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皮日休

相关作品:共 587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210) 题目 (300) 序 (13) 注释 (92)
相关人物:共 32 位
位置:序,共 9 首
序:鹿门子性介而行独,于道无所全,于才无所全,于进无所全,于退无所全,岂天民之惷者邪?然进之与退,天行未觉于余也,则有穷有厄,有病有殆,果安而受邪,未若全于酒也。夫圣人之诫酒祸也大矣,在书为沈湎,在诗为童羖,在礼为豢豕,在史为狂药。余饮至酣,徒以为融肌柔神,消沮迷丧,颓然无思,以天地大顺为堤封,傲然不持,以洪荒至化为爵赏,抑无怀氏之民乎,葛天氏之民乎?苟沈而乱,狂而身,祸而族,真蚩蚩之为也。若余者,于物无所斥,于性有所适,真全于酒者也。噫!天之不全余也多矣,独以曲蘖全之,抑天犹幸于遗民焉。《太玄》曰:「君子在玄则正,在福则冲,在祸则反;小人在玄则邪,在福则骄,在祸则穷。」余之于酒得其乐,人之于酒得其祸,亦若是而已矣。于是徵其具,悉为之咏,用继东皋子酒谱之后。夫酒之始名,天有星,地有泉,人有乡,今总而咏之者,亦古人初终必全之义也。天随子深于酒道,寄而请之和。
谁遣酒旗耀,天文列其位。
彩微尝似酣,芒弱偏如醉。
唯忧犯帝座,只恐骑天驷。
若遇卷舌星,谗君应堕地。
乐安任君,尝为泾尉,居吴城中,地才数亩,而不佩俗物。有池,池中有岛屿,池之南西北边合三亭,修篁嘉木,掩隐隈隩,处其一,不见其二也。君好奇乐异,喜文学名理之士,所得皆清散凝莹,袭美知而偕诣,既坐,有白鸥翩然,驯于砌下,因请浮而玩之,主人曰:池中之族老矣,每以豪健据有,鸥之始浮,辄逐而害之,今畏不敢入。吁,昔人之心蓄机事,犹或舞而不下,况害之哉。且羽族丽于水者多矣,独鸥为闲暇,其致不高耶?一旦水有鲸鲵之患,陆有狐狸之忧,俦侣不得命啸,尘埃不得澡刷,虽蒙人之流赏,亦天地之穷鸟也,感而为诗,邀袭美同作。
惯向溪头漾浅沙,薄烟微雨是生涯。
时时失伴沈山影,往往争飞杂浪花。
晚树清凉还𪈺鳿,旧巢零落寄蒹葭。
池塘信美应难恋,针在鱼唇剑在虾。
序:张祜,字承吉,元和中,作宫体小诗,辞曲艳发,当时轻薄之流,能其才,合噪得誉。及老大,稍窥建安风格,诵乐府录。知作者本意,短章大篇,往往间出;谏讽怨谲,时与六义相左右;善题目佳境,言不可刊置别处,此为才子之最也。由是贤俊之士,及高位重名者,多与之游。谓有鹄鹭之野,孔翠之鲜,竹柏之贞,琴磬之韵。或荐之于天子,书奏不下;亦受辟诸侯府,性狷介不容物,辄自劾去。以曲阿地古澹,有南朝之遗风,遂筑室种树而家焉。性嗜水石,常悉力致之。从知南海间罢职,载罗浮石笋还,不蓄善田利产为身后计。死未二十年,而故姬遗孕,冻馁不暇。前所谓鹄鹭孔翠,竹柏琴磬之家,虽朱轮尚乘,遗编尚吟,未尝一省其孤而恤其穷也。噫!人假之为玩好,不根于道义耶?惧其怨刺于神明耶?天果不爱才,没而犹谴耶?吾一不知之。友人颜弘至行江南道中,访其庐,作诗吊而序之,属余应和。余汩没者,不足哀承吉之道,邀袭美同作,庶乎承吉之孤,倚其传而有怜者。
胜华通子共悲辛,荒径今为旧宅邻。
一代交游非不贵,五湖风月合教贫。
魂应绝地为才鬼,名与遗编在史臣。
闻道平生多爱石,至今犹泣洞庭人。
天随子䱷于海山之颜有年矣,矢鱼之具,莫不穷极其趣。大凡结绳持纲者,总谓之网罟,网罟之流曰罛、曰罾、曰罺(案:侧交切。)。圆而纵舍曰罩,挟而升降曰𦊔(案:女减切。),缗而竿者总谓之筌。筌之流曰筒、曰车。横川曰梁,承虚曰笱,编而沈之曰箄(案:音卑。),矛而卓之曰矠(案:音册,矛也。),棘而中之曰叉,镞而纶之曰射,扣而骇之曰桹(案:以薄板置瓦器上,击之以驱鱼。)(案:以薄板置瓦器上,击之以驰鱼。),置而守之曰神(案:鲤鱼满三百六十岁,蛟龙辄率而飞去,置一神守之,则不能去矣。神,龟也。),列竹于海澨曰沪(吴之沪渎是也)。错薪于水中曰。所载之舟曰舴艋。所贮之器曰笭箵。其他或术以招之,或药而尽之,皆出于诗书杂传。及今之闻见,可考而验之,不诬也。今择其任咏者,作十五题以讽。噫,矢鱼之具也如此,予既歌之矣,矢民之具也如彼,谁其嗣之。鹿门子有高洒之才,必为我同作。
大罟纲目繁,空江波浪黑。
沈沈到波底,恰共波同色。
牵时万鬐入,已有千钧力。
尚悔不横流,恐他人更得。
环中先生谓天随子曰:「子与鹿门子应和为〈渔具诗〉,信尽其道而美矣。世言樵渔者,必联其命称,且常为隐君子事。诗之言错薪,礼之言负薪,传之言积薪,史之言束薪,非樵者之实乎?可不足以寄兴咏,独缺其词耶?退作十樵,以补其阙漏,寄鹿门子。」
山高溪且深,苍苍但群木。
抽条欲千尺,众亦疑朴𣙙。
一朝蒙剪伐,万古辞林麓。
若遇燎玄穹,微烟出云族。
鹿门子示予〈酒中十咏〉,物古而词丽,旨高而性真,可谓穷天人之际矣。予既和而且曰:「昔人之于酒,有注为池而饮之者,象为龙而吐之者,亲盗瓮间而卧者,将实舟中而浮者,可为四荒矣。徐景山有酒鎗,嵇叔夜有酒杯,皆传于后代,可谓二高矣。四荒不得不刺,二高不得不颂,更作六章,附于末云。」
万斛输曲沼,千钟未为多。
残霞入醍齐,远岸澄白酂。
后土亦沈醉,奸臣空浩歌。
迩来荒淫君,尚得乘馀波。
(余友李袭美,豪盖一世。其姬多慧智,袭美授以诸佛妙经,盖箭锋机也。袭美令宛平,政暇即与摴蒱,亦游戏三昧者乎?因作是歌。)
龙女诵经香饭毕,长安放衙初岸帻。
桃笙幔展燕寝春,试下红衫轻一掷。
绿云点点玳梁间,海燕翩翩对远山。
仙人好博雷翻掌,玉女投壶电解颜。
揶揄笑口如飞雪,黄鹂二月争调舌。
别有呼卢调转高,一声凤叫青天裂。
风摇花片满雕窗,郁金醽酒泛琼缸。
云母屏前怜个个,水精帘下爱双双。
一枝醲李倚银盘,纤纤新笋击琅玕。
已解疾驰夸女侠,故将迟局媚郎官。
醉后双鸾挂海野,樱唇唾出胭脂马。
偷得筹来窃玉符,夺将枭去惊铜瓦。
折腰尘净馆娃前,画眉人在章台下。
摴罢么么性转灵,不弹宝瑟向君听。
仙郎带酒朝天去,还讽如来般若经。
序:皮日休集中有杂体诗一卷自序谓由古至律由律至杂诗之道尽乎此而推其原出于乐府其言殆近于夸夫四始六义者诗之正至于杂固其绪馀枝木耳游艺閒情涉笔成趣文心所至出奇无穷大雅不废良有以也几馀多暇戏拟其体间亦自出新裁具录如左
刻漏丁丁,刹那不停。
日复一日,百年此声。
云是现前,瞥然已迁。
去来今者,名也非坚。
谓学佛言,佛无我分。
了当忘物,不可为训。
期月三年,宣尼有言。
知人则哲,尧舜犹难。
慎言谨行,古之君子。
恕必恕人,责斯责己。
曰褒而贬,曰刺而誉。
三代以降,此风纷如。
康熙五十八年六月上赐大学士王掞等七言律诗一章都人传诵口沬手胝(臣)右曾亦得擎跽回环寻绎熟复仰见我皇上勤劳机务优厚耆旧至意而铿金戛玉美备八音瑞日卿云光呈五色(臣)伏思七律所自权舆有唐沈宋始导其源高岑复衍其派王孟继之以清隽杜韩加之以沈郁刘白之流便精切温李之致密婉丽以逮钱刘皮陆各有所长并臻其奥至我皇上骈罗百代囊括诸家诗学萃于大成琅函垂诸万世今兹圣制一篇正如神龙片甲萦带风云丹凤一羽照耀日月(臣)幼耽吟咏粗习篇章遭逢圣明尘忝侍从蒙恩拔擢以至今职亲见钦明文思之君获窥媲雅俪颂之什诚欢诚忭心慕手追伏念宋时太平兴国以后凡有御制多命近臣属和唐时张说为集贤院学士有奉和圣制赐诸州刺史及赐崔日知往潞州诸作(臣)现直翰林不揣弇鄙窃附斯义敬和四章上请圣慈俯赐诲示(臣)虽衰钝尚得仰禀训词知所师法(臣)不胜欣幸颙望之至
四始钧陶第一人,宫商入律协君臣。
高词冠古篇篇妙,至德根心字字真。
道贯百王言作范,书穷万卷笔如神。
挥毫旰食宵衣后,六十年来慎笑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