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常用典故 按出处分检 按人物分检
收录约1万典故,36万词汇、3万佛教词条、2万作家信息

典故庭花遗曲 后庭花 歌玉树 玉树唱 璧月琼枝 璧月琼树 琼枝璧月

相关人物陈叔宝(陈后主)


《陈书》卷七〈皇后列传〉~32~
后主每引宾客对贵妃等游宴,则使诸贵人及女学士与狎客共赋新诗,互相赠答,采其尤艳丽者以为曲词,被以新声,选宫女有容色者以千百数,令习而哥之,分部迭进,持以相乐。其曲有《玉树后庭花》、《临春乐》等,大指所归,皆美张贵妃、孔贵嫔之容色也。其略曰:「璧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


例句

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 刘禹锡 金陵五题并序台城

后庭花一曲,幽怨不堪听。 刘禹锡 金陵怀古

玉树歌终王气收,雁行高送石城秋。 包佶 再过金陵

兵围梁殿金瓯破,火发陈宫玉树摧。 司空图 南北史感遇十首之五

玉树花飘凤失栖,一声初压管弦低。 司空图 歌者十二首之二

可道新声是亡国,且贪惆怅后庭花。 吴融 水调

一闻歌玉树,萧瑟后庭秋。 李白 月夜金陵怀古

天子龙沉景阳井,谁歌玉树后庭花。 李白 金陵歌送别范宣

典故陈后主

相关人物陈叔宝(陈后主)


《南史》卷十《陈后主本纪》
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宣帝嫡长子也。……后主愈骄,不虞外难,荒于酒色,不恤政事,左右嬖佞珥貂者五十人,妇人美貌丽服巧态以从者千馀人。常使张贵妃、孔贵人等八人夹坐,江总、孔范等十人预宴,号曰「狎客」。先令八妇人襞采笺,制五言诗,十客一时继和,迟则罚酒。君臣酣饮,从夕达旦,以此为常。而盛修宫室,无时休止。税江税市,徵取百端。刑罚酷滥,牢狱常满。……隋文帝谓仆射高颎曰:「我为百姓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不拯之乎?」命大作战船。……诸军既下,江滨镇戍相继奏闻。新除湘州刺史施文庆、中书舍人沈客卿掌机密,并抑而不言。……城内文武百司皆遁出,唯尚书仆射袁宪、后閤舍人夏侯公韵侍侧。宪劝端坐殿上,正色以待之。后主曰:「锋刃之下,未可及当,吾自有计。」乃逃于井。二人苦谏不从,以身蔽井,后主与争久之方得入。


例句

雕戈动地来,误杀陈后主。 欧阳询 道失

典故结绮阁

相关人物陈叔宝(陈后主)


《南史》卷十二〈后妃列传下·后主沈皇后·后主张贵妃〉~347~
至德二年,乃于光昭殿前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高数十丈,并数十间。其窗牖、壁带、县楣、栏槛之类,皆以沈檀香为之,又饰以金玉,间以珠翠,外施珠帘。……后主自居临春阁,张贵妃居结绮阁,龚、孔二贵嫔居望仙阁,并复道交相往来。


例句

不下结绮阁,空迷江令语。 欧阳询 道失

日晖青琐殿,霞生结绮楼。 虞世南 凌晨早朝

典故景阳鸳石 胭脂井

相关人物张丽华 陈叔宝(陈后主)


《韵语阳秋》卷五
陈后主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极其华丽。后主与张丽华、孔贵妃各居其一,与狎客赋诗,互相赠答,釆其艳丽者被以新声,奢淫极矣。隋克台城,后主与张、孔坐观无计,遂俱入井,所谓胭脂井是也。杨炯诗云:「擒虎戈矛满六官,春花无树不秋风。苍黄益见多情处,同穴甘心赴井中。」李白亦云:「天子龙沉景阳井,谁歌玉树后庭花!」今胭脂井在金陵之法宝寺,井有石栏,红栏上刻后主事迹,八分书,乃大历中张著文。又有篆书「戒哉戒哉」数字。其他题刻甚多,往往漫灭不可考。寺即景阳官故地也,以井在焉,好事者往来不绝,寺僧颇厌苦之。

典故龙沉景阳井

相关人物陈叔宝(陈后主)


《陈书》卷六《后主本纪》
是时韩擒虎率,自新林至于石子冈,任忠出降于擒虎,仍引擒虎经朱雀航趣宫城,自南掖门而入。于是城内文武百司皆遁出,唯尚书仆射袁宪在殿内。尚书令江总、吏部尚书姚察、度支尚书袁权、前度支尚书王瑗、侍中王宽居省中。后主闻兵至,从宫人十馀出后堂景阳殿,将自投于井,袁宪侍侧,苦谏不从,后閤舍人夏侯公韵又以身蔽井,后主与争久之,方得入焉。及夜,为隋军所执。


例句

天子龙沉景阳井,谁歌玉树后庭花。 李白 金陵歌送别范宣

典故十客

相关人物江总 陈叔宝(陈后主)


《南史》卷十〈陈本纪下·后主〉~306~
后主愈骄,不虞外难,荒于酒色,不恤政事,左右嬖佞珥貂者五十人,妇人美貌丽服巧态以从者千馀人。常使张贵妃、孔贵人等八人夹坐,江总、孔范等十人预宴,号曰「狎客」。先令八妇人襞采笺,制五言诗,十客一时继和,迟则罚酒。君臣酣饮,从夕达旦,以此为常。而盛修宫室,无时休止。税江税市,徵取百端。刑罚酷滥,牢狱常满。

《全唐文》卷一百七十七〈七夕赋〉~80~2~
俄而月还西汉,霞临东沼。凫氏鸣秋,鸡人唱晓。玉关控鹤,琼林飞鸟。君王乃驭风殿而长怀,俯云台而自矫。矜雅范而霜厉,穆冲衿而烟渺。迎十客,召三英。香涵蔗酎,吹肃兰旌。

《漢語大詞典》:十客  拼音:shí kè
(1).指 南朝 陈 后主 的亲信 江总 、 孔范 等十人。《南史·陈后主纪》:“﹝ 陈后主 ﹞常使 张贵妃 、 孔贵人 等八人夹坐, 江总 、 孔范 等十人预宴,号曰‘狎客’。先令八妇人襞采笺,製五言诗,十客一时继和,迟则罚酒。”
(2).泛指十位客人。 宋 梅尧臣 《杂兴》诗:“主人有十客,共食一鼎珍。一客不得食,覆鼎伤众宾。”
(3).指 宋 秦桧 门下 曹冠 、 王会 等十人。 宋 陆游 《老学庵笔记》卷三:“ 秦会之 ( 秦檜 )有十客, 曹冠 以教其孙为门客, 王会 以妇弟为亲客, 郭知运 以离婚为逐客, 吴益 以爱壻为娇客, 施全 以剚刃为刺客, 李季 以设醮奏章为羽客,某人以治产为庄客, 丁禩 以出入其家为狎客, 曹咏 以献计取 林一飞 还作子为説客。初止有此九客耳。 秦 既死,葬于 建康 ,有 蜀 人 史叔夜 者,怀鸡絮号慟墓前,其家大喜,因厚遗之,遂为弔客,足十客之数。” 宋 赵彦卫 《云麓漫钞》卷十:“ 秦太师 十客: 施全 ,刺客; 郭知运 ,逐客; 吴益 ,娇客; 朱希真 ,上客; 曹咏 ,食客; 曹冠 ,门客; 康伯可 ,狎客;又有庄客以及词客; 汤鹏举 ,恶客。”
(4).指十二种名花。
《漢語大詞典》:后庭花(後庭花)  拼音:hòu tíng huā
(1).花名。鸡冠花的一种。 宋 王灼 《碧鸡漫志》卷五:“ 吴 蜀 鸡冠花有一种小者,高不过五六寸,或红,或浅红,或白,或浅白,世目曰后庭花。”
(2).花名。雁来红的异名。 徐光启 《农政全书》卷五九引 明 朱橚 《救荒本草》:“后庭花,一名雁来红,人家园圃多种之……其叶众叶攒聚,状如花朵,其色娇红可爱,故以名之。”
(3).乐府清商曲 吴 声歌曲名。 唐 为教坊曲名。本名《玉树后庭花》, 南朝 陈后主 制。其辞轻荡,而其音甚哀,故后多用以称亡国之音。 唐 杜牧 《泊秦淮》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清 孔尚任 《桃花扇·骂筵》:“出身希贵宠,创业选容,《后庭花》又添几种。”
(4).词牌名。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仄韵。又有《后庭花破子》,单调,三十二字,七句,五平韵。
(5).曲牌名。属北曲仙吕宫。字数与词牌《后庭花破子》同,但末句前可增加五字或六字句。可用作小令,也可用于套曲中。
《漢語大詞典》:结绮阁(結綺閣)  拼音:jié qǐ gé
南朝 陈后主 至德 二年,起 临春 、 结绮 、 望仙 三阁,阁高数丈,并数十间,窗牖、壁带之类皆以沉檀香木为之,饰以金玉,间以珠翠,其服玩之属,瑰奇珍丽,穷极奢华,近古所未有。 后主 自居 临春阁 , 张贵妃 居 结绮阁 , 龚 孔 二贵嫔居 望仙阁 ,并复道交相往来。见《陈书·皇后传·后主张贵妃》。 唐 欧阳询 《道失》诗:“不下 结綺阁 ,空迷 江令 语。”亦省作“ 结綺 ”。 唐 刘禹锡 《金陵五题·台城》:“ 臺城 六代竞豪华, 结綺 临春 事最奢。” 宋 王安石 《金陵绝句》之二:“ 结綺 临春 歌舞池,荒蹊狭巷两三家。”《剪灯馀话·秋夕访琵琶亭记》:“ 结綺 临春 万户空,几番挥泪夕阳中。”
分類:至德
《漢語大詞典》:胭脂井  拼音:yān zhī jǐng
亦作“臙脂井”。 即 南朝 陈 景阳宫 的 景阳井 ,故址在今 南京市 。 隋 兵南下, 后主 与妃 张丽华 、 孔贵嫔 并投此井,卒为 隋 人牵出,故又名 辱井 。井有石栏,呈红色,好事者附会为胭脂所染,呼为 胭脂井 。 宋 周必大 《二老堂杂志·记金陵登览》:“ 辱井 者,三人俱投之井也,在寺之南。甚小而水可汲,意其地良是,而井则可疑。世传二妃将坠,泪渍石栏,故石脉类臙脂,俗又呼 臙脂井 。” 元 萨都剌 《满江红·金陵怀古》词:“《玉树》歌残秋露冷, 胭脂井 坏寒螿泣。” 清 赵翼 《莫愁湖》诗:“始怜百尺 胭脂井 ,不及双栖玳瑁梁。” 林学衡 《访胭脂井》诗:“ 胭脂井 底无情水,忍把江山换美人。”
分類:景阳
《漢語大詞典》:陈后主  拼音:chén hòu zhǔ
(553-604)即“陈叔宝”。南朝陈皇帝。字元秀,吴兴长城(今浙江长兴)人。公元582-589年在位,其间奢侈荒淫,不理国政。国亡被俘,后病死洛阳。曾作《玉树后庭花》等艳体诗。明人辑有《陈后主集》