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张衡

相关作品:共 44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序 (11) 正文 (34) 题目 (3) 注释 (6)
相关人物:共 4 位
位置:序,共 8 首
〖乐府解题曰:同声歌。张衡所作也。言归人自谓幸得充闺房。愿勉供妇职。不离君子。思为莞簟。在下以蔽匡床衾裯。在上以护霜露。缱绻枕席。没齿不忘焉。以喻臣子之事君也。〗
邂逅承际会,得充君后房。
情好新交接,恐栗探汤
不才勉自竭,贱妾职所当。
绸缪主中阁,奉礼助烝尝。
思为苑蒻席,在下蔽匡床。
愿为罗衾帱,在上卫风霜。
洒扫清枕席,鞮芬狄香
重户金扃,高下华灯光。
衣解巾粉御,列图陈枕张。
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
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
乐莫斯夜乐,没齿焉可忘
⑴ ○玉台新咏一。《乐府诗集》七十六。广《文选》十三。《诗纪》三。○吴骞拜经楼诗话引虫获轩笔记云。平子同声歌。洒扫清枕席。鞮芬以狄香。王制西方曰狄鞮。古诗中所谓迷迭、兜纳诸香。大都出于西域。故曰鞮芬狄香。鞮芬即狄香。重言之者。古人常有此文法。素女为我师。仪态刑万方。众夫所希见。天姥教轩皇。刑今本作盈。姥今本作老。皆非。《抱朴子》。黄帝论导养而质元素二女。徐孝穆文。优游俯仰。极素女之经天。升降盈虚。尽轩皇之图艺。与此意同。○逮案。鞮芬、狄香。重言之。说甚是。谓盈旧作刑。老旧作姥。不知根据何本。惟天老、天姥本同。又黄节汉魏乐府笺注云。张衡七辩曰:假明兰灯。指图观列。蝉绵宜愧。夭绍纡折。此女色之丽也。盖即所言列图陈、仪态万方也。《汉书》艺文志。房中八家有天老杂子阴道二十五卷。黄帝三王养阳方二十卷。列图以下。盖即汉志所言房中也。玉房秘决黄帝问素女玄女阴阳之事。皆黄帝养阳方遗说也。
张衡不乐久处机密。阳嘉中。出为河间相。时国王骄奢。不遵法度。又多豪右并兼之家。下车。治威严。能内察属县。奸猾行巧劫。皆密知名。下吏收捕。尽服擒。诸豪侠游客。悉惶惧逃出境。郡中大治。争讼息。狱无系囚。时天下渐弊。郁郁不得志。为四愁诗。郊屈原以美人为君子。以珍宝为仁义。以水深雪雰为小人。思以道术为报。贻于时君。而惧谗邪不得以通。其辞曰:(○《文选》二十九。又《文选》二十一咏史诗注引一句。○逯案。此序乃后人伪托。而非所作。王观国学林辨之甚详。兹不列举。)
一思曰:我所思兮在太山。
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二思曰:我所思兮在桂林。
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
美人赠我金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
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
三思曰:我所思兮在汉阳。
欲往从之陇阪长。侧身西望涕沾裳。
美人赠我貂襜褕。何以报之明月珠。
路远莫致倚踟蹰。何为怀忧心烦纡
四思曰:我所思兮在雁门。
欲往从之雪雰雰。侧身北望涕沾巾
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路远莫致倚增叹。何为怀忧心烦惋
⑴ ○《文选》二十九。玉台新咏九。《类聚》三十五。《诗纪》三。又《御览》三百四十六、八百九并引刀、瑶二韵。
⑵ ○《文选》二十九。玉台新咏九。《类聚》三十五。《诗纪》三。又《御览》七百八引一韵。
⑶ ○《文选》二十九。玉台新咏九。《诗纪》三。又《书钞》百三十三引被、案二韵。《类聚》三十五引门、纷、巾、段、案五韵。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文心雕龙曰:张衡怨篇。清曲可诵。〗
猗猗秋兰,植彼中阿。
有馥其芳,有黄其葩。
虽曰幽深,厥美弥嘉。
之子之远,我劳如何
我闻其声,载坐载起
同心离居,绝我中肠
⑴ 秋兰。咏嘉美人也。嘉而不获。用故作是诗也。
⑵ ○《御览》九百八十三。困学纪闻十八。广《文选》九。《诗纪》三。○逯案。《诗纪》作怨篇。今据《御览》改之。《诗纪》从广《文选》。不载序文。今为补入。
⑶ ○《文选》二十三赠士孙文始诗注。范晞文对床夜语。
⑷ ○《文选》二十三赠士孙文始诗注。
〖《宋书》乐志曰:槃舞。汉曲也。张衡舞赋云。历七槃而纵蹑。王粲七释云。七槃陈于广庭。颜延之云。递间关于槃扇。鲍照云。七槃起长袖。皆以七槃为舞也。《搜神记》云。晋太康中。天下为晋世宁舞。矜手以接杯槃而反覆之。此则汉民唯有拌舞。而晋加之以杯反覆也。五行志曰:其歌云晋世宁。舞杯槃。言接杯槃于手上而反覆之。至危也。杯槃者。酒食之器也。而名曰晋世宁者。言晋世之士。苟偷于酒食之间。而知不及远。晋世之宁。犹杯槃之在手也。《唐书》乐志曰:汉有槃舞。晋世库存之杯槃舞。乐府《诗》云:妍袖陵七槃。言舞用槃七枚也。〗
晋世宁。
四海平。
普天安东永大宁。
四海安。
天下欢。
乐治兴隆舞杯槃。
舞杯槃。
何翩翩。
举坐翻覆寿万年。
天与日。
终与一。
左回右转不相失。
筝笛悲。
酒舞疲。
心中慷慨呆健儿。
樽酒甘。
丝竹清。
愿令诸君醉复醒。
醉复醒。
时合同。
四座欢乐皆言工。
丝竹音。
可不听。
亦舞此槃左右轻。
自相当。
合坐欢乐人命长。
人命长。
当结友。
千秋万岁皆老寿
⑴ ○《宋书》乐志。《乐府诗集》五十六。《诗纪》四十。
张平子作四愁诗。体小而俗。七言类也。聊拟而作之。名曰拟四愁诗。其辞曰:(《诗纪》无此三字。)
我所思兮在瀛洲,愿为双鹄戏中流。
牵牛织女期在秋,山高水深路无由。
悯予不遘婴殷忧,佳人贻我明月珠。
何以要之比目鱼,海广无舟怅劳劬。
寄言飞龙天马驹,风起云披飞龙逝。
惊波滔天马不厉,何为多念心忧泄
⑴ ○玉台新咏九。《诗纪》二十二。又《御览》四百七十八引珠、鱼二韵。
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检逸辞而宗澹泊,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缀文之士,奕代继作,并固触类,广其辞义。余园闾多暇,复染翰为之。虽文妙不足,庶不谬作者之意乎?
夫何瑰逸令姿,独旷世以秀群。
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
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
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
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
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
褰朱帏而正坐,汎清瑟以自欣。
送纤指之馀好,攘皓袖之缤纷。
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
曲调将半,景落西轩。
悲商叩林,白云依山。
仰睇天路,俯促鸣弦
神仪妩媚,举止详妍
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
欲自往以结誓,惧冒礼之为愆。
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
意惶惑而靡宁,魂须臾而九迁
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馀芳。
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
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
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
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
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
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
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
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柔握
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
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
劳情而罔诉,步容与于南林。
栖木兰之遗露,翳青松之馀阴。
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㦗。
竟寂寞而无见,独悁想以空寻。
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
步徙倚以忘趣,色惨悽而矜颜。
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
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
鸟悽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
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
思宵梦以从之,神飘飖而不安。
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
于时毕昴盈轩,北风凄凄。
㤯㤯不寐,众念徘徊。
起摄带以伺晨,繁霜粲于素阶。
敛翅而未鸣,笛流远以清哀。
妙密闲和,终寥亮而藏摧
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
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
勤思以自悲,终阻山而带河。
迎清风以祛累,寄弱志于归波。
尤蔓草之为会,诵邵南之馀歌。
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序:丁卯,王母归咸京,馀母子从。经浔阳,兼彭泽,自郧、襄入秦岭而之长安。王母庚午仙矣。辛未,有先君子之变,夫子频欲以我南,弗能也。乙亥,驰函起居外王母李太夫人并张氏姑,遂思金陵之景,而成《九思》。《九思》者,效汉张平子《四愁诗》之作。故国之思既九年矣,寄之以九思,窃比于君子也。
我所思兮在烈山,欲往从之阻汉关。
层云高锁二陵寒,侧身南望涕汍澜。
美人赠我落霞琴,何以报之黄缕金。
路远莫致倚噤吟,朱湖松浪海潮音,安得开襟啸蒋岑。
汉张衡寄意于君,作《四愁诗》,然实一愁止耳。北海冯惟健赋命蹇坎,守道自信,皇皇京国。于时父守石阡,母弟侨于青,妻子还闾阳,朝夕怀念,不宁厥居,乃若所愁,真四愁矣,故拟而赋焉。然托物之兴远,余述事之意多期于道,实不论工拙,览其作者,可以流涕矣。)
我所思兮在衡阳,欲往从之湘水长。
父兮驱车五马良,为国经营筋力强。
坐纡筹策驯蛮羌,指挥军饷收夜郎。
出门四顾谁相将,瞻依斗极怀君王。
思之不见心烦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