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诗派小序 刘克庄

山谷

国初诗人,如潘阆、魏野,规规晚唐格调,寸步不敢走作。杨、刘则又专为昆体,故优人有寻扯义山之诮。苏、梅二子,稍变以平淡豪俊,而和之者尚寡。至六一、坡公,巍然为大家数,学者宗焉。然二公亦各极其天才笔力之所至而已,非必锻鍊勤苦而成也。豫章稍后出,会萃百家句律之长,究极历代体制之变,蒐猎奇书,穿穴异闻,作为古律,自成一家,虽只字半句不轻出,遂为本朝诗家宗袓,在禅学中比得达磨,不易之论也。其《内集》诗尤善,信乎其自编者。顷见赵履常极宗师之,近时诗人惟赵得豫章之意,有绝似之者。

后山

后山树立甚高,其议论不以一字假借人,然自言其诗师豫章公。或曰:「黄、陈齐名,何师之有?」余曰:「射较一镞,弈角一著,惟诗亦然。后山地位去豫章不远,故能师之。若同时秦、晁诸人,则不能为此言矣。此惟深于诗者知之。文师南丰,诗师豫章,二师皆极天下之本色,故后山诗文高妙一世。然〈题太白画像〉云:『江西胜士与长吟,后来不忧身陆沈。』胜士谓饶德操也。按德操此诗去手污吾足之作,大争地位,太白非德操,遂陆沈耶?似非笃论。」

韩子苍

子苍蜀人。学出苏氏,与豫章不相接。吕公强之入派,子苍殊不乐。其诗有磨淬剪截之功,终身改窜不已,有已写寄人数年,而追取更易一两字者,故所作少而善。

徐师川

豫章之甥,然自为一家,不似渭阳,高自标树,藐视一世。同时诸人,多推下之,然集中不能皆善。旧传豫章见师川〈双庙〉诗,勉诸洪进步,今〈双庙〉诗不存,则其诗零落亦多矣。师川在靖康中,朝列有改名避伪楚讳者,师川名婢曰昌奴,朝士至则呼之,以名节自任,故其诗云:「直道庶几师柳下,不应四海独诗名。」可谓实录。诸人所以推下之者,盖不独以其诗也。

潘邠老

东坡、文潜先后谪黄州,皆与邠老游,其诗自云师老杜,然有空意无实力。余旧读之,病其深芜。后见夏均父读邠老诗,亦有深芜之评。

三洪

三洪与徐师川,皆豫章之甥。龟父警句,往往前人所未道,然早卒,惜不多见。驹父诗尤工,初与龟父游梅仙观,龟父有诗,卒章云:「愿为龙鳞婴,勿学蝉骨蜕。」是以直节期乃弟矣。驹父后居上坡,晚节不终,不特有愧于舅氏,亦有愧于长君也。玉父南渡后,为少蓬,闻师川召,有〈怀驹父〉诗云:「欣逢白鹤归华表,更想黄龙出羽渊。」然师川卒不能返驹父于鲸波之外,玉父爱兄之道至矣,余读而悲之。

夏均父

均父集中,如拟陶、韦五言,亹亹逼真,律诗用事琢句,超出绳墨,言近旨远,可以讽味,盖用功于诗,而非所谓无意于文之文也。然竦之诸孙,故其诗云:「堂堂文庄公,事业何峥嵘。」孟子曰:「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均父欲改之乎?其志亦可悲已。

二谢

吕紫微评无逸诗似康乐,幼槃诗似玄晖。按康乐一字百鍊乃出冶,玄晖尤丽密。无逸轻快有馀而欠工致,幼槃差苦思,其合玄晖者亦少。然弟兄在政、宣间,科举之外,有歧路可进身,韩子苍诸人,或自鬻其技至贵显,二谢乃老死布衣,其高节亦不可及。

二林

二林诗极少,曾端伯作〈高隐小传〉,云有诗文百二十卷,今所存十无一二。兄弟皆隐君子,不但以诗重。

晁叔用

喻汝砺作〈具茨集序〉云:「予曩游都城,与晁用道为同门生。后三十六年,识公武于涪陵,不知为用道子也。一日来谒,曰:『先公平生论著,自丙午之乱,存者特歌诗二百许篇,敢先生一言以发之。』又出其家谱牒,乃知其先君名冲之,字叔用,世所谓具茨先生者也。予耸然曰:『是吾用道耶!第今字叔用为小异耳。』方绍圣初,天下伟异豪爽绝特之士,离谗放逐,晁氏群从,多在党中,叔用于是飘然遗形,逝而去之,宅幽阜荫茂林于具茨之下,世之网罗,不得而婴也。暨朝廷诸公谋欲起之,乃复任心独往,高挹而不顾,世之荣利,不得而羁也。至于疾革,乃取平生所著书,聚而焚之,曰:『是不足以成吾名。』世之言语文章,不得而污也。然则吾叔用所以传于后世者,果于诗乎?顾其胸中必有含章内奥,而深于道者矣。宋兴,至咸平景德中,儒学文章之盛,不归之平棘宋氏,则属之清丰晁氏。二氏者,天下甲门也。文元公事章圣皇帝二十年,当是时,甄明旧仪,绪正礼乐,一时诏令,皆出其手,于是朝廷典章法度之事,非六籍之英,则三代之器也。迨其子文庄公继践西省,时文元公方请老家居也。宋宣献谓世掌书命者,惟唐新昌杨氏及见其子,而晁氏继之。叔用以文庄为曾大父,以文元公为高袓,家藏至二万卷,故其子孙淬掌励志,错综而藻缋之,皆以文学显名。予尝从叔用商近朝人物,嘉言善行,朝章国典,礼文损益,靡不贯洽,以诗鸣者,岂叔用之志也哉!虽然,叔用既已油然栖志于林涧旷远之中,遇事写物,形于兴属,渊雅疏亮,未尝为悽怨危愤激烈愁苦之音,其于晦明消长用舍得失之际,未尝不安而乐之也。呜呼,所谓含章内奥而深于道者非耶!秦汉以来,士有抱奇怀能,留落不遇,往往燥心污笔,有怨诽愤悷沈抑之思,气候急刻,不能闲退,古之词人皆是也。太史公作〈贾谊传〉,盖以屈原配之,又裁录其二赋焉。至谊论三代之陶世振俗,固结天下之具,与夫秦之所以暴兴棘亡,斩艾天下之术,则迁有所不录。岂谓谊一不平于其中,遂哀怨壹郁,泣涕以死,借使文帝尽用其言,谊亦安能有所建立于天下乎?惟深于道者,遁于世而不怨,发于词而不怒,君子是以知其必能有为于世者也。吾于叔用岂直以诗人命之哉!」此序笔力浩大,与叔用之诗相称。余读叔用诗,见其意度宏阔,气力宽馀,一洗诗人穷饿酸辛之态。其律诗云:「不拟伊优陪殿下,相随于蔿过楼前。」乱离后追书承平事,未有悲哀警策于此句者。晁氏家世贵显,而叔用不宜于此时陪伊优之列,而甘随于蔿之后,可谓贤矣。它作皆激烈慷概,南渡后放翁可以继之。

汪信民

吕荥阳居符离,信民为教官,从荥阳学,故紫微公尤推尊信民。其诗云:「富贵空中华,文章木上瘿。要知真实地,惟有华严境。」盖吕氏家世本喜谈禅,而紫微与信民皆尚禅学。

李商老

公择尚书家子弟也,东坡、山谷、文潜诸公皆与往还,颇博览强记,然诗体拘狭少变化。

三僧

三僧中,如璧诗轻快似谢无逸,亦欠工;祖可读书,诗料多无蔬笋气,僧中一角麟也;善权与可相上下。

高子勉

亲见山谷,经指授。记览多,如〈麦城〉诗押险韵,略无窘态。集中健语层出,紫微公乃以殿诸人何也?可升。

江子之

子我弟也。子我诗多而工,舍兄而取弟,亦不可晓。岂子我自为家,不肯入社,如韩子苍耶?

李希声

与徐师川、潘邠老诸人同时。

扬信祖

「吏道官官恶,田家事事贤」,唐人得意语也。

吕紫微

紫微公作〈夏均父集序〉云:「学诗当识活法。所谓活法者,规矩备具而能出于规矩之外,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也。是道也,盖有定法而无定法,无定法而有定法,如是者则可以与语活法矣。谢玄晖有言:『好诗流转圜美如弹丸。』此真活法也。近世惟豫章黄公首变前作之弊,而后学者知所趣向,毕精尽知,左规右矩,庶几至于变化不测。然予区区浅末之论,皆汉魏以来有意于文者之法,而非无意于文者之法也。子曰:『兴于《诗》。』又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今之为诗者,读之果可以使人兴起其为善之心乎,果可以使人兴观群怨乎,果可以使之知事父事君而能识鸟兽草木之名之理乎?为之而不能使人如是,则如勿作。吾友夏均父贤而有文章,其于诗,盖得所谓规矩备具而出于规矩之外变化不测者。后更多从先生长者游,闻圣人之所以言诗者,而得其要妙,所谓无意于文之文而非有意于文之文也。」余尝以为此序天下之至言也。然均父所作,似未能然,往往紫微父自道耳。所引谢宣城「好诗流转圜美如弹丸」之语,余以宣城诗考之,如锦工机锦,玉人琢玉,极天下巧妙。穷巧极妙,然后能流转圜美,近时学者,往往误认弹丸之喻而趋于易,故放翁诗云:「弹丸之论方误人。」又朱文公云:「紫微论诗,欲字字响,其晚年诗多哑了。」然则欲知紫微诗者,以〈均父集序〉观之,则知弹丸之语,非主于易,又以文公之语验之,则所谓字字响者,果不可以退惰矣。

〈总序〉

吕紫微作《江西宗派》,自山谷而下,凡二十六人,内何人表颙、潘仲达大观有姓名而无诗,诗存者凡二十四家。王直方诗绝少,无可采。馀二十三家,部帙稍多,今取其全篇佳者,或一联一句可讽咏者,或对偶工者,各著于编,以便观览。派中如陈后山彭城人,韩子苍陵阳人,幡邠老黄州人,夏均父、二林蕲人,晁叔用、江子之开封人,李商老南康人,祖可京口人,高子勉京西人,非皆江西人也。同时如曾文清乃赣人,又与紫微公以诗往还,而不入派,不知紫微去取之意云何,惜当日无人以此叩之。后来诚斋出,真得所谓活法,所谓流转圜美如弹丸者,恨紫微公不及见耳。派诗旧本,以东莱居后山上,非也。今以继宗派,庶几不失紫微公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