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周永年

相关作品:共 6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4) 序 (2) 正文 (2)
相关人物:共 1 位
共 6 首
天矫赤虬子,飞下天之衢。
帝成白玉楼,手板来传呼。
始知天上人,不读人间书。
神仙不可学,学之使人愚。
含冲抱元寂,坐令神智枯。
班班香案吏,中有才人无?
才人必生天,渊云在何许。
况闻长庚星,骑鲸归紫府。
璀璨梦中笔,岂无一花吐。
仙才不如鬼,何不学鬼语。
茫茫造化功,留与后来补。
捉笔蘸天池,墨花散秋雨。
长吉善诗歌,作记非其才。
文章蜕仙骨,或者新胚胎。
咄哉叶律郎,上界何官阶。
天上葬神仙,不知今几回。
罡风扫河汉,下有昆明灰。
何不乞长寿,还向人间来。
天上无蓝田,如何种白玉。
帝居何有楼,何土亦何木。
神灵葆清虚,何为侈华缛。
我欲古仙人,烧汞传丹箓。
踏天割云根,鳞鳞铸金屋。
今朝望月圃,但见秋雯绿。
序:九客者,编修歙程晋芳鱼门、工部郎昌平陈本忠伯思、礼部郎仁和沈世炜南雷、检讨历城周永年书昌、潮州知府钱塘景江锦瀫江、御史兴化任大椿幼植、御史昆明钱澧南围、御史丰润郑徵秋浦与今安徽巡抚井研王公汝璧镇之,于乾隆壬寅、癸卯间,同聚京师,作是图。
人才最盛乾隆时,磊落九客须眉奇,中丞示我使我思。
伯思少日我早识,继识鱼门与幼植。
官于礼部遇沈郎,钱君吐文五色章。
我见夺目贡玉堂,是年因识周书昌
景郑两君吾未见,但听声名知国彦。
我去燕山岁月侵,江边再遇沈与任。
后来但听悬归旐,一别天涯涕泪深。
惜哉诸客今零落,万里秋风馀一鹗,中丞独立淩江郭。
当年九客居京都,写摹同气为之图。
图内中丞方盛壮,今日霜华凝鬓上。
况复衡门老秃翁,梦寐平生惟恻怆。
接膝他乡理必离,写真佳士神恒王。
九客高才世所珍,中有直节高嶙峋,既没不朽真谏臣。
流传文笔皆千古,寥落弓裘得几人?
天留一客康世屯,中丞贵矣而能贫。
野树苍山秋复春,披褐作颂容耆民。
尺图千载传不泯,亦可髣髴于其人。
世衰道失群诟儒,书贵乃敌千琲珠。
以书为市儒益贱,鉴家往往邻贪夫。
有人藏弆供自娱,已与俗好酸咸殊。
藏而不读但插架,骨董之见非吾徒。
周侯书眼炯如月,一堪检书还写图。
得毋私淑在刘向,检校叙录陈农书。
校雠之说见别录,怨家相对言非诬。
异同諟正属始事,官私考订聊举隅。
平章旧闻洞流变,头白未必穷修途。
但罗众本订讹脱,小儒自画宁非迂。
实斋通义已绝诣,视郑渔仲终粗疏。
君能检校异时尚,两贤所学今不孤。
栎园(周元亮。)林汲周书昌。)尽书癖,遥遥华胄知同符。
梨庄善本足今逮,何时儒藏容据梧。
一廛十架类誇富,荛翁槎客何用摹。
相期更学曹倦圃,流通有约君与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