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罗牧

相关作品:共 117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注释 (5) 正文 (110) 题目 (7) 序 (1)
相关人物:共 3 位
位置:注释,共 3 首
〖宁戚饭牛车下。叩角而商歌曰云云。齐桓闻之。举以为相。○逯案。此篇原失题。今据《诗纪》标之。又案。《吕氏春秋》、《淮南子》皆及宁戚叩角商歌以干齐桓公事。然皆无歌辞。后汉高诱注吕览。以为即诗经硕鼠篇。至《史记》、《淮南子》各注及三齐略记、琴操等始出七言饭牛歌。可知皆汉人伪托。各歌大同小异。今并附之。〗
南山矸。
白石䃹。
生不逢尧与舜禅。
短而单衣裁至骭。
长夜漫漫何时旦
附:
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逢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史记》邹阳传应劭注。《书钞》百六。又《文选》十八啸赋注并引应劭注。《诗纪前集》一。又《御览》八百九十八引《史记》引禅、骭、旦三韵。)
沧浪之水白石粲。中有鲤鱼长尺半。弊布单衣裁至骭。清朝饭牛至夜半。黄犊上坂且休息。吾将舍汝相齐国。(○《书钞》百六引三齐略记)。《类聚》四十三。《诗纪前集》一。又《书钞》百二十八引三齐略记。录骭韵一句。《御览》六百九十一、九百三十六引半、骭二韵。○逯案。三齐略记谓康浪水在齐城西南。其下经宁戚饭牛歌。则作康浪者是。以人习知沧浪。故误。)
出东门兮厉石斑。上有松柏青且兰。鹿布衣兮缊缕。时不遇兮尧舜主。牛兮努力食细草。大臣在尔侧。吾当与尔适楚国。(○淮南道应训许慎注。《文选》十八啸赋注引《淮南子》。《诗纪前集》一。○《诗纪》原注云。此首见刘向《别录》。逯案。此说非是。盖啸赋宁子捡手而叹息下注先引刘向《别录》。次引《淮南子》及此歌。冯氏不察。故有此误。)
南石粲。白石烂。短褐单衣长至骭。生不逢尧与舜禅。终日饲牛至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御览》五百七十二引《淮南子》。)
⑴ ○琴操补遗。《类聚》九十四。《诗纪前集》一。
荒苔丛筱路萦回,绕涧新栽百树梅。
花落不随流水去,鹤归(一作飞)常带白云来。
买山自得居山趣,处世浑无济世材(一作才)
昨夜月明天似洗(一作水),啸歌行上读书台。
注:饭牛翁即煮石道者,閒散大夫新除也。山农近日号老村,南园种菜时称呼。元章字,冕名,王姓。今年老异于上年,须发皆白,脚病行不得,不会奔趋,不能谄佞,不会诡诈,不能干禄仕。终日忍饥过,画梅作诗,读书写字,遣兴而已。自偈曰:既无知己,何必多言,呵呵。
① 诗加注文,体如晚唐周昙《咏史诗》。
焦桐孤竹雅音凄,玉磬沈吟入小诗。
忧患而生安乐死,谁人避席拜盈卮?
注:《吕氏春秋•直谏》:『齐桓公、管仲、鲍叔、宁戚相与饮酒酣,桓公谓鲍叔曰:何不起为寿?鲍叔奉杯而进曰:使公毋忘出奔在于莒也,使管仲毋忘束缚而在于鲁也,使宁戚毋忘其饭牛而居于车下。桓公避席〔离席也。〕再拜曰:寡人与大夫能皆毋忘夫子之言,则齐国之社稷幸于不殆矣。当此时也,桓公可与言极言矣。可与言极言,故可与为霸。』〔『勿忘在莒』:齐襄公昏庸,齐国内乱,公子齐小白在鲍叔牙的保护下逃亡莒国其姥姥家避难,第二年, 齐襄公去世,小白历经艰险回齐国继位,成为春秋五霸之第一霸主齐桓公。『束缚于鲁』:管仲曾为鲁之囚徒。『宁戚饭牛』:卫人宁戚家破人亡无所依,慕名前来投靠齐桓公。宿城门外,车下喂牛,敲牛角而歌。适逢桓公出城闻歌,惜其才而留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