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曹寅

相关作品:共 19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8) 题目 (20) 序 (4) 注释 (2)
相关人物:共 8 位
共 19 首上一页 第 2 页
竹扈鱼寒,荻洲雁老,川途何限凄黯。
暝色连江,残年催雪,听遍高城鼓紞。
小住香泾好,又何事、扁舟轻泛。
有人剪烛西窗,翠眉添锁离感。

记我垂虹载酒,看十里晚风,秋思云澹。
拂剑霜飞,停杯月落,倦了平生游览。
细雨孤山路,早梦到、梅边香暗。
甚日君来,烟波遥送归缆。
和人《赏菊》原韵 晚清 · 费墨娟
七言律诗
佳种传来栗里旁1,宜人雅艳费评量。
月明栏畔留清影,霜冷篱边锁淡香。
羞比夭桃2迷蝶子3,岂随几卉媚蜂王4?
孤标不问春消息5,独傲三秋晚节芳。
注:(1) 栗里:地名。在今江西省九江市西南。晋陶潜曾居于此。唐白居易《访陶公旧宅》诗:“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唐李光《题亚子分湖旧隐图》之二:“浮家泛宅梨川梦,寻壑经邱栗里情。”陶潜爱菊,有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传世,故这里用其居地栗里来借代菊圃。 (2) 夭桃:鲜艳的桃花。语出《诗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清曹寅《三月六日登鼓楼看花》:“东风澹荡摇晴烟,城西夭桃红欲然。 (3) 蝶子:蝴蝶。宋毛滂《蓦山溪杨花》词:“蜂儿蝶子,教得越轻狂。” (4) 几卉:鲜艳的花朵。几:犹“几几”,盛貌。语出《诗经豳风狼跋》:“公孙硕肤,赤舄几几。”《广雅释训》:“几几,盛也。”王念孙疏证:“豳风狼跋篇‘公孙硕肤,赤舄几几',是‘几几'为盛貌。”明文征明《小斋盆兰一干数花......感而赋之》:“重兹兰之属,不与几卉群。” (5) 孤标:见第301首注。
蒋孟蘋乐庵写图书(庚申) 清末 · 郑孝胥
鹤山全集本百卷,十卷续入为新增。
初闻景写虑难竟,二年遂毕诚可惊。
乐庵藏书非豪举,此举奇绝谁敢争?
平生书法有唐格,亲为写官何精能。
宾王借钞《益公集》(宋定国宾王钞《益公集》二百卷。),持此较彼应齐名。
寒士嗜书若性命,得之吾子尤堪称。
《九经要义》世晚见,《古今考》最深于经
欣托犹传有《仪礼》,宜稼《毛诗》人所矜(朱朗斋云:‘欣托山房有魏鹤山《仪礼要义》一部,为经学失传之本。’莫子偲云:‘《毛诗要义》三十八卷,仪徵相国采进,遗书亦未见。上海郁泰丰氏乃搜获曹楝亭旧弃宋椠本于嘉兴士家,海内更无第二本,遂卓然为宜稼堂数十宋椠之冠。)
何时宋椠落君手,一一手写留典型。
了翁有知必相子,使子精力贯遐龄。
⑴ 书贾老韦尝劝周书吕读鹤山《古今考》。
曹寅 其一 清末民国初 · 张瑞玑
七言律诗
沧桑劫后各天涯,九死归来两鬓华。
笑我头颅犹带颈,痛君魂魄竟无家。
十年铁血神州梦,百炼金刚昙钵花。
遥忆华清池畔柳,女墙残月宿寒鸦。
曹寅 其二 清末民国初 · 张瑞玑
七言律诗
临风浊酒吊斜曛,涕泪纵横一哭君。
妙理何曾拾人唾,雄文亦足张吾军。
送归旅榇西湖月,好护丰碑太华云。
我是哀鸿酸苦甚,那堪天末又伤群。
曹寅 其三 清末民国初 · 张瑞玑
七言律诗
中年豪气未消磨,落拓江湖唤奈何。
刻露文章无福泽,清奇骨相有风波。
眼底沧桑十年劫,梦里家山九曲河。
百折知君心未死,遗书一卷泪痕多。
曹寅 其四 清末民国初 · 张瑞玑
七言律诗
旧交零落各风尘,脱落如君见性真。
心血如潮常沸海,眼光似电不谋身。
才华卓尔厌流辈,肝胆森然无古人。
凄绝渭川千亩竹,晓风夜雨总伤神。
赠江先生絜生 现当代 · 成惕轩
对联
词语通灵,是姜吴家数;
玄谭药俗,有魏晋人风。
注:《楚望楼联语笺注(娄希安)》:江絜生,见【寿联101.寿江教授絜生】。
姜吴:著名词人姜夔,吴文英的合称。
家数:家法传统;流派风格。多用于诗、文、技艺等。
玄谭:指以道家或道教为内容的谈论。出自《抱朴子嘉遁》 :“积篇章为敖庾,宝玄谈为金玉。”,清曹寅《小游仙》诗之九:“娑罗树下畅玄谭,羊角风高透蔚蓝。”谭,通“谈”。
药俗:治疗鄙俗。
笺:佚名集字联:
作者多大方家数;
望之如神仙中人。
银丝鲐背(鲐背:老人背上生斑如鲐鱼之纹,为高寿之征。《尔雅•释诂上》:『鲐背、耇老,寿也。』郭璞注:『鲐背,背皮如鲐鱼。』代称老人。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建炎二年三月》:『垂髫鲐背,山农野叟,咸以手加额,仰面谢天。』清曹寅《集余园看梅》诗:『鸠车竹马曾经处,鲐背庞眉识此生。』)阅沧桑,桃李秾繁遍梓乡。
九训和熊垂后嗣,三迁封鲊愧高堂。
啼儿难肖老莱子,臞母萧然碧玉琅。
喜望期颐千岁枣,玄孙绕膝庆馀长。
⑴ 和熊:《新唐书•柳仲郢传》:『母韩,即皋女也,善训子,故仲郢幼嗜学,尝和熊胆丸,使夜咀咽以助勤。』后用为母亲教子勤学之典。明袁宗道《金太宜人墓铭》:『恸甚伤目,然犹不废和熊之训。』三迁:孟母教子三迁。
⑵ 封鲊:《晋书•列女传•陶侃母湛氏》:『侃少为寻阳县吏,尝监鱼梁,以一坩鲊遗母。湛氏封鲊及书责侃曰:尔为吏,以官物遗我,非惟不能益吾,乃以增吾忧矣。』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贤媛》:『陶公少时作鱼梁吏,尝以坩鲊饷母。母封鲊付使,反书责侃曰:汝为吏,以官物见饷,非唯不益,乃增吾忧也。』后因以『封鲊』为称颂贤母之词。
⑶ 期颐:一百岁。语本《礼记•曲礼上》:『百年曰期、颐。』郑玄注:『期,犹要也;颐,养也。不知衣服食味,孝子要尽养道而已。』孙希旦集解:『百年者饮食、居处、动作,无所不待于养。方氏悫曰:人生以百年为期,故百年以期名之。』唐李华《四皓铭》:『抱和全默,皆享期颐。』
⑷ 千岁枣:即千年枣。无漏子的别名。《周书•异域传下•波斯》:『又出……千年枣、香附子。』李时珍《本草纲目•果三•无漏子》:『千年枣、万岁枣……千年万岁,言其树性耐久也。』
共 19 首上一页 第 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