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诗品 袁枚

余爱司空表圣《诗品》,而惜其祇标妙境,未写苦心;为若干首续之。陆士龙云:『虽随手之妙,良难以词谕。』要所能言者尽于是耳。

崇意

虞舜教夔,曰『诗言志』。何今之人,多辞寡意?意似主人,辞如奴婢。主弱奴强,呼之不至。穿贯无绳,散钱委地。开千枝花,一本所系。

精思

疾行善步,两不能全。暴长之物,其亡忽焉。文不加点,兴到语耳。孔明天才,思十反矣。惟思之精,屈曲超迈。人居屋中。我来天外。

博习

万卷山积,一篇吟成。诗之与书,有情无情。钟鼓非乐,舍之何鸣?易牙善烹,先羞百牲。不从糟粕,安得精英?曰『不关学』,终非正声。

相题

古人诗易,门户独开。今人诗难,群题纷来。专习一家,硁硁小哉!宜善相之,多师为佳。地殊景光,人各身分。天女量衣,不差尺寸。

选材

用一僻典,如请生客。如何选材,而可不择?古香时艳,各有攸宜。所宜之中,且争毫釐。锦非不佳,不可为帽。金貂满堂,狗来必笑。

用笔

思苦而晦,丝不成绳。书多而壅,膏乃灭灯。焚香再拜,拜笔一枝。星月驱使,华岳奔驰。能刚能柔,忽敛忽纵。笔岂能然?惟悟所用。

理气

吹气不同,油然浩然。要其盘旋,总在笔先。汤汤来潮,缕缕腾烟。有馀于物,物自浮焉。如其客气,冉猛必颠。无万里风,莫乘海船。

布格

造屋先画,点兵先派。诗虽百家,各有疆界。我用何格?如盘走丸。横斜操纵,不出于盘。消息机关,按之甚细。一律末调,八风扫地。

择韵

酱百二瓮,帝岂尽甘?韵八千字,人何乱探。次韵自系,叠韵无味。斗险贪多,偶然游戏。勿瓦缶撞,而铜山鸣。食鸡取蹠,烹鱼去丁。

尚识

学如弓弩,才如箭镞。识以领之,方能中鹄。善学邯郸,莫失故步。善求仙方,不为药误。我有禅灯,独照独知。不取亦取,虽师勿师。

振采

明珠非白,精金非黄。美人当前,烂如朝阳。虽抱仙骨,亦由严妆。匪沐何洁?非熏何香?西施蓬发,终竟不臧。若非华羽,曷别凤皇。

结响

金先于石,馀响较多。竹不如肉,为其音和。诗本乐章,按节当歌。将断必续,如往复过。萧来天霜,琴生海波。三日绕梁,我思韩娥。

取径

揉直使曲,叠单使复,山爱武夷,为游不足。扰扰阛阓,纷纷人行。一览而竟,倦心齐生。幽径蚕丛,是谁开创?千秋过者,犹祀其像。

知难

赵括小儿,兵乃易用。充国晚年,愈加持重。问所由然,知与不知。知味难食,知脉难医。如此千秋,万手齐抗。谈何容易?著墨纸上。

葆真

貌有不足,敷粉施朱。才有不足,徵典求书。古人文章,俱非得已。伪笑佯哀,吾其优矣。画美无宠,绘兰无香。揆厥所由,君形者亡。

安雅

虽真不雅,庸奴叱诧。悖矣曾规,野哉孔骂。君子不然,芳花当齿。言必先王,左图右史。沈夸微栗,刘怯题糕。想见古人,射古为招。

空行

钟厚必哑,耳塞必聋。万古不坏,其惟虚空。诗人之笔,列子之风。离之愈远,即之弥工。仪神黜貌,借西摇东。不阶尺水,斯名应龙。

固存

酒薄易酸,栋挠易动。固而存之,骨欲其重。视民不佻,沉沉为王。八十万人,九鼎始扛。重而能行,乘百斛舟。重而不行,猴骑土牛。

办微

是新非纤,是淡非枯。是朴非拙,是健非粗。急宜判分,毫釐千里。勿混淄、渑,勿眩朱紫。戒之戒之!贤智之过。老手颓唐,才人胆大。

澄滓

描诗者多,作诗者少。其故云何?渣滓不少。糟去酒清,肉去洎馈。宁可不吟,不可附会。大官筵馔,何必横陈?老生常谈,嚼蜡难闻。

斋心

诗如鼓琴,声声见心。心为人籁,诚中形外。我心清妥,语无烟火。我心缠绵,读者泫然。禅偈非佛,理障非儒。心之孔嘉,其言蔼如。

矜严

贵人举止,咳唾生风。优昙花开,半刻而终。我饮仙露,何必千钟?寸铁杀人,宁非英雄?博极而约,淡蕴于浓。若徒泶□,非浮邱翁。

藏拙

昼赢宵缩,天不两隆。如何弱手,好弯强弓。因謇徐言,因跛缓步。善藏其拙,巧乃益露。右师取败,敌必当王。霍王无短,是以无长。

神悟

鸟啼花落,皆与神通。人不能悟,付之飘风。惟我诗人,众妙扶智。但见性情,不著文字。宣尼偶过,童歌「沧浪」。闻之欣然,示我周行。

即景

混元运物,流而不注。迎之未来,揽之已去。诗如化工,即景成趣。逝者如斯,有新无故。因物赋形,随影换步。彼胶柱者,将朝认暮。

勇改

千招不来,仓猝忽至。十年矜宠,一朝捐弃。人贵知足,惟学不然。人功不竭,天巧不传。如一重非,进一重境。亦有生金,一铸而定。

著我

不学古人,法无一可。竟似古人,何处著我?字字古有,言言古无。吐故吸新,其庶几乎?孟学孔子,孔学周公。三人文章,颇不相同。

戒偏

抱杜尊韩,托足权门。苦守陶韦,贫贱骄人。偏则成魔,分唐界宋。霹雳一声,邹鲁不鬨。江海虽大,岂无潇、湘?突夏自幽,亦须庙堂。

割忍

叶多花蔽,词多语费,割之为佳,非忍不济。骊龙选珠,颗颗明丽。深夜九渊,一取万弃。知熟必避,知生必避。入人意中,出人头地。

求友

游山先问,参禅贵印。闭门自高,吾斯未信。圣求童蒙,而况于我?低棋偶然,一著颇可。临池正领,倚镜装花。笑倩傍人,是耶非耶?

拔萃

同锵玉佩,独姣宋朝。同歌苕花,独美孟姚。拔乎其萃,神理超超。布帛菽粟,终逊琼瑶。〈折杨〉、〈皇荂〉,敢望〈钧韶〉。请披采衣,飞入丹霄。

灭迹

织锦有迹,岂曰蕙娘?修月无痕,乃号吴刚。白傅改诗,不留一字。今读其诗,平平无异。意深词浅,思苦言甘。寥寥千年,此妙谁探?

简斋先生之诗,梨枣久登,传布未广。今读《三十二品》而《小仓山房全集》可概见矣。鸳鸯绣出,甘苦自知,直足补表圣所未及,续云乎哉?丙午夏五月,鲍君以文舟中举手钞本见视,即假归校录,用识欣赏。震泽杨复吉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