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鼓书堂词话 查礼

■宋人落梅词,名句甚夥。如〈高阳台〉一解赋落梅者,吴梦窗云︰ 〔宫粉雕痕,仙云堕影,无人野水荒湾。〕又云︰ 〔南楼不恨吹横笛,恨晓风千里关山。半飘零,庭院黄昏,月冷栏杆。〕李筼房云︰ 〔竹里遮寒,谁念减尽芳云。么凤叫晚吹晴雪,料水空、烟冷西泠。〕又云︰ 环佩无声,草暗台榭春深。欲倩怨笛传清谱,怕断霞、难返吟魂。 转销凝,点点随波,望极江亭。 李秋崖云︰ 〔门掩香残,屏摇梦冷,珠钿糁缀芳尘。〕又云︰ 〔藓梢空挂凄凉月,想鹤归、犹怨黄昏。黯销凝,人老天涯,雁影沈沈。〕又云︰ 〔烟湿荒村,背春无限愁深。迎风点点飘寒粉,怅秋娘、满袖啼痕。〕三人写落梅之 情景魂魄各有不同。其雅正澹远、柔婉深长之处,令人可思可咏。

■周弁阳《蘋洲渔笛谱》〈曲游春〉一调,游西湖云︰ 漠漠香尘隔,沸十里乱丝丛笛。看画船尽入西泠,閒却半湖春色。 其词句雅奏之妙,固不必言。案:《武林旧事》云︰〔都城自过收灯,贵游巨室,争 先出郊,谓之探春。水面画楫,栉比如鳞,无行舟之路。游之次第,先南而后北,至 午则尽入西泠桥里湖,其外几无一舸矣。〕弁阳老人有词云︰〔看画船尽入西泠,閒 却半湖春色。〕盖纪实也。又马臻《霞外集》,有春日游西湖诗云︰ 画船过午入西泠。人拥孤山陌上尘。应被弁阳摹写尽,晚来閒却半湖春。 马之赞美弁阳啸翁之词,可称佳话。

■宋宝庆初,史弥远废立之际,钱塘书肆陈起宗之能诗,凡江湖诗人俱与之善,刊《 江湖集》以售,刘潜夫南岳稿与焉。宗之赋诗有云︰〔秋雨梧桐皇子府,春风杨柳相 公桥。〕本改刘屏山句也。或嫁秋雨春风之句,为敖器之所作,言者并梅诗论列,劈 江湖集板,二人皆坐罪。初弥远议下大理逮治,郑丞相清之在琐闼,白弥远中辍,而 宗之坐流配。于是诏禁士大夫作诗,如孙花翁之徒,改业为长短句。绝定癸巳,弥远 死,诗禁解。刘潜夫为访梅绝句云︰ 梦得因桃却左迁。长源为柳忤当权。幸然不识桃并李,也被梅花累十年。 此可备梅花大公案也,事见《瀛奎律髓》注。

■萧泰来,字则阳,号小山,临江人。绝定二年进士,著有《小山集》。《癸辛杂识 》云︰〔泰来,理宗朝为御史,附谢丞相,为右司李伯玉所劾,姚希得指为小人之宗 。〕小山尝有〈霜天晓角‧咏梅〉云︰ 千霜万雪。受尽寒磨折。赖是生来瘦硬,浑不怕、角吹彻。 清绝。影也别。知心惟有月。元没春风性情,如何共海棠说。 命意措词,自觉不凡。而于乐章风格,亦见雅俊,较之徒事艳冶绮语者,其身分高若 干等第,词家审之。

■宋丞相少保信国公文天祥留燕时,题张许双忠庙〈沁园春〉云︰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君臣义缺, 谁负坚肠。骂贼睢阳,爱君许远,留得声名万古香。 后来者,无二公之操,百鍊之刚。 堪伤。人易云亡。应烈烈轰轰做一场。 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辱,安得流芳。 古庙阴森,遗容严肃,枯木寒鸦几夕阳。邮亭下,有奸雄过此,仔细思量。 盥漱读之,公之忠义刚正,凛凛之气势流露于简端者,可耿日月,薄云霄。虽辞藻未 免粗豪,然忠臣孝子之作,只可以气概论,未可以字句求也。案︰庙在潮州。

■情有文不能达,诗不能道者,而独于长短句中,可以委宛形容之。如黄雪舟孝迈自 度〈湘春夜月〉一解伤春云︰ 可惜一片清歌,都付与黄昏。欲共柳花低诉,怕柳花轻薄,不解伤春。 又云︰ 空樽夜泣,青山不语,残月当门。翠玉楼前,惟是有一陂湘水,摇荡湘云。 又云︰〔这次第,算人间没个并刀,剪断心上愁痕。〕又〈水龙吟‧暮春〉云︰ 店舍无烟,关山有月,梨花满地。二十年好梦,不曾圆合,而今老,都休矣。 又云︰〔柔肠一寸,七分是恨,三分是泪。〕又云︰〔待问春怎把千红,换得一池绿 水。〕雪舟才思俊逸,天分高超,握笔神来,当有悟入处,非积学所到也。刘后村跋 《雪舟乐章》,谓其清丽,叔原、方回不能加,其绵密,骎骎秦郎〔和天也瘦〕之作 。后村可为雪舟之知音。

■词不同乎诗而后佳,然词不离乎诗方能雅。昔沈义甫评施梅川词云︰〔梅川音律有 源流,故其声无舛误。读唐词多,故语雅淡。〕义甫斯言,深得乐府之三昧者。尝忆 梅川有登吴山〈水龙吟〉云︰〔翠鳌涌出沧溟影。〕又云︰〔楼台对起,栏杆重凭, 山川自古。〕又云︰〔看天低四远,江空万里,登临处、分吴楚。〕又云︰ 两岸花飞絮舞。度春风、满城箫鼓。英雄暗老,早潮晚汐,归帆过橹。 淮水东流,塞云北渡,夕阳西去。 其声韵辞华,大雅不群,脱尽绮腻纤秾之态。案:《武林旧事》云︰〔施梅川,名岳 ,字仲山,梅川其号也。吴人,精于律吕。其卒也,杨守斋为树梅作亭,薛梯飙为志 其墓,李筼房书,周草窗题,盖葬于西湖虎头岩下。〕

■张安国孝祥号于湖,乌江人。绍兴二十四年廷对第一,授承事郎,签书镇东军判官 。累迁中书舍人、直学士院,兼督府参赞军事,领建康留守。寻以荆南湖北路安抚使 ,进显谟阁直学士致仕。著有《于湖词》一卷。声律宏迈,音节振拔,气雄而调雅, 意缓而语峭。集内〈念奴娇‧过洞庭〉一解,最为世所称颂。其中如︰ 玉界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 又云︰ 短鬓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 叩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此皆神来之句,非思议所能及也。鹤山魏了翁跋于湖手书此词真迹云︰〔张于湖有英 姿奇气,著之湖湘间,未为不遇。洞庭所赋,在集中最为杰特,方其吸江酌斗,宾客 万象时,讵知世间有紫微青琐哉。〕汤衡序《紫微词》云︰〔于湖平昔为词,未尝著 笔。豪酣兴健,挥洒满幅,顷刻即成,无一字无来处。〕

■《能改斋漫录》载陈济翁寄张于湖〈蓦山溪〉词云︰ 去年今日,从驾游西苑。彩仗压金波,看水戏、鱼龙曼衍。 宝津南殿。宴坐近天颜,金杯酒,君王劝。头上宫花颤。 六军锦绣,万骑穿杨箭。日暮翠华归,拥钧天、笙歌一片。 如今关外,千里未归人,前山雨,西楼晚。望断思君眼。 舍人张孝祥知潭州,因宴客,妓有歌此旧调者,唱至〔金杯酒,君王劝,头上宫花颤 〕,其首自为之摇动者数四。坐客忍笑指目者甚众,而张竟不觉也。

■陈存熙逢辰有〈相见欢‧咏泪〉云︰ 月痕未到朱扉。送郎时。暗里一汪儿泪,没人知。 揾不住,收不聚,被风吹。吹作一天愁雨,损花枝。 其风情之绵密,字句之自然,可称绝唱。然亦从李后主赋愁之〔剪不断,理还乱,是 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脱化出来者。

■孙花翁惟信字季蕃,在江湖颇有标致。多见前辈,多闻旧事,善雅谈。长短句尤工 ,有《花翁词》一卷。〈夜合花‧闺情〉云︰ 〔风叶敲窗,露蛩吟甃,谢娘庭院秋宵。〕又云︰ 〔断魂留梦,烟迷楚驿,月冷蓝桥。〕又云︰ 〔罗衫暗摺,兰痕粉迹都销。〕又云︰ 〔几时重凭,玉骢过处,小袖轻招。〕又〈烛影摇红‧咏牡丹〉云︰ 〔对花临景,为景牵情,因花感旧。〕又云︰ 〔絮飞春尽,天远书沈,日长人瘦。〕又〈南乡子‧感旧〉云︰ 〔霜冷栏杆天似水,扬州。薄倖声名总是愁。〕又云︰ 〔一梦觉来三十载,风流。空对梅花白了头。〕词之情味缠绵,笔力幽秀,读之令人 涵泳不尽。案:刘后村孙〈花翁墓志〉云︰〔季蕃贯开封,曾祖升,祖可,父●,武 爵。季蕃少受祖泽,调监当不乐,弃去,始婚于婺。后去婺游,留苏杭最久。一榻之 外无长物,躬爨而食。书无乞米之帖,文无逐贫之赋,终其身如此。名重江浙公卿间 ,闻花翁至,争倒屣。所谈非山水风月,一不挂口。长身缊袍,意度疏旷,见者疑为 侠客异人。其倚声度曲,公瑾之妙。散发横笛,野王之逸。袖起舞,越石之壮。〕

■《延祐四明志》载宋梅麓楼公扶登招宝山〈沁园春〉云︰ 开辟以来,便有斯山,独当怒涛。 正秋空万里,寒催雁信,尘寰一簇,轻算鸿毛。 小可诗情,寻常酒量,到此应须分外豪。难为水,笑平生未有,此番登高。 飘飘。身踏金鳌。叹终日风波无限劳。 看樯乌缥缈,帆归远浦,廛鱼杂沓,网带馀潮。 待约诗人,相将月夜, 取次携杯持蟹螯。乘槎意,问谁人领解,空立亭皋。 词镌崖石,今不存。案:《景定建康志》云︰〔楼扶,端平中,沿江制置司干官。〕 《泰州志》云︰〔淳祐间,知泰州军事。〕周草窗辑《绝妙好词》,选楼扶次清真梨 花韵〈水龙吟〉一阕云︰ 轻腮晕玉,柔肌笼粉,缁尘敛避。霁雪留香,晓云同梦,昭阳宫闭。 又云︰ 愁对黄昏,恨催寒食,满襟离思。想千红过尽,一枝独冷,把梅花比。 楼扶字叔茂,号梅麓,鄞人,善文章。〈四明灵应庙记〉,梅麓所作。尤工乐府,惜 不多见。

■潘渔庄希白字怀古,永嘉人。宝祐中登第,干办临安府节制司公事,工长短句。其 九日大有一解云︰ 戏马台前,采花篱下,问岁华、还是重九。恰归来,南山翠色依旧。 帘栊昨夜听风雨,都不似、登临时候。一片宋玉情怀,十分卫郎清瘦。 红萸佩,空对酒。砧杵动,微寒暗欺罗袖。秋已无多,早是败荷衰柳。 强整帽檐欹侧,曾经向天涯搔首。几回忆,故国莼鲈,霜前雁后。 用事用意,搭凑得瑰玮有姿。其高澹处,可以与稼轩比肩。

■郑燮字克柔,号板桥,扬州兴化人。乾隆丙辰进士,徐山左潍县令,才识放浪,磊 落不羁。能诗古文,长短句别有意趣。未遇时,曾谱〈沁园春‧书怀〉一阕云︰ 花亦无知,月亦无聊,酒亦无灵。 把夭桃斫断,煞他风景,鹦哥煮熟,佐我杯羹。 焚研烧书,椎琴裂画,毁尽文章抹尽名。荥阳郑,有教歌家世,乞食风情。 单寒骨相难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 看蓬门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细雨,夜夜孤灯。 难道天公,还钳恨口,不许长吁一两声。颠狂甚,取乌丝百幅,细写凄清。 其风神豪迈。气势空灵,直逼古人。板桥工书,行楷中笔多隶法,意之所之,随笔挥 洒,遒劲古拙,另具高致。善画兰竹,不离不接,每见疏淡超脱。画幅间常用一印, 曰︰〔七品官耳〕,又一印曰︰〔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

■ 来往烟波,此生自号西湖长。轻风小桨。荡出芦花港。 得意高歌,夜静声偏朗。无人赏。自家拍掌。唱彻千山响。 茂州陈时若大牧最喜歌此调,云武林一老僧所填〈点绛唇〉也,忘其名。余闻之,辄 录出。往复咏叹,音调超绝。噫,此亦红姜老人之俦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