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雅歌词 鲖阳居士

陈振孙云:〔《复雅歌词》五十卷,题鲖阳居士序,不著姓名。末卷言宫词音律颇详 ,然多有调而无曲。〕是直斋已不详此书为何时何人所著。徐光溥《自号录》,亦无 鲖阳之名。明刻重校《北西厢记》引李邴〈调笑令〉,云出《复雅歌词‧后集》。知 其书又分前后集。观陈元靓《岁时广记》所引,知其体例与《本事曲子集》、《古今 词话》及《本事词》、诗词纪事相类似,同可视为最古之词林记事。顾徐釚《词苑丛 谈》、张宗橚《词林纪事》、冯金伯《词苑萃编》中,俱未引及。盖隐晦已久,因辑 存之,俾谈艺者有所考焉。万里记。

余案:宋黄升《中兴以来绝妙好词选‧序》谓《复雅》一集兼采唐宋迄于宣和之季, 凡四千三百馀首,可见此书搜采之繁富,但久已不传,殊为可惜。圭璋记。

■熙宁八年乙卯,杨绘在翰林,十二月立春日肆筵,设滴酥花。陈汝羲即席赋〈减字 木兰花〉云: 纤纤素手。盘里酥花新点就。对叶双心。别有东风意思深。 琼沾粉缀。消得玉堂留客醉。试嗅清芳。别有红萝巧袖香。 《岁时广记》八

■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孤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是词乃东坡居士以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水调歌头〉兼怀子由,时丙辰熙宁九 年也。元丰七年,都下传唱此词。神宗问内侍外面新行小词,内侍录此进呈。读至〔 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上曰:〔苏轼终是爱君。〕乃命量移汝州。 《岁时广记》三十一

■〈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吴江冷。 缺月,刺明微也。漏断,暗时也。幽人,不得志也。独往来,无助也。惊鸿,贤人不 安也。回头,爱君不忘也。无人省,君不察也。拣尽寒枝不肯栖,不偷安于高位也。 寂寞吴江冷,非所安也。此词与考槃诗极相似。《类编草堂诗馀》一引鲖阳居士云

■景龙楼先赏,自十二月十五日便放灯直至上元,谓之预赏。万俟雅言作〈雪明鳷鹊 夜慢〉云: 望五云多处春深,开阆苑、别就蓬岛,正梅雪韵清,桂月光皎。 凤帐龙帘萦嫩风,御座深翠金间绕。半天中、香泛千花,灯挂百宝。 圣时观风重腊,有箫鼓沸空,锦绣匝道。竞呼卢,气贯调欢笑。 暗里金钱掷下,来侍燕歌,太平睿藻。愿年年此际,迎春不老。 《岁时广记》十一

■万俟雅言作〈凤皇枝令‧忆景龙先赏〉,序曰:〔景龙门,古酸枣门也,自左掖门 之东,为夹城南北道,北抵景龙门。自腊月十五日放灯,纵都人夜游。〕妇人游者, 珠帘下邀住,饮以金瓯酒。有妇人饮酒毕,辄怀金瓯。左右呼之,妇人曰:〔妻之夫 性严,今带酒容,何以自明,怀此金瓯为證耳。〕隔帘闻笑声曰:〔与之。〕其词曰 : 人间天上。端楼龙凤灯先赏。倾城粉黛月明中,春思荡。醉金瓯仙酿。 一从鸾辂北向。旧时宝座应蛛网。游人此际客江乡,空怅望。梦连昌清唱。 同上

■宣和间,万俟雅言中秋应制作〈明月照高楼慢〉云: 平分素商。四垂翠幕,斜界银潢。颢气通建章。正烟澄练色,露洗水光。 明映波融太液,影随帘挂披香。楼观壮丽,附霁云耀,绀碧相望。 宫妆。三千从赭黄。万年世代,一部笙簧。夜宴花漏长。 乍莺歌断续,燕舞回翔。玉座频燃绛腊,素娥重按霓裳。 还是共唱御制词,送御觞。 《岁时广记》三十一

■〈调笑〉八叠莺莺,又作李邴词: 何处。长安路。不记墙东花拂树。瑶琴理罢霓裳谱。 依旧月窗风户。薄情年少如飞絮。梦逐双环西去。 重校《北西厢记》三引后集

案:此毛滂《东堂词》,《复雅歌词》以为李词,未知孰是。

■〈忆王孙‧赏荷〉: 云锁重楼帘幕晓。秋已暮、红稀香小。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蘋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应也恨人归早。 《花草粹编》五《词谱》二

■〈惜寒梅〉: 看尽千花,爱寒梅、暗与雪期霜约。雅态香肌,迥有天然澹泊。 五侯园囿恣游乐。凭栏处、重开绣幕。秦娥妆罢,遥相纵艳过京洛。 天涯再见素萼。似凝然向人,玉愁寂寞。江上飘零,怎把芳心付托。 那堪风雨夜来恶。便减动一分瘦削。直须沈醉,尤香殢云,莫待吹落。 《花草粹编》十《词谱》二十八

■七夕故事,大抵祖述张华《博物志》、吴均《齐谐记》。夫二星之在天为二十八舍 ,自占星者观之,此为经星有常次而不动。诗人谓〔睆彼牵牛,不以服箱。跂彼织女 ,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者,以比为臣而不职也。夫为臣不职,用人者之 责也,此诗所以为刺也。凡小说好怪,诞妄不终,往往类此。天虽去人远矣,而垂象 粲然,可验而知,不可诬也。词章家者流,务以文力相高,徒欲飞英妙之声于樽俎间 ,诗人之细也夫。《岁时广记》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