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吕坤

相关作品:共 10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5) 正文 (4) 序 (1) 注释 (2)
相关人物:共 3 位
共 10 首
仰睇浮云征,俯观江汉流。
浮云飞不定,川流去不休。
俯仰既如此,吾亦何所求。
人生在世间,倏忽譬蜉蝣。
虽非金石坚,百年宁悠悠。
往者不可及,来者犹可修。
叔也抱奇尚,怀哉歌式微。
先朝馀白发,古巷老乌衣。
高枕江山改,流年故旧稀。
离忧搴杜若,孤愤续韩非。
戴笠吟何瘦,投林遁亦肥。
清襟动琴阮,静气入陶韦。
理乱惟醇酒,尘喧一掩扉。
西堂连夕梦,南郭几朝晖。
无闷师龙德,长贫慰鹤饥。
身名漆园蝶,心事富春矶。
松子寻同去,桃花避不归。
栖迟甘杞菊,混迹又烟霏。
小句游仙隐,时人乞巧违。
匏瓜宜劝饮,河鹊正翻飞。
大道亡羊久,茫茫孰与寻。
哲人起往代,遗像肃秋阴。
白日光明气,名山风雨心。
况随兰谱后,钟吕溯遗音。
谁为箴规祇自思,藐躬得失寸心知。
闲参叔简呻吟语,细绎香山讽谕诗。
指视严于初觉梦,弥缝愧在未能时。
木兰堂畔花开落,顾影愁添两鬓丝。
黄梅霪雨江山气,祇在江南卑湿地。
畿南无山亦无江,大风一起尘飞扬。
竹木灰石远难致,以柴盖屋土筑墙。
倾河倒海天瓢浆,土化为泥泥压床。
七十病翁佯聋瞽,室人交谪默无语。
通夜露处鸦落巢,连日断炊鱼在釜。
四民皆以食为天,阴阳不燮安种田。
宰辅谁能继姚宋,救时无术非无权。
名言尝闻吕叔简,发泄太早总归旱。
闰逢夏五多凶年,祇愁饥馑不得免。
何况临海时用兵,国家租税那忍缓。
天津桥更啼杜鹃,南来地气何时返。
余于近贤文章有三别好焉虽明知非文章之极而自髫年好之至于冠益好之兹得春三十有一得秋三十有二自揆造述绝不出三君而心未能舍去以三者皆于慈母帐外灯前诵之吴诗出口授故尤缠绵于心吾方壮而独游每一吟此宛然幻小依䣛下时吾知异者空山有过吾门而闻且高歌且悲啼杂然交作如高宫大角之声音必是三物也各系以诗
莫从文体问高庳,生就灯前儿女诗。
一种春声忘不得,长安放学夜归时。
尺幅传神,真实相、都成故纸。
何代物、当时画者,本无名字。
法外觅心吾丧我,水中见影同耶异。
弄沧浪、冷眼看轻鸥,西来意。

谁对朕,浑不识。
凡与圣,平等知。
待虚空打破,法门不二。
精进不随帆柁转,逍遥独立风波地。
赚憨奴、五十五牧钱,真游戏。
尺幅传神,真实相、都成故纸。
何代物、当时画者,本无名字。
法外觅心吾丧我,水中见影同耶异。
弄沧浪、冷眼看轻鸥,西来意。

谁对朕,浑不识。
凡与圣,平等智。
待虚空打破,法门不二。
精进不随帆柁转,逍遥独立风波地。
赚憨奴、五十五文钱,真游戏。
传家采笔,已看光粲孤星,定知盐絮清才,继述异时添凤藻;
贡君玉堂,幸未目迷五色,所惜齿牙余论,吹嘘无力上鹏霄。
注:《楚望楼联语笺注(娄希安)》:【作者原注】刘君孝推,山东沂水人,性行纯笃,劬学有成。民国四十年,应普通考试及格,翌年,复应高等考试及格,其时余与张默君、陈含光、沈刚伯诸先生,同典国文科目,而台湾师范大学高笏之主任,适受聘为高考国文组襄试委员,一日在闱中语余曰:顷得一卷,文既雅驯,字尤端秀,他日撤弥封后,幸示知其人姓名。余应之曰唯唯,及揭榜,君果获隽。主事者以前语告君,乃往谒高氏,承赠法帖甚多,一时传为佳语。君善诗词,兼工骈体文,六十三年以所著轩鹤轩诗,膺中山文艺基金创作奖,时论翕然归之,以为无愧色也,比岁任总统府参议,为前总统严公司笔札,昕夕维虔,罔敢自逸,方冀掞张鸿藻,咏歌中兴,而噩耗骤传,年寿遽止于此。不亦大可哀乎,君本病肾,又为街车所伤,于六十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谢世,春秋六十有七,女兆昌,能承其学,现肄业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尝撰杂文及长短句,斐然可观,识者目为才女云。
刘孝推(?—1980)笔名肖枢,山东沂水人,山东明湖文艺社成立,推任社长,名列李心吾之后,主持诗词书法,抗战时供职山东省府,后随驻军迁台,任财政部科员。民国四十年,高考及格,本职依例晋荐任。四十三年,前总统严公主台湾省政,拔充秘书,掌机要,司笔扎。省府改组,转任台湾产物保险公司专员,荐升专门委员。五十二年,调兼行政院参议,旋任总统府参议,以迄于今。《轩鹤轩诗》获得中山文艺基金创作奖。后因闪避街车,伤及前脑,不幸逝世,享年67岁。成氏有诗《喜霁虹孝推同至》《刘君孝推民国四十一年高闱典试所得士也寄示骈辞喜书长句》《贻霁虹“参事”、孝推“参议”》。刘孝推有诗《一九五一年秋和惕轩“委员”高闱典试》《奉和惕轩“委员”壬辰高闱巡视台北试场之作》《奉和惕轩“委员”壬辰高闱巡视台北试场之作》《有感寄惕轩师》《和惕轩师<瀛闱揭榜>韵》。刘孝推亦曾为典试委员。
孤星:唐崔曙作《奉试明堂火珠诗》云:“夜来双月满,曙后一星孤。”诗成传诵,因得名。次年卒,仅遗一女名星星。事见唐孟棨《本事诗·征咎》、《太平广记》《崔曙》引《明皇杂录》、《唐诗纪事》。后称人死后仅遗孤女者为曙后星孤。指刘的女儿刘兆昌(见作者原注)。此联上句是从其女入手,结合下分句的盐絮才,孤星一句应是以崔曙的女儿为喻。
盐絮:指妇女有文才。
继述:继,承受,继承。述。遵循。
异时:.以后;他时。
凤藻:美丽的文辞。
贡君玉堂:“元朝王冕《谢友惠温生笔》“为君贡之白玉堂,黼黻华衮开天章”。贡:封建时代给朝廷荐举人才。“君”指逝者,“玉堂”则以翰林院代指通过高等考试。
目迷五色:唐李程应试作《日五色赋》,主考未能辨识其才,遂落第。后经杨于陵推荐,始补擢登科。宋苏轼《送李方叔》:“平生谩说古战场,过眼终迷日五色。”用以讽喻考官眼力不足,不识真才。作者为其考官,幸未目迷五色,指自己还是有慧眼识人才。
齿牙余论:谓口头随意褒美之辞。《南史·谢朓传》 :“朓好奖人才。会稽孔顗粗有才笔,未为时知,孔圭尝令草让表以示朓。朓嗟吟良久,……谓圭曰:‘士子声名未立,应共奖成,无惜齿牙馀论。’”
贡君玉堂,幸未目迷五色,所惜齿牙余论,吹嘘无力上鹏霄:指成氏为刘参加高等考试时国文科目的评审老师之一,庆幸自己有慧眼识人才,只可惜自己对他的称赞言辞微末,无法使其更上一层楼。
张默君:见【寿联84.寿张考试委员默君】。
陈含光:见【寿联86.寿陈先生含光】。
沈刚伯:见【挽联166.挽沈院长刚伯】。
典:主持,主管。
高笏之:见【挽联110.挽高教授笏之】。
襄试:考试用语。指襄助办理考试。明清科举乡、会试均设主考及同考官,同考官襄同阅卷。
闱:科举时代称试院:春闱。秋闱。
弥封:指把试卷上填写姓名的地方折角或盖纸糊住,以防止舞弊。
法帖:名家书法的拓本或印本。《旧五代史·晋·郑玄素传》:“玄素好收书,而所收钟王法帖,墨迹如新。”
获隽:科举考试得中。《元诗选》雅琥《正卿集》《题周昉明皇水中射鹿图》:“马前十论效驱策,君王已贺获隽功。”
翕然:一致称颂。
比岁:每年,连年。 《管子·枢言》:“一日不食,比岁歉;三日不食,比岁饥;五日不食,比岁荒。”
前总统严公:严家淦(1905-1993),字静波,江苏省吴县(今苏州市)人,曾任中华民国总统。
笔札:指公文、书信。出自《汉书·楼护传》:“与谷永俱为五侯上客,长安号曰‘谷子云笔札,楼君卿唇舌’,言其见信用也。”
昕夕:朝暮。 出自明唐肃《丹崖集·日观赋》:“且臣闻日者众阳之宗,大君之象,出入以时,昕夕靡爽。”
掞张:铺张,浮夸。
鸿藻:雄伟的文章。
笺:
1.刘君孝推,一九五二年高闱典试时所得士也,寄示骈辞,喜题长句:
有士辉南选,高文动辈俦;披笺云锦绚,点笔露珠稠;剑许双龙合;(谓曾君霁虹)楼看五凤修,怜才如望岁,不负稻江秋。
2.贻霁虹参事,孝推参议:
曾君霁虹,近撰寿严***(缺三字)骈文,为时传诵。刘君孝推则以手书诗稿,获中山文艺奖金。两君皆高等文官考试及第,二十年来,承以师礼相加,独存古风,足砭时习,秋闱坐雨,载览嘉篇,不觉愧喜交集也。
碧海珠增曜,斯文未陆沉,九能归二妙,一字抵千金,翰藻规遗制,焦桐洽赏音,识途吾自愧,骥足喜骎骎。
3.上联全句隐用崔曙事。
裕锴兄十八年前于赤壁次东坡韵,有“况我青青发”之豪情。今读之叹时不我予。
百年如寄,叹浮生、醉眼几多人物。
道义风怀,常漫对,寂寂书斋四壁。
荣辱穷通,俗生恩怨,不过风吹雪。
鸥盟清忆,笑谈雄鬼人杰。

辜负年少光阴,天真虚掷,飞羽何时发。
梦里依稀犹记取,渔火江天明灭。
堪恨中年,长歌短引,白了额边发。
多情谁解,霜天依旧残月。
注:1998年密州初识裕锴,以拙诗赠之。锴以山谷“此心吾与白鸥盟”回赠。
共 10 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