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玉保

相关作品:共 8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6) 题目 (2)
共 8 首
首春欣值甲(是日甲申),纪岁恰逢寅。
德符滋养,熙熙纬耒人。
西师历四载,王臣久于役。
谁无室家心,而能忘契阔。
始缘趁机动,操刀乃必割。
终以阻远艰,举棋忌屡易。
欲罢又未能,永言志颠末。
皇祖征朔漠,即此厄鲁特。
三番整六师,狼群始窘迫。
策妄退守巢,于以延喙息。
取馘索贼子,惟命无敢逆
厥后渐滋饶,遂复劫西域
终康熙年间,盖未止兵革。
皇考阐前猷,思一劳永逸。
两路命大举,帑藏非所惜。
究因时弗辏,胜败互轩轾
曰予守成训,罢兵事安戢。
稔知贼所恃,其长有二术。
一曰激我怒,劳我众远出。
彼乃邀近功,坐绌我物力。
一曰窥我边,列堠疲戍卒。
戍久心或懈,彼乃逞陵轶。
知然明告彼,以主待其客。
远兵既罢征,远戍亦罢拨。
近边汝或伺,汝远劳竭蹶。
噶尔丹策凌,闻言乃计诎。
得失故晓然,求和使来亟。
来亦弗之拒,厚往示恩泽。
如是终彼身,无事皆宁谧。
其子曰阿占(即策妄多尔济那木扎尔之乳名),暴虐莫可诘。
用是失众心,相延为篡夺。
喇嘛达尔济,戕彼位自袭。
达瓦齐攘之,计盖由撒纳
绰罗斯汗族,达瓦齐一脉。
阿睦尔撒纳,辉特别枝叶。
时虑众鲜从,以此缀旒设。
终不忘伊犁(伊犁盖四卫拉特会宗之地也),煽乱事狡谲。
达瓦齐弗甘,兵连祸相结。
惟时三策凌,避祸来投阙。
撒纳旋亦归,宠遇厕班列。
熟筹如许众,杂居喀尔喀。
如狼入羊群,几不遭咥啮。
就其力请师,毋宁授之钺
国家全盛时,出帑储胥挈。
曾弗加赋徭,更未废赈恤。
八旗及索伦,劲旅多英杰。
其心尽忠笃,其技善撇捩。
那如杜甫诗,惨恻新婚别。
乙亥我出师,一矢曾未发。
五月大功成,庶以慰前烈。
而何狼子心,饱扬去飘瞥。
留语啖众狙,倡乱动戈戟。
致我二臣捐,驿路肆唐突
群言益蜩螗,无怪懦者怯。
欲弃巴里坤,坚志斥其说。
整师重讨叛,所向复无敌。
一二畏首尾,乃致贼兔脱
申命事穷追,大宛搜三窟。
于诈应以直,残喘命得乞
宰桑勤王者,见此笑以窃。
遂生轻我心,旋师反又忽
计赚我和起,奋勇沙场没。
兆惠全师还,则予命往接
丁丑重问罪,值彼互残杀。
因缘撒纳归,遇我窜仓猝
富德蹑其后,大宛徕汗血。
称臣许捕寇,寇更逃罗刹
或曰不必追,或曰不必索。
或曰捐伊犁,筑室谋纷汨。
北荒守和议,冥诛致贼骨。
伊犁倡乱流,大半就擒讫。
初议众建侯,为抚四卫拉。
二十一昂吉,公属抡阀阅
是予奉天道,好生体造物。
讵知彼孽深,历世不可活。
以其狙诈类,诚如向所画。
每岁费豢养,终亦背恩蔑。
是伤我脂膏,而育彼羽翼。
不如反之速,扫荡今将㓗。
䝟貐肆恶流,三氏沦亡歇
馀都尔伯特,始终守臣节。
所以至今存,耕牧安职殖。
其廿一宰桑,非诛即病殁。
不善降百殃,此理愈昭晰。
谓祸乃成福,致得每于失。
幸以免众议,孰非鸿佑锡。
设使司事者,惟明更勇决。
万全尽美善,讵有小差跌。
都大承平久,军旅谁经历。
益因警宴安,求全肯过刻。
先是花门类,杂种曰回鹘。
久属准噶尔,供役纳秷秸。
羁縻其和卓,笼络其臣妾。
我师定伊犁,乃得释缧绁。
我将纵之归,抚众许朝谒
肉骨生死恩,感应久不辍。
报德乃以怨,转面凶谋黠。
我将所遣使,百人遇害剧
是皆奉上命,守义遭臬兀。
苟不报其雠,何以励忠赤。
厄鲁今荡平,回部馀波蕞。
徒以守坚城,未可一时拔。
贾勇诚昜登,伤众非所悦。
中夜披军书,万里遥筹策。
穷荒信安用,弦上矢难遏。
志因继两朝,变岂防一切。
苍灵赖有成,浮论宁祛惑。
开边竟无已,自问多惭德。
但思文子言,解嘲守弗悖。
⑴ 噶尔丹兵败仰药死其子脱身逃窜时策妄阿拉布坦鼠伏一隅畏威赧德献出逆尸不敢容留逆子
⑵ 策妄阿拉布坦逞其诈力势渐强横计诱拉藏汗以女妻其长子丹□袭杀拉藏汗大肆劫略我师抵西藏其酋帅大策零敦多卜始引众归巢大策零敦多卜即今达瓦齐之祖为策妄族兄
⑶ 雍正年间西北两路驻兵贼以送还罗卜藏丹津为名又值西帅入觐劫窃西路马群因藉所获马力跳梁北路势甚猖獗后为额驸策楞击败于额尔德尼招几至匹马不返而将帅之臣按兵不追贼众得以兔脱我武既扬遂有罢兵之议
⑷ 喇嘛达尔济既篡阿占而夺其位达瓦齐偕阿睦尔撒纳奔哈萨克藉其声援复篡喇嘛达尔济皆阿睦尔撒纳为之谋画盖欲自取也
⑸ 都尔伯特台吉策凌策凌乌巴什策凌孟克恐祸及已率所部来降
⑹ 阿睦尔撒纳归命乞师朕思机既可乘而新降多人若尽处我喀尔喀之地终非长策故定议出师遂命阿睦尔撒纳副将军班第以往
⑺ 阿逆潜蓄异谋于达瓦齐就擒大兵凯旋时即流言胁众党恶之徒仓猝变动班第鄂容安同时致命疆场贼众纷纷四出窃占伊犁截断台路
⑻ 大兵复进前徒倒戈阿逆众叛亲离成擒在迩乃因将军策楞参赞玉保等不和又无克敌致果之略阿逆得以亡命
⑼ 哈萨克汗阿布赉始意欲留阿睦尔撒纳大兵已压其境相隔一谷阿逆自度力不能支因遣使诡辞称哈萨克众即欲擒献阿逆但其汗阿布赉未到乞暂缓师适以策楞获罪命达尔党阿将兵前往我兵以逆贼在目前争欲进促而达尔党阿以为天朝当示大义彼既缚献不宜加师力阻众兵徘徊观望而贼得以橐载远飏矣
⑽ 时呢吗哈萨克钖拉皆已授职从征见达尔党阿为贼所卖笑其无能自哈萨克还复生变计与巴雅尔莽噶里克等密谋搆乱以害将军和起
⑾ 将军兆惠以孤军远驻伊犁闻呢吗等作乱整师东旋中途屡歼逆众值朕命侍卫图伦楚等率师赴援乃得振旅而归抵巴里坤
⑿ 诸将分南北两路直指伊犁维时扎纳噶尔卜杀其叔绰罗斯汗噶尔藏多尔济欲并其众寻又为台吉达瓦所杀而献其首军门时阿睦尔撒纳复自哈萨克逃回伊犁聚众争长突遇我师跳身遁迹
⒀ 富德追阿睦尔撒纳适值哈萨克之兵而哈萨克畏我兵威称臣贡马且誓擒贼自效阿逆知不能免乃奔俄罗斯俄罗斯一名罗叉或曰罗刹
⒁ 准噶尔厄鲁特又名四卫拉特部内有绰罗斯辉特和硕特都尔伯特四族各领其众而绰罗斯为长噶尔丹策凌时设二十一昂吉昂吉者部落之称也为其汗公属达瓦齐既执归京师于四部各封一汗而二十一昂吉则归之公属如八旗蒙古然仍择其世族宰桑辈长之
⒂ 噶尔藏多尔济被杀绰罗斯族殄灭无几辉特汗巴雅尔亦以叛逆诛殛和硕特汗沙克都尔满津心怀携贰参赞大臣雅尔哈善诇知异谋歼之于巴里坤外
⒃ 噶尔丹策凌先以兵威迫胁回人执其酋长和卓拘系于阿巴噶斯之部落以回民分𨽻各昂吉下而役使之
⒄ 和卓初闻大兵西伐献款输诚备极恭顺我将军班第等因纵还故土俾抚驭其众纳赋执役
⒅ 和卓归故域后我将军等差副都统阿敏道率百人往会盟而彼乃设计尽行戕害
短后记裁衣,雪窖冰天,万里追随班定远;
长安仍索米,鸢肩火色,九衢恸哭马宾王。
梧门学士交何迟,乍见示我容台诗(宗伯属梧门学士转示亮吉)
容台诗名高北斗,三百二篇如一首。
谁言官贵诗难工,此卷半出云霄中。
西清南苑日趋侍,日月滉漾天花红。
横山北上滦阳道,眼底万峰青不了。
直庐夜半忽朗唫,拔地倚天长句好。
琅邪参政(刘尚书墉)嘉禾翁(钱侍郎载),诗名海内归秩宗。
先生健笔复轩举,要与冀北开宗风。
万条红烛联官骑,正好同官有难弟(阁学玉保
玉河斜月午门钟,马上百篇成复易。
我前读公诗,今复随公游。
殿头作赋公最赏,可许执笔从螭头。
君不见丈夫事业垂区夏,岂仅曹刘与方驾。
他时一品集编成,我欲作文同郑亚。
散人步入蓬莱迟,大茅小茅皆本师。
天门不敢与钧礼,却忆抗手同行时(余与少宰同举京兆乡试)
祇疑未换仙人骨,闲扫落花消白日。
忽闻天上落吟声,矫首不禁狂兴发。
披图乃仿逍遥堂,下直两两登匡床。
置身高处莫忘却,但见榻畔左右竹柏摇青苍。
谁言天上清闲极,一例苦唫能入癖。
他时竹杖或□门,慎莫移床先远客。
赤嵌屼嵂东瀛东,金瓯图版恢鸿濛。
横海使者令肃风,诏整六师修我戎。
梁溪中丞今夔龙,用作霖雨舟楫功。
飞符秉节开艨艟,针经直指鲲鹿踪。
笔筹寰海镜照空,元精炯炯星罗胸。
高张牙纛尊威容,谈笑可却千罴熊。
荷兰旧徼南北通,久披障翳疏覭髳。
来往程甫三月中,峭帆瞥尔轻于鸿。
纲维经纬劳匆匆,余事犹复裁诗筒。
瑰玮俶诡摛掞工,光烛海日榑桑红。
揽胜蒐奇谁为同,毋乃踵继玉局翁。
归装一帙携示侬,如聆仙乐耳忽聪。
周回旷若昭发蒙,沧溟历历收双瞳。
嗟我犹扶麻中蓬,闽疆附骥疲驽从。
何术调御蜃幻虹,官箴民俗省厥躬。
读君新诗铿洪钟,匪等小技矜雕虫。
蔼如仁言德符充,海熟番荒生计崇。
睢盱谁怜穷发穷,花鬘麻达罔不恫。
同心善始而一终,他山还借玉以攻。
此行此诗嘉惠隆,武库岂仅军威雄。
应须刻石垂苍穹,穆如作诵山甫庸。
谤满人口而略其瑕,雄文许我愧何有;
德符吏师未闳所衍,遗爱在民能不忘。
本身教家,翁今八旬,考终德符,故腊乃大;
爱女怜婿,我自潦倒,百事谤满,而名不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