,有小景,有大景中小景。〔柳叶开时任好风〕、〔花覆千官淑景移〕及〔 风正一帆悬〕、〔青霭入看无〕,皆以小景传大景之神。若〔江流天地外,山色有 无中〕、〔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张皇使大,反令落拓不亲。宋人所喜,偏 在此而不在彼。近唯文征仲《斋宿》等诗,能解此妙。

情语能以转折为含蓄者,唯杜陵居胜,〔清渭无情极,愁时独向东〕、〔柔橹轻鸥 外,含凄觉汝贤〕之类是也。此又与〔忽闻歌古调,归思欲沾巾〕更进一格,益使 风力遒上。

含情而能达,会景而生心,体物而得神,则自有灵通之句,参化工之妙。若但于句 求巧,则性情先为外荡,生意索然矣。〔松陵体〕永堕小乘者,以无句不巧也。然 皮、陆二子,差有兴会,犹堪讽咏。若韩退之以险韵、奇字、古句、方言矜其饾辏 之巧,巧诚巧矣,而于心情兴会,一无所涉,适可为酒令而已。黄鲁直、米元章益 堕此障中。近则王谑庵承其下游,不恤才情,别寻蹊径,良可惜也。

对偶有极巧者,亦是偶然凑手,如〔金吾〕、〔玉漏〕、〔寻常〕、〔七十〕之类 ,初不以此碍于理趣,求巧则适足取笑而已。贾岛诗:〔高人烧药罢,下马此林间 。〕以〔下马〕对〔高人〕,噫!是何言与!

一解弈者,以诲人弈为游资。后遇一高手,与对弈,至十数子,辄揶揄之曰:〔此 教师棋耳!〕诗文立门庭,使人学己,人一学即似者,自诩为〔大家〕,为〔才子 〕,亦艺苑教师而已。高廷礼、李献吉、何大复、李于鳞、王元美、钟伯敬、谭友 夏,所尚异科,其归一也。才立一门庭,则但有其局格,更无性情,更无兴会,更 无思致;自缚缚人,谁为之解者?昭代风雅,自不属此数公。若刘伯温之思理,高 季迪之韵度,刘彦炳之高华,贝廷琚之俊逸,汤义仍之灵警,绝壁孤骞,无可攀蹑 ,人固望洋而返;而后以其亭亭岳岳之风神,与古人相辉映。次则孙仲衍之畅适, 周履道之萧清,徐昌谷之密赡,高子业之戌削,李宾之之流丽,徐文长之豪迈,各 擅胜场,沉酣自得;正以不悬牌开肆,充风雅牙行,要使光焰熊熊,莫能掩抑,岂 与碌碌馀子争市易之场哉?李文饶有云:〔好驴马不逐队行。〕立门庭与依傍门庭 者,皆逐队者也。

建立门庭,自建安始。曹子建铺排整饰,立阶级以赚人升堂,用此致诸趋赴之客, 容易成名,伸纸挥毫,雷同一律。子桓精思逸韵,以绝人攀跻,故人不乐从,反为 所掩。子建以是压倒阿兄,夺其名誉。实则子桓天才骏发,岂子建所能压倒耶?故 嗣是而兴者,如郭景纯、阮嗣宗、谢客、陶公,乃至左太冲、张景阳,皆不屑染指 建安之羹鼎,视子建蔑如矣。降而萧梁宫体,降而王、杨、卢、骆,降而大历十才 子,降而温、李、杨、刘,降而〔江西宗派〕,降而北地、信阳、琅邪、历下,降 而竟陵,所翕然从之者,皆一时和哄汉耳。宫体盛时,即有庾子山之歌行,健笔纵 横,不屑烟花簇凑。唐初比偶,即有陈子昂、张子寿扢扬大雅。继以李、杜代兴, 杯酒论文,雅称同调;而李不袭杜,杜不谋李,未尝党同伐异,画疆默守。沿及宋 人,始争疆垒。欧阳永叔亟反杨亿、刘筠之靡丽,而矫枉已迫,还入于枉,遂使一 代无诗,掇拾誇新,殆同觞令。胡元浮艳,又以矫宋为工。蛮触之争,要于兴、观 、群、怨,丝毫未有当也。伯温、季迪以和缓受之,不与元人竞胜,而自问风雅之 津。故洪武间诗教中兴,洗四百年三变之陋。是知立〔才子〕之目,标一成之法, 扇动庸才,旦仿而夕肖者,原不足以羁络骐骥;唯世无伯乐,则驾盐车上太行者, 自鸣骏足耳。

所以门庭一立,举世称为〔才子〕、为〔名家〕者有故。如欲作李、何、王、李门 下厮养,但买得《韵府群玉》、《诗学大成》、《万姓统宗》、《广舆记》四书置 案头,遇题查凑,即无不足。若欲吮竟陵之唾液,则更不须尔,但就措大家所诵时 文〔之〕、〔于〕、〔其〕、〔以〕、〔静〕、〔澹〕、〔归〕、〔怀〕熟活字句 凑泊将去,即已居然词客。如源休一收图籍,即自谓酂侯,何得不向白华殿拥戴朱 泚耶?为朱泚者,遂袖然自以为天子矣。举世悠悠,才不敏,学不充,思不精,情 不属者,十姓百家而皆是。有此开方便门大功德主,谁能舍之而去?又其下更有皎 然《诗式》一派,下游印纸门神待填朱绿者,亦号为诗。《庄子》曰:〔人莫悲于 心死。〕心死矣,何不可图度予雄耶?

曹子建之于子桓,有仙凡之隔,而人称子建,不知有子桓,俗论大抵如此。王敬美 风神蕴藉,高出元美上者数等,而俗所归依,独在元美。元美如吴夫差倚豪气以争 执牛耳,势之所凌灼,亦且如之何哉?敬美论诗,大有玄微之旨。其云〔河下佣〕 者,阿兄即是。挥毫落纸,非云非烟,为五里雾耳。如《送蔡子木诗》:〔一去蔡 邕谁倒屣?可怜王粲独登楼。〕恰好安排,一呼即集,非〔河下佣〕而何?

元美末年以苏子瞻自任,时人亦誉为〔长公再来〕。子瞻诗文虽多灭裂,而以元美 拟之,则辱子瞻太甚。子瞻、野狐禅也,元美则吹螺摇铃,演《梁皇忏》一应付僧 耳。〔为报邻鸡莫惊觉,更容残梦到江南。〕元美竭尽生平,能作此两句不?

立门庭者必饾饤,非饾饤不可以立门庭。盖心灵人所自有而不相贷,无从开方便法 门,任陋人支借也。人讥〔西昆体〕为獭祭鱼,苏子瞻、黄鲁直亦獭耳!彼所祭者 ,肥油江豚;此所祭者,吹沙跳浪之鲿鲨也。除却书本子,则更无诗。如刘彦炳诗 :〔山围晓气蟠龙虎,台枕东风忆凤凰。〕贝廷琚诗:〔我别语儿溪上宅,月当二 十四回新。〕〔如何万国尚戎马,只恐四邻无故人。〕用事不用事,总以曲写心灵 ,动人兴、观、群、怨,却使陋人无从支借;唯其不可支借,故无有推建门庭者, 而独起四百年之衰。

〔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岂以〔萧萧马鸣,悠悠旆旌〕为出处耶?用意别, 则悲愉之景原不相贷,出语时偶然凑合耳。必求出处,宋人之陋也。其尤酸迂不通 者,既于诗求出处,抑以诗为出处,考證事理。杜诗:〔我欲相就沽斗酒,恰有三 百青铜钱。〕遂据以为唐时酒价。崔国辅诗:〔与沽一斗酒,恰用十千钱。〕就杜 陵沽处贩酒向崔国辅卖,岂不三十倍获息钱耶?求出处者,其可笑类如此。

一部杜诗,为刘会孟堙塞者十之五,为《千家注》沉埋者十之七,为谢叠山、虞伯 生污蔑更无一字矣。开卷《龙门奉先寺诗》:〔天阙象纬逼,云卧衣裳冷。〕尽人 解一〔卧〕字不得,只作人卧云中,故于〔阙〕字生许多胡猜乱度。此等下字法, 乃子美早年未醇处,从阴鉴、何逊来,向后脱卸乃尽,岂黄鲁直所知耶?至〔沙上 凫雏傍母眠〕,诬为嘲诮杨贵妃、安禄山,则市井恶少造谣歌,诮邻人闺阃恶习, 施之君父,罪不容于死矣。

《小雅鹤鸣》之诗,全用比体,不道破一句,《三百篇》中创调也。要以俯仰物理 而咏叹之,用见理随物显,唯人所感,皆可类通;初非有所指斥,一人一事,不敢 明言,而姑为隐语也。若他诗有所指斥,则皇父、尹氏、暴公,不惮直斥其名,历 数其慝;而且自显其为家父,为寺人孟子,无所规避。诗教虽云温厚,然光昭之志 ,无畏于天,无恤于人,揭日月而行,岂女子小人半含不吐之态乎?《离骚》虽多 引喻,而直言处亦无所讳。宋人骑两头马,欲博忠直之名,又畏祸及,多作影子语 巧相弹射,然以此受祸者不少,既示人以可疑之端,则虽无所诽诮,亦可加以罗织 。观苏子瞻乌台诗案,其远谪穷荒,诚自取之矣;而抑不能昂首舒吭以一鸣,三木 加身,则曰〔圣主如天万物春〕,可耻孰甚焉!近人多效此者,不知轻薄圆头恶习 ,君子所不屑久矣。

近体,梁、陈已有,至杜审言而始叶于度。歌行,鲍、庾初制,至李太白而后极其 致。盖创作犹鱼之初漾于洲渚,继起者乃泳游自恣,情舒而鳞鬐始展也。七言绝句 ,初盛唐既饶有之,稍以郑重,故损其风神。至刘梦得而后宏放出于天然,于以扬 扢性情,馺娑景物,无不宛尔成章,诚小诗之圣證矣。此体一以才情为主。言简者 最忌局促,局促则必有滞累;苟无滞累,又萧索无馀。非有红炉点雪之襟宇,则方 欲驰骋,忽尔蹇踬;意在矜庄,只成疲苶。以此求之,知率笔口佔之难,倍于按律 合辙也。梦得而后,唯天分高朗者能步其芳丽尘。白乐天、苏子瞻皆有合作,近则 汤义仍、徐文长、袁中郎往往能居胜地,无不以梦得为活谱。才与无才,情与无情 ,唯此体可以验之。不能作五言古诗,不足入风雅之室;不能作七言绝句,直是不 当作诗。区区近体中觅好对语,一四六幕客而已。

七言绝句,唯王江宁能无疵颣;储光义、崔国辅其次者。至若〔秦时明月汉时关〕 ,句非不链,格非不高,但可作律诗起句,施之小诗,未免有头重之病。若〔水尽 南天不见云〕、〔永和三日荡轻舟〕、〔囊无一物献尊亲〕、〔玉帐分弓射虏营〕 ,皆所谓滞累,以有衬字故也。其免于滞累者,如〔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 里人〕、〔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 起故园情〕,则又疲苶无生气,似欲匆匆结煞。

作诗但求好句,已落下乘。况绝句只此数语,拆开作一俊语,岂复成诗?〔百战方 夷项,三章且易秦。功归萧相国,气尽戚夫人。〕恰似一汉高帝谜子,掷开成四片 ,全不相关通。如此作诗,所谓〔佛出世也救不得〕也。

建立门庭,已绝望风雅。然其中有本无才情,以此为安身立命之本者,如高廷礼、 何大复、王元美、钟伯敬是也。有才情固自足用,而以立门庭故自桎梏者,李献吉 是也。其次则谭友夏亦有牙后慧,使不与钟为徒,几可分文徵仲一席,当于其五七 言绝句验之。

论画者曰:〔咫尺有万里之势。〕一〔势〕字宜著眼。若不论势,则缩万里于咫尺 ,直是《广舆记》前一天下图耳。五言绝句,以此为落想时第一义,唯盛唐人能得 其妙。如〔君家住何处?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墨气所射,四 表无穷,无字处皆其意也。李献吉诗:〔浩浩长江水,黄州若个边?岸回山一转, 船到堞楼前。〕固自不失此风味。

五言绝句自五言古诗来,七言绝句自歌行来,此二体本在律诗之前;律诗从此出, 演令充早日畅耳。有云:绝句者,截取律诗一半,或绝前四句,或绝后四句,或绝 首尾各二句,或绝中两联。审尔,断头刖足,为刑人而已。不知谁作此说,戕人生 理?自五言古诗来者,就一意中圆净成章,字外含远神,以使人思;自歌行来者, 就一气中骀宕灵通,句中有馀韵,以感人情。脩短虽殊,而不可杂冗滞累则一也。 五言绝句,有平铺两联者,亦阴鉴、何逊古诗之支裔。七言绝句,有对偶如:〔故 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亦流动不羁,终不可作〔江间波浪兼天涌,塞 上风云接地阴〕平实语。足知绝律四句之说,牙行赚客语,皮下有血人不受他和哄 。

《大雅》中理语造极精微,除是周公道得,汉以下无人能嗣其响。陈正字、张曲江 始倡《感遇》之作,虽所诣不深,而本地风光,骀宕人性情,以引名教之乐者,风 雅源流,于斯不昧矣。朱子和陈、张之作,亦旷世而一遇。此后唯陈白沙为能以风 韵写天真,使读之者如脱钩而游杜蘅之沚。王伯安厉声吆喝:〔个个人心有仲尼。 〕乃游食髡徒夜敲木板叫街语,骄横卤莽,以鸣其〔蠢动含灵,皆有佛性〕之说, 志荒而气因之躁,陋矣哉!

门庭之外,更有数种恶诗:有似妇人者,有似衲子者,有似乡塾师者,有似游食客 者。妇人、衲子,非无小慧;塾师、游客,亦侈高谈。但其识量不出针线蔬笋,数 米量盐,抽丰告贷之中;古今上下哀乐,了不相关,即令揣度言之,亦粤人咏雪, 但言白冷而已。然此数者,亦有所自来,以为依据:似妇人者,仿《国风》而失其 不淫之度。晋、宋以后,柔曼移于壮夫;;近则王辰玉、谭友夏中之。似衲子者, 其源自东晋来。钟嵘谓陶令为隐逸诗人之宗,亦以其量不弘而气不胜,下此者可知 已。自是而贾岛固其本色;陈无己刻意冥搜,止堕齑盐窠臼;近则钟伯敬通身陷入 ;陈仲醇纵饶绮语,亦宋初九僧之流亚耳。似塾师、游客者,《卫风》、《北门》 实为作俑。彼所谓〔政散民流,诬上行私而不可止〕者,夫子录之,以著卫为狄灭 之因耳。陶公〔饥来驱我去〕,误堕其中。杜陵不审,鼓其馀波。嗣后啼饥号寒, 望门求索之子,奉为羔雉,至陈昂、宋登春而丑秽极矣。学诗者,一染此数家之习 ,白练受污,终不可复白,尚戒之哉!

艳诗有述欢好者,有述怨情者,《三百篇》亦所不废;顾皆流览而达其定情,非沉 迷不反,以身为妖冶之媒也。嗣是作者,如〔荷叶罗裙一色裁〕,〔昨夜风开露井 桃〕,皆艳极而有所止。至如太白《乌栖曲》诸篇,则又寓意高远,尤为雅奏。其 述怨情者,在汉人则有〔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唐人则〔闺中少妇不知愁〕 、〔西宫夜静百花香〕,婉娈中自矜风轨。迨元、白起,而后将身化作妖冶女子, 备述衾裯中丑态。杜牧之恶其蛊人心,败风俗,欲施以典刑,非已甚也。近则汤义 仍屡为泚笔,而固不失雅步。唯谭友夏浑作青楼淫咬,须眉尽丧;潘之恒辈又无论 已。《清商曲》起自晋、宋,盖里巷淫哇,初非文人所作,犹今之《劈破玉》、《 银纽丝》耳。操觚者即不惜廉隅,亦何至作《懊侬歌》、《子夜》、《读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