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李应廌

相关作品:共 31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27) 注释 (1) 序 (2) 题目 (1)
相关人物:共 4 位
共 31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玉门关外靖边尘,此兽能言即谏臣
不向水经图罔象,好从高阁画麒麟。
唐室懿僖日,真为板荡辰。
普天多寇盗,继世总昏嚚。
已是垂亡地,犹堪杀谏臣。
谁云天降罚,酿恶尽由人。
按:臣惟懿宗以昏德在位唐室大乱盗贼横行僖宗继之其恶益甚杀三谏臣足以决唐之必亡也
四明才人赵元实,绝壁寒松倚萧瑟。
逸兴飞翻东海云,赤心直指扶桑日。
前年天子罢郊雍,金书煌煌命上公。
秉圭植璧对上帝,奉璋钖胙俱宗工。
谏臣如麻但僵卧,君独抗言陈不可。
批龙巳荷明主慈,履虎真逢贵人怒。
去年过饮倪生家,夜深酒半人争哗。
仰天白眼骂流辈,嚼杯膝席陵豪华。
人言赵郎太孤立,委心置人人不识。
徒手欲裂丞相麻,直腰不共将军揖。
坐令谈笑生戈矛,白玉被点黄金投。
鹪鹩一枝聊自适,骐骥当途遂晚收。
我来山郭逢长至,晤语相欢故人意。
墨绶犹存粉署香,镐宴曾沾赤墀赐。
自从天上听箫韶,归向人间厌歌吹。
即今束缚如拘囚,青山对面不得游。
尊酒岂能容傲吏,冠带时催见督邮。
尊前起舞歌向君,人生得失如车轮。
君不见甘罗孺儿能贵秦,买臣四十行负薪。
又不见田郎一言取相印,冯唐十年官不进。
我今巳与沧溟期,君才不久蓬蒿居。
盛世岂应无狗监,是谁能荐马相如。
为惜春归强伴春,招携春酝对吾真。
茁芽银杏浓于酒,学啭黄鹂巧似人。
已借祇园开胜集,还思宝筏问迷津。
与君一酌频前席,若个三生是后身。
自哂鹿门浑欲老,谁云龙性未全驯。
客从分虎占循吏,人自呜骢识谏臣
独愧草玄空寂寂,也陪浮白醉逡逡。
诸公岂是池中物,而我曾非席上珍。
出处总怜吾道在,醉醒宁问世人嗔。
敢缘綵笔争诗长,犹喜青山傲酒民。
老去积薪嗟汲黯,晚来投辖为陈遵。
烦知褦襶挥团扇,狂欲爬搔岸角巾。
下箸不须谈蜀蒟,为羹何必减吴莼。
千年河朔豪仍剧,十日平原迹未陈。
行酒尽教邀塔月,徵歌会见拂梁尘。
花明隔岸红初染,草映双林绿未匀。
但共松间看翡翠,从他阁上画麒麟。
主人更欲修春禊,休沐君其问水滨。
寄语春光谢知已,莫嫌沧海一穷鳞。
① 讳子壮,字集生,号秋涛。万历己未一甲第三人及第,中极殿大学士。起义殉节,赠番禺侯,谥“文忠”。任子锦衣卫指挥
序:盖自南园五先生结社南园在大忠祠内,风雅攸存久矣。崇祯己卯花朝,陈文忠公主盟修复,四美并会,六诗振响。仰挹五先生风流韵事,为十二人,气谊孔洽,唱和代兴,展时彦之盛已。一纪以来,天地横溃,城郭都非。或惨烈尽忠,或仓卒触刃,或忧愤病陨。伤我朋旧,零落为多,所仅存者,区叔永、黄季恒、陈乔生及予四人。又鸿冥云远,鹿走林幽,罕获良晤,感变怆怀,咏言纪往。于是成兹八章,用扬节义骚雅之美。长歌当哭,寄三子属和焉。先是,吴越江楚闽中来入社,多名流,而期不常会。会日有歌伎侑酒,而美名不尽称。且烽烟阻绝,破亡之后,存殁弗得并闻也。予齿老矣,怀忠义之同心,恨死生之乖隔,乃抒身世积愫以表亲友始终云。
柱折并维裂,畴当复幸生。
独扶天地力,捐麋有馀馨。
位置第一流,自言公惭卿。
早秉史臣笔,并著谏臣名。
痛哭弭丧乱,丧乱驰削平。
大节无自死,死忠甘磔刑。
哀号我祖宗,动天不绝声。
侯爵酬忠烈,一人扬有明。
狎主齐盟日,气谊素英英。
花月无孤影,文酒必先鸣。
刚风馀涕泪,三忠濯厥灵。
不从草昧助诛新,争肯时平拜谏臣
天上功名非强厌,山中情性本来真。
可怜汉业频更主,只有严滩未属人。
岁岁钓台烟雨外,白鸥无恙水潾潾。
序:君偃之时,有雀生鹯于城陬。占之,曰:“小而生巨,必霸。”于是射天笞地斩社稷,以威服天下鬼神,欲霸之速成。骂国老谏臣为无颜之冠,剖伛之背,锲朝涉之胫。齐伐之,民散,城不守,逃死于倪侯之馆,见祥而反为祸也。古今之自祸者众矣,惟武乙为偶人,谓之天神,为革囊盛血,仰射之,命曰射天,天乃祸之以暴雷受辛。斮胫剖心炮烙人以悦妇人,人乃祸之以太白。偃,固其苗裔也。亡国之馀,何敢行兼暴也?嗟夫!玄鸟生商,鸺鹠覆宋。祝禽之网尚存,白马之客安在?试看今日之霸功,更生何物于城下。
玄鸟终辞宋,鸺鹠实丧殷。
诸禽忘一面,国老尽无颜。
① 高洋以梁大宝元年庚午篡东魏,是为文宣。神武渤海王欢之子,文襄大将军澄之弟也。在位十年。子殷立,洋弟演废之自立,是为孝昭,一年。弟湛立,杀其子百年,是为武成,四年。传子纬,又三年殂。后主纬,以十一年丙申奔邺,丁酉被擒,周主杀之,夷其族。共二十七年
序:齐主洋与其父渤海王,皆两截人也。欢初见尔朱,不加羁绊,而剪其悍马,竟不蹄齧,起谓荣曰:“御恶人,亦犹是。”遂说以乘时奋发,成其霸业。及荣以胁主被诛,兆为弑君行虐。欢因天下心,率六州之众尽灭尔朱氏。以顺讨逆,如汤沃雪。可不谓绝世英豪、出群谋略乎?独奈何酖节闵于门下,走孝武于长安,举桓、文之功而有操、懿之迹,深可惜也。然能抱逐君之惭,尽恭以事静帝,没身不怠。奸雄戢志如斯人,亦可称矣。鲜卑小儿,举觞属主,詈为狗脚,朕殴而幽之。今古乱臣,未有逞凶逆于阶陛之上,作如此举动者。膳奴之刃,宜哉!太原公神彩英畅,既服群情,遂移魏祚。当其刀斩乱丝,非凡识虑早为父知;安能终身北面,不及父兄,卒从母训乎?得国之初,三方鼎峙。每临行阵,屡犯艰危。后以功业自矜,肆酒纵欲;沉谏臣于流中,烧两弟于地穴;俾元族之尽赤裸羞形而自涂。嗟!狡童之善终,岂遑恤于孱子?常山入纂,子殷出宫。邺中天子气,难令济南无他矣。长广效颦,毙百年于乱梃。虽孝昭贤明,武成暴淫,不可同日语;其攘位除逼,后先同轨也。高纬昏狂尤甚,盲人入而国家破,明月沉而桃枝王。琵琶曲罢,鼙鼓声喧。之晋之邺,东走就擒。虽欲行乐酣歌,守黄河以北,作一龟兹国,其可得乎?身殒族夷,周之于齐,亦如齐之于魏。魏元齐高,不二十年,而九京之下裂眦相指。恢恢不漏,岂非天欤?
六浑呈身繇剪马,蛟龙云雨初飞洒。
长歌赵郡天遣来,殷冀主人皆接踝。
尔朱穷暴自成灰,黑獭非常难遽扯。
逐主怀惭复事君,东分魏国犹相假。
挥拳詈狗独何人,膳奴屠尔真如猳。
太原神彩众皆惊,父龙兄虎终居下。
已成篡夺日骄淫,颠痴皇帝繇来寡。
有弟双教绝地牢,元宗那得思全瓦。
传位常山本戏言,子殷出舍依谁把。
孝昭获嗣果齐英,济南必杀何为者。
长广从兹亦效颦,百年乱梃畴招惹。
可怜后主羞语言,一曲琵琶播朝野。
无愁天子善歌弹,开府苍头工拉打。
百升谣布明月沉,平阳晋邺同倾厦。
夷人之族亦自夷,疏而不漏皆天也。
条风新谱窦家机,姹绿嫣红底事肥。
得水月痕宜晚镜,隔帘花气在春衣。
鸾樯百桨双双度,雁柱三弦一一飞。
欲解相逢微笑意,西方彼美正皈依。
积雨逢初霁,携文就所思。
清阴邻寺竹,劲草谏臣祠。
覆研游双雀,虚窗照旅葵。
空劳题字客,银钥叩萎蕤。
共 31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