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浅说 谢元淮

词为诗馀 词为诗馀,乐之支也。乐府之名,始于西汉,有鼓吹、横吹、清商、杂调诸名。六 朝沿其声调,更增藻艳,与词渐近。唐人清平调、郁轮袍、凉州、水调之类,皆以 绝句被笙簧。于是太白、飞卿辈创立忆秦娥、菩萨蛮等曲,而词与诗遂分。至宋而 其体益备,设大晟乐府,领以专门名家,比切宫商,不爽铢黍于依水和声之道,洵 为盛矣。迨金变而为曲,元变而为北曲,而曲又与词分。明分北曲为南曲,愈趋愈 靡。是知词之为体,上不可入诗,下不可入曲。要于诗与曲之间,自成一境。守定 词场疆界,方称本色当行。至其宫调、格律、平仄、阴阳,尤当逐一讲求,以期完 美。

南北声音不同 声乐之有南北,非始近日也,文心雕龙云:〔涂山歌于候人,始为南音。有娥谣于 飞燕,始为北声。夏甲为东,殷犛为西。〕然则古者四方皆有音,而今但统言南北 耳。以辞而论,南多艳婉,北杂羌戎。以声而论,南主清丽柔远,北主劲激沉雄, 南宜独奏。及其敝也,北失之粗,南失之弱。此其大较也。

十七宫调 词始于唐,原无所谓南北。及元盛北曲,明尚南词,而宫调始分。宫有六,调有十 一,总之为十七宫调,专为歌词而设。其历代时馀亦间有采入南北曲者。既已分隶 各宫调下,即不能不类从南北,另为一体。此余碎金词谱南北宫调之所由分别编集 也。

今词协律 古词既可协律,今词何独不然。吾尝欲广徵曲师,将历代名词,尽被弦管。其原有 宫调者,即照原注,补填工尺。其无宫调可考者,则聆音按拍,先就词字以谱工尺 ,再因工尺以合宫调。工尺既协,斯宫调无讹。必使古人之词,皆可入歌,歌皆合 律。其偶有一二字隔碍不协者,酌最改易。其全不入律者删之。汇成一代雅音,作 为后学程式。至于自制各词,虽照依古人格调、句读、四声、阴阳而填,然字面既 异,即工尺难同。亦令善讴者,逐字逐句以笛板合之。遇有拗嗓不顺处,即时指出 其字应换某声字方协,随手更正。纵使词乏清新,而律无舛错矣。

论四声 平仄者,沈休文四声也,平声谓之平,上去入总谓之仄。平有阴阳,仄有上去入。 倘用乖其法,则为失调,俗称拗嗓。盖平声尚含蓄,上声促而未舒,去声往而不反 ,入声逼侧而调难自转。北曲入声无正音,是以派入平上去三声中。南曲不然,入 声自有入声正音,不容含混。

阴阳 天地自然之理,轻清上浮者为阳,重浊下凝者为阴。乃中原音韵反以清为阴,浊为 阳。阴阳倒置者何欤。盖周氏之韵,专为北曲而设。北音重浊,凡唱重浊字皆揭起 ,唱轻清字皆抑下,正与南音相反。南音唱轻,清字皆高唱,重浊字皆低。其仍以 清声名阴,浊声名阳者,亦缘周氏之书,遵用已久,骤难更正。如沈约韵,后人虽 明知其谬,而千馀年来遵为功令,竟成不刊之典,因沿错误如此。其实南曲自有南 方之音,若遵周氏北方音协,而歌龙字为驴东切、歌玉为御,绿为虑,宅为柴,落 为潦,责为哉,不为补,角为教,鹤为号,听者有不掩耳而走哉。词曲既播管弦, 必高下抑扬,参差相错,引如贯珠,而后可入律吕。倘宜揭也,而或用阳字,则声 必欺字。宜抑也,而或用阴字,则字必欺声。阴阳一欺,则调必不和。欲诎调以就 字,则声非其声。欲易字以就调,则字非其字。窘矣。故凡填词者,先辨宫调南北 ,再遵南北音声,斟酌下字,为知音齿冷。

中原音韵论阴阳 中原音韵论阴阳字,惟平声有之,上去俱无。吴江沈君徵,议其尚欠精详。乾隆中 ,昆山王履青著音韵辑要一书。于平声阴阳之外,又增出去声阴阳,较證反切,极 为允当。然每字皆具四声,平去既分阴阳,一入何以独阙。再四推寻,而后叹周氏 之专论平声阴阳,非无故也。盖平声字,阴阳清浊不同,出口便可定准。其上去入 三声字,则皆随平声而定者,虽亦可分阴阳,而其声由接续而及,介在两间者居多 ,即如东同韵中,风字,阴平也,其调四声曰,风唪凤拂。是唪凤拂三字,随风字 牵连而属阴声矣。而冯字阳平也,其调四声,亦曰冯唪凤拂,是唪凤拂三字,又随 冯字牵连而为阳声矣。将何从而定其阴阳乎。他如葱虫通同烘红等字,皆阴阳同调 。此外各韵,难以遍举。前明会稽王伯良著曲律,谓平声字亦有阴阳兼属者。引元 燕山卓从之所著中原音韵类编,每类于阴阳二声之外,又有阴阳通用之一类。如东 之类为阴,戎之类为阳。而通同之类,则阴阳并属。谓为五音中有半清半浊之故, 其说亦颇有理。愚谓四声中,平声字可高可低,故阴阳必分。其去声字最高最长, 故亦须分别阴阳,俾歌者有悠扬绵邈之致。若上声字低而短,稍加高长,便非本声 。而入声字则最低最短,出口急须唱断,方肖入声字眼。是以皆不必再分阴阳,并 非上入二声无阴阳也。

曲应用词韵 词韵与诗韵不同,曲韵又与词韵有别。古诗用古韵,有通协转注等法。近体用今韵 ,不许稍有出入。词韵则三声互协,上去并押,已较诗韵为宽。曲为词馀,自应用 词韵。乃周氏中原音韵出,而作北曲者守之兢兢,奉为金科玉律,其实罅漏甚多。 即就其所取东钟二字立作韵目而言,已欠妥协。夫诗韵之一东二冬,只取一字,岂 非以声有阴阳之故耶。若然,自应取一于阴,取一于阳,方洽立韵之旨。乃东钟、 支思、先天、歌戈、车遮、庚青,皆两阴字。齐微、鱼模、尤侯,则两阳字。寒山 、桓欢、廉纤,则阴阳两倒。仅江阳、皆来、真文、萧豪、家麻、侵寻、监咸七韵 不误,要亦偶合,非真有定见也。昆山王氏音韵辑要,为二十一韵,分东同、江阳 以至监咸、纤廉为二十一卷,阴阳各取一字为韵目,得其要矣。

沈去矜词韵切当 词韵宽于曲,而曲韵反严于时,殊为失当。诗赋均以韵为限,虽雒诵疾徐随人,然 至押韵处,必须顿断,故不许出韵。取上下谐协,令读者听者,咸有铿锵和洽之美 。词付歌喉,抑扬顿挫,其板眼不必定在押韵处,是以三声通押。北曲本弦索调, 字多声促,与今之弋阳梆子二簧等腔,筋节略相类。故押韵处亦严,此中原音韵之 所由作也。至若南曲声调宛转悠扬,一字有下数板者,读之知其有韵歌之殊,不以 韵为断也。乃李笠翁深訾出韵,王伯良于琵琶、荆钗、还魂等记,亦病其用韵太杂 。至谓元明诸剧,无一合者,持论何苛也。夫琵琶等记,倾倒声场,已数百年。几 于无日不歌,未闻有以用韵不类而斥之者。且其人皆在周德清之前,彼时尚无所谓 曲韵者,焉能预料数十年后,有中原音韵一书,而先揣摩韵脚,以相符合耶。此论 与今之奉沈韵为宗,而妄议汉魏古诗为失韵者,又何以异。鄙意用韵谨严,乃词曲 中之一事。若仅于韵脚无舛,遂称良工,而遇俊语佳辞,概以出韵见摈,岂公论哉 。又尝读内典经偈,见有四五六七字为句者,与歌谣相类。连编累牍,全不用韵。 顺口诵去,毫不觉其格阂。即梵呗讽诵,亦有节奏可听。于此悟曲韵之无甚紧要矣 。填词家遵用沈去矜词韵,极为切当,本不必旁及曲韵。惟既以笙箫度所著词,即 与歌时曲无异,故牵连书之。

词调之始 词有调名,始终汉之朱鹭、艾如张,梁陈之折杨柳、玉树后庭花等篇。唐宋为花庵 、草堂诸调。大晟乐府所集,有六十家八十四调,后渐增至二百馀调。换羽移宫, 代有新增。今载在钦定词谱者,共八百二十六调,分二千三百二十六体。有一调数 名,亦有一名数调者。自十四字起,至二百四十字止。其体有单调、双调、三叠、

四段之不同。其句读自一字至九字,各有一定格法。

如四字句,有上一下一中两字相连者。五字句,有上一下四者。 六字句,有上三下三者。七字句,有上三下四者。 八字句,有上一下七、或上五下三、上三下五者。 九字句,有上四下五、或上六下三、上三下六者。 难以悉数。大约以整句为句,半句为读,直截者为句,蝉联不断者为读。毛稚黄谓 十六字至五十八字为小令,五十九字至九十字为中调,九十一字以外为长调,未知 何所据依。不若专以字数起算之为简净也。

图谱杜撰 一调数体者,自应取创始之词,及宋词之最佳者作为正体。其馀字数多寡不同,或 字数难同,而句韵各异者,概列为又一体。图谱于正体之外,类录各词,强标第一 第二体等目,凭臆杜撰,牵强难从。字数句韵虽同,而一词数阕,或一人数词,平 仄互有同异者,必须专指一词为定体,且指出其词首句作准。如填临江仙调,若从 牛希济五十八字词,即于题下注明〔从牛希济柳带摇风汉水滨词〕。若从和凝五十 四字词,亦于题下注明〔从和凝海棠香老春江晚词〕。若从苏子瞻六十字细马远驮 双侍女词,或从尊酒何人怀李白词,均于题下注出,以免含混。逐字逐句,照本填 入,能四声阴阳俱讲为妙,否则平仄二声断不容有错误。慎勿因图谱有可平可仄之 说,任意杂凑,转致不成声调也。

自度曲 自度新曲,必如姜尧章、周美成、张叔夏、柳耆卿辈,精于音律,吐辞即协宫商者 ,方许制作。若偶习工尺,遽尔自度新腔,甘于自欺欺人,真不足当大雅之一噱。 古人格调已备,尽可随意取填。自好之士,幸勿自献其丑也。

词禁 词有声调,歌有腔调,必填词之声调,字字精切,然后歌词之腔调,声声轻圆。调 其清浊,协其高下,首当责之握管者。其用字法宜平不得用仄,宜仄不得用平,宜 上不得用去,宜去不得用上。一调中有数句连用仄声住脚者,宜一上一去间用。韵 脚不得用入声代平上去字。王伯良有曲禁四十条,今摘其与词同禁者十一条列后: 平头〔第二句第二字,不得与第一句第一字同音。〕 合脚〔第二句末一字,不得与第一句末字同音。〕 上去叠用〔上去字须间用,不得连用两上两去,两上字连用,尤为棘喉。〕 上去去上倒用〔宜上去不得用去上,宜去上不得用上去。〕 入声三用〔不得叠用三入声字。〕 一声四用〔不论平上去入,不得叠用四字。〕 阴阳错用〔宜阴不得用阳字,宜阳不得用阴字。〕 闭口叠用〔如用侵,不得又用寻,或又用监咸、纤廉等字。其现成双字 ,如深深毵毵恹恹类不禁。〕 叠用双声〔字母相同,如玲珑、皎洁类,止许用二字,不许连用至四字。〕 叠用叠韵〔字同音,如逍遥、灿烂类,亦止许二字连用,不得连用至四字。〕 开口闭口〔凡闭口字如侵寻、监咸、纤廉三韵类,不可与开口韵同押。〕

词禁须活著 词禁诸条,亦须活看。如一声不许四用一条, 查程垓江城梅花引词〔睡也睡也睡不稳〕, 又王观词〔恐极恨极嗅玉蕊〕, 又蒋捷词〔梦也梦也梦不到〕,均连用七仄字,乃此调定格,断不可易。 至若陆游绣针停词〔却恐自说著〕, 高观国玲珑四犯词〔此意等写翠笺〕, 周邦彦西河词〔酒旗戏鼓甚处市〕, 陈允平西河词〔买花问酒锦绣市〕, 秦观金明池词〔过三点两点细雨〕, 曹勋醉思仙词〔按镂板缓拍〕, 葛长庚十二时慢词〔一岁复一岁〕, 辛弃疾兰陵王词〔纫兰结佩带杜若〕, 郑意娘胜州令词〔传粉在那里〕,皆用五仄字。 苏轼醉翁操词〔翁今为飞仙〕, 史达祖寿楼春词〔裁春衫寻芳〕, 〔自少年消磨疏狂,算玉箫犹逢韦郎〕,皆连用五平字。 而陈亮彩凤飞词〔经纶自入手,不了判断〕二句,连用七仄字。 苏轼贺新郎词〔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蔌蔌〕三句,连用十一仄字。 其馀四仄四平,指不胜屈,岂能尽谐律吕,恐其中不无尚可商榷者。 又入声三用一条,若程垓摘红英词〔殢红偎碧,惜惜惜〕, 〔几时来得,忆忆忆〕, 陆游钗头观词〔几年离索,错错错〕,〔锦书难托,莫莫莫〕,皆连用 一韵四入字。吕渭惜分钗词〔暝色连空重重,近日情悰忡忡〕, 〔无计迟留休休,清夜浓愁悠悠〕,皆四平连用。 唐氏答陆游撷芳词〔独语斜阑,难难难〕,〔咽泪妆欢,瞒瞒瞒〕,则 五平连用。且四平一韵者,此亦定格如是,不能改也。至无关格调者, 仍宜细心点勘,去其太甚,勿令读者碍眼,歌者碍口可也。

词宜反复吟哦 四声平仄呼吸抑扬,均有自然之妙。即平素不习工尺者,能于照谱填成之后,反复 吟哦,自有会心惬意处。大略阴平宜搭上声,阳平宜搭去声,不必拘泥死法。昔人 谓孟浩然诗,讽咏之久,有金石宫商之声。诗尚如此,词可忽乎哉。

宫调 宫调之辨,愈解愈纷,几于无可捉摸。有一词而数调兼收者。有词之字数、句韵俱 同,而分属两调者。古谱失传,今名互异,其何以谓之宫调,何以有宫,又复有调 ,不得不追溯其源,为初学先路。按王伯良宫调论曰:宫调之立,盖本之十二律五 声,古极详备,而今多散亡也。撮其要领,则律之自黄钟以下凡十二也。声之自宫 商角徵羽而外,又有半宫半徵,共为七也。古有旋相为宫之法,以律为经,复以律 为纬乘之。每律得十二调,以七声合十二律,共得八十四调,此古法也。然不胜其 繁,后世省为四十八宫调。四十八宫调者,以律为经,以声为纬。七声之中,去徵 声及变宫、变徵,仅省为四。以声之四乘律之十二,于是每律得五调,合为四十八 调。四十八调者,凡以宫声乘律皆呼曰宫,以商、角、羽三声乘律皆呼曰调。列其 目于左: 黄钟〔宫俗呼正宫。商俗呼大石调。角俗呼大石角调。羽俗呼般涉调。〕 大吕〔宫俗呼高宫。商俗呼高大石调。角俗呼高大石角调。羽俗呼高般涉调。〕 太簇〔宫俗呼中管高宫。商俗呼中管高大石调。角俗呼高大石角调。羽俗呼中管高 舟涉调。〕 夹钟〔宫俗呼中吕宫。商俗呼双调。角俗呼双角调。羽俗呼中吕调。〕 姑洗〔宫俗呼中管中吕宫。商俗呼中管双调。角俗呼中管双角调。羽俗呼中管中吕 调。〕 仲吕〔宫俗呼道调宫。商俗呼小石调。角俗呼小石角调。羽俗呼正平调。〕 苏宾〔宫俗呼中管道调宫。商俗呼中管小石调。角俗呼中管小石角调。羽俗呼中管 正平调。〕 林钟〔宫俗呼南吕宫。商俗呼歇指调。角俗呼歇指角调。羽俗呼高平调。 夷则〔宫俗呼仙吕宫。商俗呼商调。角俗呼商角调。羽俗呼仙吕调。〕 南吕〔宫俗呼中管仙吕宫。商俗呼中管商调。角俗呼中管商角调。羽俗 呼中管仙中调。〕 无射〔宫俗呼黄钟宫。商俗呼越调。角俗呼越角调。羽俗呼羽调。〕 应钟〔宫俗呼中管黄钟宫。商俗呼中管越调。角俗呼中管越角调。羽俗呼中管羽调 。〕 以上所谓四十八调也。自宋以来,仅存六宫十一调,载在中原音韵。其所属曲声调 ,各自不同。其六宫仙吕宫,曰南吕宫,曰中吕宫,曰黄钟宫,曰道宫。其十一调 曰大石调,曰小石调,曰高平调,曰般涉调,曰歇指调,曰商角调,曰双调,曰角 调,曰越调,此即所谓十七宫调也。

十三调 自元以来,北亡其四,曰道宫,曰歇指调,曰角调,曰宫调。南又亡其一,曰商角 调。自十七宫调而后,又变为十三调。

宫声不用 十三调者,盖尽去宫声不用。其中所列仙吕、黄钟、正宫、中吕、南吕、道宫,但 可呼之为调,而不复呼之以宫,如曰仙吕调、正宫调之类。然惟南曲有之。变之最 晚,调有出入。词则略同,而不妨与十七宫调并用者也。

今乐不全应古法 其宫调之中,有从古所不能解者,宫声于黄钟起宫,不曰黄钟宫,而曰正宫。于林 钟起宫,不曰林钟宫,而曰南吕宫。于无射起宫,不曰无射宫,而曰黄钟宫。其馀 诸宫,又各立名色。盖今正宫实黄钟宫,而黄钟宫实无射宫也。此沈括所谓今乐声 音出入,不全应古法,但略可配合,虽国工亦莫知其所因也。

南北九宫谱 南词旧有九宫十三调二谱,九宫谱有词,十三调谱无词。今之南北九宫谱所载,六 宫十八调:一曰南仙吕宫,二曰北仙吕调,三曰,南中吕宫,四曰北中吕调,五曰 南大石调,六曰北大石角,七曰南越调,八曰北越角,九曰南正宫,十曰北高宫, 十一曰南小石调,十二曰北小石角,十三曰南高大石调,十四曰北高大石角,十五 曰南南吕宫,十六曰北南吕调,十七曰南商调,十八曰北商角,十九曰南双调,二 十曰北双角,二十一曰南黄钟宫,二十二曰北黄钟调,二十三曰南羽调,二十四曰 北平调。按曲谱所载,亦与九宫谱略同。惟多南北般涉二调,暨仙吕入双调。九宫 谱以仙吕双调声音回别,不可强合。仍将仙吕归仙吕,双调归双调,惟用南仙吕、 北双角合成套数,以存其旧。而般涉调与中吕调,互相出入,故不另列调名也。

引子 引子即登场第一曲,北曰楔子,南曰引子,本于诗馀。原可加板作曲,向来唱引子 者,皆于句尽处用一底板。今照九宫谱填出工尺,各宫调皆有引子。独羽调无之, 借用仙吕引子。

过曲集曲 引子下第一曲为过曲,南曰正曲,北曰双曲。南又有集曲,俗称犯调,以各宫牌名 汇集而成曲者。九宫谱以其名欠雅,改为集曲。

尾声 引子曰慢词,过曲曰近词,中曲曰换头,煞曲曰尾声,或曰废馀,或曰意不尽,或 曰十二时,以凡尾声皆十二板,故名,其实一也。古曲有艳有趋,艳在曲前,即今 引子。趋在曲后,即今尾声。

板眼 词字之右,详注工尺。照依纳书楹曲谱。、者红板为头板。 × 者黑板为头赠板。□ 者红闪板为腰板。IX者黑闪板为腰赠板。─者为底板。者为中眼。△者为闪眼。

词注四声 词字之左,详注平仄四声,遇平去阴声字,则加,以省笔黑。

碎金词谱 以上诸论。因近日词人,专求俊句,每置平仄宫调于不问。所谓佳者甚多,而是者 绝少也。前刻碎金词谱,皆有宫调可寻,即自作各词,亦字斟句酌,务求复古,故 不得不琐屑推敲,览者幸勿嗤为胶柱也。其一切论说,详载碎金词谱凡例中。兹不 复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