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陈舜英

相关作品:共 124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注释 (4) 正文 (121)
相关人物:共 6 位
共 6 首
石祁子 朝代:先秦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春秋时卫国人。
父石骀仲为卫大夫,死后无嫡子,有庶子六人争当继承者。
掌卜之人谓之曰若沐浴佩玉,则得吉兆。
五人皆听从其言。
独石祁子以为持亲丧,不沐浴佩玉,人称心正知礼。

子常 朝代:先秦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一作囊瓦。
春秋时楚国人。
楚令尹。
因听费无忌谗言,致郤宛自杀,遭国人非议,乃诛无忌以谢众。
楚昭王八年,伐吴兵败。
后蔡昭侯、唐成公来朝,因索美裘、佩玉与骏马不得,留之三岁,遂以贪名闻于诸侯。
吴蔡联军攻楚时,子常兵败于柏举,楚郢都失陷,亡奔郑国。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前491
【介绍】: 春秋时蔡国国君,名申。
悼侯弟。
昭侯十年,朝楚昭王,持美裘、佩玉各二,献其一于昭王,自用其一。
楚相子常欲之,不与。
子常谗蔡侯于昭王,被留楚三年,献裘乃得归。
后与吴王破楚,入郢。
吴去,楚昭王复国,攻蔡,蔡侯告急于吴,吴以蔡远,约迁近易救。
昭侯私许,不与大夫计。
吴救蔡,迁蔡于州来。
昭侯将朝吴,大夫恐其复迁,使人杀之。
在位二十八年。
谥昭。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元上元人,字文举。
杨刚中子。
承其家学。
工古文。
初为江浙行省掾,历江浙儒学提举,迁太常博士。
有《佩玉斋类稿》。

元诗选
翮字文举,上元人。
父刚中,字志行,大德间,仕至翰林待制卒,有《霜月稿》。
翮初为江浙行省掾,至正六年,官休宁主簿,历江浙儒学提举,迁太常博士卒。
按文举所著有《佩玉斋类稿》,刻于至正间。
陈众仲、虞伯生、杨廉夫皆为之序。
而刘仔肩别采其诗入《皇明雅颂正音》。
又杨基《眉庵集》悼杨文举博士诗有云:「白发苍髯老奉常,乱离终喜得还乡。
」知其卒于洪武初也。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1292—1355
【介绍】: 元婺州兰溪人,字文可。七岁力学如成人,年十三为乡正。刘贞为浙东宪府掾,辟为从事,后荐署兴化路儒学录,以母老辞不就。博学,尤善为诗,词句清丽,有唐人风。有《药房樵唱》。
元诗选
景奎,字文可,婺州兰溪人。
七岁力学如成人,年十三为乡正。
所居去县二十里许,尝独行,夜遇虎,适有持梵具来者,急手取铙若钹槌击之,声震厓谷,虎乃惊逸。
归拜其亲,颜色衎衎如平常。
年三十,会海道万户刘贞为浙东宪府掾,辟为从事。
明年贞去,景奎亦归,绝意仕进。
久之,用部使者荐,署兴化路儒学录,以母老辞不就。
至正十五年卒于家,年六十四,同郡黄侍讲溍为作墓志。
文可于书无所不读,发为诗歌,词句清丽,有唐人之风。
尤好论诗,钩取骚选粹辞奥语,为书曰《诸家雅言》,其所自著曰《药房樵唱》。
宋濂序之曰:公以雄逸之资,济通明之识,著于篇翰。
雕龙彩凤,不足为之丽;冲飙激浪,不足为之豪。
其悽惋也,则孤猿夜号,松露初滴。
其雅驯也,则冠冕佩玉,俨趋廊庙。
由其才无不兼,所以体无不备。
子履仙,居县儒学教谕,亦以诗名,年四十而文可没,为其父撰行状,如见文可之为人焉。

人物简介

林熙春,字志和,号仰晋,生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海阳龙溪宝陇村(今潮安庵埠)人。出生后父母相继亡故,家境中落,全凭嫂嫂抚养成人。但据志书所载,林熙春于明万历十一年(1583年)中进士后,授四川巴陵县令,不久即“以内艰归”。所谓“内艰”,即母丧(按,俗称父丧为外艰,母丧为内艰,统称丁忧,丁艰)。据此,乃母似应逝于他登第授官之后。当然,这也不排除林熙春视嫂为娘的可能。据称,林熙春为报答嫂恩,登第后还特为其嫂在屋旁挖塘放养乌耳鳗,抵今池塘尚在。

司徒林忠宣公传

林熙春字志和别号仰晋海阳龙溪人登万历壬午举人联捷癸未进士授巴陵令清浮粮豁差役为治井然有序丙戌觐回闻讣归服阕赴部补将乐视巴陵之政而更广之崇学宫建龟山祠前后二邑不手民间一钱两邑之民去后祀之不忘行取擢户科给事历礼科右兵科左工科都因事建白具掖垣疏草中而最著者参东封减织造又如请免入彝采回青尊朝体而塞彝祸于今为制可谓言关国计者矣军政拾遗之事起一时勾斥言官三十四人圣怒不测阁臣疏救而各官降杂职蒙臣疏救而各官为民震叠之下掖垣逡巡申救公疏轮次属刑科都侯廷佩乃气沮色变废然避也公毅然首列率同官抗疏入宁不知严谴在前窜逐在后固不忍青琐吞声朝堂黯色以默为容已耳既而降调家食二十六载未曾只字长安即政府李公廷机叶公向高同年最昵并绝竿牍则他人可知矣丙午从茶陵州判量移贺县至庚申恩诏起废始以南仪部赐环随转光禄少历升添注太仆少右通政太仆寺卿管少卿事添注太常寺卿简大理寺卿所任各能其官其在囧贰恤马户革常例马政赖之以脩值玉田兵变叱驭而入面谕解散布告朝廷威德众皆投戈谓非素望精诚何以猝然得此于乱卒也其在囧正奉敕总理京边马政年终命迫一月之内简乘三万馀骑合武弁而殿最之无不克当非识力警练而能之乎其在廷尉旧详堆积如山约属分理弊绝风清不忍囹圄多一日之冤因使案牍洗数年之滞诸所条陈如苏牵累省繁文酌参驳与夫约民约官十六款俱已奉旨举行使公而久于其位明刑平法盖庶几矣时虽珰祸未起然票儗中留揽权授指其端已露公六疏乞休所谓见几而作不俟终日者与又以忠谏老成眷孚者素遂晋户部左侍郎予告仍俞尚书李宗延等之请敕将当日抗疏事情宣付史馆特赐驰驿有司优礼真异数也南旋不一月而魏崔炎腾缙绅祸及知交贻书明哲相庆而公若惄然有大不安者丁卯以前闻朝端有一举动未尝不当食废箸及龙飞乾奋而后喜可知也盖其忠爱性成喜愠不见古称知有其国而不知有其身者于公信之前后立朝未尝依一门户今天下南北东西惟粤东仕路最清于公可槩见矣居乡凡桑梓利病始终不遗馀力诸所兴草如争监税释疲役倡建凤凰台三元塔修玉简塔筑铳城于海口浚三利溪修龙头东集等桥使形势增门户固舟楫便利不为小补复倡修文庙贤祠捐赀赎浮屠田百亩为诸生科试卷资此利之在一郡者又如筑许陇堤桥建文昌阁创龙溪会馆减龙溪里役十分之四其作兴人文便益居户此利之在一乡者至于下士恤民隐恶扬善虽至年爵已隆村氓贱隶未曾不和颜相待人之为所接者如坐春风中祥蔼披拂潮之众自贵及贱老及幼未有不乐道林司农者此人人所同然也间有匪类自弃亦终为公所容而其人不及知又或济危扶倾趍人之事而人又不及知然则公之见知于人者犹其大槩矣若夫孝友天笃踰六丁艰孺慕不衰抚弟昆老幼如一日和气所钟膝下振振至四十馀人享寿八十考终而逝以当道题请蒙恩祭葬而郡邑绅庶奔哭几前者至庭不容拜亦可以见三代之直道犹存而上天之报施仁人不为无意矣余历览邑中诸先达惟中离薛子在朝在野气节风度于公今昔一揆然每以中离坎于仕不获竟厥施为恨今而得尽睹之于司农何快如之又惟古所称社稷臣以安社稷为悦及夫乡先生生有功德于民没可祀于社者非此不足以拟公非公又谁足以当此耶公勤于著述又喜吟咏所著有赐閒草赐还草赐传草城南书庄草掖垣疏草行世学者多宗之嗣后朝廷追念殷切特赠三代尚书谥忠宣公论殆久而弥彰云

赞曰五岭之南百粤之东卓生伟人林左司农谦卑以牧允出自中直大而方即赋乃躬脩髯广额曰貌有颙我闻在昔温厉安恭求诸今日庶乎见公揆兹素履表厥遗丰两仕为令乐只何融四垣既历正色何恭廿载家食敦睦何雍形虽三变道本无穷潜见飞跃公其犹龙六卿晚陟寅协载同帝嘉乃德老成直忠归真反朴急流维风云胡能此至至终终呜乎太山云出天下雨濛朝既嘉赖乡复被蒙休休仪表烱烱德容仪写人目德留人衷衣裳我觏佩玉其瑢赞以赞德匪像是供兴歌赤舄徒仰乌弓永言法则世也其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