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诗话 尚镕

三家总论 近日论诗竞推袁、蒋、赵三家,然此论虽发自袁、赵,而蒋终不以为然也。试观《 忠雅堂》集中,于袁犹貌为推许,赵则仅两见,论诗亦未数及矣。自明七子以后, 诗多伪体僻体。牧庙远法韩、苏,目空一代,然如危素之文,动多诡气。梅村、渔 洋、愚山、独漉诸公,虽各擅胜场,而才力不能大开生面。三家生国家全盛之时, 而才情学力,俱可以挫笼今古,自成一家,遂各拔帜而起,震耀天下,此实气运使 然也。

子才之诗,诗中之词曲也。苕生之诗,诗中之散文也。耘松之诗,诗中之骈体也。 子才如佳果,苕生如佳馐,耘松如佳肴。

子才学杨诚斋而参以白傅,苕生学黄山谷而参以韩、苏、竹垞,耘松学苏、陆而参 以梅村、初白。平心而论,子才学前人而出以灵活,有纤佻之病;苕生学前人而出 以坚锐,有粗露之病;耘松学前人而出以整丽,有冗杂之病。《雨村诗话》以三人 皆学宋人,意颇不满。而又推彭为天授,蒋不及赵,殆因蒋诗不数己,遂有意抑之 与?

曩尝仿敖器之《诗评》,评本朝诗人,有曰:〔子才如画舫摇湖,荡人心目;苕生 如剑仙跃马,所向无前;耘松如吴、越锦机,力翻新样。〕见者以为切中。诗文至 南宋后,文章一大转关也。就诗而论,虽放翁以悲壮胜,遗山以沉雄胜,道园以老 洁胜,铁崖以奇丽胜,青丘以爽朗胜,西崖以清峭胜,究不逮李、杜、韩、白、欧 、苏、黄之全而神,大而化,况他人乎?〔诗到苏黄尽〕,真笃论也。渔洋自谓放 翁、遗山可以企及,由今观之,修饰有馀,才情不足。竹垞与渔洋齐名,《谈龙录 》讥其食多。其实竹垞之诗文高在典雅,而皆欠深入。三家兼有放翁以下诸人之长 ,虽酝酿之功未极深厚,然已如天外三峰,跻攀不易矣。

子才笔巧,故描写得出。苕生气杰,故撑架得住。耘松典赡,故铺张得工。然描写 而少浑涵,撑架而少磨砻,铺张而少镕裁,故皆未为极诣也。读三家之诗,巧丽者 爱子才,朴健者爱苕生,宏博者爱耘松,取其长而弃其 短,是在善读者。

三家分论 子才《与耘松书》曰:〔我辈争奇竞巧,不肯一语平庸,要为运之以庄,措之以雅 ,而于诗文之道尽之矣。〕乃耘松固欠庄雅,而己亦多蹈纤佻之弊,何也?苕生有 生吞活剥之弊,而子才点化胜之。耘松有誇多斗靡之弊,而才子简括胜之。

子才专尚性灵,而太不讲格调,所以喜诚斋之镂刻,而近于词曲。鸟之飞也,必回 翔而后下。水之流也,每渟蓄而后行。袁、蒋多一气直下,而不耐纡徐,皆少韩昌 黎迎而距之一段工夫也。

子才律诗往往不对,盖欲上追唐人高唱也,然失之率易矣。子才与苕生唱和则效苕 生体,与耘松唱和则效耘松体。盖自以为兼有二人之长,视二人之诗,仅如腰间之 宝剑也。观其《论诗绝句》可见。

渔洋诗以游蜀所作为最,竹垞诗以游晋所作为最,初白诗以游梁所作为最,子才诗 以游秦所作为最。王兰泉《湖海诗传》,专录子才少年未定之作而故没真面,似不 及怀宁潘瑛《国朝诗萃》之平允也。

子才性好女色,而诗必牵合古人以就己。如咏罗隐庙则曰〔隔帘娇女罢吹箫〕,咏 铜雀台则曰〔招魂只用美人妆〕,咏张睢阳庙则曰〔刀上蛾眉唤奈何〕,咏周瑜墓 则曰〔小乔何幸嫁夫君〕,咏谢安石则曰〔东山女伎亦苍生〕。然此犹题中所应有 也,至咏郭汾阳亦必曰〔歌舞聊消种蠡愁〕,则太牵合矣。其咏睢阳庙有〔残兵独 障全淮水,壮士同挥落日戈〕一联,则为此题绝唱,苕生集中二首皆不及也。

少年聪明儿女,血气未定,略知吟咏,罕有不喜流宕者。子才风流放诞,遂诗崇郑 、卫,提倡数十年,吴、越间聪明儿女,今犹以之藉口,流弊无穷。此为风雅之罪 人。恽子居志孙韶之墓,所以极力诋之也。

子才古体诗多不谐声调,而转韵尤哑。耘松亦然。苕生则十失二三矣。昔赵秋谷著 《声调谱》,《四库提要》极推之。然秋谷虽能作谱,而诗歌则未尽谐也。且其所 举为法者亦疏而不密,而子才讥其拘,宜其不知声调也。

与子才同时而最先得名者,莫如沈归愚。归愚才力之薄,又在渔洋之下,且格调太 入套,毋怪蒋、赵二公皆不数及也。《随园诗话》大率取清真之作,然艳词侧体太 多,殊玷风雅。其极推梦楼,讥议蒋、赵之类,亦皆颠倒是非,不符公论。《续诗 品》极佳,但〔是新非纤〕一语,便不能践。

子才古文自是侯朝宗以后作者,近人因其诗之纤巧,并诋其文,恽子居至以倡狂无 理斥之,皆非平心之论。

吴山尊《本朝八家四六》:〔子才长于大题,自是一时冠冕。〕山尊才力之大,庶 几可接子才,至诗之冗而笨,则不足称三家之嗣音。以上论子才。

苕生诗有不可及者八:才大而奇,情深而正,学博而醇,识高而老,气豪而真,力 锐而厚,格变而隐,词切而坚。但恃其逸足,往往奔放,未免蹈裴晋公讥昌黎之失 也。

刘彦和有言:〔彩乏风骨,则雉窜文囿;风骨乏彩,则鸷集翰林。唯藻耀而高翔, 乃文笔之鸣凤。〕今观三家之诗,袁、赵似〔雉窜文囿〕,蒋似〔鸷集翰林〕。至 〔文笔鸣凤〕,则自曹子建、李、杜、韩、苏之外,唯遗山、青丘差堪接武。而苕 生乃云〔凤凰好文章,雕鹗吾何取〕,恐犹未能践此语也。

翁覃溪论苕生诗,比以吴天章、陆聚缑,似俱不及苕生,且亦不肖。王兰泉则谓论 诗于当代,以苕生为首,而尤以其五七古诗为极则。吴山尊亦谓苕生五七言诗,摆 脱凡近,自然入格,而离奇变幻,无所不有。二君皆知言也。然苕生诗虽胜人,而 顿挫沉深之妙,则终逊李、杜、韩、苏矣。

苕生古诗好用僻韵,好次元韵,多牵强而无味。昌黎、山谷亦所不免,子才则无之 也。

或谓苕生面目肌理俱近于粗,似不及袁、赵之细腻。不知苕生之粗在面目,至肌理 则未尝不细腻也。且体裁较袁、赵为雅,学之者弊少。苕生有《京师》、《豫章》 、《固原》新乐府,《豫章》、《固原》失之直率,唯《京师》十四篇,兼元、白 、张、王、铁、崖、西崖之胜。

欧阳文忠之诗,才力最近昌黎,而情韵较胜西江之诗,陶彭泽以后,当推第一。介 甫、涪翁以刻酷搞之,然不及其自然也。其集中有以五古短篇怀人咏己者,盖本颜 延年《五君咏》。苕生怀人诸诗,宪章文忠,多可括诸人一生言行,而上追延年。

苕生论诗,于西江阿其所好,稍乖公允。至极推北地、信阳,力诋初白、樊榭,尤 为持论之偏。

苕生少与汪辇耘、杨子载、赵山南齐名。赵则略成体格,汪则寒瘦逼人,杨之新乐 府与五古庶可肩随苕生,惜其未能全美也。

苕生于广昌何鹤年极力扶奖,然鹤年亦失之寒瘦。苕生〔水气乘间出,山身向晚分 〕二训,最近鹤年。

苕生初寓金陵,感子才访己题壁之殷,于是作诗以题其诗、古文、骈体,极其推崇 ,然不存于集中,则不满于子才也。子才知其轻己,言不由衷,故题苕生集诗,晚 年亦删第一首,而且时刺苕生为粗才。至耘松于苕生,始曰:〔跋扈词场万敌摧〕 ,又哭之曰:〔久将身入千秋看,如此才应几代生?〕可谓推服至矣。乃观其集中 论诗称才子而遗己,遂题诗三首,第以才气推苕生,而阴致不满之意。后有知人论 世者,最宜于此索隐而持平。

苕生词学苏、辛、陈其年,而较为细腻。《九种曲》出于玉茗堂,而较为正大。古 文虽直举胸臆,空所倚傍,然仅可接李穆堂一派,非但不及魏叔子,并让子才出一 头地。

三家诗集皆有两本,袁、赵则晚年所手定;苕生一刻于京师,再刻于扬州,皆在身 后。论者多以再刻胜初刻,其实初刻经张瘦铜诸人所删改,多足为苕生功臣;再刻 则存其原本,且增入数十首应酬之诗,觉触目冗滥,反为白璧微瑕。以上论苕生。

耘松《十家诗话》,最为具知人之识,持千古之平。但其所为之诗,则效前人而尚 少简练。

耘松五七言古,意欲以议论之警辟,才力之新奇,独开生面,几于前无古人。然趁 韵凑句,殊欠雅健。且苕生性好诙谐,为诗则极严正。耘松禔躬以礼,而诗乃多近 滑稽之雄,使人失笑,较子才而更甚,何也?岂不善学东坡而堕入诚斋恶道耶!

耘松宦游南北数千里之外,所表见固皆不虚,而极险之境地,极怪之人物,皆收入 诗料,遂觉少陵、放翁之入蜀,昌黎、东坡之浮海,犹逊其所得所发之奇,可谓极 诗中之伟观也。

耘松七律格虽不高,而语无不典,事无不切,意无不达,对无不工,兼放翁、初白 之胜,非袁、蒋所能及也。

少陵《李潮八分小篆歌》,开诗中考据之端。而竹垞为诗,每好以此等为能事。耘 松才学宏富,亦好考据以见长,然吊诡搜奇,俱觉冗蔓可厌。近日此风盛行,而诗 遂同胥抄矣。

读苕生长篇,人或嫌其单薄;读耘松长篇,人多叹其典赡。然苕生本色极高,且精 光贯注,使人不敢逼视;耘松则近于掉书袋矣。盖苕生失在矜才,耘松失在逞博也 。

张船山之诗,多近袁、赵体,亦能自出新意。其《宝鸡驿题壁十八首》,力诋将帅 养痈,与耘松《拟老杜诸将十首》,同一忠愤。但矫变沉雄,俱不能及老杜。

明七子如何、李、沧溟诗,虽摹古未化,然其生平之行谊,各有卓然自立之处,所 以前人虽极力贬斥,诗究难泯。读三家之诗,须知三家之大节各有可传,不第以真 才本色鼎立一时,而耘松尤为醇美。

过求新巧,必落纤小家数。如子才〔殿上归来履几双,三分天下更分香〕,耘松〔 如此容华嫁穷羿,教他那得不分离〕之类,乃晚唐、元人恶派,以之入词曲可也。

耘松好作俚浅之语,往往如委巷间歌谣。若〔被我说破不值钱〕,〔一个西瓜分八 片〕等句,成何说话!耘松经学不深,而《廿二史劄记》,则多揭古人之隐,以自 见其识力之深微,觉《史通》、《史纠》诸书,犹为识小忘大。同时唯钱竹汀《廿 二史考异》,异曲同工;王礼堂《十七史商榷》,殊不及其精审也。至《陔馀丛考 》,则颇近于浅陋矣。

耘松于同时诸人,只以〔千秋〕二字推袁、蒋、王、钱四人,盖自以诗歌与袁、蒋 鼎立,考据与王、钱鼎立也。然王礼堂尊郑学太过,尚非千秋之人。以上论耘松。

三家馀论 曹子建《赠白马王彪》诗第六首,忽作旷达语,弥觉沉痛难为怀,而文势亦倍深曲 矣。少陵〔家乡既荡尽,远近理亦齐〕,〔反畏消息来,寸心亦何有〕等句,当从 此等脱胎。子才仿《赠白马》诗,只知蝉联而下,略无纡折,似全不知古人妙处。 蒋、赵五古,亦罕能于此著眼学古人也。

七古如太白〔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少陵〔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 得〕,昌黎〔将军欲以巧伏人,盘马弯弓惜不发〕,庐陵〔耳目所及尚如此,万里 安能制夷狄〕,东坡〔桃花流水在人世,武陵岂必皆神仙〕,山谷〔安知忠臣痛至 骨,世上但赏琼琚词〕,放翁〔亦知兴废古来有,但恨不见秦先亡〕等句,皆古人 妙处。三家富于才调,此等伸缩转换之妙,似未曾领取也。

高青丘〔此时何暇化明光,去照逃亡万家屋〕,〔当时不识颜平原,岂复知有张睢 阳〕,妙亦不减古人。五律之妙,少陵之后,李义山最为擅场。袁、赵力求新巧, 去少陵甚远。苕生《河口夜泊》等作,尚有少陵之遗,气格更胜义山也。

七律亦以少陵《诸将五首》为极则,义山、放翁、遗山为嗣音,本朝仅梅村、竹垞 间有少陵风格,三家则皆无之。学义山宜去其浮艳,学放翁宜去其滑碎。

子才长排如《禹陵》、《孝陵》、《庐山》、《王文成纪功碑》,虽错综变化不及 少陵,以视元、白、竹垞,则胜之矣,蒋、赵未能鼎峙也。

绝句诗,蒋、赵皆宋音,然蒋犹挺拔,赵则谐俗。袁虽间学唐人,亦少雅音。盖此 体自龙标、嘉州、梦得、樊川后,唯萨雁门、王渔洋堪接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