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颂堂词绎 刘体仁

词与古诗同义 词有与古诗同义者,〔潇潇雨歇〕,易水之歌也。〔同是天涯〕,麦蕲之诗也。〔 又是羊车过也〕,团扇之辞也。〔夜夜岳阳楼中〕,日出当心之志也。〔已失了春 风一半〕,鲵居之讽也。〔琼楼玉宇〕,天问之遗也。

词与古诗同妙 词有与古诗同妙者,如〔问甚时同赋,三十六陂秋色〕,即灞岸之兴也。〔关河冷 落,残照当楼〕,即敕勒之歌也。〔危楼云雨上,其下水扶天〕,即明月积雪之句 也。〔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即平生少年之篇也。

词忌复 词欲婉转而忌复,不独〔不恨古人吾不见〕与〔我见青山多妩媚〕,为岳亦斋所诮 。即白石之工,如〔露湿铜铺〕与〔候馆吟秋〕,总是一法。

词字字有眼 词字字有眼,一字轻下不得。如咏美人足,前云〔微褪细跟〕,下云〔不觉微尖点 拍频〕,二微字殊草草。

词有初盛中晚 词亦有初盛中晚,不以代也。牛峤、和凝、张泌、欧阳炯、韩偓、鹿虔辈,不离 唐绝句,如唐之初未脱隋调也,然皆小令耳。至宋则极盛,周、张、柳、康,蔚然 大家。至姜白石、史邦卿,则如唐之中。而明初比唐晚,盖非不欲胜前人,而中实 枵然,取给而已,于神味处,全未梦见。

词起结最难 词起结最难,而结尤难于起,盖不欲转入别调也。〔呼翠袖、为君舞〕、〔倩盈盈 翠袖、揾英雄泪〕,正是一法。然又须结得有〔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之妙乃 得。美成元宵云:〔任舞休歌罢。〕则何以称焉。

词忌直说 晏叔原熨帖悦人,如〔为少年湿了,鲛绡帕上,都是相思泪〕,便一直说去,了无 风味,此词家最忌。

词中戏语 词中如〔玉佩丁东〕,如〔一钩残月带三星〕,子瞻所谓恐它姬厮赖,以取娱一时 可也。乃子瞻赠崔廿四,全首如离合诗,才人戏剧,兴复不浅。

词境诗不能至 词中境界,有非诗之所能至者,体限之也。大约自古诗〔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间床 〕等句来。

杜诗具词之神理 诗之不得不为词也,非独寒夜怨之类,以句之长短拟也。老杜风雨见舟前落花一首 ,词之神理备具,盖气运所至,杜老亦忍俊不禁耳。观其标题曰新句,曰戏,为其 不敢偭背大雅如是。古人真自喜。

稼轩非本色词 稼轩〔杯汝前来〕,毛颖传也。〔谁共我,醉明月〕,恨赋也。皆非词家本色。

诗词分疆 〔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叔原则云:〔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此诗与词之分疆也。

中调长调须一气呵成 中调长调转换处,不欲全脱,不欲明黏,如画家开阖之法,须一气而成,则神味自 足。以有意求之,不得也。

重字不易 重字良不易,错错错与忡忡忡之类也。然须另出,不是上句意,乃妙。

美成结语佳 美成春恨渔家傲,以〔黄鹂久住如相识〕,〔帘前重露成涓滴〕作结,有离钩三寸 之妙。

千里和周词不动宕 千里遍和美成词,非不甚工,总是堆炼法,不动宕。唯〔鸿影又被战尘迷〕一阕, 差有气。

词不可参一死句 文字总要生动,镂金错采,所以为笨伯也。词尤不可参一死句,辛稼轩非不自立门 户,但是散仙入圣,非正法眼藏。改之处处吹影,乃博刀圭之讥,宜矣。

词宜有警句 惟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词有警句,则全首俱动。若贺方回非不楚楚,总拾 人牙非,何足比数。

词须不类诗与曲 词须上脱香签,下不落元曲,乃称作手。

古词声律佳 古词佳处,全在声律见之。止作文字观,正所谓徐六担板。

竹枝柳枝非词 竹枝、柳枝,不可径律作词,然亦须不似七言绝句,又不似子夜歌,又不可尽脱本 意。〔盘江门外是侬家〕及〔曾与美人桥上别〕,俱不可及。

长调最难工 长调最难工,芜累与痴重同忌,衬字不可少,又忌浅熟。

词中对句难 词中对句,正是难处,莫认作衬句,至五言对句、七言对句,使观者不作对疑,尤 妙。

词咏物比诗难 咏物至词,更难于诗。即〔昭君不惯风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亦费解。放翁〔 一个飘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肠〕,全首比兴,乃更遒逸。

词人遭遇 酒壁释褐,韩偓之特遇也。太液波翻,浩然之数奇也。

夏竦词有劝无讽 〔霞散绮、月沈钩〕,有劝而无讽。其人去赋清平调者,不知几里。然是钧天广乐 气象,较之文正公穷塞主不侔矣。

宋祁一闹字卓绝千古 〔红杏枝头春意闹〕,一闹字卓绝千古。〔湿红娇暮寒〕,亦复移易不得。

周症状成词体雅正 周美成不止不能作情语,其体雅正,无旁见侧出之妙。

易安词本色当行 柳七最尖颖,时有俳狎,故子瞻以是呵少游。若山谷亦不免,如我不合太撋就类, 下此则蒜酪体也。惟易安居士〔最难将息,怎一个愁字了得〕,深妙稳雅,不落蒜 酪,亦不落绝句,真此道本色当行第一人也。

陡然一惊为词中妙境 文长论诗曰:如冷水浇背,陡然一惊,便是兴观群怨,应是为佣言借貌一流人说法 。温柔敦厚,诗教也。陡然一惊,正是词中妙境。

福唐独木桥体 山谷全首用声字为韵,注云〔效福唐独木桥体〕,不知何体也,然犹上句不用韵。 至元美道场山,则句句皆用山字,谓之戏作可也。词中如效醉翁也字、效楚辞些字 、兮字,皆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隐括体不可作 隐括体不可作也,不独醉翁如嚼蜡,即子瞻改琴诗,琵琶字不见,毕竟是全首说梦 。

过变言情 古人多于过变乃言情。然其意已全于上段,若另作头绪,不成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