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朱全忠

相关作品:共 27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18) 题目 (8) 子标题 (1) 注释 (5) 序 (6)
相关人物:共 239 位
共 27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八雄争天下,狫鼠先啾唧(自庚子年黄巢见,朱全忠等八人僭号。)
兔子上天床(王建属兔,又以卯年开国。),猿猴三下失朱温三帝属猴也。)
李子生狼藉(昭宗也。),乃牛生叛䍽(杨行密王于吴。斗牛,吴之分也。)
群犬嘶首尾,走上中华国
⑴ 即六侵中国也。见《分门古今类事》卷十四引《宾仙传》。
龙现垒,室宅及池(京本作「其」)中。
必有大臣谋叛逆,且须作急探奸凶,莫待有奔冲(王莽、朱温时,龙现池沼。)
马舞睨禄山,猴朝识朱温
人岂不若兽,变故辄负恩。
天下人心共恶梁,祇应无奈虎狼彊。
可怜千尺黄河水,投尽清流始灭唐。
⑴ 原作邻,据四库本改
梁主是朱温,篡唐都汴宋。
友圭及末帝,灭于李克用。
庄宗克用子,灭梁又称唐。
明宗与悯潞,灭于石敬瑭。
敬瑭晋高祖,其子号少主。
虏为负义侯,契丹入中土。
晋亡汉始立,知远实姓刘。
传子称隐帝,二世遂为周。
周家有太祖,姓郭乃名威。
世宗及恭帝,仅能十载期。
共五十三年,天命遂有归。
美禄无过酒,星泉奠两仪。
端由皆作圣,意趣少人知。
肇命惟元祀,迎春祝寿祺。
功深资药石,力厚起疲羸。
若羡千钟美,休嫌九酝迟。
忘情惟大禹,无量乃宣尼。
抔饮觞初滥,留连祸始基。
先王防以礼,后世利其资。
默识人情异,参稽俗习移。
放怀无事矣,问口纵言之。
惑溺终长夜,奢残竟作池。
包茅齐服楚,奏鼓胤征羲。
大泽斩蛇后,当炉折券时。
彭城正高会,睢水已填尸。
谪去忧占鵩,归来喜受釐。
瓶盆感田父,餔啜念湘累。
壑谷中宵问,糟丘一篑亏。
怒排樊哙盾,吐卧允之颐。
击帻笼钱凤,争权杀魏其。
脱靴惭力士,飞燕忤杨妃。
司隶要殊切,虞人猎已驰。
魏文敦信义,王猛用钤锤。
有客言虽吃,何人字识奇。
裸身荒已甚,涤器事还卑。
软饱深形颂,醒狂屈受讥。
虽将齐物我,亦合悼功缌。
渭水歌初阕,高阳伴蚤稀。
湖船回太白,水殿燕西施。
薤露停杯唱,鲸鱼入海骑。
缅怀七子会,怅望八仙期。
潇洒斜川影,风流曲水湄。
日斜休百拜,罍耻便三辞。
头上巾频漉,腰间锸自随。
谅难操北斗,且复坐东篱。
西海桃垂实,南山豆落萁。
无违商士诰,宜葺杜康祠。
李脱朱温阱,刘为石勒縻。
死生当有在,王伯岂由斯。
五斗酲方解,三人影对嬉。
高谈倾坐听,痛饮亦吾师。
责味曾围鲁,提筒更忆郫。
安能洗晏粉,聊复涨黄陂。
章子以孝显,酆舒因俊危。
夫妻不成属,父母或贻罹。
讵比华茵污,宁虞窟室隳。
壁悬疑角影,车载号鸱夷。
口不挂臧否,醯犹和薄醨。
立苗讽锄恶,种秫待充饥。
雨落香檀注,春融绿髓脂。
云轻浮蚁子,金嫩写鹅儿。
滴滴葡萄颗,涵涵鹦鹉卮。
胸吞九云梦,笔走万蛟螭。
风月江山好,宾朋笑语宜。
绣帘初静捲,银烛已高垂。
俨雅神仙坐,纷罗水陆奇。
色深迷琥珀,光溢艳琉璃。
绿笛翻罗袖,红潮上玉肌。
献酬俱缱绻,沾洽尽融怡。
不问檐花落,惟愁画角吹。
初筵何抑抑,屡舞忽僛僛。
寒食梨花发,重阳菊蕊披。
龙山犹可想,洛浦尚能追。
月满倚琼树,雨馀攀柳枝。
高飞鸿鹄远,左手蟹螯持。
贤圣分清浊,青齐辨等衰。
市沽难共食,家酿恐成私。
算爵商壶矢,忘杯泥夹棋。
资深酣道韵,端的露天倪。
翠竹沉云色,酴醾浸玉蕤。
过咽输浩渺,赴吻重涟漪。
捲尽青荷叶,颠飘白接篱。
野畦供鼓吹,幽鸟奏埙篪。
但看朱成碧,那知玉作瓷。
长瓶卧荒草,山郭飐青旗。
目井欣投辖,窥门怅絷骊。
提壶留客住,杜宇劝人归。
碧嶂下红日,飞霜点黑髭。
邴原良自苦,毕卓未为痴。
处士林泉适,骚人景物悲。
放臣离国恨,迁客去乡思。
须藉杯中物,聊舒镜里眉。
暂时浇磊磈,到处吐虹霓。
但戒零霜露,无劳洒涕洟。
从教禁网密,莫遣醉乡迷。
为沃尘生肺,应防水尅脾。
破除閒病恼,断送老头皮。
埋玉空烦酹,挥金莫计赀。
三行何法制,五齐孰官司。
喜怒或交作,阴阳因并毗。
达人眇天地,曲士谨毫釐。
夜汲文园井,朝餐大谷梨。
渴心便渌醑,大户怕甘酏。
滋味将何比,经纶倘在兹。
一尊常准拟,三顷要耘治。
吾道久榛莽,世途多虎貔。
黄封忆内酝,絺绣念宗彝。
傅说膺新命,曹参守旧规。
群生思覆护,寰海厌浇漓。
倘负膏肓疾,须凭国手医。
欲传方法者,把盏咏吾诗。
未必黄明在,终令丑口亡。
难教疏网漏,不直败毡藏。
绯衣受天恩,日瞻唐殿驾。
朱三尔何为,欲使两膝下。
皤皤长乐老,阅代如传舍
⑴ 原注:诗意以为秦吉了、孙供奉二物,特禽兽耳,尚知服节死义,不忍事非其主。而李、冯二公以堂堂将相,一则偷生异域,一则滥禄累朝,是诚何心哉。
姓名不入六臣传,容貌堪传九老碑。
老尚留樊素,贫休比范丹。
癸辛杂识:方回年登希岁,适牟献之与之同庚。其子成文与乃翁为庆,且徵友朋之诗。仇仁近有句云云。且作方句云云。方尝有句:「今生穷似范丹。」于是方大怒褒牟贬己,遂摭「六臣」之语,以此比今上为朱温,必欲告官杀之。诸友皆为谢过,不从,仇遂谋之北客侯正卿。正卿访之,徐扣曰:「闻仇仁近得罪于虚谷,何邪?」方曰:「此子无礼,遂比今上为朱温。」侯笑曰:「仇亦止言六臣,今比上为朱温者,执事也。」方色变。侯遂索其诗之元本手碎之,乃已。
共 27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