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诗格 白居易
创结束

为诗创须入意,解题目,然后放旷辞理。若为大诗,十六字一度结束。若为小诗,首末辞理相解,末句一时束,不难创意。

依带境

为诗实在对属,今学者但知虚实为妙。古诗云:“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此上句先叙其事,下句拂之。古诗:“昏旦变气候,山水含光辉。此并先势,然后解之也。

菁华章

诗有属对,方知学之浅深。古诗:“金波丽鹊,玉绳低建章”。此名对为丽也。

宣畅骚雅

为诗之体,节在裨益《国风》。古诗:“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参差。”今诗:“手持双鲤鱼,目送千里鸿。此雅意,无有浮艳也。

影带宗旨

文体直叙其意,语成文,影带回合,三向四通,翻皆流美。古诗云:“花飞织绵处,月落捣衣边”。又古诗:“朱门日照金生翠,粉蝶云横月放光”。

雕藻文字

夫文字须雕藻三两字文彩,不得全真致,恐伤鄙朴。古诗云:“初篁包绿箨,新蒲含紫茸”。又古诗:“日户昼辉静,月林霞影阴”。有此势,可精求之。

聊环文藻

为诗不论大小,须聊环文藻,得隔句相解。古诗云:“扰扰羁游子,营营市井人。怀金近从利,负剑远辞亲”。此第四句解第一句,第三句解第二句。今诗云:“青山辗为尘,向日无闲人。自古推高车,争利入西秦”此第三句解第一句,第四句解第二句。

杼柝入境意

或先境而入意,或入意而后境。古诗:“路远喜行尽,家贫愁到时。”“家贫”是境,“愁到”是意。又诗:残月生秋水,悲风惨古台。”“月”、“台”是境,“生”“惨”是意。若空言境,入浮艳;若空言意,又重滞。

招二境意

或于一句之中用物色,第五字招第二字为上格。今诗云:“乱石不知数,积雪如到门”。

精颐以事

若古文用事,又伤浮艳;不用事,又不精华。用古事似今事,为上格也。古诗云:“朝采南涧草,夕息西山足。”

褒赞《国风》

为时之道,义在裨益,言意皆有所为。古诗云:“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讽谏

为诗不裨益,即须讽谏,依《离骚》、《雅》。古诗云:“苍鹰独立行,众鸟不敢飞”。此乃自喻也。

语穷意远

为诗须精搜,不得语剩而智穷,须令语尽而意远。古诗云:“馀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又古诗:“前有寒泉井,了然水中月。”此语尽意未穷也。

束丽常格

为诗有当面叙事,内隐一字,古语皆有此体。《古诗》:“纠纠葛屦,可以复霜。”此云不可以复霜也,隐一“不”字也。又古诗:“海水知天寒。”此言不知也。又古诗:“黄鸟不恋枝。”此方岂不恋也。

叙旧意

每见为诗者,多于本事中更说旧意,须旧意更说新意。古诗:“细雨湿衣看不见,馀花落地更无声。”此是消息,不合更说。又古诗:“如何百年内,不见一人闲。”此旧意说新景为佳矣。

重叠叙事

每见为诗,上句说了,下句又说。文不相依带,只伤重叠。今诗云:“夜久冰轮侧,更深珠露悬。”“夜久”、“更深”是重也。

明五七言

凡为七言诗,须减为五言不得,始是工夫。今诗云:“风散池篁闻戏鸟,霞光粉壁见题诗。”今但言“池篁闻戏鸟,粉壁见题诗”亦得。又诗云:“金钿来往当春风,玉绳嗟它下秋汉。”此七言去两字不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