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孔稚圭

相关作品:共 38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30) 题目 (4) 注释 (8)
相关人物:共 2 位
位置:注释,共 6 首
百丈丹梯紫翠重,洞仙吹雪湿芙蓉①。
扪萝客有沧洲兴②,柱杖樽开北海从③。
供奉只看还李白④,北山早已檄周颙⑤。
酒阑沉醉忘归路,坐听菩提树里钟⑥。
【校注】 (1)洞仙:泛指仙人。吹雪:《拾遗记》:“周灵王起昆明之台,召诸方士……一人能以歌召雪。于是引气一喷,云起雪飞,坐者皆凛然。” 此喻江涛似吹雪。 (2)扪萝客:《酉阳杂俎·天咫》:“太和中,郑仁本表弟,不记姓名,尝与一王秀才游嵩山,扪萝越涧,境极幽夐,遂迷归路。”后遇月中之精,乃得出。沧洲兴:隐逸之志。 (3)北海:《后汉书·孔融传》载,孔融为北海相,好士,喜诱掖后进,宾客日盈其门,常笑曰:“座上客常满,尊中酒不空,吾无忧矣!”世称孔北海。 (4)供奉:在皇帝左右供职之官。李白曾任供奉之职,后赐金放还,重归江湖。 (5)北山:钟山。周颙:字彦伦,南齐汝南(今属河南)人。尝与孔稚圭隐居钟山,后出任海盐令,秩满晋京,再过钟山,稚圭乃作《北山移文》绝之。 (6)菩提树:又名摩诃菩提。《大唐西域记·摩揭陁国上》:“菩提树者,即毕钵罗之树也。昔佛在世,高数百丈,屡经残伐,犹高四五丈。佛坐其下,成等正觉,因而谓之菩提树焉。茎干黄白,枝叶青翠,冬夏不凋,光辉无变。” 此谓佛寺。 诗首联承楼;颔联以山泉之兴、北海之豪喻作者胸襟;颈联以李白放还、稚圭移文抒发高卧云山之愿;尾联承其意,归路已迷,坐听寺钟,皈依之意可见。
楼开南北乾坤正,目散江湖感慨赊。
二水风涛空赤壁①,三湘烟雨吊长沙②。
白云丹灶仙人窟③,青殿朱弦帝子家④。
全楚地灵天下望⑤,山川何必问龟蛇⑥。
【校注】 (1)二水:指长江、汉水。赤壁:山名。有三,均在今湖北省境内:一在赤壁市,为三国古战场,周瑜破曹操之所;一在武汉市江夏区,又名“赤矶”“赤圻”;一在黄冈市,又名“赤鼻矶”,苏轼作赋之所。 (2)三湘:或以湘江之潇湘、蒸湘、沅湘三支流为三湘,或以潇湘、资湘、沅湘为三湘,或以湘潭、湘乡、湘阴为三湘,均在今湖南省境内。此泛指今洞庭湖南北,湘江流域一带。吊长沙:西汉贾谊,上疏陈政事,言时弊,为大臣所忌,出为长沙王太傅,渡湘水,作赋以吊屈原。《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索隐述赞云:“屈平行正,以事怀王。瑾瑜比洁,日月争光。忠而见放,谗者益章。赋《骚》见志,怀沙自伤。百年之后,空悲吊湘。” (3)丹灶:道士炼丹之灶。江淹《别赋》:“守丹灶而不顾,炼金鼎而方坚。” (4)青殿:犹青宫,太子所居。孔稚圭《让詹事表》:“太子霞骞青殿, 日光春宫。”此指明代楚王宫殿。朱弦:朱色丝弦,喻乐器质地贵重。《礼记·乐记》:“清庙之瑟,朱弦而疏越。”帝子:皇帝子女的通称。明代建国,封太祖庶六子楚昭王桢于武昌。自洪武三年(1370)至嘉靖三十年(1551),祯、孟烷、季堄、季淑、均钝、显榕等相继封就藩于楚。故云。 (5)地灵:谓其地灵秀。王勃《滕王阁序》:“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望:景仰。 (6)龟蛇:指龟、蛇二山。以上两句谓全楚皆灵秀之地,何必仅问龟蛇二山。 全诗感慨古今,归美楚地之人杰地灵。
涧愧林惭夜鹄悲,凭谁续草北山移。
迷阳掩尽风华迹,莫向瑶阶问紫芝。
注:孔德璋《北山移文》:“蕙帐空兮夜鹄怨......故其林惭无尽,涧愧不歇。” 鲁迅诗云:“望帝终教芳草变,迷阳聊饰大田荒。”
附:《钟山风景区碑文》
华夏大地,美景无数,却有寥寥几处,深嵌历史而风光惊人。其中之一,在南京钟山之麓。此地山雄水碧,古迹连绵,徜徉其间,步步皆是六朝熏风,南唐遗韵;隐隐可见大明王气,伟人身影。每当清秋时节,重重悲欢归于枫叶,滔滔故事凝于静穆。山岚夕阳,明月林禽,真可谓中国文化之最高诗境也。
钟山风景,美则美矣,无奈龙虎际会,风雨苍黄,历尽浩劫,日渐颓芜。所幸得逢盛世,重新打点江山,南京人民于甲申之年启动整治宏图,斥资五十亿, 搬迁十三村,移民两万馀,增绿七千亩,新建栈道,呼集物种,辟出诸多公园, 重修两大陵墓,一时气象万千,如画卷新展,岭苑初洗,经典再现。金陵古城, 自此更可俯仰岁月,迎迓远近;中华文明,由此增一聚气之谷,读解之门。主事者命余作文,方落数语,已烟霞满纸,心旷神怡。余秋雨己丑秋文并书。
昼夜界成纵与横,谁家有此一棋枰?
吾人为子随翻覆,覆尽挥将笥里行。
注:○棋枰:棋局也。司空图 《丁巳元日》诗:“移居荒药圃,耗志在棋枰。”○翻覆:《文选·孔稚圭北山移文》:“岂期终始参差,苍黄翻覆。”吕延济注:“翻覆,不定也。”此言棋子之去取也。○笥:棋笥也。
But helpless Pieces of the Game He plays
Upon this Chequer-board of Nights and Days;
Hither and thither moves, and checks, and slays,
And one by one back in the Closet lays.
传家采笔,已看光粲孤星,定知盐絮清才,继述异时添凤藻;
贡君玉堂,幸未目迷五色,所惜齿牙余论,吹嘘无力上鹏霄。
注:《楚望楼联语笺注(娄希安)》:【作者原注】刘君孝推,山东沂水人,性行纯笃,劬学有成。民国四十年,应普通考试及格,翌年,复应高等考试及格,其时余与张默君、陈含光、沈刚伯诸先生,同典国文科目,而台湾师范大学高笏之主任,适受聘为高考国文组襄试委员,一日在闱中语余曰:顷得一卷,文既雅驯,字尤端秀,他日撤弥封后,幸示知其人姓名。余应之曰唯唯,及揭榜,君果获隽。主事者以前语告君,乃往谒高氏,承赠法帖甚多,一时传为佳语。君善诗词,兼工骈体文,六十三年以所著轩鹤轩诗,膺中山文艺基金创作奖,时论翕然归之,以为无愧色也,比岁任总统府参议,为前总统严公司笔札,昕夕维虔,罔敢自逸,方冀掞张鸿藻,咏歌中兴,而噩耗骤传,年寿遽止于此。不亦大可哀乎,君本病肾,又为街车所伤,于六十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谢世,春秋六十有七,女兆昌,能承其学,现肄业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尝撰杂文及长短句,斐然可观,识者目为才女云。
刘孝推(?—1980)笔名肖枢,山东沂水人,山东明湖文艺社成立,推任社长,名列李心吾之后,主持诗词书法,抗战时供职山东省府,后随驻军迁台,任财政部科员。民国四十年,高考及格,本职依例晋荐任。四十三年,前总统严公主台湾省政,拔充秘书,掌机要,司笔扎。省府改组,转任台湾产物保险公司专员,荐升专门委员。五十二年,调兼行政院参议,旋任总统府参议,以迄于今。《轩鹤轩诗》获得中山文艺基金创作奖。后因闪避街车,伤及前脑,不幸逝世,享年67岁。成氏有诗《喜霁虹孝推同至》《刘君孝推民国四十一年高闱典试所得士也寄示骈辞喜书长句》《贻霁虹“参事”、孝推“参议”》。刘孝推有诗《一九五一年秋和惕轩“委员”高闱典试》《奉和惕轩“委员”壬辰高闱巡视台北试场之作》《奉和惕轩“委员”壬辰高闱巡视台北试场之作》《有感寄惕轩师》《和惕轩师<瀛闱揭榜>韵》。刘孝推亦曾为典试委员。
孤星:唐崔曙作《奉试明堂火珠诗》云:“夜来双月满,曙后一星孤。”诗成传诵,因得名。次年卒,仅遗一女名星星。事见唐孟棨《本事诗·征咎》、《太平广记》《崔曙》引《明皇杂录》、《唐诗纪事》。后称人死后仅遗孤女者为曙后星孤。指刘的女儿刘兆昌(见作者原注)。此联上句是从其女入手,结合下分句的盐絮才,孤星一句应是以崔曙的女儿为喻。
盐絮:指妇女有文才。
继述:继,承受,继承。述。遵循。
异时:.以后;他时。
凤藻:美丽的文辞。
贡君玉堂:“元朝王冕《谢友惠温生笔》“为君贡之白玉堂,黼黻华衮开天章”。贡:封建时代给朝廷荐举人才。“君”指逝者,“玉堂”则以翰林院代指通过高等考试。
目迷五色:唐李程应试作《日五色赋》,主考未能辨识其才,遂落第。后经杨于陵推荐,始补擢登科。宋苏轼《送李方叔》:“平生谩说古战场,过眼终迷日五色。”用以讽喻考官眼力不足,不识真才。作者为其考官,幸未目迷五色,指自己还是有慧眼识人才。
齿牙余论:谓口头随意褒美之辞。《南史·谢朓传》 :“朓好奖人才。会稽孔顗粗有才笔,未为时知,孔圭尝令草让表以示朓。朓嗟吟良久,……谓圭曰:‘士子声名未立,应共奖成,无惜齿牙馀论。’”
贡君玉堂,幸未目迷五色,所惜齿牙余论,吹嘘无力上鹏霄:指成氏为刘参加高等考试时国文科目的评审老师之一,庆幸自己有慧眼识人才,只可惜自己对他的称赞言辞微末,无法使其更上一层楼。
张默君:见【寿联84.寿张考试委员默君】。
陈含光:见【寿联86.寿陈先生含光】。
沈刚伯:见【挽联166.挽沈院长刚伯】。
典:主持,主管。
高笏之:见【挽联110.挽高教授笏之】。
襄试:考试用语。指襄助办理考试。明清科举乡、会试均设主考及同考官,同考官襄同阅卷。
闱:科举时代称试院:春闱。秋闱。
弥封:指把试卷上填写姓名的地方折角或盖纸糊住,以防止舞弊。
法帖:名家书法的拓本或印本。《旧五代史·晋·郑玄素传》:“玄素好收书,而所收钟王法帖,墨迹如新。”
获隽:科举考试得中。《元诗选》雅琥《正卿集》《题周昉明皇水中射鹿图》:“马前十论效驱策,君王已贺获隽功。”
翕然:一致称颂。
比岁:每年,连年。 《管子·枢言》:“一日不食,比岁歉;三日不食,比岁饥;五日不食,比岁荒。”
前总统严公:严家淦(1905-1993),字静波,江苏省吴县(今苏州市)人,曾任中华民国总统。
笔札:指公文、书信。出自《汉书·楼护传》:“与谷永俱为五侯上客,长安号曰‘谷子云笔札,楼君卿唇舌’,言其见信用也。”
昕夕:朝暮。 出自明唐肃《丹崖集·日观赋》:“且臣闻日者众阳之宗,大君之象,出入以时,昕夕靡爽。”
掞张:铺张,浮夸。
鸿藻:雄伟的文章。
笺:
1.刘君孝推,一九五二年高闱典试时所得士也,寄示骈辞,喜题长句:
有士辉南选,高文动辈俦;披笺云锦绚,点笔露珠稠;剑许双龙合;(谓曾君霁虹)楼看五凤修,怜才如望岁,不负稻江秋。
2.贻霁虹参事,孝推参议:
曾君霁虹,近撰寿严***(缺三字)骈文,为时传诵。刘君孝推则以手书诗稿,获中山文艺奖金。两君皆高等文官考试及第,二十年来,承以师礼相加,独存古风,足砭时习,秋闱坐雨,载览嘉篇,不觉愧喜交集也。
碧海珠增曜,斯文未陆沉,九能归二妙,一字抵千金,翰藻规遗制,焦桐洽赏音,识途吾自愧,骥足喜骎骎。
3.上联全句隐用崔曙事。
盘材为粤秀所钟,有猷有守,无党无偏,谋国矢公忠,曾预岩廊三独坐;
耆齿与伏生相埒,既博既文,亦玄亦史,等身饶述作,合称旷代一奇人。
注:《楚望楼联语笺注(娄希安)》: 时间:1979年8月22日。
王云五,见【寿联50.寿王资政云五】。
盘材:有大才干的人。
有猷有守:《尚书·洪范》:“凡厥庶民,有猷有为有守。
无党无偏:形容处事公正,没有偏向。宋·范仲淹《王者无外赋》:“令出惟行,宁分乎远者近者;德广所及,但见乎无党无偏。”
矢:同“誓”。立誓到死不改变意志。
岩廊:高峻的廊。 出自《汉书·董仲舒传》:“盖闻虞舜之时,游于岩郎之上,垂拱无为,而天下太平。”注引晋灼:“堂边庑。岩郎,谓严峻之郎也。”廊,古作“郎”。后以喻庙堂和朝廷。
三独坐:汉臣僚朝会,一般接席而坐。只有最高级的官僚,或皇帝特许的人才得独坐一席。御史中丞、司隶校尉、尚书令是诸官的首长,京师号为三独坐。见《后汉书·宣秉传》。
埒:等同:“故吴诸侯也,以即山铸钱,富~天子。”
既文既博,亦玄亦史:出自南朝齐骈文家孔稚圭《北山移文》世有周子,隽俗之士。既文既博,亦玄亦史。既能为文,学问也渊博,既通玄学,亦长于史学。
笺:两腰复字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