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谭嗣同

相关作品:共 51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注释 (19) 正文 (31) 题目 (12) 序 (6) 子标题 (1)
相关人物:共 42 位
位置:注释,共 12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始皇承天,越受帝命。
业超上世,歼周灭郑。
七雄靡馀,六国是并。
功齐太古,道深前王。
埒炎均昊,美冠颛黄。
通灵七代,敬构商堂。
纵圣凝贤,将记百几。
奄蔼馀辉,蜚声万祀。
按:(附考山在海盐县南十八里海上始皇东游登此望海又名秦望亦名秦径始皇美人死葬山下有美人庙又相传五百童女避秦难于此后得仙今尚有秦皇石桥柱十二没于沙中山下长堤沿海为始皇驰道山下有秦溪庙前有飘松一株伐去复生时显戈甲光怪之异云碑系梁天监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右判史敬素立字多磨灭不能全载按宋王象之舆地碑记目曰始皇碑在嘉兴县意即此碑然不知何年移郡城耳)
黑风吹瓠瓠不流,冒顿夜断强王头。
黄金留犁搅玉斗,一饮一石酥驼秋。
眼红啽呓生血聚,汗滴石楼湿青雨(石汗盖骨髓隐语也)
鬼妻扣骨骨欲应,精禽飞来作人语。
黄云压日日欲颓,将军回首李陵台。
君不见汉家西风凋细柳,老上单于誇好手,棘门胡卢可盛酒。
附:张宪和辞
持尔月支头,饮我虎士颈,虎士饮之怒生瘿。猩红酒熟黄金柈,淋漓犹疑血未乾。雄心如剑四五动,倒蘸狼山海波涌。帐前按剑千熊罴,耳热听我歌谷蠡。此杯持劝蔺夫子,乌能持劝武阳儿。

李费和辞
先生作月氏王头饮器歌虽李长吉复生不能斗其雄棘门胡卢盖托今反面事雠者读者不知其微费僣和之
太白入月月欲颓,胡风吹度白龙堆。血函模糊截仇首,半䯛刳作玻璃杯。目眦生红酒微襭,戎王胸堂沃焦热。青毡帐下唱胡歌,三十六国肝胆裂。金篦搅红红欲凝,脑中犹作铜龙声。千年古恨恨未平,怨魂飞作精卫精。君不见漆身复仇仇未复,地下义人吞炭哭。

余读费辞,为之击几而歌。费真狐精也。时铁门和者称张宪,明日费辞至,宪拜之曰:“吾当放君一头。”取己作而焚之。余复技痒,作些月氏头歌令费和之,费谢曰:“某气竭矣。”
呜呼老氏颅,大如斗,眼中燐,吹欲腥,游魂夜哭灯前走。梦呼老氏颅在手,倒泻一声索郎酒。呜呼饮月氏,酒船不倒刘伶尸,酒淋汝颅胡用悲。君不见左贤截落血丸顶,藜蒺营边作溺皿。

顾亮和辞
月氏王头歌古作数十篇未有能发其雄愤者及观先王之作皆是玉楼鬼不能道者发其千载雄愤为古今绝唱一时和者不许张宪而独称赏李费费真狐狸精也亮不敏何敢望费以先生之命僣和之
月氏肉,碎如雪,月氏颅,颈如铁。快剑一斫天柱折,留取胡卢饮生血。冒顿老魅呼月精,夜酌葡萄陇月明。鬼妻蹋地号我天,可汗天灵哮虎声嘶酸。于乎颅兮颅兮汝勿悲,我今酌汝金留犁。黔州都督有血顶,精魂夜夜溺中啼。
贵主徽音美,前朝典命光。
鸿名垂远近,哀诔著兴亡。
托体皇枝贵,承休圣善祥。
母仪惟谨肃,家法在矜庄
上苑秾桃李,瑶池小凤凰。
鸾音青绣屉,鱼笏皂罗囊。
沉燎熏炉细,流苏宝盖香。
禊期陪祓水,茧馆助条桑。
绿綟芃兰佩,红螭薤叶璋。
锡封需大国,唤仗及回廊。
受册威仪定,传烽羽檄忙。
司舆停卤簿,掌瑞彻珩璜。
婺宿明河澹,薇垣太白芒。
至尊忧咄吒,仁寿涕彷徨。
郦邑年方幼,琼华齿正芳。
艰难愁付托,颠沛惧参商。
文葆怜还戏,胜衣泣未遑。
从容咨傅母,倥急询貂珰。
传箭闻严鼓,投签拊床
内人缝使甲,中旨票支粮。
使者填平朔,将军带护羌
宁无一矢救,足慰两宫望。
盗贼狐篝火,关山蚁溃防。
逍遥师逗挠,奔突寇披猖。
牙纛看吹折,梯冲舞莫当。
妖氛缠象阙,杀气满陈仓。
天道真蒙昧,君心顾慨慷。
剖慈全国体,处变宗潢
胄子除华绂,家丞具急装。
敕须离禁闼,手为换衣裳。
社稷仇宜报,君亲语勿忘。
遇人耑退让,慎己旧行藏。
国母摩笄刺,宫娥掩袂伤。
他年标信史,同日见高皇。
元主甘从殉,君王入未央。
抽刀凌左阖,申脰就干将。
啑血彤闱地,横尸紫籞汪。
绝吭苏又咽,瞑睫倦微扬。
裹褥移私第,沾胸进勺浆。
誓肌封断骨,茹戚吮残创。
死早随诸妹,生犹望二王。
股肱羞魏相,肺腑恨周昌。
贼遁仍函谷,兵来岂建康。
六军剺面恸,四海遏音丧。
故国新原庙,群臣旧奉常。
赗圭陈厌翟,题凑载辒辌。
隧逼贤妃冢,山疑望子冈。
衔哀存父老,主祭失元良。
诀绝均抔土,飘零各异方。
衣冠嬴博葬,风雨鹡鸰行。
浩劫归空壤,浮生寄渺茫。
玉真图下发,申伯劝承筐。
沅浦馀尧女,营丘止孟姜。
君臣今世代,甥舅即蒸尝。
汤沐乡亭秩,家门殿省郎。
凄凉脂粉硙,零落绮罗箱。
宅枕平津巷,街通少府墙。
昼閒偕妯娌,晓坐向姑嫜。
偶语追铜雀,无聊问柏梁。
豫游推插柳,胜迹是梳装。
菡萏鸳鸯扇,茱萸鹦鹉觞。
大庖南膳厂,奇卉北花房。
暖阁葫芦锦,温泉豆䓻汤。
雕薪狮首炭,甜食虎睛糖。
壮丽成焦土,榛芜拱白杨。
麋游鳷鹊观,苔没斗鸡坊。
荀灌心惆怅,秦休志激昂。
崩城身竟殒,填海愿难偿。
命也知奚憾,天乎数不臧。
累歔床箦语,即窆寝园傍。
半体先从父,遗骸始见娘。
黄泉母子痛,白骨弟兄殇。
夙昔铜驼泣,诸陵石马荒。
三年修荇藻,一饭奠嵩邙。
寒食重来路,新阡宿草长。
溪田延黍稼,陇笛卧牛羊。
朽壤穿蝼蚁,惊沙起鸹鸧
病樗眠废社,衰苇折寒塘。
列刹皇姑寺,驮经内道场。
侍鬟练行,小像刻沉香。
玉座悬朱帐,金支渡法航。
少儿添画烛,保媪伴帷堂。
露湿丹枫冷,星稀青鸟翔。
幡旄晨隐隐,铃镊夜将将。
控鹤攀龙驭,骖麟谒帝阊。
灵妃歌缥缈,神女笑徜徉。
苦雾迷槐市,雌霓绕建章。
归酅思五庙,涉汉泪三湘。
柔福何惭宋,平阳可佐唐。
虞渊瞻返日,蒿里叫飞霜。
自古遭兵扰,偏嗟拥树妨。
鲁元驰孔亟,芊季负仓黄。
漂泊悲临海,包含耻溧阳。
本朝端阃阈,设制胜岩疆。
处顺惇恭俭,时危植纪纲。
英声超北地,雅操迈东乡。
新野坟松直,招祗祠柏苍。
薤歌虽惨澹,汗简自辉煌
谥号千秋定,铭旌百祀彰。
秦箫吹断续,楚挽哭沧浪。
附:松江张宸长平公主诔曰长平公主者明崇祯皇帝女周皇后产也甲申之岁淑龄一十有五皇帝命掌礼之官诏司仪之监妙选良家议将降主时有太仆公子都尉周君名世显者将筑平阳以馆之开沁水以宅之贰室天家行有日矣夫何蛾贼鸱张逆臣不诫天子志殉宗社国母嫱嫔慷慨死焉公主时在稚龄御剑亲挥伤颊断腕颓然玉折霣矣兰摧贼以贵主既殒授尸国戚覆以锦茵载归椒里越五宵旦宛转复生泉途已宫龙髯脱而剑远兰薰罢殿蕙性折而神枯顺治二年上书今皇上九死臣妾局蹐高天髡缁空王庶申罔极金钱上不许诏求元配命吾周君故剑是合土田邸第牛车锡予有加称备物焉嗟夫乘凰扇引定情于改朔之朝金犊车来降礼于故侯之第人非鹤市慨紫玉之重生镜异鸾台看乐昌之再合金枝秀发玉质含章逢德曜于皇家迓桓君于帝女然而心恋宫帷神伤辇路重云毕陌何心金榜之门飞霜谷林岂意玉箫之馆弱不胜悲溘焉薨逝当扶桑上仙之日距秾李下嫁之年星燧初周芳华未歇呜呼悲哉都尉君悼去凤之不留嗟沉珠之在殡银台窃药想奔月以何年金殿煎香思返魂而无术越明年三月之吉葬于彰义门之赐庄礼也小臣宸薄游京辇式睹遗容京兆虽阡谁披柘馆祁连象冢祇叩松关拟伤逝于子荆朗香空设代悼亡于潘令遗挂犹存敢再拜为之诔云○又孙承泽春明梦馀录曰公主名徽娖
花覆七楼红十里。
遍数东南,此树曾无比。
碧海扶桑差可拟,绿云稠叠丹霞绮。

叹息唐昌遗玉蕊。
奕叶蟠根,今日能留几。
一宿只园怀帝子,梦魂何处空烟水。
按:【原注】山当无锡、江阴、常熟三县之界,上有古观音院山茶一株,传为梁昭明太子手植,首句载《虞山志》,明嘉隆间树朽,萌蘖复生,今犹未及其半也。
千载枯棋剩残局,一蓑烟雨羡渔翁。
觚棱梦远松窗静,铁板声高剑气雄。
遣闷偏宜微醉后,寻梅独啸野桥东。
古今恨袅茶烟碧,都在庄生蝶影中。
按:【附】
文华堂《除夕感怀敬赠 梅云先生并寄渝南天游兄用谭嗣同韵》
开智启蒙凭博客,荧屏幸识紫芝翁。
衣冠昏浊眸当裂,诗酒风流心自雄。
正气歌常铭座右,渊明石可隐篱东?
桃符一副除魑魅,聊把遐情寄郢中。

谭嗣同《除夕感怀》
旧作除夕诗甚夥,往往风雪羁旅中,拉杂命笔,数十首不能休,已而碎其稿,与马矢车尘同朽矣。今见饶君作,不觉蓬蓬在腹,忆《除夕商州寄仲兄》:“风樯抗手别家园,家有贤兄感鹡原。兄曰嗟予弟行役,不知今夜宿何村。”风景不殊,幽明顿隔,呜矣陈言,所感深焉,亦不自知粗放尔许。
断送古今惟岁月,昏昏腊酒又迎年。
谁知羲仲寅宾日,已是共工缺陷天。
桐待凤鸣心不死,泽因龙起腹难坚。
寒灰自分终消歇,赖有诗兵斗火田。

内顾何曾足肝胆,论交晚乃得髯翁。
不观器识才终隐,即较文词势已雄。
逃酒人随霜阵北,谈兵心逐海潮东。
飞光自抚将三十,山简生来忧患中

年华世事两迷离,敢道中原鹿死谁。
自向冰天炼奇骨,暂教佳句属通眉。
无端歌哭因长夜,婪尾阴阳剩此时。
有约闻鸡同起舞,灯前转恨漏声迟。

我辈虫吟真碌碌,高歌商颂彼何人。
十年醉梦天难醒,一寸芳心镜不尘。
挥洒琴尊辞旧岁,安排险阻著孤身。
乾坤剑气双龙啸,唤起幽潜共好春。
帝子不来,山鬼夜哭。
被我萝衣,坐彼丛竹。
明月兮皎皎,怜予兮幽独。
山鬼孤啸,帝子悲歌。
坐彼幽岩,被我女萝。
清泉兮泠泠,伴予兮吟哦。
注:谭壮飞《画兰》诗云“ 雁声吹梦下江皋,楚竹湘帆起暮涛。帝子不来山鬼哭,一天风雨写离骚。”
古冢柏奇名“转枝”,人间风雨许君知?
荣枯消息费沉思。

文字祖宗惊梦碎,斧斤“革命”至于斯!
残桩无语夕阳时。
注:仓颉庙,在仓颉故里陕西省白水县史官乡史官村,占地十七亩。庙内皆古柏,传为仓颉手植之“魁星柏”,据闻与黄帝手植“轩辕柏”同时。仓颉墓上原亦有古柏,分四枝,每岁有一枝枯萎,次年枯枝复生,另一枝接着枯萎,如是轮番枯荣,千年不衰,故名“转枝柏”,文革中被伐去,残桩尚存。
四念处观除世贪,四神足习复何耽?
具成七定开三径,忉利天中正法参。
注:《长阿含经·阇尼沙经》:“如来、至真善能分别说四念处。何谓为四?一者内身观,精勤不懈,专念不忘,除世贪忧。外身观,精勤不懈,专念不忘,除世贪忧。受、意、法观,亦复如是,精勤不懈,专念不忘,除世贪忧。内身观已,生他身智;内观受已,生他受智;内观意已,生他意智;内观法已,生他法智。是为如来善能分别说四念处。……如来善能分别说七定具。何等为七?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是为如来善能分别说七定具。……如来善能分别说四神足,何等谓四?一者欲定灭行成就修习神足。二者精进定灭行成就修习神足。三者意定灭行成就修习神足。四者思惟定灭行成就修习神足,是为如来善能分别说四神足。”又:“如来。至真自以己力开三径路,自致正觉。何谓为三?或有众生亲近贪欲,习不善行,彼人于后近善知识,得闻法言,法法成就,于是离欲舍不善行,得欢喜心,恬然快乐,又于乐中,复生大喜;如人舍于粗食,食百味饭,食已充足,复求胜者。行者如是,离不善法,得欢喜乐,又于乐中,复生大喜,是为如来自以己力开初径路,成最正觉。又有众生多于瞋恚,不舍身、口、意恶业,其人于后遇善知识,得闻法言,法法成就,离身恶行、口、意恶行,生欢喜心,恬然快乐,又于乐中,复生大喜;如人舍于粗食,食百味饭,食已充足,复求胜者。行者如是,离不善法,得欢喜乐,又于乐中,复生大喜,是为如来开第二径路。又有众生愚冥无智,不识善恶,不能如实知苦、习、尽、道,其人于后遇善知识,得闻法言,法法成就,识善不善,能如实知苦、习、尽、道,舍不善行,生欢喜心,恬然快乐,又于乐中,复生大喜;如人舍于粗食,食百味饭,食已充足,复求胜者。行者如是,离不善法,得欢喜乐,又于乐中,复生大喜,是为如来开第三径路。”又:“时,梵童子于忉利天上说此正法,毗沙门天王复为眷属说此正法,阇尼沙神复于佛前说是正法,世尊复为阿难说此正法,阿难复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说是正法。”
释:忉利天上,正法流传;阇尼沙经,亲身演说。四念处专,四神足定,七定具成,三径路开。深知圣道四谛,同證如来三印。
受触相乘见网成,织来六十二纵横。
若将诸有根芽断,直向泥洹净处生。
注:《长阿含经·梵动经》:“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生常论,说:‘我、世间是常。’彼沙门、婆罗门于此生智,谓异信、异欲、异闻、异缘、异觉、异见、异定、异忍,因此生智,彼以希现则名为受,——乃至现在泥洹,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生常论,言:‘世间是常。’彼因受缘,起爱生爱而不自觉知,染著于爱,为爱所伏,——乃至现在泥洹,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生常论,言:‘世间是常。’彼因触缘故,若离触缘而立论者,无有是处,——乃至现在泥洹,亦复如是。诸有沙门、婆罗门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各随所见说,彼尽入六十二见中,各随所见说,尽依中在中,齐是不过。犹如巧捕鱼师,以细目网覆小池上,当知池中水性之类,皆入网内,无逃避处,齐是不过。诸沙门、婆罗门亦复如是,于本劫本见、末劫末见,种种所说,尽入六十二见中,齐是不过。” 又:“若比丘于六触集、灭、味、过、出要,如实而知,则为最胜,出彼诸见。如来自知生死已尽,所以有身,为欲福度诸天、人故,若其无身,则诸天、世人无所恃怙,犹如多罗树断其头者,则不复生。佛亦如是,已断生死,永不复生。”
释:一有触受爱缘,尽成六十二见。细目重重,忽然有网;清池寂寂,顷刻无鱼。若知诸见非正,皆出染识;便得我闻如实,径离幻网。
挥毫司命簿中书,夭寿无情尽在予。
好学积仁庸得易?哀陈泣诉莫能纾。
注:○司命:掌生死之神。《庄子·至乐》:“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子骨肉肌肤。”司命簿即生死簿也。○夭寿句:《楚辞·大司命》:“纷总总兮九州,何寿夭兮在予。”○好学:《论语·公冶长》:“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此译智也。积仁:《史记·伯夷列传》:“若伯夷、叔齐,可谓善人者非邪?积仁絜行如此而饿死!”此译虔也。
The Moving Finger writes; and, having writ,
Moves on: nor all your Piety nor Wit
Shall lure it back to cancel half a Line,
Nor all your Tears wash out a Word of it.
位置:注释,共 12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