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圃词说 田同之

西圃词说自序 余自少日即嗜长短音,每遇乐府专家,则磬折请益。忽忽数十年,沉困于制举艺,不 暇兼及,兼及者惟承学声诗,以遵吾家事耳。词则偶一染指,不多为。今老矣,卧病 岩间,无所事事,复流连于宋之六十家中,勉强效颦,以寄情兴。而又虑斯道渊微, 难云小技,自邹、彭、王、宋、曹、陈、丁、徐,以及浙西六家后,为者寥寥,论者 亦寡。行见倚声一道,讹谬相沿,渐紊而渐熄矣。故不自揣,于源流正变、是非离合 之间,追述所闻,證诸所见,而诸家词话之初要微妙者,又复采择之,参酌之,务求 除魔外而准正轨,以成此填词之说。夫是说也,虽不敢谓窔奥之烛,而情文之蹠戾, 宫商之偭背,亦庶几乎一知半解矣。咄咄填词,岂小技哉。况词有四声五音清浊重轻 之别,较诗律倍难,且有诗所难言者,委曲倚之于声,其旨愈远。所谓假闺房之语, 通风骚之义,匪惟不得志于时者之所宜为,而通儒钜公,亦往往为之。不然张文潜以 屈、宋、苏、李譬方回,黄山谷以高唐、洛神方晏氏,亦从无疑二家之言为过情者, 咄咄填词,又岂小技哉。脱复闻下十苍蝇之声,吾将以松风吹过矣。西圃田同之自序 。

宫调失传 倚声之道,抑扬抗坠,促节繁音,较之诗篇,协律有倍难者。上而三代无论,彼汉歌 乐府,具仿三百遗意,制有黄门、郊祀、铙歌、房中诸乐章。延至六朝,以暨开元、 天宝、五代十国,尤工艳制。洎宋崇宁间,立大晟乐府,有一十二律、六十家、八十 四调,调愈多,流派因之以别,短长互见。迨金、元接踵,遂增至一百馀曲。相沿既 久,换羽移商,宫调失传,词学亦渐紊矣。

诗馀为变风之遗 词虽名诗馀,然去雅、颂甚远,拟于国风,庶几近之。然二南之诗,虽多属闺帷,其 词正,其音和,又非词家所及。盖诗馀之作,其变风之遗乎。惟作者变而不失其正, 斯为上乘。

诗词之辨 从来诗词并称,余谓诗人之词,真多而假少,词人之词,假多而真少。如邶风燕燕、 日月、终风等篇,实有其别离,实有其摈弃,所谓文生于情也。若词则男子而作闺音 ,其写景也,忽发离别之悲。咏物也,全寓弃捐之恨。无其事,有其情,令读者魂绝 色飞,所谓情生于文也。此诗词之辨也。

曹学士论词 魏塘曹学士云:〔词之为体如美人,而诗则壮士也。如春华,而诗则秋实也。如夭桃 繁杏,而诗则劲松贞柏也。〕罕譬最为明快。然词中亦有壮士,苏、辛也。亦有秋实 ,黄、陆也。亦有劲松贞柏,岳鹏举、文文山也。选词者兼收并采,斯为大观。若专 尚柔媚,岂劲松贞柏,反不如夭桃繁杏乎。

诗词体格不同 词与诗体格不同,其为摅写性情,标举景物,一也。若夫性情不露,景物不真,而徒 然缀枯树以新花,被偶人以衮服,饰淫磨为周、柳,假豪放为苏、辛,号曰诗馀,生 趣尽矣,亦何异诗家之活剥工部,生吞义山也哉。

李清照论词 李易安云:〔五代干戈,斯文道熄,独江南李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楼吹彻玉笙寒 』,『吹绉一池春水』之词,语虽奇,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也。逮至本朝,祀 乐大备,又涵养百馀年,始有柳屯田者,变旧声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 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又有张子野、宋子京兄弟,沈唐、元绛、晁次膺辈继出,亦 时时有妙语,而破研讨会何足名家。至宴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 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何也。盖诗 文分平仄,而歌词分五音,又分清浊轻重。且如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喜迁莺, 既押平声韵,又押入声韵。玉楼春本押平声韵,又押上去声,又押入声。夫本押仄声 韵,如押上声则协,如押入声则不可歌矣。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小歌 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乃知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贺方回、秦少游 、黄鲁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无铺叙。贺苦少典重。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 如贪家美女,非不妍丽,而终乏富贵。黄虽尚故实,而多疵病,如良玉有瑕,价自减 半矣。〕

王士祯论词 渔洋王司寇云:〔自七调五十五曲之外,如王之涣凉州,白居易柳枝,王维渭城,流 传尤盛。此外虽以李白、杜甫、李绅、张籍之流,因事创调,篇什繁多,要其音节皆 不可歌。诗之为功既穷,而声音之秘,势不能无所寄,于是温、韦生而花间作,李、 晏出而草堂兴,此诗之馀,而乐府之变也。语其正,则南唐二主为之祖,至漱玉、淮 海而极盛,高、史其嗣响也。语其变,则眉山导其源,至稼轩、放翁而尽变,陈、刘 其馀波也。有诗人之词,唐、蜀、五代诸人是也。文人之词,晏、欧、秦、李诸君子 是也。有词人之词,柳永、周美成、康与之之属是也。有英雄之词,苏、陆、辛、刘 是也。至是声音之道,乃臻极致,而词之为功,虽百变而不穷。花间、草堂尚已。花 庵博而杂。尊前约以疏。词统一编,稍撮诸家之胜。然详于万,略于启祯,故又有倚 声续花间、草堂之后。〕

诗词风气相循 诗词风气,正自相循。贞观、开元之诗,多尚淡远。大历、元和后,温、李、韦、杜 渐入香奁,遂启词端。金荃、兰畹之词,概崇芳艳。南唐、北宋后,辛、陆、姜、刘 渐脱香奁,仍存诗意。元则曲胜而诗词俱掩,明则诗胜于词,今则诗词俱胜矣。

诗词风格不同 诗贵庄而不嫌佻。诗贵厚而词不嫌流露。之三者,不可不知。

王世贞论词 王元美论词云:〔宁为大雅罪人。〕予以为不然。文人之才,何所不寓,大抵比物流 连,寄托居多。国风、骚、雅,同扶名教。即宋玉赋美人,亦犹主文谲谏之义。良以 端之不得,故长言咏叹,随指以托兴焉。必欲如柳屯田之〔兰心蕙性〕,〔枕前言下 〕等言语,不几风雅扫地乎。

宋人选词尚雅 言情之作,易流于秽,此宋人选词,多以雅为尚。法秀道人语涪翁曰:〔作艳词当堕 犁舌地狱。〕正指涪翁一等体制而言耳。填词最雅,无过石帚,而草堂诗馀不登其只 字,可谓无目者也。

邹程村论两宋词 小词不学花间,则当学欧、晏、秦、黄,欧、晏蕴藉,秦、黄生动,一唱三叹,总以 不尽为佳。清真以短调行长调,滔滔莽莽,嫌其不能尽变。至姜、史、高、吴,而融 篇炼句琢字之法,无一不备矣。案:此则见邹程村词衷。

云间诸公论词 云间诸公,论诗宗初盛,论词宗北宋,此其能合而不能离也。夫离而得合,乃为大家 。若优孟衣冠,天壤间只生古人已足,何用有我。

辛柳词佳处 今人论词,动称辛、柳,不知稼轩词以〔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为最,过此则颓 然放矣。耆卿词以〔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与〔杨柳岸、晓风残月〕为佳,非是则淫 以亵矣。此不可不辨。

姜词高洁 姜夔尧章崛起南宋,最为高洁,所谓〔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者。惜乎白石乐府五 卷,今已无传,惟中兴绝妙词,仅存二十馀阕耳。

白石以后词家 白石而后,有史达祖、高观国羽翼之。张辑、吴文英师之于前,赵以夫、蒋捷、周密 、陈允衡、王沂孙、张炎、张翥效之后后。譬之于乐,舞箾至于九变,而词之能事毕 矣。

词与曲分 元时,中原人士往往沉于散僚,关汉卿为太医院尹,郑德辉杭州小吏,宫大用均台山 长,沉困簿书,老不得志,而杂剧乃独绝于时。自元迄明,词与曲分,无复以诗馀入 乐府歌唱者,皆可为叹息也。

明初作手 明初作手,若杨孟载、高季迪、刘伯温辈,皆温雅芊丽,咀宫含商。李昌祺、王达善 、瞿宗吉之流,亦能接武。至钱塘马浩澜以词名东南,陈言秽语,俗气熏入骨髓,殆 不可医。周白川、夏公谨诸老,閒有硬语,杨用修、王元美则强作解事,均与乐章未 谐。

南北宋词可论正变 词始于唐,盛于宋,南北历二百馀年,畸人代出,分路扬镳,各有其妙。至南宋诸名 家,倍极变化。盖文章气运,不能不变者,时为之也。于是竹垞遂有词至南宋始工之 说。惟渔洋先生云:〔南北宋止可论正变,桫可分工拙。〕诚哉斯言,虽千古莫易矣 。

填词非小道 昔人云,填词小道,然鲁直谓晏叔不府为高唐、洛神之流,张文潜谓贺方回〔幽洁如 屈、宋,悲壮如苏、李〕,夫屈、宋,三百之苗裔,苏、李,五言之鼻祖,而谓晏、 贺之词似之,世亦无疑二公之言为过情者,然则填词非小道可知也。

填词见性情 填词亦各见其性情,性情豪放者,强作婉约主,毕竟豪气未除。性情婉约者,强作豪 放语,不觉婉态自露。故婉约自是本色,豪放亦未尝非本色也。

情景不可太分 弇州谓美成能作景语,不能作情语。愚谓词中情景不可太分,深于言情者,正在善于 写景。

词须有寄托 词自隋炀、李白创调之后,作者多以闺词见长。合诸名家计之,不下数千万首,深情 婉至,摹写殆尽,今人可以不作矣。即或变调为之,亦须别有寄托,另具性情,方不 致张冠李载。

陈眉公论张柳苏辛词各有优劣 陈眉公曰:〔幽思曲想,张、柳之词工矣,然其失则俗而腻也。伤时吊古,苏、辛之 词工矣,然其失则莽而俚也。两家各有其美,亦各有其病。〕斯为词论之至公。

沈伯时论词要清空 乐府指迷云:〔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此八字是填词家金科玉律。清空则灵,质实 则滞,玉田所以扬白石而抑梦窗也。

词以神气为主 词以神气为主,取韵者次也,镂金错采,其末耳。

词须纵横入妙 词之一道,纵横入妙,能转法华,则本来寂灭,不碍昙花。文学性灵,无非般若。频 呼小玉,亦可證入圆通矣。

填词要诀 填词要诀无他,惟能去花庵、草堂之阵言,不为所役,俾滓窳涤濯,以孤技自拔于流 俗。绮靡矣,而不戾乎情。镂琢矣,而不伤夫气。夫然后足与古人方驾焉。

朱彝尊论词 竹垞朱检讨云:〔宋人编集歌词,长者曰慢,短者曰令,初无中调、长调之目。自顾 从敬编草堂词,以臆见分之,后遂相沿,殊为牵率。〕

花间调即是题 花间体制,调即是题,如女冠子则咏女道士,河渎神则为送迎神曲,虞美人则咏虞姬 是也。宋人词集,大约无题。自花庵、草堂,增入闺情、闺思、四时景等,深为可憎 。案:此则见词综凡例。

渔洋论温为花间鼻祖 渔洋云:〔温、李齐名,温实不及李。李不作词,而温为花间鼻祖,岂亦同能不如独 胜之意耶。古人学书不胜,去而学画,学画不胜,去而学塑,其善于用长如此。〕

渔洋论花间草堂之妙 又云:〔或问花间之妙,曰:『蹙金结绣而无痕迹。』问草堂之妙,曰:『采采流水 ,蓬蓬远春。』〕

渔洋论南渡诸家 又云:〔宋南渡后,梅溪、白石、竹屋、梦窗诸子,极妍尽态,反有秦、李未到虽神 韵天然处或不及,自令人有观止之叹,正如唐绝句至刘宾客、杜京兆,妙处反进青莲 、龙标一尘。〕

宋尚木徵璧论宋词七家 华亭宋尚木徵璧曰:〔吾于宋词得七人焉,曰永叔秀逸,子瞻放诞,少游清华,子野 娟洁,方回鲜清,小山聪俊,易安妍婉。若鲁直之苍老,而或伤于颓。介甫之钊削, 而或伤于拗。无咎之规检,而或伤于朴。稼轩之豪爽,而或伤于霸。务观之萧散,而 或伤于疏。此皆所谓我辈之词也。苟举当家之词,如柳屯田哀感顽艳,而少寄托。周 清真蜿蜒流美,而乏陡健。康伯可排叙整齐,而乏深邃。其外则谢无逸之能写景,僧 仲殊之能言情,程正伯之能壮采,张安国之能用意,万俟雅言之能协律,刘改之之能 使气,曾纯甫之能书怀,吴梦窗之能叠字,姜白石之能琢句,蒋竹山之能作态,史邦 卿之能刷色,黄花庵之能选格,亦其选也。词至南宋而繁,亦至南宋而敝,作者纷如 ,难以概述矣。〕

彭羡门论黄不及秦 彭羡门云:〔词家每以秦七、黄九并称,其实黄不及秦远甚。犹高之视史,刘之视辛 ,虽齐名一时,而优劣自不可掩。〕

彭羡门论长调难于短调 〔长调之难于短调者,难于语气贯串,不冗不复,徘徊宛转,自然成文。今人作词, 短调独多,长调寥寥不概见,当由寄兴所成,非专诣耳。〕案:此则亦见金粟词话。

邹程村论用典 邹程村曰:〔词品云:『填词于文为末,而非自选诗、乐府来,不能入妙。李易安词 〔清露晨流,新桐初引〕,乃全用世说语。』愚按词至稼轩,经子百家,行间笔下, 驱斥如意。近则娄东善用南北史,江左风流,惟有安石,词家妙境,重见桃源矣。〕

宗梅岑论词以艳丽为工 宗梅岑曰:〔词以艳丽为工,但艳丽中须近自然本色方佳。近日词家极盛,其卓然命 世者,如百宝流苏,千丝铁纲。世人不解,谓其使事太多,相率交诋,此何足怪。盖 寻常菽粟者,不知石砝海月为何物耳。〕

彭羡门论作词必先选料 〔作词必先选料,大约用古人之事,则取其新僻,而去其陈因。用古人之语,则取其 清隽,而去其平实。用古人之字,则取其鲜雅,而去其腐俗。不可不知也。〕 案:此则见金粟词话。

僻词与长调作法 僻词作者少,宜浑脱乃近自然。常调作者多,宜生新斯能振动。

沈东江论转换处 沈东江曰:〔中调长调转换处,不欲全脱,不欲明粘,如画家开合之法,须一气而成 ,则神味自足,以有意求之不得也。〕

沈东江论衫字 又〔长调最难工,芜累与痴重同忌,衫字不可少,又忌浅熟。〕

沈东江论对句 〔词中对句,正是难处,莫认作衬句。至五言对句,七言对句,使观者不作对疑尤妙 。〕案:以上三则见刘体仁词绎,非沈东江语。此则又见俞彦爰园词话。

张炎论虚字 〔词中语句,无论长短,不宜叠实,合用虚字呼唤,一字如正、但、任、况之类,两 字如莫是、又还之类,三字如更能消、最无端之类,却要用之得其所。〕

张炎论字面 〔句法中有字面,盖词中有生硬字用不得,须是深加锻炼,字字敲打得响,歌诵妥溜 ,方为本色语。如贺方回、吴梦窗皆善于炼字者,多于李长吉、温庭筠诗中来。字面 亦词中起眼处,不可不留意也。〕案:以上二则见词源。

沈谦论诗词曲不同 〔启诗启曲者,词也,上不可似诗,下不可似曲。然诗与曲又俱可入词,贵人自运。 〕

沈谦论小调中调长调 〔小调要言短意长,忌尖弱。中调要骨肉停匀,忌平板。长调要纵横自如,忌粗率。 能于豪爽中著一二精致语,绵婉中著一二激励语,尤见错综。〕

沈谦论白描与修饰 〔白描不得近俗,修饰不可太文,生香真色,在离即之间,不特难知,亦难言。〕

沈谦论偷声变律之妙 〔小令、中调有排荡之势者,吴彦高之『南朝千古伤心事』,范希文之『塞下秋来风 景异』是也。长调极狎昵之情者,周美成之『衣染莺黄』,柳耆卿之『晚晴初』是也 。于此足悟偷声变律之妙。〕

沈谦论古人语不相袭 〔徐师川『门外重重叠叠山,遮不断愁来路。』。欧阳永叔『强将离恨倚江楼,江水 不能流恨去。』古人语不相袭,又能各见所长。〕

沈谦论填词结句 〔邹程村曰:『填词结句,或以动荡见奇,或以迷离称隽,著一实语,败矣。康伯可 〔正是销魂时候也,撩乱花飞〕,晏叔原〔紫骝认得旧游踪,嘶过画桥东畔路〕,秦 少游〔游花无语对斜晖,此恨谁知〕,深得此法。』〕 案:以上六则见沈谦填词杂说。

邹程村论咏物 〔咏物贵似,然不可刻意太似。取形不如取神,用事不若用意。〕 案:此则亦见邹程村词衷。

沈谦论作词要点 〔词要不亢不卑,不触不悖,蓦然而来,悠然而逝。立意贵新,设色贵雅,构局贵变 ,言情贵含蓄,如骄马弄衔而欲行,粲女窥帘而未出,得之矣。〕

沈谦论二李是当行本色 〔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案:以上二则见沈谦填词杂说。

贺裳论翻词入诗 〔词家多翻诗意入词,虽名流不免。吾常爱李后主一斛珠末句云:『绣床斜凭矫无那 。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杨孟载春绣绝句云:『閒情正人停针处,笑嚼红绒吐碧 窗。』此却翻词入诗,弥子瑕竟效颦于南子。〕

贺裳论词中本色语 〔词中本色语,如李易安『眼波才动被人猜』,萧淑兰『去也不教知,怕人留恋伊』 ,孙光宪『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严次山『一春不忍上高楼,为怕见分携处』, 观此种句,即可悟词中之真色生香。且『怕人留恋伊』,『为怕见分携处』,两『怕 』字用来妙不可方言,若用一『恐』字,亦未尝说不去,然毫釐差,则千里谬矣。盖 词中雅俗字,原可互相胜负,非文理不背,即可通用,此仅可为解人道也。〕 此则与词苑丛谈卷一所引词筌语微异。

贺裳论述景 〔凡写迷离之况者,止须述景,如『小窗斜日到芭蕉』、『半窗斜月疏钟后』,不言 愁而愁自见。因思韩致光『空楼雁一声,远屏灯半灭』,已足色悲凉,何必又赘『眉 山正愁绝』耶。〕案:以上三则见贺裳词筌。

柴虎臣论词 柴虎臣云:〔旨取温柔,词取蕴藉,昵而闺帷,勿浸而巷曲,浸而巷曲,勿堕入村鄙 。〕又云:〔语境则『咸阳古道』、『汴水长流』,语事则『赤壁周郎』、『江州司 马』,语颢则『岸草平沙』、『晓风残月』,语情则『红雨飞愁』、『黄花比瘦』, 可谓雅畅。〕

董文友论诗词曲界限 董文友流词话曰:〔词曲诗曲,界限甚分,似曲不可,而似诗仍复不佳,譬如拟六朝 文,落唐音固卑,侵汉调亦觉伧父。〕

邹祇谟论词不宜和韵 〔张玉田谓词不宜和韵,盖词语句参错,复格以成韵,支分驱染,欲合得离,如方千 里之和片玉,张杞之和花间,首首强协,纵极肖,能如新丰鸡犬,尽得故处乎。〕

邹祇谟论沈括体与回文体 〔词有沈括体,有回文体。回文之就句回者,自东坡、晦庵始也。其通体回者,自义 仍始也。〕案:以上二则见词衷。

王士祯论诗词曲不同 〔或问诗词曲分界,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定非香奁诗。『良 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定非草堂词也。〕案:此则见花草蒙拾。

沈天羽论词之定格 〔词有定名,即有定格,其字数多寡、平仄、韵脚较然。中有参差不同者,一曰衬字 ,文义偶不联畅,用一二衬字密按其音节虚实间,正文自在。〕案:此则沈天羽语, 见古今词论。

王元美论正宗与变体 〔李氏、晏氏父子、耆卿、子野、美成、少游、易安,至矣,词之正宗也。温、韦艳 而促,黄九精而刻,长公丽而壮,幼安辨而奇,又其次也,词之变体也。〕 案:此则见王元美艺苑卮言。

袁箨庵论词有三法 袁箨庵曰:〔词有三法,章法、句法、字法,有此三者,方可称词。噫,难言矣。〕

陈其年论马浩澜词 陈其年云:〔马浩澜作词四十年,仅得百篇,昔人矜慎如此。今人放笔颓唐,岂能便 得妤句。〕

邹祇谟化词选须从旧名 〔大抵一调之始,随人遣词命名,初无定准,致有纷●。至花草粹编,异体怪目,渺 不可极。或一调而名多至十数,殊厌披览。此类宋人极多,张宗瑞词一卷,悉易新名 ,近人亦多如此。故渔洋常云:『词选须从旧名。』有以也。〕案:此则见词衷。

邹祇谟论诗词之辨 〔词之纥那曲、长相思,五方言绝句也。小秦王、阳关曲、八拍蛮、浪淘沙,七言绝 句也。阿那曲、鸡叫子,仄韵七言绝句也。瑞鹧鸪,七言律诗也。款残红,五言古体 也。体裁易混,徵选实繁。故当稍别之,以存诗词之辨。〕案:此则见词衷。

彭孙遹论词以艳丽为本色 〔词以艳丽为本色,要是体制使然。如韩魏公、赵忠简,非不忠心铁骨,勋德才望, 照映千古。而所作小词,有『人远波空翠』,『柔情不断如春水』,『梦回鸳帐馀香 嫩』,皆极有情致,尽态穷妍。乃知广平梅花,政自无碍,竖儒辄以为怪事耳。〕

彭孙遹论学柳之过 〔柳七亦自有唐人妙境,今人但从浅俚处求之,遂使金荃、兰畹之音,流入挂枝、莺 之调,此学柳之过也。〕案:以上二则见金粟词话。

顾璟芳论小令 顾璟芳云:〔词之小令,犹诗之绝句,字句虽少,音节虽短,而风情神韵,正自悠长 。作者须有一唱三叹之致,淡而艳,浅而深;近而远,方是胜场。且词体中,长调每 一韵到底,而小令每用转韵,故层折多端,姿态百出,索解正自不易。〕璟芳之论韪 矣。而专攻长调者,多易视小令,似不足以炫博奥。即遇小令之佳者,亦不免短兵狭 巷之讥。而岂知乐府之古雅,全以少许胜多许乎。且柔情曼声,非小令不宜,较之长 调,难以概论。而必欲以长短分难易,宁不有悖词旨哉。

贺裳论秦黄优劣 〔北宋秦少游妙矣,而尚少刻肌入骨之语,去韦庄、欧阳炯诸家,尚隔一尘。黄山谷 时出俚语,未免伧父。然『春未透,花枝瘦,正是愁时候』,新俏亦非秦所能作。〕 案:此则见词筌。

彭孙遹论史梅溪 〔南宋词人如白石、梅溪、竹屋、梦窗、竹山,诸家之中,当以史梅溪为第一。昔人 称其『分镳清真,平睨方回,纷纷三变行辈,不足比数』,非虚言也。〕 案:此则见金粟词话。

辛稼轩压倒古人 〔稼轩雄深雅健,自是本色,俱从南华冲虚得来。然作词之多,亦无如稼轩者。中调 多,小令亦间作妩媚语,观其得意处,真有压倒古人之意。〕案:此则见词衷。

词韵分上去 词韵上去之分,判若黑白,其不可假借处,关系一调,不得草草。古词之妙,全在于 此,若总置不顾,而任便填之,则作词何难,而必推知音者哉。

上去须相配 仄声中两上两去,最所当避。盖上声舒徐和软,其腔低。去声激励劲远,其腔高。相 配用之,方能抑扬有致。

去声重要 古人名词中转折跌宕处,多用去声。盖三声之中,上入二者,可以作平,去则独异。 故论声虽以一平对三仄,论歌则当以去对平上入也。其中当用去者,非去则激不起。 用入且不可,断断乎勿用平上也。

唐词多更韵之体 更韵之体,唐词为多,有换至五六者,又有用平仄通协者,惟词律所證,瞭如指掌。

群雅集序 锡鬯群雅集序云:〔词曲一道,小令当法汴京以前,慢词则取诸南渡。否则排之以硬 语,每与调乖,窜之以新腔,难与谱合。故终宋之世,乐章大备,四声二十八调,多 至千馀曲,有引、有序、有令、有慢、有近、有犯、有赚、有歌头、有促拍、有摊破 、有摘遍、有大遍、有小遍、有转踏、有转调、有增减字、有偷声。惟因刘炳所编宴 乐新书失传,而八十四调图谱不见于世,虽有解人,无从知当日之琴趣箫谱矣。〕

词不能失腔 诗有韵,词有腔,词失腔,犹诗落韵。诗不过四五七言而止,词乃有四声五音均拍重 轻清浊之别。若言顺律舛,律协方言谬,俱非本色。或一字未合,一句皆废,一句未 妥,一阕皆不光采,信戛戛乎其难矣。古人有言曰:〔铅汞炼而丹成,情颢交而词成 。〕指迷妙诀,当于玉田、梦窗间求之。

陆文圭跋词源 词与辞字通用,说文云:〔意内而方言外也。〕意生言,言生声,声生律,律生调, 故曲生焉。花间以前无杂谱,秦、周以后无雅声,源远而派别也。张玉田著词源泉上 下卷,推五音之数,演六六之谱,按月记节,赋情咏物,自称得声律之学,馀情哀思 ,听者泪落。昔柳河东铭姜秘书,闵王孙之故态,铭马淑妇,咸讴者之新声,言外之 意异,世谁复知者。案:此则见陆文圭词源跋。

啸馀谱多误 士大夫贴括之外,惟事于诗,至于长短之音,多置不论。即间有强作解事者,亦止依 稀彷佛耳。故维扬张氏据词为图,钱塘谢氏广之,吴江徐氏去图著谱,新安程氏又辑 之,于是啸馀一谱,靡不共称博●,奉为章程矣。而岂知触目瑕瘢,通身罅漏,有不 可胜言哉。

贺裳论作长调 〔作长调最忌演凑。须触景生情,复缘情布景,节节转换,秾丽周密,譬之织锦家, 真窦氏回文梭矣。〕案:此则见词筌。

啸馀谱不可守 诗馀者,院本之先声也。如耆卿分调,守斋择腔,尧章著鬲指之声,君特辨煞尾之字 ,或随宫造格,或遵调填音,其疾徐长短,平仄阴阳,莫不守一定而不移矣。乃近日 词家,谓词以琢句练调为工,并不深求于平仄句读之间,惟斤斤守啸馀一编,图谱数 卷,便自以为铁板金科,于是词风日盛,词学日衰矣。

拗句不可改 词中有顺句,复有拗句,人莫不疑拗而改顺矣。殊不知今之所疑拗句,乃当日所谓谐 声协律者也。今之所改顺句,乃当日所谓捩喉扭嗓者也。但观清真一集,方氏和章, 无一字相违者。如可改易,彼美成、千里辈,岂不能制为婉顺之腔,换一妥便之字乎 。且词谓之填,如坑穴在前,以物实之而恰满,倘必易字,则枘凿背矣,又安能强纳 之而使安哉。

词以谐声为主 自沈吴兴分四声以来,凡用韵乐府,无不调平仄者。至唐律以后,浸淫而为词,尤以 谐声为主,平仄失词,即不可入调。周、柳、万俟等之制腔造谱,皆按宫调,故协于 歌喉。以及白石、梦窗辈,各有所创,未有不悉音理而可造格律者。今虽音理失传, 而词格具在,学者但依仿旧作,字字恪遵,庶不失其中矩矱耳。

曲调不可入词 曲调不可入词,人知之矣。而八犯玉交枝、穆护砂、捣练子等,亦间收金、元通于词 曲者,何也。盖西江月等,宋词也,玉交枝等,元词也,捣练子等曲,因乎词者也, 均非曲也。若元人之后庭花、乾荷叶、小桃红、天净沙、醉高歌等,俱为曲调,与词 之声响不侔。况北曲自有谱在,岂可栏入词谱,以相混淆乎。

词曲之所以分 或云:〔诗馀止论平仄,不拘阴阳。若词馀一道,非宫商调,阴阳协,则不可入歌固 已。〕第唐、宋以来,原无歌曲,其梨园弟子所歌者,皆当时之诗与词也。夫诗词既 已入歌,则当时之诗词,大抵皆乐府耳,安有乐府而不协律吕者哉。故古诗之与乐府 ,近体之与词,分镳并骋,非有先后。谓诗降为词,以词为诗之馀,词变为曲,以曲 为词之馀,殆非通论矣。况曰填词,则音律不精,性情不考,几何不情文蹠戾,宫商 蹠背乎。于是知古词无不可入歌者,深明乐府之音节也。今词不可入歌者,音律未谙 ,不得不分此以别彼也。此词与曲之所以分也。然则词与曲判然不同乎。非也。不同 者口吻,而无不同者谐声也。究之近日填词者,固属模糊。而传奇之作家,亦岂尽免 于龃龉哉。

词谱不如以宫调分 诗变而为词,词变而为曲,历世久远,声律之分合,均春天之高下,音节之缓急过度 ,不得尽知。至若作家才思之浅深,初不系文字之多寡。顾世之作谱者,皆从归自谣 ,铢累雨积及莺啼序而止。中有调名则一,而字之长短分殊,安能各得其所。莫如论 宫调之可知者叙于前,馀以时代论先后为次序,斯世运之升降,可以知已。

词调可以类应 词调之间,可以类应,难以牵合。而起调毕曲,七声一均,旋相为宫,更与周礼大司 乐三宫、汉志三统之制相准。须讨论宫商,审定曲调,或可得遗响之一二也。

浙西六家词 本朝士夫,词笔风流,自彭、王、邹、董,以及迦陵、实庵、蛟门、方虎、并浙西六 家等,无不追宗两宋,掉鞅后先矣。而其间惟实庵先生,不习闺闱靡曼之音,既细咏 之,反觉妩媚之致,更有不减于诸家者,非其神气独胜乎。由是知词之一道,亦不必 尽假裙裾,始足以写怀送抱也。

邹祇谟论张程二谱之误 〔今人作诗馀,多据张南湖诗馀图谱,及程明善啸馀谱二书。南湖谱不无鱼豕之讹, 且载调太略,如粉蝶儿与惜奴娇本系两体,但字数稍同及起句相似,遂误为一体。至 啸馀谱,则舛错益甚,如念奴娇之与无俗念、百字谣、大江乘,贺新郎之与金缕曲, 金人捧露盘之与上西平,本一体也,而分载数体。燕春台之即燕台春,大江乘之即大 江东,秋霁之即春霁,棘影之即疏影,本无异名也,而误仍讹字。或列数体,或逸本 名,甚至错乱句读,增减字数,强缀标目,妄分韵脚。又如千年调、六州歌头、阳关 引、帝台春之类,句数率皆淆乱。成谱如是,学者奉为金科玉律,迄无驳正,不亦误 乎。〕案:此则见词衷。

词律与词谱 宋元人所撰词谱流传者少。自国初至康熙十年前,填词家多沿明人,遵守啸馀谱一书 。词句虽胜于前,而音律不协,即衍波亦不免矣,此词律之所由作也。其云得罪时贤 , 盖指延露而方言,匪他人也。如莺啼序创自梦窗, 一定难移,当遵之。首句定是 六字起,次段第二句必用四仄,乃为定体。首段第五第六,二七字句,断不可对,词 律逐句考订,实为精详。而延露夏一阕,竟改为四字起。帘幕重重二句,竟且作对。 至〔薄铅不御〕四字中夹一平,尤为大误。故浙西名家,务求考订精严,不敢出词律 范围之外,诚以词律为确且善耳。至于钦定词谱,虽较词律所载稍宽,而详于源流, 分别正变,且字句多寡,声调异同,以至平仄,无不一一注明,较对之间,一望瞭然 。所谓填词必当遵古,从其多者,从其正者,尤当从其所共用者,舍词谱则无所措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