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优孟

相关作品:共 94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3) 序 (11) 正文 (90)
相关人物:共 3 位
共 3 首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17—768
【介绍】: 唐颍川人,祖籍南兰陵,字茂挺。萧晶孙。玄宗开元二十三年进士,天宝初补秘书正字,名闻天下,号萧夫子。史官韦述荐其自代,召诣史馆待制,因忤李林甫,罢。林甫死,调河南参军事。安禄山反,往见河南采访使郭纳言御守计,不用,因走山南,节度使源洧辟为掌书记。后授扬州功曹参军,到任两夜即去。客死于汝南旅舍。门人谥为文元先生。擅古文,与李华齐名。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09—760
字茂挺,排行十,郡望南兰陵(今江苏常州),颍州汝阴(今安徽阜阳)人。玄宗开元二十三年(735)进士及第,历仕桂林参军、秘书正字。天宝八载(749)为集贤校理,受李林甫排斥,调为广陵府参军事,十载转河南参军事。肃宗至德元载(756),山南节度使源洧辟为掌书记。永王乱平,淮南节度使表为扬州功曹参军。乾元三年(760)归葬先人,客死汝南。门人共谥为文元先生。生平详见新、旧《唐书》本传、《旧唐书·韦述传》、李华《萧颖士文集序》。萧名重于时,人称“萧夫子”,与李华齐名,时称“萧李”。日本遣使入朝,自述国人愿得萧夫子为师。有文集10卷,已佚。《全唐诗》存诗1卷。
唐诗汇评
萧颖士(717-759),字茂挺 萧梁宗室后裔,祖籍南兰陵(今江苏常州),居于颍川(今河南许昌)。四岁能文,十岁入太学。开元二十三年(735),登进士第,对策第一,授金坛尉。历桂州参军,丁家艰去职。天宝初,任秘书正字,搜求遗书,因“慢官离局”被劾免,居濮阳,以教授为生,人称“萧夫子”。后召为集贤校理,不屈于季林甫,降资参广陵军事。十载,因人荐入史馆待制,复调参河南府写事。安史乱起,为山南节度使源洧掌书记。洧卒,入淮南李成式幕为扬州功曹参军,掌书记。乾元中,为诸道租庸使第五琦从事,赴嵩条迁祔先人遗骨,客死汝南逆旅。颖士工文能诗,奖掖后进,名重一时。文章与李华齐名,世称“萧李”。有《梁萧史谱》二十卷,《游梁新集》三卷,《文集》十卷,均佚。后人辑有《萧茂挺文集》一卷,《全唐诗》编诗一卷。

作品评论

《唐诗纪事》
李华序其文曰:开元、天宝间,以文学著于时者,曰兰陵萧颖士,字茂挺……君谓:六经之后,有屈原、宋玉,文甚雄壮,而不能经,厥后有贾谊、文词详正,近于理体。枚乘、司马相如,亦瑰丽才士,然而不近风雅。扬雄用意颇深,班彪识理,张衡宏旷,曹植丰赡,王粲超逸,嵇康标举,此外皆金相玉质,所尚或殊,不能备举。左思诗赋,有雅颂遗风,干宝著论,近乎王化根源,此外皆夐绝无闻。近日陈拾遗文体最正。以此而言,见君述作。
《载酒园诗话又编》
人有一时负重名,既久而声暂歇者,唐之萧茂挺,宋之梅圣俞是也。
诗文具在,不知当时何以倾动蛮貊如此!
萧尝谓“屈、宋雄壮而不能经,贾生近理,枚马瑰丽而不近风雅。
”然其《江有枫》、《菊荣》、《凉雨》、《有竹》诸篇,岂遂真《风》《雅》乎?
于《三百篇》虽具孙叔之衣冠,尚无优孟之抵掌。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726—765
【介绍】: 唐华州华阴人,字季鹰。严挺之子。以荫调太原府参军,累迁殿中侍御史。肃宗至德中,拜京兆少尹。后迁成都尹、剑南节度使。广德二年,破吐蕃七万众,加检校吏部尚书,封郑国公。在蜀累年,肆志逞欲,恣行猛政,威震一方,吐蕃不敢犯境。旧相房琯有荐导之恩,武骄倨,见琯略无朝礼。最厚杜甫,然数次欲杀之。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26—765
字季鹰,排行八,华州华阴(今陕西华阴)人。中书侍郎严挺之之子,以门荫为太原府参军事。玄宗天宝六载(747),陇右节度使哥舒翰荐为判官,累迁至侍御史。安史乱起,随玄宗幸蜀,擢谏议大夫、给事中。两京收复,授京兆少尹,兼御史中丞。肃宗乾元元年(758),坐房琯事贬巴州刺史,后移绵州刺史,迁剑南东川节度使,改剑南西川节度使兼成都尹。代宗践阼,以兵部侍郎召入,迁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封郑国公。广德二年(764),再镇蜀,任剑南节度使兼成都尹,大破吐蕃。永泰元年(765),卒于任所,赠尚书左仆射。生平见新、旧《唐书》本传及杜甫《八哀诗·赠左仆射郑国公严公武》。严武善诗,笔力雄健,诗有奇趣,与杜甫、岑参、羊士谔等人友善,多所赠答。镇蜀时,善遇杜甫,杜甫称他“笔落惊四座”(《八哀诗》)、“诗清立意新”(《奉和严中丞西城晚眺》)。武死后,杜甫有诗哀悼之。《全唐诗》存诗6首,《全唐诗外编》补诗1首。
唐诗汇评
严武(726-765),字季鹰,华州华阴(今属陕西)人。严挺之之子,以门葫调补太原府参军。天宝末,为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判官,累迁殿中侍御史。安史乱起,从玄宗入蜀。肃宗即位灵武,房琯荐为给事中。两京收复,为京也少尹,河南尹。乾元元年,坐房琯党贬巴州刺史,迁东川节度使。上元二年,为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使。宝应元年入朝,历京兆尹,户部侍郎、黄门侍郎,复拜成都尹、剑南节度使,卒于镇。武与杜甫交谊颇厚,甫流寓成都,得其照拂。《全唐诗》存诗六首。

作品评论

《唐诗品》
季鹰最善少陵,笃于推信,故附离声诗,若有合辙。
然有收入杜集者,如“莫倚善题鹦鹉赋,何须不著鵔鸃冠”,又“江头枫叶红愁客,篱外黄花菊对谁”,又“郡邑地卑饶雾雨,江河天阔足风涛”,兹皆善于拟近,谓优孟为真叔敖,可尔。

《唐诗归》
此人妙绝,交有奇情,诗有奇趣,想老杜不错。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游朴(1526—1599),明福建福宁(今福建柘荣县)人,字太初。少聪慧,九岁能属文。万历二年进士,授成都府推官。入为大理寺评事。历迁刑部郎中。三任法曹,办案力求公正。官终湖广参政。有《藏山集》。

游参知藏山集序

鸣鹤以隆庆改元,补博士弟子。是岁,参知游先生举于乡,其文于同举者最尔雅,余独善之,恒诵习以为模。万历甲戌,先生举进士,遂以制义名海内。及为比部郎,虑囚浙江,又善书狱,其文则东西京,其所反除则宁成、义纵之流不能易。籍而布之,士味其文,老吏味其法,莫不人人知有游先生矣。久之,余从谢司徒汉甫许得先生诗数篇,每一读,辄一叹赏,恨不遂负先生之墙,穷其青箱也。岁癸丑,秦川有修志之役,余以宾萌得与笔札。是时先生捐馆舍十五年矣,余采舆论,传之名宦。其子惟辅居柘阳山中,去州治百二十里,不知也。比余将归之前,一日舆疾来请校其先集。余业戒徒不得留。明年,惟辅不禄。又明年,其子仲卿辈因余友张叔韬示余以《藏山集》,柘阳非群玉藏书一也。先生乐府格高词峻,声可绕梁;七言古雄逸瑰伟,气可拔山;五言古及诸近体皆雅秀醇厚,正宗遗响。其文则以逮意,不事雕琢而宏论如云。自唐设科取士,有秀才,有明经,有进士,有明法,有书有算,士各颛门,才无兼茂,是以李杜之文,不入于艺苑,韩柳之诗,仅附于接武,而士之抽经谭诗者,未有能习竹刑而无害者也。我明以制义贡举,收寻其风雅,刍灵其古文,无所用之耳。徐何李郑,首奋于正、嘉;中原七子,嗣兴于隆、万。然皆年少登庸,精力尚锐,故得生今反古,图树千秋。至于爰书李法,则惟恐其尘污人矣。况肯委心以求其当乎?游先生八岁能诗,博极群书,乡绅林佥宪试以典故,无所不知,佥宪大惊,遂引与抗礼为小友。则先生之于诗文,其天性耳,顾又不自居高,而推其余力于爰书李法。其书狱则如其诗文,焕乎耀采;而诗文则如书狱,斤斤守法,是殆夫子之所谓“犹龙成体成章,而变化无形者”耶。先生与七子同时而恶涉其颓波,及弃参知归山,诗文遂与身俱隐。余尝论著《东越文苑》,自薛令之以迄于当世,作者凡五百余人,而不及先生。余之寡闻固不足道,徐孝廉惟和邓少参汝高,皆号博洽善知人者也,惟和之辑《晋安风雅》,汝高之辑《闽诗正声》,皆于先生失之。嗟夫,入海探珠而遗明月,可胜恨哉。先生不秘《延露》、《陵阳》而秘《采菱》、《阳阿》,其以余辈为鄙人乎?余幸后死,二子复因叔韬固请而发之,亡久藏名山,令后世终遗明月也。是刻诗十卷、文二卷,其谳书别为集。万历丙辰腊月望日候官后学陈鸣鹤序。

游子乐府叙

古诗皆乐也,古乐皆诗也。
离诗而称乐府自汉始,至唐而诗诸体分,乐府居一焉。
至宋元以诗余词曲为乐府,而诗亡矣。
余尝取汉乐府准三百篇:郊祀,颂之遗也;铙歌鼓吹,雅之遗也;琴曲杂诗,风之遗也。
又取汉、魏、六朝、唐人诗准乐府:其中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杂言、绝句易见者无论,若齐梁人《折杨柳》、《梅花落》,非五言律乎?
虞世南《从军行》、耿纬《出塞曲》,非五言排律乎?
沈佺期《卢家少妇》、王摩诘《居延城外》,非七言律乎?
《孔雀东南飞》、《木兰诗》,非五七言长篇乎?
盖乐府备古今诗体如此。
汉去古近,乐府多于古诗,六朝十之四,盛唐十之二,中晚以降,百不得一,诚难之耳。
而好事者往往为拟乐府,用力勤而失之弥远,何以故?
王僧虔云:诗有丰约,解有多少。
诸曲调解有辞有声,而大曲有艳有趋有乱。
今所传多不可解,迫诘屈曲,或谓缺文断简,或谓曲调遗声,或谓兼正辞填调,大小混录,取其讹误以为规萭,其不能合宜矣。
即不然者,面目虽合,神情中乖,安足贵哉?
闽人游太初,自为诸生,及仕为蜀理官,入为廷评,居京师为比部郎,使越,出秉宪岭南,参知藩政守郢中,积三十年之功为古乐府,不规规,法其调,袭其意,而调与意、时与古相得,国事民情,有所感概,形诸咏叹。
率自创体裁,不复仿效,悲壮激烈,浑雄真致,质而不俚,浅而能深,近而能远,上者优孟之抵掌,胡宽之营新,丰次不失,为蔡中郎之虎贲矣。
余亟善元微之持论乐府,沿袭古题,唱和重复,文有短长,义咸赘媵,不如寓意古题,刺美见事,犹有诗人引古以讽之义。
近代惟杜甫《悲陈陶》、《哀江头》、《兵马》、《丽人》诸歌行,即事名篇,无有倚傍,友人白乐天辈谓是论为当。
明兴,自许为古乐府者,莫如历下、下雉,然且不免后生弹射,独太仓乐府,变有少陵卓绝之识,即他所拟,亦总之类虎头传神手。
太初与元美生同时而不及从游,假令元美遇之,相视而笑,莫逆于心矣。
太初诗,诸体俱有至境,而沾沾乐府,抟心辑志三十年不休。
夫三十年攻乐府,则其于诗诸体,譬之破竹,数节之后,迎刃而解。
太初之以诗名,有以也。
(南新市人 李维桢 撰)

御选明诗姓名爵里

字太初,福宁州人。万历甲戌进士除成都推官历官湖广右布政使有藏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