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优孟

相关作品:共 95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3) 序 (13) 正文 (91)
相关人物:共 3 位
位置:序,共 6 首
〖《史记》曰:楚相孙叔敖病且死。属其子曰:若贫困。往见优孟。居数年。其子贫困负薪。逢优孟。曰:我孙叔敖子也。父死时。属我贫困往见优孟即为孙叔敖衣冠。抵掌谈语。岁馀。像孙叔敖。楚王置酒。优孟前为寿。庄王大惊。以为孙叔敖复生也。欲以为相。优孟曰:楚相不足为也。孙叔敖为楚相。尽忠为廉。王得以伯。今死。其子贫困负薪以自饮食。必如孙叔敖。不如自杀。因歌曰云云。庄王乃召孙叔敖子。封之寝丘。〗
山居耕田苦。
难以得食。
起而为吏。
身贪鄙者馀财。
不顾耻辱。
身心家室富。
又恐受赇枉法为奸触大罪。
身死而家灭。
贪吏安可为也。
念为廉吏
奉法守职。
竟死不敢为非。
廉吏安可为也
⑴ 《诗纪》云。风雅逸篇曰:按此地音韵章句。而史以为歌者。不可晓。岂当时隐括转换借歌声以成之欤。史不能述其音。但记其义也。又曰:刘子玄讥此事之妄幻。然此传以滑稽名。乃优孟自为寓言尔。○《史记》滑稽列传。风雅遗篇六。《诗纪前集》二。
〖孙叔敖碑曰:楚相孙君讳饶。字叔敖。临卒。将无棺椁。令其子曰:优孟曾许千金贷吾。。楚之乐长。与相君相善。虽言千金。实不负也。卒后数年。庄王置酒以为乐。优孟乃言孙君相楚之功。即慷慨商歌曲曰云云。涕泣数行。王心感动。即求其子而加封焉。〗
贪吏而可为而不可为。
廉吏而可为而不可为。
贪吏而不可为者。
当时有污名。
而可为者。
子孙以家成。
廉吏而可为者当时有清名。
而不可为者。
子孙困穷被褐而负薪。
贪吏常苦富。
廉吏常苦贫。
独不见楚相孙叔敖。
廉洁不受钱
⑴ ○《隶释》三。《风雅逸篇》六。《诗纪前集》二。○逯案。《隶释》所载孙叔敖碑,立于后汉延熹三年五月二十八日。
并引:书居外次。晨门曰:「有九疑生持一刺来谒,立西阶以须。生危冠方袂,浅拱舒拜,且前致辞称,贽其文,颇涉猎前言。居五六日,复袖来,益引古事以相劘切,与之言,能言其得姓因家之所自,暨县道乡亭之风俗,望山名水之概状,罗含所未记,朱赣之未条,咸得之于生。由是始列于宾籍,临觞而司斟,观博而窜言,有日矣。初,邑中人闻有生来而二千石客之,骈然来观,迁客裴御史遇生于坐,抵掌曰:『人固有貌类而族殊者。』周生疑罗玠也。众咸冁然而熟视生,疑也愈甚。」夫形似,古所有也。优孟似叔敖,而楚君欲以为相。人殊而貌肖,犹或欲用之。玠生于衡山,而生生于九疑,其似诚匹也。无乃蹑其武,升俊造,仕甸服,佐君藩,为御史乎。古文人无避事,即有而书之,尚实也。行李之贶,则征夫诗曰:
引用典故:握蛇珠 问羊酪
宋日营阳内史孙,因家占得九疑村。
童心便有爱书癖,手指今馀把笔痕。
握蛇珠辞白屋,欲凭鸡卜谒金门。
若逢广坐(一作知)问羊酪,从此知名在一言。
梁江淹拟古离别至休上人凡三十首明亳州薛蕙亦嗣响焉虽于汉氏未纯亦彬彬乎优孟扺掌矣夫物贵缔始则因述似易人具体裁则兼功殆难难矣然文通颇胜于自运易矣然灵运微短于邺中诗云唯其有之是以似之甚哉似之于有也不佞既以罢官陆还挟策仅文通一编忽忽无博弈之欢紬绎穷愁窃仿厥体自李都尉而下至休上人凡二十九广自苏属国至韦左司凡四十一时代既殊规格从变虽未足鼓吹诸氏庶几驱驰江薛云尔其古离别一章请俟异日为后十九首故不更拟
黄云被原野,策马欲何之。
鼙鼓劲前林,招摇动旌旗。
涕泪结为冰,婵媛将告谁。
长当生死诀,尽我酒一卮。
白露尚为霜,安能鬒不移。
惟有金与石,庶以表心期。
序:乐府唯铙歌歌吹不易拟亦不能尽拟后有四唯名存而辞阙余因为补之亦取其近似而已不能如优孟之抵掌也
钓竿青漓漇,钓饵一何芬旨且肥。
小鱼疾走不敢回顾,大鱼施施来。
大鱼恒苦饱,小鱼恒苦饥。
大鱼既失故,小鱼施施去。
乃不知东有属玉鵁鶄,西有鸥与鹭。
不佞垂髫谈艺即耽嗜东西二京忆操翰之初赋诗送人之白下起句云悲风号枯桑吹堕林上月客子将远行驱车中夜发一时名流骤加赏叹以历块期之弱冠从家大人入长安社中酬倡大都五七言律亡暇古风比岁岩居始克以佔毕馀工稍稍从事尝拟作古十九首束装北上染指辄休乍过娄江请益王长公长公拳拳进余努力兹道适长夏闭关因检拾旧草点缀联络竟成此章并士衡所拟兰若生春阳为二十首古诗绝唱世以为白雪阳春不当拟议乃昔人每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则自三百篇而下当法孰先国朝仲默于鳞咸有斯作两家得失集中具见余之拟此聊为异时印证之自若曰优孟抵掌非余所能知矣
严霜结重阴,岁序忽已暮。
念子当远游,抗手即行路。
路行常苦远,客归尝苦晚。
浮云蔽关塞,白日不可挽。
昔为婚与姻,今为越与秦。
落叶随飘风,飞鸿辞故群。
君心岂难保,妾颜匪长好。
登高望平原,四顾尽衰草。
相思无朝夕,沈忧令人老。
愿为双车轮,随君万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