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菰楼词话 焦循

■谈者多谓词不可学,以其妨诗、古文,尤非说经尚古者所宜。余谓非也。人禀阴阳 之气以生,性情中所寓之柔气,有时感发,每不可遏。有词曲一途分泄之,则使清纯 之气,长流行于诗古文。且经学须深思默会,或至抑塞沉困,机不可转。诗词是以移 其情而豁其趣,则有益于经学者正不浅。古人一室潜修,不废啸歌,其旨深微,非得 阴阳之理,未足与知也。朱晦翁、真西山俱不废词,词何不可学之有。

■词不难于长调,而难于长句。词不难于短令,而难于短句。短至一二字,长至九字 十字,长须不可界断,短须不致牵连。短不牵连尚易,长不界断,虽名家有难之者矣 。万氏《词律》任意断句,吾甚不以为然。

■词调愈平熟,则其音急,愈生拗,则其音缓。急则繁,其声易淫,缓则庶乎雅耳。 如苏长公之大江东去,及吴梦窗、史梅溪等调,往往用长句。同一调而句或可断若此 ,亦可断若彼者,皆不可断。而其音以缓为顿挫,字字可顿挫而实不必断。倚声者易 于为平熟调,而艰于为生拗调。明乎缓急之理,而何生拗之有。

■词韵无善本,以《花间》、《尊前》词核之,其韵通协甚宽,盖寄情托兴,不比诗 之严也。余尝取唐词,尽择其韵考之,为唐词韵考,以未暇成就。然如杜牧之〈八六 子〉,上下皆有韵,上以深沉衾信扃为韵,下以侵禁整临阴为韵。论者谓其韵不可考 ,盖以宋之〈八六子〉准之也。夫据宋以定唐可乎。吴梦窗自度〈金盏子〉调云︰〔 新雁又无端送人江上,短亭初泊〕,上九字句,余所谓缓调,字字可停顿也。乃或据 蒋竹山词,读又字为顿。竹山固本诸梦窗,乃据竹山以衡梦窗,可乎。

毛大可称词本无韵,是也。偶检唐、宋人词, 如杜安世〈贺圣朝〉用计霁媚寘待贿爱队。 姜夔〈鬲溪令〉用人邻真阴寻侵云文盈庚。 陆游〈双头莲〉用寄骥寘气未水里纸逝霁。 颜博文〈品令〉用落薄药角觉。 秦观〈品令〉用得织职吃锡日质不物惜陌。 韦庄〈应天长〉用语午语否有。 晁补之〈梁州令〉用浅铣遍霰脸俭缓旱愿愿盏潸远沅。 刘过〈行香子〉用快卦在贿赛队盖泰。 蒋捷〈探春令〉用处去御泪寘指纸住遇。 苏轼〈瑶池燕〉用阵震困愿问关粉吻。 柳永〈引驾行〉用暮遇举语睹虞处去御负有。 辛弃疾〈东坡引〉用怨愿面霰雁谏断翰满旱。 王安中〈步蟾宫〉用阙月谐叶节屑业洽。 方千里〈侧犯〉用靓敬定径静梗迥。 晁补之〈阳关引〉用噎屑叶叶月月阔曷。 柳永〈镇西〉用入黠绝屑月月。 苏轼〈皂罗特髻〉用得职客陌结屑合合滑黠觅锡。 石孝友〈蓦山溪〉用燕霰散旱软铣染俭半翰盼谏晚阮。 柳永〈秋夜月〉用散旱面霰叹翰限潸怨愿远阮。 周紫芝〈感皇恩〉用会泰系霁子纸地寘。 吕渭老〈握金钗〉用趁震尽轸粉吻损阮永梗。 赵德仁〈醉春风〉用近吻问问信震稳阮恨愿 苏轼〈劝金船〉用客陌识职月月却药节屑插洽。 吴文英〈凄凉犯〉用阔曷叶叶湿缉合合骨月怯洽。 王沂孙〈露华〉用格陌色职拂物骨月出质。 杜安世〈玉栏杆〉用景梗尽轸浸沁信震定径。 晁补之〈尾犯〉用隐吻兴径韵问映敬信震景梗艇迥。 吴文英〈垂丝钓〉用掩俭艳艳澹勘鉴陷减豏。 晁补之〈下水船〉用系霁起纸坠寘佩队。 毛滂〈于飞乐〉用林侵樽元清庚春真。 柳永〈引驾行〉用征庚村元亭青凝蒸。按唐人应试用官韵,其非应试,如韩昌黎赠张 籍诗,以城堂江庭童穷一韵,则庚青江阳东通协,不拘拘如律诗也。至于词,更宽可 知矣。秦观〈品令〉云︰ 掉又臞,天然个品格,于中压一。帘儿下、时把鞋儿踢。语低低、笑咭咭。 柳永〈迎春乐〉云︰〔近来憔悴人惊怪,为别相思债。〕刘过〈行香子〉亦用债字云 ︰ 匆匆去得忒煞。这镜儿也不曾盖。千朝百日不曾来,没这些儿个采。 蒋捷〈秋夜雨〉云︰ 黄云水驿笳噎。吹人双鬓如雪。愁多无赖处,漫碎把、寒花经绝。 凡此皆用当时乡谈里语,又何韵之有。 绝字见元曲,胡蝶梦云︰挠腮绝耳。《音释》云︰绝,疽且切。 原字〔绝〕有手旁--胖丁注

■《老学庵笔记》云︰〔山谷在戎州,作乐府云︰ 老子平生,江南江北,爱听临风笛。孙郎微笑,坐来声喷霜竹。 今俗本改笛为曲以协韵,非也。然亦疑笛字太不入韵,及居蜀久,习其语,乃知泸戎 间谓笛为独。〕此亦词无韵之證。

■秦少游〈品令〉,〔掉又臞,天然个品格〕,此正秦邮土音,用个字作语助,今秦 邮人皆然也。三百篇如〔其虚其邪,狂童之狂也且〕,古人自操土音,北宋如秦、柳 ,尚有此种。南宋姜白石、张玉田一派,此调不复有矣。

■《温公诗话》,陈亚有乞雨诗云︰〔不雨若令过半夏,定应债作胡卢巴。〕此用作 晒字也,词中用作语助,则土音也。

■周密《绝妙好词》所选,皆同于己者,一味轻柔润腻而已。黄玉林《花庵绝妙词选 》,不名一家,其中如刘克庄诸作,磊落抑塞,真气百倍,非白石、玉田辈所能到。 可知南宋人词,不尽草窗一派也。近世朱彝尊所选《词综》,规步草窗,学者不复周 览全集,而宋词遂为朱氏之词矣。王阮亭选唐五七言诗亦然。

■李白〈连理枝〉词云︰〔望水晶帘外,竹枝寒守,羊车未至。〕万树《词律》云︰ 〔图谱将『望水晶帘外』作五字句,『竹枝寒守』作四字句,『羊车未至』作四字句 ,可叹。无论句字长短参差,致误学者。试问『竹枝寒守』,有此文理乎。〕盖万氏 以〔竹枝寒〕三字连上作一句,〔守羊车未至〕作一句,以为即宋词〈小桃红〉之半 也。按太白此词有二首,其一云︰〔麝烟浓馥,红绡翠被〕,与〔竹枝寒守,羊车未 至〕正同。〔守〕字下属,岂〔馥〕字亦下属耶。且〔竹枝寒守〕四字甚佳。〔守羊 车未至〕,成何语句乎。

■柳屯田〈醉蓬莱〉词,以篇首〔渐〕字与〔太液波翻〕〔翻〕字见斥。有善词者问 ,余曰︰〔词所以被管弦,首用『渐』字起调,与下『亭皋落叶,陇首云飞』,字字 响亮。尝欲以他字易之,不可得也。至『太液波翻』,仁宗谓不云波澄,无论澄字, 前已用过。而太为徵音,液为宫音,波为羽音,若用澄字商音,则不能协,故仍用羽 音之翻字。两羽相属,盖宫下于徵,羽承于商,而徵下于羽。太液二字,由出而入, 波字由入而出,再用澄字而入,则一出一入,又一出一入,无复节奏矣。且由波字接 澄字,不能相生。此定用翻字。波翻二字,同是羽音,而一轩一轾,以为俯仰,此柳 氏深于音调也。〕余为此论,客不甚以为然。已而秦太史敦夫以新刻张玉田《词源》 见遗,内一条记其先人赋〈瑞鹤仙〉,有〔粉蝶儿、扑定落花不去〕,扑字不协,遂 改为守字,始协。又作〈惜花春‧早起〉云︰〔琐窗深。〕深字音不协,改为幽字, 又不协,改为明字,歌之始协。此三字皆平声,胡为或协或不协。盖五音有喉、齿、 唇、舌、鼻,所以轻清重浊之分,故平声字可为上、入者,此也。扑深二字何以不协 ,守明二字何以协,盖粉为羽音,蝶为徵音,儿为变徵,由外而入。若用扑字羽音, 突然而出,则不协矣。故用守字,仍从内转接。直至不字乃出为羽音。琐窗二字皆商 音,又用深字商音,则专壹矣。故用明字羽音,自商而出乃协。以此例之柳词,乃自 信前说可存。因录于此,以质诸世之为词者。此不可以谱定,惟从口舌上调之耳。

■〈长笛赋〉︰〔察度于句投。〕李善注︰〔《说文》曰︰逗,止也。投与逗,古字 通,音豆。投,句之所止也。〕郭璞《方言注》云︰〔逗,即今住字。〕皇甫湜〈答 李生书〉︰〔读书未知句度,下视服郑。〕句度即句投。度字,本察度之义也。今人 谓之句读,或作句断,万树《词律》以豆字注之。

■《词综》选张可久〈风入松〉一首,咏九日,首四句云︰ 哀筝一抹十三弦。飞雁隔秋烟。携壶莫道登临乐,双双燕、为我留连。 按《小山乐府》载此作〔双双为我留连〕,无燕字,双双即指上飞雁,雁与燕不当杂 出,且九日不复有燕矣。盖雁指筝上所有,双双即此雁也。程易畴先生游盘山,亲阅 道宗舍利碑,为王洙撰,因校朱彝尊《吉金贞石志》,录此碑文,内中妄增一语。详 见《通艺录》《小山乐府》,世不多有,余适有之,乃得校出,增多燕字。又〈人月 圆〉一首云︰〔片时春梦,十年往事,一点诗愁。〕彝尊改作〔閒愁〕。又〔故人何 在,前程那里,心事谁同〕,彝尊改作〔前路莫问〕。又 白家亭馆,吴宫花草,长似坡诗。可人怜处,啼乌夜月,犹怨西施。 彝尊改作〔可似当时,最怜人处〕。以音调之,可谓削圆方竹杖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