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华盦词话 钱裴仲

■今人作词,好巧立名式,古人亦或有之,此最无谓。盖虽极小之词,未有不可摘二 三字为名者,而彼作某、此作某,不徒迷人,亦以自迷。况知之者一望而知,不知者 本是不知,即使人人信以为另有此调矣,于作者有何益处,有何趣处乎。

■余以为《菉斐轩韵》本太宽,只宜制曲,不可作词。如〔不〕字,作平则可,〔合 〕字作平,韵书无之,不可也。而万红友独遵之,故其著《词律》,注仄作平甚多。 更可怪者,通首押仄,而曰可作平声读。然则通首用上去入作成一词,曰但读入声作 平,自然协调,可乎,此惑之甚者也。况一体而有平有仄,其长短句读虽同,其平仄 音节迥别,红友特未察耳。

■乐笑翁词,清空一气,转折随手,不为调缚。丽不杂,淡不泛,斯为圣乎。余谈古 人词,惟心折于张、姜两家而已。

■读词之法,心细如发。先屏去一切閒思杂虑,然后心向之,目注之,谛审而咀味之 ,方见古人用心处。若全不体会,随口唱去,何异老僧诵经,乞儿丐食。丐食亦须叫 号哀苦,人或与之,否则亦不可得。

■柳词与曲,相去不能以寸。且有一个意或二三见,或四五见者,最为可厌。其为词 无非舞馆魂迷、歌楼肠断,无一毫清气。

■言情之作易于亵,其实情与亵,判然两途,而人每流情入亵。余以为好为亵语者, 不足与言情。

■迷离惝恍,若近若远,若隐若见,此善言情者也。若忒煞头头尾尾说来,不为合作 。竹垞先生《静志居词》,未免此病。

■玉田云:〔词有一二警句,便通首看得起。〕此言诚是。然亦须通首衬得过。若有 一句落腔,一句不妥,瑕瑜互见,非尽美之作矣。

■坡公才大,词多豪放,不肯剪裁就范,故其不协律处甚多,然又何伤其为佳谐。而 《词综》论其赤壁怀古,〔浪淘尽〕当作〔浪声沉〕,余以为毫釐千里矣。知词者, 请再三诵之自见也。夫起句是赤壁,接以〔浪淘尽〕三字,便入怀古,使千古风流人 物,直跃出来。若〔浪声沉〕,则与下句不相贯串矣。至于〔小乔初嫁了〕,了字属 下,更不成语。〔多情应笑〕作〔多情应是〕,亦未妥。不如存其旧为佳也。

■柳七词中,美景良辰、风流怜惜等字,十调九见。即如〈雨淋铃〉一阕,只〔今宵 酒醒〕二句脍炙人口,实亦无甚好处。张、柳齐名,秦、黄并誉,冤哉。

■吾乡朱竹垞先生自题其词曰:〔不师黄九,不师秦七,倚新声,玉田差近。〕余窃 以为未然。玉田词清高灵变,先生富于典籍,未免堆砌。咏物之作,尤觉故实多而旨 趣少。咏物之题,不能不用故实。然须运化无迹,而以虚字呼唤之,方为妙手。

■本朝词家,我推樊榭。佳协虽不多,而清高精鍊,自是能手。

孺人素性澹泊,不习纷华,历数十年如一日。生平吟咏,每诵古人言情之什,辄歌 哭以当之。故所作诗类多商音,其于词也亦然。余既刊其词稿,复检得词话一种,附 录卷末。兵燹之馀,多遭散佚,存者止此十一。右十二条中,未免持论有偏执处,恐 不为填词家所许。因欲存庐山面目,不为增减一字。览者披其文,亦可得其概矣。

同治戊辰二月,戚士元识于鹤砂暑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