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曹寅

相关作品:共 19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8) 题目 (20) 序 (4) 注释 (2)
相关人物:共 8 位
位置:正文,共 6 首
涧含苍壁隐青萝(以上清曹寅楝亭十二种·砚笺》卷二)
赠我麝煤如黑玉,为君龙尾濯清秋(清曹寅《砚笺》卷二)
婆娑老干已成围,记得青青拱把时。
绕树千回清泪堕,楝亭可是岘山碑。
楝亭好景白门稀,楝亭新诗不敢挥。
只向诚斋乞一句,南风紫雪栋花飞
⑴ 杨诚斋诗只怪南风吹紫雪不知屋角楝花飞
蒋孟蘋乐庵写图书(庚申) 清末 · 郑孝胥
鹤山全集本百卷,十卷续入为新增。
初闻景写虑难竟,二年遂毕诚可惊。
乐庵藏书非豪举,此举奇绝谁敢争?
平生书法有唐格,亲为写官何精能。
宾王借钞《益公集》(宋定国宾王钞《益公集》二百卷。),持此较彼应齐名。
寒士嗜书若性命,得之吾子尤堪称。
《九经要义》世晚见,《古今考》最深于经
欣托犹传有《仪礼》,宜稼《毛诗》人所矜(朱朗斋云:‘欣托山房有魏鹤山《仪礼要义》一部,为经学失传之本。’莫子偲云:‘《毛诗要义》三十八卷,仪徵相国采进,遗书亦未见。上海郁泰丰氏乃搜获曹楝亭旧弃宋椠本于嘉兴士家,海内更无第二本,遂卓然为宜稼堂数十宋椠之冠。)
何时宋椠落君手,一一手写留典型。
了翁有知必相子,使子精力贯遐龄。
⑴ 书贾老韦尝劝周书吕读鹤山《古今考》。
银丝鲐背(鲐背:老人背上生斑如鲐鱼之纹,为高寿之征。《尔雅•释诂上》:『鲐背、耇老,寿也。』郭璞注:『鲐背,背皮如鲐鱼。』代称老人。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建炎二年三月》:『垂髫鲐背,山农野叟,咸以手加额,仰面谢天。』清曹寅《集余园看梅》诗:『鸠车竹马曾经处,鲐背庞眉识此生。』)阅沧桑,桃李秾繁遍梓乡。
九训和熊垂后嗣,三迁封鲊愧高堂。
啼儿难肖老莱子,臞母萧然碧玉琅。
喜望期颐千岁枣,玄孙绕膝庆馀长。
⑴ 和熊:《新唐书•柳仲郢传》:『母韩,即皋女也,善训子,故仲郢幼嗜学,尝和熊胆丸,使夜咀咽以助勤。』后用为母亲教子勤学之典。明袁宗道《金太宜人墓铭》:『恸甚伤目,然犹不废和熊之训。』三迁:孟母教子三迁。
⑵ 封鲊:《晋书•列女传•陶侃母湛氏》:『侃少为寻阳县吏,尝监鱼梁,以一坩鲊遗母。湛氏封鲊及书责侃曰:尔为吏,以官物遗我,非惟不能益吾,乃以增吾忧矣。』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贤媛》:『陶公少时作鱼梁吏,尝以坩鲊饷母。母封鲊付使,反书责侃曰: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后因以『封鲊』为称颂贤母之词。
⑶ 期颐:一百岁。语本《礼记•曲礼上》:『百年曰期、颐。』郑玄注:『期,犹要也;颐,养也。不知衣服食味,孝子要尽养道而已。』孙希旦集解:『百年者饮食、居处、动作,无所不待于养。方氏悫曰:人生以百年为期,故百年以期名之。』唐李华《四皓铭》:『抱和全默,皆享期颐。』
⑷ 千岁枣:即千年枣。无漏子的别名。《周书•异域传下•波斯》:『又出……千年枣、香附子。』李时珍《本草纲目•果三•无漏子》:『千年枣、万岁枣……千年万岁,言其树性耐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