艇斋诗话 曾季狸

韩退之《树鸡》诗云:〔烦君自入华阳洞,割取乖龙左耳来。〕予按割龙耳事两 出。柳子厚《龙城录》载:茅山处士吴绰因采药于华阳洞,见小儿手把大珠三颗,戏 于松下。绰见之,因询谁氏子,儿奔忙入洞中。绰恐为虎所害,遂连呼相从入,得不 二十步,见儿化龙形,一手握三珠,填左耳中。绰以药斧斫之,落左耳,而失珠所在 。又冯贽《云仙散录》载:崔奉国家一种李,肉厚而无核。识者曰〔天罚乖龙,必割 其耳,血堕地,生此李。〕未知退之所用果何事。然《龙城录》载割华阳洞龙左耳事 ,而《云仙散录》乃有乖龙割耳之说,二书各有可取也。洪庆善注韩文甚详,而此独 缺文,不知其如何也。

唐人诗用〔迟〕字皆得意。其一:〔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严维诗也。其 一:〔炉烟添柳重,宫漏出花迟。〕杨巨源诗也。又韦苏州《细雨》诗:〔漠漠帆来 重,冥冥鸟去迟。〕亦佳句。

前人诗用〔重〕字有三:〔雨压梨花烟重〕,〔雪压梅花香重〕,〔残月落花烟 重〕,皆有思致。吕东莱尤喜〔雪压梅花香重〕。

前人诗言落花,有思致者三:王维〔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李嘉祐〔细雨 湿衣看不见,閒花落地听无声〕;荆公〔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 (原缺四行,每行二十字。)

东湖言:〔癞可初作诗,取前人诗得意者手写之,目为《颠倒篇》,自后其诗大 进。〕 东湖言:〔荆公《桃源行》前二句倒了,『望夷宫中鹿为马,秦人半死长城下』 ,当言『秦人半死长城下,望夷宫中鹿为马』,方有伦序。〕

东湖言:〔荆公《画虎行》用老杜《画鹘行》,夺胎换骨。〕 (原缺二行,每行二十字。)

老杜诗中喜用〔秦〕字,予尝考之,凡押〔秦〕字韵者十七八。〔韦贤初相汉, 范叔已归秦。〕〔今欲东入海,郎将西去秦。〕〔锦江元过楚,剑阁复通秦。〕〔西 江元下蜀,北斗故临秦。〕〔绵谷元通汉,沱江不向秦注1。〕〔接舆还入楚,王粲不 归秦。〕〔苏武先还汉,黄公岂事秦。〕〔此生那老蜀,不死会归秦。〕〔地平江动 蜀,天阔树浮秦。〕〔近闻王在洛,复道使归秦。〕〔地利西通蜀,天文北照秦。〕 〔兵戈犹拥蜀,聚敛强输秦。〕〔故国当北斗,直指照西秦。〕〔商山犹入楚,渭水 不离秦。〕〔泊船悲喜后,款款话归秦。〕〔比来相国兼安蜀,归赴朝廷已入秦。 〕盖老杜秦人也,故喜言秦。

注1〔绵〕原作〔锦〕,〔不〕原作〔本〕,据《琳琅秘室丛书》本《艇斋诗话续校》改。

晏叔原小词:〔无处说相思,背面鞦韆下。〕吕东莱极喜诵此词,以为有思致。 此语本李义山诗,云:〔十五泣春风,背面鞦韆下。〕

吕东莱〔粥香饧白是今年〕,〔粥香饧白〕四字本李义山《寒食诗》,云:〔粥 香饧白杏花天。〕

老杜诗《公孙大娘舞剑器行》,世人多以为公孙能舞剑,非也。盖公孙善舞《剑 器》,《剑器》者,曲名也。诗序言公孙氏舞《剑器》、《浑脱》,又言舞《西河》 、《剑器》,然则《浑脱》、《西河》、《剑器》三者皆曲名也。诗中又言〔妙舞此 曲神扬扬〕,则知为曲信矣,安有妇人能舞刀剑者乎?后人承误,不能深考耳。

东坡《平山堂词》云:〔认取醉翁语,山色有无中。〕然〔山色有无中〕本王维 诗:〔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东坡〔羡君怀中双橘红〕,用陆绩事也。以绩传考之,云怀中橘三枚,却不云二 枚也。

东坡论作诗注1,喜对景能赋,必有是景,然后有是句。若无是景而作,即谓之〔 脱空〕诗,不足贵也。

注1〔东坡〕,《琳琅秘室丛书》本作〔东湖〕。

东湖喜吕东莱〔树阴不碍帆影过,雨气却随潮信来〕。东湖见予诵东莱诗云:〔 传闻胡虏三年旱,势合河山一战收。〕云:〔何不道『不战收』?〕

东湖又见东莱〔满堂举酒话畴昔,蜂是中原无是时〕注1,云:〔不合道破『话畴 昔』注2,若改此三字,方觉下句好。〕 (原缺两行,每行二十字。)

注1〔无是〕,《续校》谓当作〔无事〕。 注2〔合〕原作〔可〕,据《琳琅》本改。

韩子苍作《送吕东莱赴召》诗,甚得意。东莱止称一句〔厌见西江杀气缠〕,云 :〔是诗语。〕

东湖喜钱氏子(忘其名)一联云:〔鸥飞波荡绿,牛卧草分青。〕

东莱《送圭公果公入闽中诗》五言〔宿昔春水生〕者,绝似《选》诗。东莱自云 。

东莱《济阴寄故人》〔柳絮飞时与君别〕有两本者:东莱少时作,后失其本,在 临川,因与学徒举此诗,亡之,遂用前四句及结尾两句补成一篇;已而得旧诗,遂两 存之。〔落花寂寂长安路〕者是旧诗,〔千书百书要相就〕者是追作。

东湖喜荆公《燕侍郎画山水图》诗,其间云:〔燕公侍书燕王府,王求一笔终不 予。仁人志士埋黄土,只有粉墨归囊楮。〕此可谓能形容燕公也。

崔德符诗:〔人间火定热,我死不肯炙。〕真节士之诗。

荆公《汴水》诗云:〔相逢故人昨夜去,不知今日到何州?州中人物不相似,处 处蝉声令客愁。〕读此足知汴水湍急,一日动数百里。

荆公〔北山梅花何所似〕一篇,诗意高远。

东湖《紫极宫》七言诗,自云为七言之冠。东莱亦喜此诗。

山谷《赣上食莲》诗,读之知其孝弟人也。东湖每喜诵此诗。

吕东莱喜令人读东坡诗。

东莱不喜荆公诗,云:〔汪信民尝言荆公诗失之软弱,每一诗中,必有依依袅袅 等字。〕予以东莱之言考之,荆公诗每篇必用连绵字,信民之言不缪。然其精切藻丽 ,亦不可掩也。

老杜《桃竹引》云:〔忽失双杖兮吾将曷从。〕双杖喻李郭二人也。

山谷《和高丽松扇》诗云:〔可怜远渡帻沟溇,不堪今时褦襶子。〕帻沟溇,高 丽城名也,见《三国志》。褦襶子,用程晓《伏日》诗:〔今时褦襶子,触热向人门 注1。〕

注1《续校》:〔『向人门』当作『到人家』。程晓诗见古乐府,通首用歌麻韵,不得押『门』字。〕

韩退之《雪》诗、《笋》诗,皆讥时相。《雪》诗云:〔未能裨岳镇,强欲效盐 梅。松篁遭挫折,粪壤获饶培。巧借奢豪便,专绳困约灾。威贪凌布被,光肯离金罍 。〕《笋》诗云:〔得时方张王,挟势欲腾骞。纵横公佔地,罗列暗连根。始讶妨人 路,还惊入药园。萌芽防浸大,覆载莫偏恩。外恨包藏密,中仍节目繁。戈矛头戢戢 ,蛇虺首掀掀。身宁虞瓦砾,计欲掩兰荪。〕其言皆有讥诮,非徒作也。

老杜诗云:〔河内无因借寇恂注1。〕然借寇事在南阳颖川,非在河内也。

注1《续校》:〔少陵《寄章十侍御》诗『河内犹宜借寇恂』,作『无因』盖误。又案:河内颖川皆寇恂旧治,诗言河内借寇恂,盖有为而云,非误用也。〕

老杜:〔青青竹笋迎船出,白白江鱼入馔来。〕山谷云:〔此送人迎庭闱诗,故 用此二事,皆孝于亲者。〕然王祥卧冰,于鱼事用之则可;孟宗乃母亡后注1,思母所 嗜,冬月生笋,恐不应用也。

注1《续校》:〔孟宗入林中哀号,笋为之生,不云母亡后事。〕

大凡人为学,不拘早晚。高适五十岁始为诗,老苏二十七岁始为文,皆不害其为 工也。 古人于前辈未尝敢忽,虽不逮于己者,亦不敢少忽也。以韩退之之于文,杜子美 之于诗,视王杨卢骆之文,不啻如俳优。而王绩之文于退之,犹土苴尔。然退之于王 勃《滕王阁记》、王绩《醉乡记》,方且有歆艳不及之语。子美于王杨卢骆之文,又 以为时体而不敢轻议。古人用心忠厚如此,异乎今人露才扬己,未有寸长者,已讥议 前辈,此皇甫持正所以有衙官老兵之论。衙官非持正语。

韩子苍诗:〔尘缘吾未断,不是薄蓬莱。〕〔薄蓬莱〕三字,盖柳子厚《谪龙说 》:〔吾薄蓬莱羞昆崙。〕

陈后山为正字诗云:〔宁辞乳媪讥。〕用《南史》何承天事。

吕东莱诗用拍张公事,出《南史王俭传》。王敬则云:〔臣以拍张,得为三公。 〕

荆公《贺曾鲁公》诗云:〔功谢萧规惭汉第,恩从隗始愧燕台。〕人多疑〔隗始 〕无出处,不知韩退之联句云:〔受恩从隗始。〕则〔隗始〕出于韩文也。按〔隗始 〕二字出《国策》。

韩子苍《泛汴》诗云:〔汴水日驰三百里。〕末章却云:〔水色天光共蔚蓝。〕 汴水黄浊,安得蔚蓝也?东湖诗云:〔昼暖坐迎日,夜寒眠见星。〕说者谓能尽泛汴 之景。

东湖《宫亭湖》诗极佳,尝自诵与予言:〔沙岸委他白,云林迤逦青。千山拥庐 阜,百水会宫亭。〕说得景物出。身在宫亭经行,方见其工。予谓此诗全似老杜。

东湖《画虎图》诗云:〔不向南山寻李广,却来东海笑黄公。〕黄公虎事,见李 善《文选注》。

唐人薛能诗云:〔青春背我堂堂去,白发催人故故生。〕有人举此诗,称其语意 之美,吕东莱闻之笑曰:〔此只如市井人欺世之词,有何好处。〕予以东莱之言思之 ,信然。

吕东莱喜张文潜《七夕歌》,令人诵。吕东莱喜潘邠老《浯溪》诗。

山谷《笔》诗云:〔宣城变样蹲鸡距,诸葛名家捋虎须。〕予尝见东湖口诵,与 此本不同,云:〔宣城诸葛尊鸡距,笔阵王家将鼠须。〕鸡距、鼠须,皆笔名也。言 〔蹲〕言〔捋〕则无意义,言〔尊〕言〔将〕则有理。东湖喜诵此诗,又喜《知常轩 》诗,即〔新晴鼓角报斜阳〕者是也。二诗皆亲见其诵。

山谷诗〔八米〕事,用《北史》卢思道事。

山谷《谢人茶》诗云:〔涪翁投赠非世味,自许诗情合得尝。〕出薛能《茶》诗 ,云:〔粗官乞与真抛却。只有诗情合得尝。〕

东湖《明皇夜游图》诗,宣和间作,其意盖讽当时也。诗中云〔苑风翠袖湿,宫 露赭袍光〕,可见其游宴达旦也;〔闺阁连阊闾,骅骝从骕骦〕,可见其宫禁与外无 间也。东湖尝对予自释其意如此。

前人诗言立鹭者凡三:欧公〔稻田水浸立白鹭〕,东坡〔颖水清浅可立鹭〕,吕 东莱〔稻水立白鹭〕,皆本于李嘉祐〔漠漠水田飞白鹭注1〕。然剪截简径,则东莱五 字尽之矣。

注1《续校》:〔『漠漠水田飞白鹭』,今见《王右丞集积雨辋川庄》诗,此误记。〕

东莱喜东坡《赠眼医王彦若》诗,王履道亦言东坡自负此诗,多自书与人。予读 其诗,如佛经中偈赞,真奇作也。

张元干,绍兴间人,诗不多见。其人盖尝识东湖所谓〔诗如云态度,人似柳风流 〕者是也。后以累失官,有《潇湘图》诗甚佳,云:〔落日孤烟过洞庭,黄陵祠伴白 蘋汀。欲知万里苍梧恨,泪尽君山一点青。〕

古今游庐山诗,予得两首绝佳。其一《潘子真诗话》所载王光远云:〔明朝山北 山南路,各自逢人话胜游。〕盖庐山之美不可尽,惟此两句形容得极佳。又张元干诗 云:〔古木寒藤挽我住,身非靖节谁能留。多惭不及鸾溪水,长向山前山后流。〕此 诗兴致极高远。

东湖《滕王阁》诗用老杜《玉台观》诗本,首云:〔一日因王造,千年与客游。 〕即老杜〔浩劫因王造,平台访古游〕也。

老杜《端午赐衣》诗:〔自天题处湿,当暑著来轻注1。〕〔自天〕〔当暑〕皆有 出处,〔自天申之〕、〔当暑袗絺绤〕是也。

注1《续校》:〔『轻』当作『清』,《杜集》可證。〕

秦少游在岭外贬所有诗云:〔挥汗读书不已,人皆笑我何求。我岂更求闻达,日 长聊以消忧。〕其语平易浑成,真老作也。今集中不见有之。予见吕东莱之子逢吉口 说。

杜诗:〔鹅费羲之墨,貂馀季子裘。〕今草堂石本作〔鹅贵羲之墨〕。〔贵〕比 〔费〕虽无义理,然草堂入石本,不应有误也。

老杜有《岳阳楼》诗,孟浩然亦有。浩然虽不及老杜,然〔气蒸云梦泽,波撼岳 阳城〕亦自雄壮。

老杜《萤火》诗,盖讥小人得时。其首云:〔幸因腐草出,敢近太阳飞。〕盖言 其所出卑下也。其卒章云:〔十月清霜重,飘零何处归?〕盖言君子用事,则扫荡无 遗也。老杜之诗所以冠绝古今者以此。诗人李嘉祐亦尝赋《萤火》诗云:〔映水光难 定,凌虚体自轻。夜风吹不灭,秋露洗还明。向烛仍藏焰,投书更有情。犹将流乱影 ,来此傍檐楹。〕八句规规然咏一物而已,视杜诗真所谓小巫也。

老杜写物之工,皆出于目见。如〔花妥莺捎蝶,鸡喧獭趁鱼。〕〔芹泥随燕嘴, 花粉上蜂须注1。〕〔仰蜂黏落絮,行蚁上枯梨。〕〔柱穿蜂溜蜜,栈缺燕添巢。〕〔 风轻粉蝶喜,花暖蜜蜂喧。〕非目见安能造此等语。又杜诗中喜言蜜蜂,如上所录是 也。

注1《续校》:〔《杜集》『花蕊上蜂须』,此作『花粉』,未知何据。〕

山谷用〔酒渴爱江清〕为韵,人知为唐人诗,而不知其为谁氏也。顾陶《诗选》 作畅当作,当有诗名。其诗云《军中醉饮作》注1。其前四句云:〔酒渴爱江清,馀酣 漱晚汀。软莎欹坐稳,冷石醉眠醒。〕皆佳句,状得醉与酒渴之意极工。

注1《续校》:〔『酒渴爱江清』四句,见《杜集军中醉歌寄沈八刘叟》,黄伯思编为少陵诗。《英华》载畅当作,本于顾陶。〕

东坡《与王郎书》云:〔少年为学者,每一书皆作数次读。书之富,如入海,百 货皆有,人之精力不能兼收尽取,但得其所欲求者尔。故愿学者每次作一意求之,如 欲求古今与兴亡治乱圣贤作用,且只作此意求之,勿生馀念。又别作一次求事迹文物 之类,亦如之。他皆仿此。若学成,八面受敌,与涉猎者不可同日而语。〕以上皆东 坡尺牍中语,此最是为学下工夫捷径。予少时亦颇窥见此术,然不能以此告人,及见 东坡所言,犁然当人心,善为学者不可不知也。王郎即子由之婿。今《坡集》亦有此 书,但有论说及贾谊陆贽之学者,不见此幅,此盖书之别纸也。

陶渊明诗自宋义熙以后皆题甲子,此说始于《五臣注文选》云尔注1,后世遂因仍 其说。治平中,有虎丘僧思悦者,编《渊明集》,独辨其不然。其说曰:〔渊明之诗 题甲子者,始庚子迄丙辰,凡十七年间九首,皆晋安帝时所作。及恭帝元熙二年庚申 岁,宋始受禅,自庚子至庚申,盖二十年,岂有宋未受禅前二十年,耻事二姓而题甲 子之理哉!〕思悦之言信而有證矣。

注1《续校》:〔明宋潜溪云:『渊明诗题甲子,其说盖起于沈约《宋书》,而李延寿著《南史》,五臣注《文选》,皆因之。』此条谓始于五臣,非也。〕

前人论诗,初不知有韦苏州柳子厚,论字亦不知有杨凝式。二者至东坡而后发此 秘,遂以韦柳配渊明,凝式配颜鲁公,东坡真有德于三子也。

东坡《黄子思诗序》论诗至李杜,字画至颜柳,无遗巧矣。然钟王萧散简远之意 ,至颜柳而尽;诗人高风远韵,至李杜而亦衰。此说最妙。大抵一盛则一衰,后世以 为盛,则古意必已衰,物物皆然,不独诗字画然也。

荆公诗云:〔只向贫家促机杼,几家能有一钩丝。〕山谷诗云:〔莫作秋虫促机 杼,贫家能有几钩丝。〕二诗语甚相似。

陶渊明诗〔白日沦西河,素月出东岭〕一篇,说得秋意极妙。韩退之《秋怀》〔 窗前两好树,恻恻鸣不已〕一篇亦好,虽不及渊明萧散,然说得秋意出。予每至秋, 喜诵此二诗及欧公《秋声赋》。

东湖喜诵韦苏州《赠王侍御》诗〔心如野鹤与尘远,诗似冰壶见底清〕一篇,真 佳句也。

韩子苍诗:〔忆昨昭文并直庐,与君三岁侍皇居。花开辇路春迎驾,日晒蓬山晓 曝书。学士南来尚岩穴,神州北望已丘墟。忽逢汉节沧江上,握手西风泪满裾。〕全 用韦苏州诗为之。苏州诗云:〔与君十五侍皇闱,晓拂炉烟上赤墀。花开汉苑经过处 ,雪下骊山沐浴时。近臣零落今犹在,仙驾飘飘不可期。此日相逢非旧日,一林成喜 又成悲。〕

东湖喜言《黄庭》及《文选》诗。

东湖言王维《雪》诗不可学,平生喜此诗。其诗云:〔寒更催晓箭,清镜减衰颜 。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閒。借问袁安舍,翛然尚闭关。 〕又言柳子厚《雪》诗四句说尽。

东湖言荆公诗多学唐人,然百首不如晚唐人一首。 东湖言荆公〔月移花影上栏杆〕不是好诗,予以为止似小词。 东湖言山谷诗对〔褦襶子〕,对得不亲。 东湖自言作诗至德兴,方知前日之非。 东湖喜山谷《落星寺》诗。 高子勉《国香》诗极好,有唐人歌行笔力。

荆公《送人使虏》诗云:〔留犁挠酒见戎心,绣袷通欢岁月深。〕秦少游《送人 使虏》亦云:〔留犁挠酒知胡意,尺牍贻书见汉情。〕皆用留犁挠酒。事见《匈奴传 》:韩昌张猛与单于盟,单于以路径刀、全琉璃挠酒注1。注:〔挠,搅也。〕

注1《续校》:〔『路径』当依《汉书》作『径路』,文颖曰:『径路,匈奴宝刀也。』『琉璃』当依《汉书》作『留犁』。文颖曰:『留犁,饭匕也。』〕

荆公《定林》诗云:〔定林修木老参天,横贯东南一道泉。五月杖藜寻石路,午 阴多处弄潺湲。〕尝见许子礼吏部云:〔渠亲见定林题壁,不云『修木』云『乔木』 ,不云『石路』云『去路』,不云『弄潺湲』云『听潺湲』。又《试院中》诗云:〔 白发无聊病更侵,移床向竹卧秋阴。〕子礼云见荆公真本,不云『向竹卧秋阴』,却 云『卧竹向秋阴』。皆与印本不同。

东湖诗云:〔芙渠漫漫疑无路,杨柳萧萧独闭门。〕荆公云:〔漫漫芙渠难觅路 ,萧萧杨柳独知门。〕又唐人刘威云:〔遥知杨柳是门处,似隔芙渠无路通。〕三人 者同一机杼也。

东湖云:〔荆公《谢安》诗云:『一去可怜终不返,暮年垂泪对桓伊。』盖讥安 也。而其诗自言志却云:『残年归去终无乐,闻说章江即泪流。』何其与讥安相反邪 !〕

人问韩子苍诗法,苍举唐人诗:〔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几回惊妾梦,不得 到辽西。〕予尝用子苍之言,遍观古人作诗规模,全在此矣。如唐人诗:〔妾有罗衣 裳,秦王在时作。为舞春风多,秋来不堪著。〕又如:〔曲江院里题名处,十九人中 最少年。今日风光君不见,杏花零落寺门前。〕又如荆公诗:〔淮口西风急,君行定 几时。故应今夜月,未便照相思。〕皆此机杼也,学诗者不可不知。

东莱《木芙蓉》绝句云:〔小池南畔木芙蓉,雨后霜前著意红。犹胜无言旧桃李 ,一生开落任东风。〕极雍容,含不尽之意,盖绝句之法也。荆公《咏木芙蓉》云: 〔还似美人初睡起,强临青镜欲妆慵。〕觉得味短,不及远矣。

蔡持正丞相贬安州时,携一鹦鹉及侍儿名琵琶者同行。及其归,则侍儿已死而鹦 鹉存焉。蔡有诗云:〔鹦鹉言犹在,琵琶事已非。悠悠汉江水,同渡不同归。〕亦极 有思致,得绝句诗体。

柳子厚《觉衰读书》二诗,萧散简远,秾纤合度,置之《渊明集》中,不复可辨 。予尝三复其诗。

李贺《雁门太守行》语奇。

张籍乐府甚古,如《永嘉行》尤高妙。唐人乐府,惟张籍王建古质,刘梦得《武 昌老人说笛歌》宛转有思致。

梅圣俞《一日曲》极佳。又《谒薛简肃墓》及《大水后田家》二诗等极高古。大 抵圣俞之词高古。

洪驹甫作《陶靖节祠堂》诗,全效荆公《谢安墩》古诗。

〔千里莼羹,未下盐豉。〕世人皆言莼羹而未下盐豉耳。予见凌季父尚书言,〔 未〕字当是〔本末〕之〔末〕字,〔末下〕乃地名,犹言若下也。盖〔千里〕亦地名 。言〔千里出莼羹,末下出盐豉〕,指两地名、两物而言也。

山谷《浯溪碑》诗有史法,古今诗人不至此也。张文潜《浯溪》诗止是事持语言 注1。今碑本并行,愈觉优劣易见。张诗比山谷,真小巫见大巫也。潘邠老亦有《浯溪 》诗,思致却稍深远,吕东莱甚喜此诗。予以为邠老诗虽不敢望山谷,然当在文潜之 上矣。

注1《续校》:〔『事持』疑当作『自持』,谓强自支持也。〕

后山论诗说换骨,东湖论诗说中的,东莱论诗说活法,子苍论诗说饱参,入处虽 不同,然其实皆一关捩,要知非悟入不可。

东莱论诗,尝引《孙子》〔始如处女,终如脱兔〕之论,亦甚有意味,学诗者不 可不知此理。

东莱作《江西宗派图》,本无诠次,后人妄以为有高下,非也。予尝见东莱自言 少时率意而作,不知流传人间,甚悔其作也。然予观其序,论古今诗文,其说至矣尽 矣,不可以有加矣。其图则真非有诠次,若有诠次,则不应如此紊乱,兼亦有漏落。 如四洪兄弟皆得山谷句法,而龟父不预,何邪?

东莱《江西宗派序》所论本朝古文,始于穆伯长,成于欧阳公,此论诚当。但论 诗不及梅圣俞,似可恨也。诗之有圣俞,犹文之有穆伯长也。

东湖尝与予言:〔近世人学诗,止于苏黄,又其上则有及老杜者,至六朝诗人, 皆无人窥见。若学诗而不知有《选》诗,是大车无輗,小车无軏。〕东湖尝书此以遗 予,且多劝读《选》诗。近世论诗,未有令人学《选》诗,惟东湖独然,此所以高妙 。

东莱喜癞可《惠日寺》诗。 东湖《朝容篇》有古乐府气象。 东湖于近世诗人,专喜癞可。东莱专喜饶德操。 东莱喜谢无逸寄徐师川及李希声等篇诗。

老杜凡两用〔迎〕字对〔护〕字。其一:〔犬迎曾宿客,鸦护落巢儿。〕其一: 〔护江蟠古木,迎棹舞神鸦。〕

韩文、杜诗,备极全美,然有老作。如《祭老成文》《大风捲茅屋歌》,浑然无 斧凿痕,又老作之尤者。

顾陶《唐诗选》载少陵〔犬迎曾宿客〕作〔犬憎閒宿客〕,语意极粗。然顾陶唐 大中间人,所见本又不应误,不知何也?

刘梦得〔神林社日鼓,茅屋午时鸡〕,温庭筠〔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皆 佳句,然不若韦苏州〔绿阴生昼静,孤花表春馀〕。

墨梅诗甚多,如陈去非〔虽然变白能为黑,桃李依然是仆奴〕,其词盖几乎骂矣 。惟闻人武子一诗云:〔瑶姬伫立缘何事,直到烟昏月堕时。〕形容得宛转,甚佳。

唐人有〔风高云梦夕,月满洞庭秋〕,又李端〔水传云梦晓,山接洞庭春〕,二 诗思致相似。

唐诗人《小长干行》,全篇皆佳。其首云〔忆昔深闺里,烟尘不曾识。嫁与长干 人,沙头候风色〕是也。《才调集》载两首。其一〔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 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是也。与前一首同载一处,皆作李太白作。惟顾陶《唐诗选》 并载而分两处,〔妾发初覆额〕一篇李白作,〔忆昔深闺里〕一篇张潮作。二者未知 孰是?然顾陶《选》恐得其实也。又二诗所载各不同,〔妾发初覆额〕一篇内〔十五 始展眉,愿同尘与灰〕,《才调集》又有两句云〔恒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方至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顾陶《诗选》即无台字一韵注1。又〔忆昔深闺里〕篇 内〔淼淼暗无边,行人在何处〕下有四句云:〔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鸳鸯绿蒲 上,翡翠锦屏中。〕《才调集》却云:〔北客真王公,朱衣满汀中。日暮来投宿,数 朝不肯东。〕与顾陶本不同。以予观前一篇,《才调集》有台字一韵,不如顾陶删去 。后一篇,顾陶四句,不如《才调集》四句,二本互有得失也。山谷尝辨李太白集中 所载二诗云:〔『妾发初覆额』是李白作,后『忆昔深闺里』一篇是李益诗。〕山谷 虽能辨其非太白诗,而不知其为张潮作也。《玉台新咏》变作张潮作。顾陶恐误。

注1〔顾陶〕原作〔顾况〕,据《续校》改,下文同此。

老杜〔吾闻天子之马走千里〕,当作〔天马之子〕。

老杜〔灯影照无睡,心清闻妙香〕,韦苏州〔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皆曲 尽其妙。不问诗题,杜诗知其宿僧房,章诗知其为邦君之居也,此为写物之妙。

吕东莱《贞女峡》诗云:〔不是畏江险,愧此贞女名。〕徐东湖云〔不合云自愧 贞女〕,亦甚有意。

山谷论诗多取《楚词》,东湖论诗多取《选》诗。 东湖《送谢无逸》二诗,全似《选》诗,今集中无之。 山谷诗妙天下,然自谓得句法于谢师厚,得用事于韩持国,此取诸人以为善也。 以此见昔人尊事前辈,不敢轻老成如此。

绝句之妙,唐则杜牧之,本朝则荆公,此二人而已。近年东湖绝句亦可继荆公。 予尝从东湖舟中,见诵杜牧之〔为问寒沙新到雁,来时曾下杜陵无〕之句,及诵 〔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诵咏久之。

东湖江行见雁,出一对云:〔沙边真见雁。〕有真赝之意。久之,公自对〔云外 醉观星〕。以〔醒醉〕对〔真赝〕,极工。

予幼学为诗,未尝经先达改抹,惟年十四时有《寄空青叔祖》古诗,得吕东莱为 予全改四句。其词云:〔悠悠造物何所为,贤愚共滞令人悲。男儿不恨功名晚,功名 必在老大时。〕予至今记忆。是时空青将漕江西,得诗喜甚,报书云极有家法,恨予 先君不见也。其帖至今尚存。

吕东莱尝有《猫》诗,甚佳,云:〔伴我閒中气味长,竹舆游历遍诸方。火边每 与人争席,睡起偏嫌犬近床。能与儿童校几许,贤于臧获便相忘。他生尚肯相从否, 要奉香炉混水囊。〕曲尽猫之情态。

吕东莱在讲筵,光尧索其诗,东莱写一卷,其首以《赠欧阳处士及大伦与三曾二 范讲学》诗四首。三曾谓予兄弟,二范即范顾言叔侄也。

吕东莱诗云:〔非关秋后多霜露,自是芙蓉不耐寒。〕盖用寒山拾得〔芙蓉不耐 寒〕五字。

老杜〔破柑霜落爪,尝稻雪翻匙〕,顾陶《诗选》作〔破瓜霜落刃〕。

吕东莱围城中诗皆似老杜,韩子苍最爱〔乾坤德甚大,盗贼尔犹存〕之句。

韩子苍《赠童子举人》诗云:〔十八重来诣太常。〕尽用《西汉儒林传序》。

(原缺三行,每行二十字。)

唐人诗云:〔惟有河堤衰柳树,蝉声相送到扬州。〕东坡诗云:〔夜半潮来风又 热注1,卧吹箫管到扬州。〕参寥诗云:〔波底鲤鱼来去否,尺书寄汝到扬州。〕皆用 〔到扬州〕三字,各有思致。

注1《续校》:〔『热』当作『熟』,此东坡《金山梦中》诗。〕

老杜:〔白昼摊钱高浪中。〕摊钱,今摊赌也,见《后汉梁冀传》。

东坡:〔病来弥勒与同龛。〕〔弥勒同龛〕出法帖。

山谷〔不须尽出我门下,实用人才即至公〕,谓范忠宣也。事见《忠宣言行录》 。

山谷《中兴颂》诗:〔臣结《春秋》二三策。〕所谓〔《春秋》二三策〕者,言 元结颂用《春秋》之法,其首云:〔天宝十四年,安禄山陷雒阳,明年陷长安,天子 幸蜀,太子即位于灵武。〕以上四句即《春秋》书法也。

韩退之:〔少长聚嬉戏。〕〔少长〕犹言〔稍长〕,出《西汉匈奴传》。

吕东莱诗〔可到元和六七公。〕〔六七公〕三字出《贾谊传》。韩退之《李干墓 志》云:〔以药败者六七公。〕退之亦本《贾谊传》也。

吕东莱诗用〔秋罢〕二字,出《西汉元帝纪》,言秋不成熟也。

吕东莱诗:〔准拟春来泰出游注1〕〔泰出游〕,大出游也,出《汉田叔传》。叔 相鲁王,〔不泰出游〕。

注1《续校》:〔《东莱集春月纪事》诗『泰』作『大』,《汉书田叔传》亦作『大』。〕

韩子苍《番马图》诗:〔回鞭慎勿向南驰。〕〔向南驰〕三字出《李广传》。

渊明《读山海经》诗:〔形夭无千岁,猛志固常在。〕其诗不可晓解。伯容伯祖 尝跋渊明诗云:〔『形夭无千岁』,文义不相属。遂取《山海经》参读,而后得其说 ,当作『形天无干戚』。盖『形天』兽名也,形天以干戚为食,形天虽无干戚食,而 其猛志常在注1。予得此说,喜甚,信乎读书之功,愈读而愈无穷也。〕伯容名纮,在 襄阳居,与魏泰道辅齐名,博学有文名,读书精密如此,亦近世所无也。

注1《续校》:〔周益公《跋邵康节手书陶诗》云:『宣和末,临汉曾纮(伯容)谓旧本《读山海经》诗〔形夭舞千岁〕当作〔刑天舞干戚〕。余喜其援證甚明云云。』此条引伯容说,不应乖互至此,殊不可解 。〕

山谷《浯溪碑》诗:〔涷雨为洗前朝悲注1。〕涷雨,暴雨也,出《楚词》。今《 韵略》亦载,一作平声读,一作去声读。

注1〔碑诗〕两字原脱,〔涷〕原作〔冻〕,据《续校》补改。

诗人用人姓事,无如东湖。《与张元干》诗云〔诗如云态度,人似柳风流〕,皆 张姓事,暗用之不觉,尤为佳也。

唐人《江行》诗云:〔贾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此一联曲尽江行之 景,真善写物也。予每诵之。

秦少游词云:〔春去也,落红万点愁如海。〕今人多能歌此词。方少游作此词时 ,传至予家丞相,丞相曰:〔秦七必不久于世,岂有愁如海而可存乎!〕已而少游果 下世。少游第七,故云秦七。

东坡《起伏龙行》,盖讽富韩公也。韩公熙宁初入相,时荆公用事,韩公多称疾 在告,故范忠宣在谏路,尝以书责之。东坡《起伏龙行》即与忠宣之意同。其间如云 〔满腹雷霆暗不吐〕,又云〔赤龙白虎战明日,有时径须烦一怒〕,意欲韩公与荆公 争辨也。

东坡《梅花》诗:〔玉妃嫡堕烟雨村。〕〔谪堕〕二字出《杨贵妃外传》。玉妃 即贵妃也。韩子苍云。

韩子苍云:〔老杜『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古人用颜色事亦须匹 配得相当方用,翠上方见得黄,青上方见得白。〕此说有理。

南朝人诗云:〔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荆公尝集句云:〔风定花犹落,鸟 鸣山更幽。〕说者谓上句静中有动意,下句动中有静意。此说亦巧矣。至荆公绝句云 〔茅檐相对坐终日,一鸟不鸣山更幽〕,却觉无味。盖鸟鸣即山不幽,鸟不鸣即山自 幽矣,何必言更幽乎?此所以不如南朝之诗为工也。

春晚景物说得出者,惟韦苏州〔绿阴生昼寂注1,孤花表春馀〕,最有思致。如杜 牧之〔晚花红艳静,高树绿阴初〕,亦甚工,但比韦诗无雍容气象尔。至张文潜〔草 青春去后,麦秀日长时〕及〔新绿染成延昼永,烂红吹尽送春归〕,亦非不佳,但刻 画见骨耳。

注1《续校》:〔『寂』当作『静』。〕

〔老色日上面,欢踪日去心。今既不如昔,后当不如今。〕此白乐天诗也。山谷 尝书此诗,今遂误入《山谷集》。

荆公绝句云:〔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东湖晚年绝句云:〔细落 李花那可数,缓行芳草步因迟。〕自题云:〔荆公绝句妙天下。老夫此句,偶似之邪 ?窃取之邪?学诗者不可不辨。〕予谓东湖之诗因荆公之诗触类而长,所谓举一隅三 隅反者也,非偶似之,亦非窃取之。

东坡《与钱穆父》诗云:〔樽前俱是蓬莱守。〕是时东坡守登,钱穆父守越,道 过登,故东坡有此诗。谓登越二州皆濒海,故言俱是蓬莱守。

(原缺二行,每行二十字。)

吕东莱诗〔风声入树翻归鸟,月影浮江倒客帆。〕此篇年十六时作,作此诗尝呕 血,自此遂得羸疾终其身。其始作诗如是之苦也。

东莱晚年长短句尤浑然天成,不减唐《花间》之作。如一词云:〔柳色过疏篱, 花又离披,旧时心绪没人知。记得一年寒食下,独自归时。归后却寻伊,月上嫌迟。 十分斟酒不推辞。将为老来浑忘却,因甚沾衣?〕又一词,其间云:〔可惜一春多病 ,等閒过了酴醾。〕又一词,其间云:〔对人不是惜姚黄,实是旧时心绪老难忘。〕 皆精绝,非寻常词人所能作也。

山谷诗云:〔王侯须若缘坡竹。〕盖用王褒骂髯僮文云:〔须若缘坡之竹。〕

晏元献〔春水碧于天〕注1,盖全用唐韦庄词中五字。

注1〔献〕原作〔宪〕,据《续校》改。

李义山诗雕镌,惟《咏平淮西碑》一篇诗极雄健,不类常日作。如〔点窜《尧典 》《舜典》字,涂改《清庙》《生民》诗〕及〔帝得圣相相曰度,贼斫不死神扶持〕 等语,甚雄健。

蔡天启初见荆公,以能暗诵韩文《南山》诗,见知于荆公。大抵前辈如《上林》 《子虚》等赋,《解嘲》之类,往往能成诵,不特天启也。今人能成诵此等者盖少。

《才调集》唐人诗有〔楼晚风高角,江春浪起船〕两句,甚佳。张文潜喜诵。

饶节德操,抚州人,祝发名如璧,号倚松道人,住邓州香岩寺。有一仆曰詹荣, 亦抚人,璧携之以行。一日,因打木鱼先悟道,作颂云:〔木鱼元来无肚肠,声声唤 我出镬汤。佛法元来无多子,王婆头上戴丁香。〕遂亦祝发,名如圭云。璧反于其仆 处有省。

德操尝为予家丞相馆客,甚为丞相内相兄弟所知。德操有高节,而又能文,其才 在谢无逸诸公之上。晚年住香岩。丞相之孙陈成季持节京西,德操以诗赠之云:〔两 公待我以国士,是时公亦同在门。今日江头看使节,令人泪湿汉江云。〕又寄无逸诗 云:〔云山底处堪投老,文史他年不疗穷。富贵可求吾亦懒,眼看馀子化王公。〕其 自负亦不浅矣。

张扩彦实舍人注1,近时人,亦有诗名。有诗寄夏均父云:〔未觉朝廷疏汲黯,极 知州郡要文翁。〕甚佳。

注1《续校》:〔张扩,《书录解题》作『张广』,《文献通考》同。〕

东湖年十三,有《红梅》诗云:〔紫府与丹来换骨,东风吹酒上凝脂。〕东坡见 之极称赏,自此有诗名。

玉川子诗云:〔太上道君莲花台,夜半醮祭夜半开。〕盖讥当时宫禁贿赂盛行, 有赂则非时亦可通也。

柳子厚诗:〔壁空残月曙,门掩候虫秋。〕语意极佳。东湖诗云:〔明月江山夜 ,候虫天地秋。〕盖出于子厚也。

山谷喜柳子厚〔道人庭宇净,苔色连深竹〕,尝书此诗于扇。今本作〔翠色连深 竹〕,非也。又喜〔室空无侍者,巾屦惟挂壁〕及〔鹤鸣楚山静,露白秋江晓〕等篇 。

东坡〔江上秋风无限浪,枕中春梦不多时〕,盖用白乐天诗。白乐天云:〔秋风 江上浪无限,夜雨舟中酒一樽。〕

东坡《黄州》诗云:〔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读此可见黄州专有 水竹也。

吕东莱长弟字由义,亦能诗,惜其早死,世不知尔。如〔老去看花如隔雾,醉来 骑马似乘船〕,亦佳句也。

韩持国《过孔宁极处士山居》,又《与孔宁极别后怀宁极》二诗,极雍容简远。 《过宁极》诗云:〔驱车上横陇,西奏龙阳道。青烟人几家,绿野山四抱。鸟啼春意 阑,林变夏阴早。知近先生庐,民风故淳好。〕《别后》诗云:〔雨滴庵上茅,风乱 窗外竹。繁声夜入耳,欲寐不得熟。永怀归田客,石径滑马足。连山暗秋雾,一灯何 处宿。〕

谢师厚诗《喜故人夜相过》云:〔倒著衣裳迎户外,尽呼儿女拜灯前。〕形容得 故旧久别乍相见之情极佳。

老杜《还成都草堂诗》云〔城郭喜我来〕、〔大宫喜我来〕等语,本古乐府《木 兰诗》〔爷娘闻我归〕、〔阿姨闻我归〕之语,老杜用此体。

韩退之《南山》诗用杜诗《北征》诗体作。

子由和东坡《中秋》词云:〔素娥东去,曾不为人留。〕其语出小说《河洛行年 记》。

东坡《雪》诗云:〔水精盐,为谁甜?〕盐味不应言甜。以古乐府考之,言〔白 酒甜盐〕,则知盐可言甜。

东坡《大江东去》词,其中云:〔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陈无己见之,言不必 道三国,东坡改云〔当日〕。今印本两出,不知东坡已改之矣。

东坡词中《归朝乐和苏伯固》者,为送伯固往澧阳,故用灵均梦得等事。今词中 但云和伯固,而不言往澧阳也。

东坡《表忠观碑》言〔龙飞凤舞〕者,郭璞言〔天目山形如龙飞凤舞〕,故《径 山》诗又云〔山前凤舞远征璞〕是也。东坡碑初出,人疑〔龙飞凤舞〕之语,惟林子 中知此四字出于郭璞,他人不知也。

径山开山大觉禅师,名道钦注1,唐肃宗时人。尝养白鸡,故东坡诗云:〔冢上鸡 鸣犹忆钦。〕

注1〔道钦〕,《续校》引东坡《游径山》诗王十朋作〔法钦〕。

东坡诗云:〔五百年间异人出,尽将锦绣裹山川。〕〔锦绣裹山川〕,钱氏事也 。〔五百年间异人出〕,亦郭璞谶语也,东坡用之。又《径山》诗云〔人言山住水亦 住〕,郭璞语也。

东坡诗云:〔雪眉老人夜扣关。〕老人即天目山龙也,今有老人亭。又〔明窗睡 足来扑握〕者,道钦禅师尝有兔为师暖鞋;〔问龙乞水归洗眼〕者,龙井水可洗眼故 也。又云:〔两眼尚能看细字。〕

东坡诗云:〔明朝入山房,石镜炯当户。昔照熊虎姿,今为猿鸟顾。〕石镜禅师 有石镜,照钱王微时,在镜中被王者之服。

东坡诗云:〔喝石岩前自过春〕,又言〔喝石崖前后欲冰〕者,俱胝道者尝咒冰 ,故有喝石岩。坡诗又云〔精城贯山山为裂〕者,正谓此也。

径山有《山中故事》一卷,东坡临安诗多用之。

东坡《杭州》诗云〔在郡依前六百日〕,用白乐天事。乐天诗云:〔在郡六百日 ,游山二十回。〕

东坡《梅花》诗云:〔裙腰芳草抱山斜。〕即白乐天诗〔谁开湖寺西南径,草绿 裙腰一道斜〕是也。

少游词〔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用欧阳詹诗,云:〔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 人。〕

老杜诗第一首,〔李侯金闺彦〕是也,作此时年十七,《壮游》诗可考作诗次第 。韩文第一篇,《荐薛公达书》是也,时年二十一。

少游词〔小楼连苑横空〕,为都下一妓姓楼名琬字东玉,词中欲藏〔楼琬〕二字 。然少游亦自用出处,张籍诗云:〔妾家高楼连苑起。〕

少游〔水边沙外,城郭春寒退〕词,为张芸叟作。有简与芸叟云:〔古者以代劳 歌,此真所谓劳歌。〕

章质夫家子弟有注少游词者。

〔南海使君令北海〕诗,坡在岭南与广帅章质夫也。质夫之死,其家以其诗葬。

东坡和章质夫《杨花》词云〔思量却是,无情有思〕,用老杜〔落絮游丝亦有情 〕也。〔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依前被莺呼起。〕即唐人诗云:〔打起黄莺儿,莫 教枝上啼。几回惊妾梦,不得到辽西。〕〔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即唐 人诗云:〔时人有酒送张八,惟我无酒送张八。君有陌上梅花红,尽是离人眼中血。 〕皆夺胎换骨手。质夫词亦自佳,今附录于此:〔燕忙莺懒芳菲过,堤柳上,花瓢坠 。轻飞点画青林,谁道全无才思。閒趁游丝,静临深院,日长门闭。向朱帘散漫,垂 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兰帐佳人睡觉,怪春衣雪沾琼缀。绣床旋满,香球无数,才 圆还碎。时见蜂儿,粉黏轻翅,鱼吹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洒盈盈泪。〕质 夫,建安人。建安有二章,子厚号〔南章〕,质夫号〔北章〕。子厚弟也,质夫兄也 。

东坡诗〔问堞知秦过,看山识禹功。〕皆用出处,对属如此亲切。

荆公诗及四六,法度甚严。汤进之丞相尝云:〔经对经,史对史,释氏事对释氏 事,道家事对道家事。〕此说甚然。

东坡《海外上梁文口号》云:〔为报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章子厚见 之,遂再贬儋耳,以为安稳,故再迁也。

荆公〔种种春风吹不长,星星明月照还稀〕,咏白发也。〔种种〕出《左氏》, 音董。〔星星〕对〔种种〕,甚工。

东坡《贺新郎》,在杭州万顷寺作。寺有榴花树,故词中云石榴。又是日有歌者 昼寝,故词中云:〔渐困倚孤眠清熟。〕其真本云〔乳燕栖华屋〕,今本作〔飞〕字 ,非是。

东坡〔纤纤入麦黄花乱〕,用司空图〔绿树连村暗,黄花入麦稀〕之句。

东坡〔电光时掣紫金蛇〕,用白乐天诗。

东坡《佛日寺》诗云:〔千株玉槊挠云立,一穗珠旒落镜寒。〕玉槊谓竹也,珠 旒谓以竹引水倒流也。

东坡诗〔未放苍龙入渥洼〕者,松下有涧,故云。

东坡〔飞蚊绕鬓鸣〕,出《文粹》何讽《梦渴赋》。文潜诗亦云:〔飞蚊绕枕细 而清。〕

柳子厚与刘梦得相别诗云〔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用苏李赠别诗 ,云:〔临河濯长缨,念别怅悠悠。〕

老杜与马巴州诗云:〔勋业终归马伏波,功曹非复汉萧何。〕〔伏波〕谓马巴州 ,〔功曹〕自谓也。萧何功曹事,见《虞翻传注》。

韩文《石鼎联句序》云:〔长颈而高结,喉中又作楚语。〕〔结〕字断句。结音 髻,西汉〔髻〕字皆作〔结〕字写,退之正用此也。今人读作〔结喉〕,非也。东坡 云:〔长颈高结喉。〕盖承误也。

《韦苏州集》载秦系诗,自称东海钓客。少游作启事尝用之,盖秦氏事也。

予家韩林,曲阜公之婿王律字子和,正仲右丞之子,贤而有文,为韩林生日作乐 语,以〔兰熏雪白〕对〔玉润冰清〕。〔兰熏雪白〕出刘孝标《广绝交论》〔曾史兰 熏雪白〕。

荆公诗《葛溪驿》云:〔缺月昏昏漏未央。〕其末云:〔鸣蝉正乱行人耳。〕予 尝疑夜间不应有蝉鸣,后见说者云:〔葛溪驿夜间常有蝉鸣。〕此正与〔寒山半夜钟 〕相类。

汪思温少卿,明州人。年八十,其乡人作庆八十致语,一联云:〔九老未应高白 傅,四时岂止数黄公。〕对甚的切。夏黄公,四明人,事见《虞翻传注》。乡人盖史 直翁丞相也。

洪玉父舍人有侍儿曰小九,知书,能为洪检阅,洪甚爱之。尝月夜携登滕王阁, 洪赋诗云:〔桃花浪打散花楼,南浦西山送客愁。为理伊州十二叠,缓歌声里看洪州 。〕后因兵乱失之。洪怅恨不已,又和前诗云:〔西江东畔见江楼,江月江风万斛愁 。试问海潮应念我,为将双泪到南州。〕已而洪复寻得其人。

梅圣俞送人知鄞县诗云:〔君行问鲒琦,殊物可讲解。一寸明月腹,中有小碧蟹 。生意各蠕蠕,黔角容夬夬。愿言宽赋刑,越俗久疲惫。〕鲒埼事出《西汉地理志注 》,鄞县有鲒埼亭。鲒音结,蚌也,长一寸,广二分,有一小蟹在其腹中。埼,曲岸 也。其中多鲒,故以名亭。埼,钜依反。

小杜《华清宫》诗精切。如〔月白霓裳殿,风乾羯鼓楼〕,霓裳则言月白,羯鼓 则言风乾,皆移换不动,所以为佳。《才调集》温飞卿诗。

吕东莱:〔汉家宗庙有神灵,寄语胡儿莫狂荡。〕〔汉家宗庙有神灵〕,《西汉 》全语,见《王莽传》元后云。

东坡《蕲竹簟》诗云:〔卧此八尺黄琉璃。〕琉璃,世人但知有青色,而不知有 五色。颜师古注《西域传》,辨之甚详,引大秦国五色琉璃,且破孟康注,言青色是 指药烧者,非真琉璃也。

山谷《雪》诗云〔明知不是剪刀催〕,本宋之问诗,云:〔今年春色早,应为剪 刀催。〕

老杜〔使君自有妇,莫学野鸳鸯〕,出古乐府,云:〔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

柳三变词〔渐亭皋叶下,陇首云飞〕,全用柳恽诗也。柳恽诗云:〔亭皋木叶下 ,陇首秋云飞。〕

〔看朱成碧〕,出吴均诗,云:〔看朱忽成碧,谁知心眼乱。〕李白前有《樽酒 行》,亦云〔看来成碧颜始红〕。

老杜〔慎勿近前丞相嗔〕,出古乐府〔春粱之下有县鼓,我欲击之丞相怒注1〕。

注1《续校》:〔《续汉五行志》桓帝时童谣云:『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春黄粱。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此引『春粱之下』云云,似误。『丞卿怒』谓主鼓之丞及众卿也,亦不得改为『丞相』 。〕

后山〔杨柳藏鸦白门下〕,出古乐府〔暂出白门前,杨柳可藏乌〕。

山谷〔杯行到手不留残〕,用王仲宣诗〔合坐同所乐,但诉杯行逞〕。

老杜〔主人敬爱客〕,出曹子建诗〔公子敬爱客〕。

东湖〔此身终拟拂衣閒〕,出谢灵运诗〔高揖七州外,拂衣五湖里〕。

老杜〔同姓古所敦,不受外嫌猜〕,用古乐府《放歌行》〔明虑自天断,不受外 嫌猜〕。

韩退之〔雪拥蓝关马不前〕,三字出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驱马涉阴山,山 高马不前〕。

老杜〔白首凄其〕,出谢灵运诗〔怀贤亦凄其注1〕。

注1《续校》:案老杜诗自用《毛诗》〔凄其以风〕,似不必出灵运也。

山谷:〔莲生于泥中注1,不与泥同调。〕〔同调〕二字出谢灵运诗〔谁谓古今殊 ,异世可同调〕。

注1《续校》:〔『于』疑作『淤』。〕

后山〔平生西方愿,摆脱区中缘〕,出谢灵运诗〔想像昆山姿,缅邈区中缘〕。

山谷〔堂前水竹湛清华〕,用《选》诗谢叔源〔水木湛清华〕。

东湖:〔大树进凉飔。〕〔凉飔〕二字出谢玄晖诗〔轻扇动凉飔注1〕。

注1〔动〕原作〔生〕,据《续校》引谢玄晖《在郡卧病》诗改。

山谷《谢人惠笔》诗云〔莫将空写吏文书〕,用乐天《紫毫笔》诗〔慎勿空将弹 失仪,慎勿空将录制词〕。

老杜:〔野航恰受两三人。〕乐天云:〔野艇容三人。〕

欧公词云〔杏花红处青山缺〕,本乐天诗〔花枝缺处青楼开〕。

荆公《梅诗》云〔肌雪参差冷太真〕,出乐天诗〔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 差是〕。东坡〔扬州近日红千叶,自是风流时世妆〕,出乐天讽谏诗,云:〔元和时 世妆。〕

山谷咏明皇时事云:〔扶风乔木夏阴合,斜谷铃声秋夜深。人到愁来无处会,不 关情处亦伤心。〕全用乐天诗意。乐天云:〔峡猿亦无意,陇水复何情。为到愁人耳 ,皆为断肠声。〕此所谓夺胎换骨者是也。

乐天《盐商妇》诗云:〔南北东西不失家,风水为乡舟作宅。〕东坡《鱼蛮子》 诗正取此意。

老杜〔立登要路津〕,〔要路津〕三字出《选》诗〔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

东湖〔吕侯离筵一何绮〕,〔一何绮〕三字出《选》诗,有〔高谈一何绮〕,又 〔高文一何绮〕。

东莱〔晚菘早韭老不厌,夜鲤晨凫多见疏〕,〔夜鲤晨凫〕出《说苑》魏文侯事 注1。

注1《续校》:〔《说苑奉使篇》魏文侯好晨凫及北犬,并无『夜鲤』二字。〕

山谷〔百年中半夜分去,一岁无多春再来〕,全用乐天两句:〔百年夜分半,一 岁春无多。〕

东坡〔江上愁心千叠山〕,〔江上愁心〕出《唐文粹》。张说有《江上愁心赋》 。

东坡《放鱼》诗〔不用辛苦泥沙底〕,出乐天诗〔不须泥沙底,辛苦觅明珠〕。

老杜诗用〔粔籹〕,出《楚词招魂》〔粔籹蜜饵,有●餭些〕。

退之〔君来呼我出,踉跄越门限〕,〔踉跄〕二字出古乐府梁简文诗〔毛嫱貌本 绝,踉跄入毡帏〕。

山谷〔试说宣城乐,停杯且试听〕,取退之〔番禺军府盛,欲说暂停杯〕。

东坡〔老守自醉霜松折〕,取退之〔起舞先撼霜松摧〕。 东坡〔公言百岁如风狂注1〕,取退之诗〔百岁如风狂〕。

注1〔如〕原作〔和〕,据《续校》引东坡《陪欧阳公燕颖州西湖》诗改。

山谷〔简编自襁褓,簪笏到仍昆〕,取退之联句〔爵勋逮僮隶,簪笏自怀绷〕。

东坡〔婉娩几时来入梦〕,出退之诗〔旅宿梦婉娩〕。

老杜〔侧生野岸及江蒲〕,出《蜀都赋》〔旁挺龙目,侧生荔枝〕。

老杜〔鱼知丙穴由来美〕,出《蜀都赋》〔嘉鱼出于丙穴〕。

东坡〔素月流天扫积阴〕,〔素月流天〕出《文选月赋》。

东坡〔玉女窗明处处通〕,出《文选灵光殿赋》〔玉女窥窗而下视〕。

荆公《虎图》〔目光夹镜当坐隅〕,〔夹镜〕出《文选》颜延年《赭白马赋》〔 双瞳夹镜,两权协月〕。

韩子苍〔楼中有妾相思泪,流到楼前更不流〕,用唐人孙叔向《温泉》诗〔虽然 水是无情物,流到宫前咽不流〕。其诗见顾陶《唐诗类选》。《金华瀛湘集》作王建 诗,非也。子苍在馆中时,同舍李希声赋上元诗,押〔丸〕字韵,馆中诸公皆和,独 子苍和〔丸〕字尤工,云:〔坐看星桥开铁锁,卧闻雷鼓落铜丸。〕事见《前汉史丹 传》,谏元帝节音律事。

山谷《清江引》云:〔全家醉著篷底眠,家在寒沙夜潮落。〕〔醉著〕二字出韩 偓诗〔渔翁醉著无人唤,过午醒来雪满船〕。

荆公〔别开小径留松路,只与邻僧作往还。〕东湖化之云:〔与客登临定自好, 他时无客与僧游。〕

唐人诗:〔晚凉悲画扇,红袖泣前鱼。〕〔泣前鱼〕,战国时龙阳君事。

山谷〔平山行乐自不思注1,岂有竹西歌吹愁〕,出杜牧之诗〔平生五色线,愿补 舜衣裳〕。

注1《续校》:〔『思』疑当作『恶』。〕

东坡〔美满风帆十幅蒲〕。〔美满〕字出杜牧之诗〔千帆美满风〕。东湖亦用〔 美满〕字云:〔正须美满十分晴。〕

山谷诗云:〔十度欲言九度休,万人丛中一人晓。〕曾吉父云:〔此正山谷诗法 也。〕其说尽之。

东坡诗云〔公是主人身是客,举觞登望得无愁〕,用乐天〔心是主人身是客〕。 〔身是〕字本谚语。〔身〕犹言〔我〕也,如张飞自言〔身是张翼德,可共来决死〕 ,及宋彭城王义真自关中逃归,谓段宏曰〔身在此,可刎身头以南,使家公望绝。〕 谢瀹云:〔身家太傅老。〕此类甚多,皆以〔身〕为〔我〕也。韩子苍诗云:〔身今 老病投炎瘴,最忆冰盘贮蔗浆。〕亦用〔身〕字。

老杜〔食薇不愿馀〕,〔不愿馀〕三字出《选》诗,左太冲《咏史》云:〔饮河 期满腹,贵足不愿馀。〕

东莱少作有〔白塔忽从林外过,青山常在马头看〕,佳句也。

东坡:〔归来晚岁同元亮,却扫何人伴敬通。〕敬通,冯衍字也。〔却扫〕字不 见本传。江文通《恨赋》云:〔敬通见抵,罢归田里,闭关却扫,塞门不仕。〕东坡 盖取诸此。

山谷〔马上时时梦见之〕,〔梦见之〕三字出《选》诗〔远道不可思,夙昔梦见 之〕。

东坡〔谁谓他乡复异县,天遣君来破吾愿〕,〔他乡各异县〕出《选》诗。

老杜〔草《玄》吾岂敢,赋或似相如〕,出左太冲《咏史》诗〔言论准宣尼,词 赋拟相如注1〕。

注1〔老杜〕两字据《续校》补。《续校》称赋似相如亦见《汉书扬雄传》,不必取材太冲也。

后山作南丰先生挽词云:〔侯芭才一足,白首《太玄经》。〕本李白诗〔谁能书 阁下,白首《太玄经》〕。

东莱诗云:〔布帆此去应无恙。〕用李白诗〔布帆无恙挂秋风〕。李盖用《世说 》顾长康语。

韩子苍《太一真人歌》云:〔脱巾露顶风飕飕。〕〔脱巾露顶〕四字出李白诗〔 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东坡在徐州作长短句云:〔半依古柳卖黄瓜。〕今印本作〔牛衣古柳卖黄瓜〕, 非是。予尝见坡墨迹作〔半依〕,乃知〔牛〕字误也。

顾陶《唐诗类选》二十卷,其间载杜诗多与今本不同。顾陶,唐大中间人,去杜 不远,所见本必稍真。今并录同异于后: 〔山河扶绣户〕作〔星河浮绣户〕;〔斫却月中桂〕作〔折尽月中桂〕; 〔破柑霜落爪〕作〔破瓜霜落刃〕;〔乌蛮瘴远随〕作〔黔溪瘴远随〕; 〔老夫贪费日〕作〔老夫贪赏日〕;〔秋至辄分明〕作〔秋至转分明〕; 〔伴月落边城〕作〔伴月下边城〕;〔家贫仰母慈〕作〔家贫赖母慈〕; 〔犬迎曾宿客〕作〔犬憎閒宿客〕;〔池中足鲤鱼〕作〔河中足鲤鱼〕; 〔赋或似相如〕作〔赋或比相如〕;〔老思筇竹杖〕作〔老思筇竹柱〕; 〔衰疾那能久〕作〔衰病那能久〕;〔吾岂独怜才〕作〔惟我独怜才〕; 〔胜迹隗嚣宫〕作〔传是隗嚣宫〕;〔丹青野殿空〕作〔丹霄野殿空〕; 〔欲挂留徐剑〕作〔欲把留徐剑〕;〔乘尔亦已久〕作〔乘汝亦已久〕; 〔感动一沈吟〕作〔感激一沈吟〕; 〔榉柳枝枝弱,枇杷树树香〕作〔杨柳枝枝弱,枇杷对对香〕; 〔暗飞萤自照,水宿鸟相呼〕作〔飞萤自照水,宿鸟竞相呼〕; 〔白花檐外朵,青柳槛前梢〕作〔白花筵外朵,青柳槛前梢〕; 〔取醉他乡客,相逢故国人〕作〔取醉他乡酒,相逢故里人〕; 〔兴来今日尽君欢〕作〔兴来终日尽君欢〕; 〔羞将短发还吹帽〕作〔羞将短发犹吹帽〕; 〔明年此会知谁健〕作〔明年此会知谁在〕; 〔去年今日侍龙颜〕作〔去年冬至侍君颜〕; 〔九重春色醉仙桃〕作〔九天春色醉仙桃〕; 〔不通姓字粗豪甚〕作〔不通姓字粗豪困〕; 〔宫女开函近御筵〕作〔宫女开函进御筵〕; 〔黄牛峡静滩声转〕作〔黄牛峡浅滩声急〕; 〔俯视但一气〕作〔俯视但吁气〕;〔明我长相忆〕作〔知我长相忆〕; 〔何以有羽翼〕作〔何以生羽翼〕。又载《风凉原上作》一首,今杜诗无之,其诗全 录于此: 阴森宿云端,雾露湿松柏。风凄日初晚,下岭望川泽。 连山无晦明,秋水千里白。佳气郁未央,圣人在凝碧。 关门阻天下,信是帝王宅。海内方晏然,庙堂有良策。 时贞守全运,罢去游说客。余忝南台人,寻忧免贻责。 以此见杜诗尚多,今集中所载亦不能尽也。

吕东莱诗云:〔旧游可数终难又。〕〔难又〕二字出韩文,《祭李郴州》云:〔 谓此会之难又。〕

韩退之诗:〔梢梢新月偃。〕俗本作〔稍稍〕,荆公改作〔梢梢〕。盖令狐澄本 作〔梢梢〕,澄本最善,荆公用此改定。梢梢者,细也,见《方言》。白乐天诗亦用 :〔梢梢笋成竹。〕

王平南在三馆曝书,见韩干所画马,作《画马行》,又作《画马跋》云:〔明皇 召干上南熏殿,问曰:『汝奚不师陈翃?』是时翃擅名天下。干奏曰:『臣不愿也。 』明皇曰:『然则汝以何为师?』干曰:『飞龙厩数万匹,皆臣师也。』余于是知干 真善画者。盖以笔墨之迹,口耳之传,而臻神妙之品者,古今未之有也。又以为彼一 画史耳,且能不怵于形势,而信其所知如此,学士大夫其可愧于干哉!〕又云:〔所 见画病马甚腯,疑少陵所谓画肉不画骨者,殆于此有遗恨焉。然少陵为干赞,则又爱 其骏健清新,疑其论曹韩二人之词,不能无抑扬耳。善论文者,当知昔人所谓言岂一 端而已,因此可以求著书之意。〕又云:〔干自言不愿师陈翃,而少陵以干为曹霸弟 子,无乃一时传者失其指欤?惟『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则为知言。盖 中心无蔽于外物,然后有见于理,此不易之论,而庄生所谓盘礡羸者是已。此可以为 学者之法,平甫于此盖三致意焉。〕予读之,犁然有当于心,其论干不愿师陈翃,盖 以自况也。平甫在熙宁间,不与其兄雷同,是亦干不师陈翃之比,故平甫言之重,词 之复,有深意存焉。

荆公咏史诗,最于义理精深。如《留侯》诗,伊川谓说得留侯极是。予谓《武侯 》诗,说得武侯亦出。又如《范增》诗云:〔有道吊民天即助,不知何用牧羊儿。〕 又:〔谁合军中称亚父,直须推让外黄儿。〕咏史诗有如此等议论,他人所不能及。

小杜《秋夜》宫词云:〔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 卧看牵牛织女星。〕含蓄有思致。星像甚多,而独言牛女,此所以见其为宫词也。

老杜:〔褥隐绣芙蓉。〕〔隐〕当如隐几之隐字读注1。〔守岁阿戎家。〕东坡云 当作〔阿咸家〕乃是注2。

注1《续校》:〔少陵《李监宅》诗仇注引《丹铅录》云:『《集韵》缝衣曰,今俗呼线。杜诗〔褥隐绣芙蓉〕,字作隐而意同。』〕 注2又《杜位宅守岁》诗〔守岁阿戎家〕,〔戎〕一本作〔咸〕。按杜位,少陵从弟,晋宋间人多呼弟为阿戎。咸乃叔侄事,与兄弟不相当。东坡与子由诗〔欲唤阿咸来守岁〕,一时误用,不必据以为證。

少游《扬州词》云:〔宁论爵马鱼龙。〕〔爵马鱼龙〕出鲍照《芜城赋》注1。

注1《续校》:〔『鱼龙爵马』四字,此鲍照用《西京赋》语。〕

韩子苍少以诗见苏黄门,黄门赠诗云:〔我读君诗默无语,恍然重见储光羲。〕 人问黄门:〔何以比储光羲?〕黄门云:〔见其行针布线似之。〕

唐人李涉善为歌行,如《才调集》所载《鸡鸣曲》,荆公大喜。《选》载〔燕王 好贤筑金台〕诗之类,皆全篇有思致,而词近古。

山谷诗云:〔小草有远志。〕《本草》:〔远志叶名小草注1。〕

注1《续校》:〔远志一名小草,此用郝隆讥谢安语,不当专引《本草》。〕

老杜诗:〔能饥稚子色凄凉。〕〔能〕字读作〔奈〕注1,用《西汉》〔能风与旱 〕之〔能〕。〔玉山高并两峰寒。〕〔并〕读作〔傍〕,亦用《西汉》〔并〕字也。

注1《续校》:〔少陵《狂夫》诗『恒饥稚子色凄凉』,各本尽同。此改作『能饥』,又云『能读作奈』 ,不知所据何本。〕

欧公在禁中作端午帖子云:〔彩索盘中结,杨梅粽里红。〕盖用古乐府〔酒中桃 喜子,粽里得杨梅〕。然古乐府〔粽里杨梅〕不为端午言,乃为除夜言也。除夜安得 杨梅?

荆公《扇》诗云:〔鬓乱钗横特地寒。〕荆公尝自书此诗,云〔鬓乱钗斜〕,不 言〔钗横〕也。盖钗当横,惟乱则斜尔。

古今诗人有《离骚》体者,惟李白一人,虽老杜亦无似《骚》者。李白如《远别 离》云:〔日惨惨兮云冥冥,猩猩啼烟兮鬼啸雨。〕《鸣皋歌》云:〔鸡聚族以争食 ,凤孤飞而无邻。蝘蜒嘲龙,鱼目混珍。嫫母衣锦,西施负薪。〕如此等语,与《骚 》无异。

李白云:〔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老杜云:〔荒庭垂橘柚,古屋画龙蛇。 〕气焰盖相敌。陈无己云:〔寒心生蟋蟀,秋色上梧桐。〕盖出于李白也。

政和间,董逌王宾于馆中和荆公叉字韵《雪》诗至一百篇。诗语虽未必尽入律, 然叉字寻至百韵,佛书道书,往往披尽,非博者不能也。

吕东莱喜晏元献诗:〔楼台冷落收灯后,门巷清虚扫雪天。〕盖说得上元后天气 极佳。故东莱自有诗云:〔江城气候犹含雪,草市人家已挂灯。〕盖因元献之诗触类 而长。〔清虚〕,《青箱杂记》作〔萧条〕。

予家空青喜晏元献词:〔可惜月明风露,长在人归后。〕每作郡处燕客,多令歌 者以此为汤词,亦取其说得客散后风景佳故也。

山谷诗云:〔董狐常直笔,汲黯少居中。〕予案西汉黯以数切谏,不得久留内; 爰盎以数直谏,不得久居中。〔少居中〕乃爰盎事,非汲黯也。

山谷《渔父》词:〔新妇矶头新月明,女儿浦口暮潮平,沙头鹭宿戏鱼惊。〕此 三句本顾况《夜泊江浦》六言,山谷每句添一字而已。〔新月〕〔暮潮〕〔戏鱼〕, 乃山谷新添也。

东湖晚年在德兴作《渔父》词,甚高雅,云:〔七泽三湘碧草连,洞庭江汉水如 天。朝廷若觅元真子,不在云边即酒边。明月棹,夕阳船,游鱼一似镜中县。丝纶钓 饵都收却,八字山前听雨眠。〕〔游鱼一似镜中县〕,本沈云卿诗:〔船如天上坐, 鱼似镜中游。〕上句老杜曾用,下句东湖用之。东湖尝对予诵此词,且云本云卿之句 ,自击节不已。

东坡之文妙天下,然皆非本色,与其它文人之文、诗人之诗不同。文非欧曾之文 ,诗非山谷之诗,四六非荆公之四六,然皆自极其妙。

山谷《嘲小德》诗云:〔书窗行暮鸦。〕盖用卢仝《添丁》诗:〔忽来案上翻墨 汁,涂抹书窗如老鸦注1。〕

注1《续校》:〔『书窗』当依卢仝集作『诗书』。〕

予旧因东坡诗云〔我憎孟郊诗〕及〔要当斗僧清,未足当韩豪。何苦将两耳,听 此寒虫号〕,遂不喜孟郊诗。五十以后,因暇日试取细读,见其精深高妙,诚未易窥 ,方信韩退之李习之尊敬其诗,良有以也。东坡性痛快,故不喜郊之词艰深。要之, 孟郊张籍,一等诗也。唐人诗有古乐府气象者,惟此二人。但张籍诗简古易读,孟郊 诗精深难窥耳。孟郊如《游子吟》《列女操》《薄命妾》《古意》等篇,精确宛转, 人不可及也。

晏元献小词为本朝之冠,然小诗亦有工者,如〔春寒欲尽复未尽,二十四番花信 风〕,〔遥想江南此时节,小梅黄熟子规啼〕之类,亦有思致,不减唐人。

李邦直小词有云:〔杨花落,燕子飞高阁。长恨春醪如水薄,春愁无处著。往年 曾宿王陵铺,鼓角悲风。今日辽东,旧日楼台一半空。〕亦佳作也。

舒信道亦工小词,如云:〔画船椎鼓催君去,高楼把酒留君住。去住若为情,西 江湖欲平。江潮容易得,却是人南北。今日此樽空,知君何日同。〕亦甚有思致。

近年镇江一士大夫姓邵,词亦工,如云:〔阿郎去日,不道长为客。底事桐庐无 处觅,却得广州消息。江头一只兰船,风雨湘妃庙前。死恨无情江水,送郎一去三年 。〕此词极有作路。又有一人词云:〔黄金殿里,烛影双龙戏。劝得官家真个醉,当 下齐呼万岁。殿前按彻《凉州》,君恩与整搔头。一夜御前宣唤,六宫多少人愁。〕 此词极佳,或云王观词也。

东坡《送顾子敦》诗云:〔磨刀向猪羊,霍霍闹邻里。〕盖讥子敦也。子敦体肥 ,当时有〔顾屠〕之号。然〔磨刀霍霍向猪羊〕乃古乐府全一句。

东坡《水调歌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本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 明月〕。

老杜云〔池上于今有凤毛〕,本南朝谢凤之子超宗谓之凤毛。凤本人名,而老杜 直以为真凤毛。今人因仍以人家小儿为凤毛,盖知本老杜而不知本《南史》尔。

山谷和一僧偈颂,押〔风〕字韵,云:〔空馀祇夜数行墨,不见伽黎一臂风。〕 〔祇夜〕即伽佗之类,谓偈颂也;〔伽黎〕乃袈裟。〔一臂风〕,当作一角。事见《 楞严经》。

荆公《赠北山道人》云:〔可惜昂藏一丈夫,生来不读数行书。〕此语本李贺《 嘲少年》诗,云:〔每揖閒人多意气,生来不读半行书。〕

《后山诗话》云:〔《望夫石》诗,以顾况『山头日日风和雨,行人归来石应语 』为绝唱。〕其说是矣。但非顾况诗,乃王建诗也。

《孟东野集》古乐府有《婵娟》篇云:〔汉宫承宠不多时,飞燕婕妤相妒疾。〕 今《顾况集》中亦有,疑非孟诗,似顾况诸体。

元丰中,王禹《饯文潞公》诗云:〔功业独高嘉祐末,精神如破贝州时。〕最为 的当。然此语亦本白乐天《上裴晋公》:〔闻说风情筋力在,只如初破蔡州时。〕 世间佳语,未有无来历也。

荆公绝句云:〔有似钱塘江上见,晚潮初落见平沙。〕两句皆有来历。《才调集 》诗云:〔还似琵琶弦畔见,细圆无节玉参差。〕此上句来历也。张籍诗云:〔閒寻 泊船处,潮落见平沙。〕此下句来历也。第读诗不多,则不知耳。

四皓,世人皆曰园公,曰绮里季,曰夏黄公,曰角里先生。黄长睿《东观馀论》 载王元之有诗云:〔未必颈如樗里子,也应头似夏黄公。〕毕文简公讥之,谓不当云 夏黄公,盖四皓之目,当曰园公,曰绮里季夏,曰黄公,曰角里先生。惟杜诗〔黄绮 终辞汉〕,不谓之夏绮而谓之黄绮,盖得其义矣。按陶浚《桃花源》诗〔黄绮之商山 〕,更在杜诗之前。

东坡和陶云:〔一挥三十纸,持去听坐人。〕盖用《南史》萧子显事注1。

注1《补校》:〔『子显』当作『子云』。《南史齐高帝诸子传》:『新浦侯子云善草隶,百济使人求书,子云书三十纸与之。』子云,子显之弟。〕

东湖作《吕右丞挽词》云:〔补衮家风在,名门不乏公。〕〔不乏公〕三字出《 南史》。宋孝武以柳元景弟之子世隆为上庸太守,谓元景曰:〔卿昔为随郡,今复以 授世隆,使卿门世不乏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